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6章 宮峻肆受傷了  
   
第16章 宮峻肆受傷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許夫人這回氣得真把包掄在了他頭上,"說的什麼混賬話!娶一個女傭回家,你還要不要臉?許家的臉還要不要?"

許子峰才懶得管什麼臉不臉的,自家母親沒有把喜歡的女人弄回來,他十分不爽,"我不管,我就要那個女人!"

他自己也有點理不清,為什麼會對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如此戀戀不忘.更何況那女人還可能和自己的姐夫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系.

夏如水莫名地打了一個噴嚏.她攏了攏衣衫,感覺到了深秋的涼意.她不怕冷,最怕的是面對宮峻肆.不管他冷面冷臉的時候,還是在思念許冰潔時的深情模樣,對她來說,都是一種刑罰.這種刑罰比干體力活要難熬幾千幾百倍.

她抬頭看向樓上宮峻肆臥室方向.那里沒亮燈,宮峻肆還沒回吧.她倒希望他不要回來了.

有意磨蹭到十二點多鍾,宮峻肆的房間一直沒亮過燈,夏如水終于完全放了心,准備回屋休息.只是沒走幾步,就看到一道身影踉蹌一下幾乎跌倒,最後勉強扶住一棵樹.

那人離她很近,所以不能視而不見,她只能跑上前去扶,"怎麼了?"

那人抬頭,露出一張棱角分明卻俊美無比的臉來,是宮峻肆!

她嚇得松了手,他的身子狠狠地晃了一下,她只能急急忙忙再去扶.他的鼻息間並沒有酒味,只是身子晃得厲害,她看他把手覆在腰間,不由得觸了過去.

觸到的,是濕濕的東西.她抬指一看,嚇得叫了起來:"血!"

"閉嘴!"一只手橫過來,捂住了她的嘴.那只手上同樣沾滿了血水,捂得她滿臉都是,血味濃重.夏如水嚇呆了,只能一味瞠著大眼,宮峻肆的嘴滑到了她耳際,"扶我……進房."

醒悟過來的她點點頭,吃力地扶著他進了大廳,上了樓.到房間後,她將他放倒在榻上,這才有時間去看他的傷口.

他的傷口雖然被衣物掩了,但不停有血水湧出來,腰下早就浸濕.是誰,敢對他動手?她猜測著卻猜不出什麼來.

"你的傷很嚴重,要叫醫生!"她再次注意到了他的傷口,急著道,要去打電話.手被握住,"沒那麼矯情,拿藥箱!"

夏如水只能把藥箱搬來.宮峻肆吃力地爬起來,去藥箱里拿紗布.

"你不會要……自己包紮?"她驚呆在了那里.

宮峻肆沒理她,兀自扯高了衣角,而後用藥水清洗傷口.他的動作不快,但還算穩,如果不是他的額頭沁出冷汗,她真要懷疑他這是在給別人包紮傷口而不是為自己.

包紮完後,他把髒衣物隨手一扯,拾了件睡服披上.他的臉上有些蒼白,不過精神還算好.看他好像沒事了,夏如水才緩過一口氣來,默不作聲地把他的衣物收起來,拿去洗手間洗.

不管什麼原因受的傷,留著血跡總是不好的.她聽說宮家黑白通吃,自然想到的是他給什麼黑道上的人扯上了關系,若是這樣,更不能殘留血跡.她甚至把房間拖過幾遍,直到聞不到血味才罷休.

宮峻肆半眯著眼躺在榻上,也不阻止,由著她去.

不一會兒,扣扣的敲門聲響起,韓修宇推門走進來.

"宮先生."

"怎麼樣?"

夏如水把空間留給了兩人,自己呆在洗手間,偶爾聽到"許子峰"這個名字,其它的就聽不清晰了.等韓修宇離開她再走出來時,發現宮峻肆已經睡著.他濃烈的劍眉微微蹙著,大概傷口還很疼.此時抿了嘴角,仰躺在那里,竟帶了一絲孩子氣.

夏如水安靜地在榻前立了一會兒,他沒醒.她走到對面,坐到了地毯上.因為擔心傷口發炎,她一晚上都沒敢怎麼睡,起來看了他好幾次.不過這都是偷偷進行的,宮峻肆自然不知道.

大概因為晚上熬了夜,她竟睡過了頭,醒來時,太陽已經照得老高.夏如水急急忙忙爬起來,本能地朝榻上看去.宮峻肆已經不知所蹤,若不是窗外掛著他昨天受傷時穿的衣物,她真要懷疑他是否回來過.

她在房間里找了一圈,沒找到他,只能走出去干活.

"峰少?"

有傭人從她身邊走過,卻突兀停下,叫道.

夏如水抬頭,看到許子峰不知何時立在她對面,眼睛緊緊地紮在她身上.眼神里,不複迷戀和喜歡,而是銳利地紮在她身上,幾乎能紮出洞來.

猛見得他這樣,夏如水嚇得不輕,手里的農具都打掉了.

許子峰忽視掉傭人的打招呼,大步朝她走來.她本能地退一步,想要逃開.他的手狠勁地掐在了她身上,將她拖了回去重重撞向後頭的一棵樹.樹杆又粗又硬,撞得她頭眼花昏,許子峰的臉已靠近,在她面前咬牙切齒,"我姐,是你害死的!"

腦袋,轟一聲炸開!夏如水驚呆在那里,突然之間失去了語言能力.

他是怎麼知道的?宮峻肆說的嗎?

他此時的目光越發凶狠,幾乎要殺了她!

夏如水咬住嘴角,任由自己的身子顫抖不已卻沒有求饒.人是她害死的,這是不爭的事實.

"虧得我那麼喜歡你,甚至還想……""娶你"那兩個字,他再也吐不出來了.再怎樣同流紈绔,他還是有親情概念的,更何況許冰潔待他不錯.

他閉了閉眼,指下的力度下得更重了.要不是他昨天想直接將她搶走來了這里正好碰上多嘴的傭人,怕是一輩子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了!

抬起巴掌,帶著風聲拍下去.夏如水嚇得閉了眼,卻並沒有退縮.她知道犯過的錯躲不過,只能承受.那巴掌卻在半道上生生刹住.

許子峰到底沒有拍下去.

她楚楚可憐無助卻不躲避的樣子擰痛了他的心,他覺得自己荒唐極了,竟然還能對害死自己姐姐的人這麼仁慈.

他一把將夏如水推了出去,"如果不是我向來不打女人,你今天必死無疑!"說完,扭身大步離去.

夏如水如木樁般立在那里不能動彈,直到外頭急切的腳步聲響起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安然無恙.

"峻肆,峻肆啊!"

走來的是許夫人和一個中年男人,他們腳步匆匆,在看到從里屋走出來的宮峻肆時,邁得更快了.

"你沒事吧,子峰那混蛋,竟然敢對你揮刀!他真是活得不耐煩了!"男人走到宮峻肆面前,不停地道,從語氣來聽,應該是許子峰的父親.夏如水愣在那里,宮峻肆昨晚的傷是許子峰刺的?

"子峰真是糊塗了,對不起啊峻肆!"許夫人此時也在抹眼淚.傷害宮峻肆,這是多大的罪責啊.

宮峻肆卻不生氣,臉上甚至帶了淡淡的溫和,"這件事,我不會追究."

"啊?"兩人同時愣在了那里,沒想到事情這麼容易解決.終使宮峻肆再喜歡許冰潔,也不會對許子峰這種殺人行為手軟吧.

宮峻肆懶懶地揮了揮手,"沒事了,該干什麼干什麼吧."

許夫人和男人如臨大赦,臨走前還說了一堆要如何懲罰許子峰的話.

"不必了."他依然擺手,目光意味深長地朝夏如水這邊看了一眼,"不是他的錯."

夏如水尷尬地低了頭.

從剛剛許子峰說的話和現在宮峻肆的表現,她早就猜出來,許子峰必定因為許冰潔的死才去找宮峻肆的.他那一刀,算是替自己礙的.

許夫人和許父離開後,她才慢慢踱到他面前,"對不起."這件事,除了對不起,她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宮峻肆的表情早已冷然,目色幽幽地看著前方,"如果對不起能喚回我妻子,我跟你說一萬句!"

夏如水的身子狠狠一震,全身的血液緊跟著凝固,半個字都吐不出來.這話,他之前就跟自己說過一次.

無力地擰著指頭,任由滿腔的內疚湧上來,眼底壓滿了淚水,卻一滴都不敢掉下來.

雖然受了傷,宮峻肆卻照樣整日忙碌,腳不沾地的.他的傷有多重,夏如水是知道的,他這樣下去,她真的擔心傷口發炎.不敢明著去問,只能默默關心.她跟學長蔣鶴關系還算不錯,他又是學醫的,多方接觸下來,她也學會不少小方子.

趁著休息時間,她去廚房弄了幾樣消炎的食物,煮了一碗糖水.宮峻肆回家的時候,她捧著碗走出來,卻到底沒敢往他面前端.她怕他不舒服,怕他看到自己後又想起亡妻的死.

猶豫來猶豫去,一碗糖水都快涼掉了.

韓修宇正好從外面走進來,她找到救星般迎向他,"韓管事,能不能……把這個給宮先生."

韓修宇低頭看著那碗漂亮的糖水,半天沒有回應.她以為韓修宇不放心自己,忙解釋,"您放心吧,只是一些幫助消炎的食品,絕對不會傷害到他.不信,我喝一口給您看."

她真的低頭喝了一口.

韓修宇看她這較真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我沒懷疑你放毒或是別的,不過宮先生向來不喜歡甜食."

上篇:第15章 把她娶回家     下篇:第17章 跳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