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5章 把她娶回家  
   
第15章 把她娶回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當然不會忘!"韓修宇立刻低頭表態,"在我眼里,夏如水和每一個傭人都是一樣的."

宮峻肆銳利的目光在他身上盯了好久,沒有任何表情,但他的脊背卻莫名地發寒,滾起了冷汗.最後,他一聲不吭地上了樓,韓修宇這才緩緩松一口氣.

雖然一起長大,但宮峻肆每每露出這種表情,他就完全沒了底.轉頭,看一眼窗外的夏如水,他想,自己對她並沒有感情,只是她的脾氣和身世與別的傭人不同,自己略略多關注了一些.僅此而已.

給整片草坪澆完水已經深夜,她的兩只臂膀早已疼痛得幾乎廢掉,根本抬不起來.而全身的衣物早就被汗水浸透,風一吹,難受到了極點.她邁著僵硬的腿往回走,落在三岔路口,不知道自己該回傭人房還是繼續呆在宮峻肆的房間里.

當然,她最希望的是前者.

夜色里,出現一具身影,初時以為是宮峻肆,她嚇得身子一抖,差點跌倒.那人顯出一張臉在路燈下,"吃了飯,把自己清洗乾淨再回宮先生的房間."

是韓修宇.

他的表情比平日里略冷,沒有什麼表情.

"謝謝."她輕輕道歉.他轉身,走遠.

夏如水回到傭人食堂,果然看到桌上擺了食物,雖然冷了,但總比沒有好.此時才感覺到滅頂的饑餓,狼吞虎咽吃了起來.

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宮峻肆的房間,她沒敢弄出半點聲音來.房里,宮峻肆在,立在窗前,手里握著一個小小的墜子,看得出神,所以並未察覺到夏如水的到來.

他的眉頭凝在一片,眼里有著濃濃的柔情,仿佛那墜子就是最心愛的人兒.夏如水的步子一滯,立在那兒,再次被他深情的樣子所打動.那墜子,必定是許冰潔的吧.

她見多了宮峻肆的冷酷無情,知道他只有在面對于許冰潔有關的人事面前才會溫柔.他的柔情和許冰潔的遺物都在提醒著她,自己是一個罪人.如此一想,內疚感便狂湧而上,她愈發不能出聲,盡可能地把自己縮成了一小點.

一夜無事,清晨醒來時剛好看到宮峻肆對著鏡子理衣物,乾淨修整大氣俊美,就算把世界上所有好聽的詞搬來加在他身上,也不夠.他一反昨晚的柔情萬種,又恢複了面無表情的樣子.

夏如水縮了縮,他理完衣物轉身走出去,直接忽視掉她.沒多久,他的座駕駛出了別墅,沒有帶她.

想著昨天的事,還心有余悸,他不帶自己走,夏如水反而松了氣.白天,她主動和傭人一起干活.韓修宇離開時看了她一眼,沒有阻止也沒有給她加派更重的事情,由著她去.

和她一起干活的是一名老傭人,早在宮峻肆未婚之前就在宮家做事,後來宮許兩人結了婚,她便被派到了這邊.老傭人挺健談的,也不在乎夏如水的身份特殊,巴巴地說個不停.

夏如水見識過小粉小鳳的人前一面人後一面,謹慎了許多,傭人說再多她也只靜靜聽著.話題,不覺間再次繞到了宮峻肆身上,夏如水驀然想起他昨晚對墜子時那副深情的樣子,忍不住問了出來,"宮峻肆和許冰潔,感情真的那麼好嗎?"

"好,自然好了."傭人叭叭地點頭,"宮先生脾氣偏冷淡,任何女人都近不了他的身,我可不止一次看到他無情地把纏著自己的女人丟出門外,半點面子都不給.不過,太太是個特例.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太太和他的感情非同一般,她可是唯一一個宮先生不抗拒的女人.宮先生除了和她可沒跟別的女人傳出過任何緋聞,也只有在太太面前,他才會笑.他們兩個結婚是大家早就認定的,半點懸念都沒有."

"是……嗎?"夏如水再次沉重起來.青梅竹馬外加專情,這樣深厚的感情被她一刀劈斷,宮峻肆沒有把她給劈了已經算法外開恩.

憂愁,彌漫了滿面滿臉.

傭人並沒有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繼續自己的話題:"太太啊,真是命不好,明明擁有這麼好的老公卻偏偏一病不起,最後還……"

"放肆!竟然感嚼主子的舌根,活得不耐煩了!"一聲吼突然驚動了二人.夏如水回頭,看到一個打扮華麗的中年女人怒氣沖沖地看他們.老傭人一看到她,手里的掃把嚇得叭一下子打在地上,低頭就喊,"親家太太."

親家太太?

夏如水愣在那里.

她是許冰潔的母親?

女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一看就是極難親近的人.夏如水的身子抖了抖,沒有忘記自己就是氣死許冰潔的那個人.

許夫人的目光也隨即轉向了夏如水,對著她打量了又打量:"她是誰?"

"哦,是家里的傭人."老傭人還算客氣,沒說出她的女奴身份.

"傭人?怎麼以前沒見過?"許夫人的語氣里顯出對宮家的熟悉.傭人為難地看看夏如水,"她是氣死……"

"她是太太過世後才請來的傭人."有人截住了傭人的話,道.夏如水早就揪緊了心,知道傭人一旦如實相告自己必定沒有好日子過,能不能活過今天還是個未知數.這人的話顯然救了她.

她轉頭,看韓修宇不知何時到來,安靜地立在那里.說完這話後,他才走近,客氣地與許夫人打招呼:"親家太太,突然過來,有事嗎?"

面對韓修宇時,許夫人的表情明顯緩了下來.雖然不可一世,但她到底知道韓修宇在宮峻肆那兒的地位,不敢亂來,只道:"我是來找峻肆的."

"宮先生馬上就到."韓修宇客氣地道,攤手朝她做了個請的動作,"親家太太到屋里等她吧."

許夫人聽從地往里走,卻不時回頭來看夏如水.

沒過十分鍾,果然宮峻肆回來了.他穿過門廊,走向許夫人,"媽怎麼過來了?"雖然許冰潔死了,但他依然把許夫人稱為"媽",態度和語氣都算恭敬.

許夫人立馬站了起來,"峻肆啊,我昨天聽老徐說,你為了護著一個女人拒絕了跟他的合作,這可是真的?"

宮峻肆微微斂眉,沒有回應.

許夫人急了,"冰潔才走多久,你不會就……"

"放心媽,我對別的女人沒有興趣."這次,他很爽快地做了回答.許夫人揪緊的心這才略略放松了些些.許家的企業靠的全是宮峻肆,如果他另找女人把許冰潔忘了,許家也會蒙受巨大損失的.

許夫人故作傷感地點點頭,"這就好.冰潔對你一片癡情,卻是命苦得很,這麼早就……峻肆啊,我也不也奢求你什麼,只求你別忘了她活著時對你的一腔癡情,別這麼快就……就找別的女人."

"不會的."他應.

"我知道你不會的.那個女人就是院子里的那個女傭吧,昨天子峰對我說,挺喜歡她的,要不你就把她給子峰吧,反正你也不喜歡她."許夫人這算是進一步的試探.要是宮峻肆真喜歡上了那個女傭,必定會忘掉許冰潔,他們家的利益就沒有保障了.

宮峻肆的眉頭擰成了一團.他不是傻子,許夫人心里想什麼,比誰都清楚.他該說出夏如水存在的真實原因的,只是在看向窗外時忽然沒有了說出來的興趣,只轉移了話題,"子峰年紀不小了,爸媽不該再一味地寵著他縱著他,由著他想要什麼給什麼.尤其在女人方面要有所節制,不要到時鬧出事來不好收場.公司里的事情,也該交給他管理,有什麼不懂的,弄不明白的,盡管到這里來問我就是.當然,他要是願意跟著我學習,也是可以的."

"這個……"許夫人沒想到他會反過來教訓許子峰,一時不知道回應什麼才好.宮峻肆是一個相當嚴厲的人,除了對許冰潔,對誰都不客氣.她哪能讓自己的兒子來受委屈.就算她同意,許子峰本人也不同意啊.

"那個……我和你爸會好好考慮的."她蒼白無力地應,再不好說要夏如水的事.宮峻肆極為客氣地招待她,她卻如坐針氈.宮峻肆不好相處,若不是許冰潔嫁給了他,自己萬萬沒有資格跟他說上什麼話的.大概與他的氣勢有關,許夫人每次與這個女婿打交道都有種逼上梁山的感覺.

她沒敢多留,找了個借口出來,在越過夏如水時,狠狠瞪了她一眼.夏如水敏銳得很,自然感覺到了她的瞪視,身子不由得縮了一縮.她不敢看許夫人,因為內心里濃重的愧疚感和罪惡感,只能無聲地咬了嘴.

許夫人回家,把宮峻肆訓的話轉達給了許子峰.許子峰氣得跳起了腳,"我不是讓你把那個女人帶回來嗎?怎麼只帶回來這些烏七八糟的話!"

許夫人氣得差點把包掄在許子峰頭上,"你就不能消停點?一個女人而已,值得這麼瞪鼻子上臉的?宮峻肆不同意,我有什麼辦法?難不成為了她跟宮家鬧翻?女人在你那兒跟玩具似的,幾天就扔了,我跟他鬧值得嗎?"

到底是親生兒子,許夫人對許子峰玩女人的態度十分清楚.許子峰不服氣地抱起了臂,"不會的,這一次,我是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女人."他憶起了夏如水那張乾淨到沒有任何雜質的臉,那張臉讓人覺得,她是連頭腦都很乾淨的人.他喜歡夏如水給他的感覺,心里覺得,自己是真愛上了.

"不信?我可以把她娶回來!"

上篇:第14章 可以喜歡任何女人除了她…     下篇:第16章 宮峻肆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