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7章 跳樓了  
   
第17章 跳樓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樣嗎?"失望,寫在臉上.夏如水捧著糖水,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才好.韓修宇看在眼里,莫名不忍,"要不這樣吧,我幫你端過去."

"真的嗎?謝謝."夏如水眼睛一亮,欣喜迅速取代了失落.她澄清明亮的眼睛像一汪清泉,能照透人內心.韓修宇差點沉入其中,他迅速轉了臉,"不用謝."

端著糖水,他大步往樓上走.夏如水遲疑地再次叫住了他,"那個……千萬不要說是我做的,因為……"

"明白."韓修宇簡短地回應,消失在樓梯拐角.夏如水這才輕輕緩了口氣,喝了糖水,至少傷口就不會發炎了.不過,如果韓修宇沒有走得那麼快的話,她還有話要讓他帶給宮峻肆的.

她要回傭人房去休息,免得宮峻肆在傷中還要看到她心煩.搖了搖頭,算了,反正不用問都知道宮峻肆不想見到她,也必定不願意跟她呆在一間房里,自己主動去傭人房,他一定巴不得的.

韓修宇大步走到宮峻肆面前,將糖水擺在他面前,"宮先生,這糖水有消炎的作用,您喝了吧."

宮峻肆抬頭看著那碗糖水,漂亮的眉頭擰了擰.即使沒吭聲,韓修宇還是感受到了他的不快,解釋道:"您身上有傷又不肯去醫院,所以我讓人……"

"什麼時候學會撒謊了?"

韓修宇的臉微微泛白,已經迎上了宮峻肆那雙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睛.他差點咬到自己,低下頭去.

宮峻肆再次低頭,看那碗糖水時眼睛已經泛起了冰,"誰讓你送過來的?"

"是……"他本能地想要保護夏如水,她那雙晶亮的眼睛沒辦法讓他做出傷害她的決定.

"不要拿宮峻雅來騙我,她向來不會做這種事."

宮峻肆的提醒讓韓修宇徹底放棄了堅持,只能如實道,"是夏如水."

"夏如水?"宮峻肆緩緩重複著這個名字,眼底的冰柱越發銳利,深沉……

"她也是為了您好."韓修宇每每看到他這表情都會泛冷汗.他不為自己喊慫,任何一個人在跟宮峻肆打交道時都會泛寒.

叭!

宮峻肆拎起碗精准地丟進了垃圾筒,糖水濺出來,撒在地板上,晶亮的銀耳像夏如水的眼睛,刺得韓修宇異常難受.他沒說什麼,吩咐傭人收拾乾淨後下了樓.

夏如水還在.看到他緊張地迎過來,"宮先生喝了嗎?"

"喝……了."韓修宇為自己的這種行為感到羞恥,但他就是沒辦法讓夏如水失望.

"太好了."

夏如水欣喜不已,臉上光彩點點,越發漂亮.韓修宇被炫得失了神,在意識到自己的恍惚時,迅速收斂了表情.他是不可能對宮先生的仇人產生好感的.

房間很快被傭人收拾乾淨,但那股淡淡的糖水味卻久久無法散去.宮峻肆本來一心辦公的,卻硬是給這味道攪散了思緒.他不由得想起夏如水來,那個如老鼠般在他面前戰戰兢兢的女人.

糖水的味道跟她的氣質很配,都軟軟糥糥的,不過,都是他所討厭的!動用這種手法暗自討好他,她想做什麼?親近不了韓修宇,現在將目標轉向了他嗎?越想,心情越發不好,他覺得有必要好好懲罰一下這個女人,讓她清楚自己的身份!

他霍然立起,朝臥室走去.

臥室里,沒有她的影子.

他的眉頭扭得極為難看,轉頭出來找保鏢,"夏如水人呢?"保鏢並沒有接到他要監視夏如水的命令,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應.宮峻肆面色越發地沉,轉頭卻看到她在樓下認真地打掃院子.

莫名地,這讓他想起了她在農莊時的樣子.盡管面對那麼繁重的工作,她卻笑得那麼開懷,沒心沒肺的.既然她喜歡勞累,就讓她更累一點吧.

"來人,叫夏如水把後園的那塊地給翻了,種上花!"

後園的地並不小,翻完平土,再種上花.做完這一切時已經晚上十點鍾,夏如水抹一把額上的汗,感覺雙手雙腳早就不是自己的,而腰疼痛得幾乎斷掉.

她幾乎扶著牆回的傭人房.

"夏如水?"小純正端著一盆洗乾淨的衣物走回來,看到灰頭土臉的夏如水嚇了一跳.片刻,她從夏如水身上的泥土看出了什麼,"你才干活回來?"

"嗯."盡管疲勞,她還是對小純友好地笑笑.

小純看著她久久不語,片刻回屋,出來時手里握著一包方便面,"多出來一包,要吃就拿去!"

夏如水這才想到自己連晚飯都沒有吃,感激地接過,"謝謝."

小純跟沒聽到似地再次轉了身,但一會兒又端了開水過來.夏如水忙把方便面盒子打開,讓小純倒開水.小純的睫毛長長地鋪在眼底,雖然臉上線條依然冷硬,但卻能體味她的善良.

面很快泡好,夏如水小口小口地吃著,嘴上勾起了心滿意足的笑容.小純滿面不贊同地看著她,"混成了這個狼狽樣子,還高興得起來?"

夏如水抬頭,晶亮的眼睛看著她,沒有半點雜質,"我高興,是因為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你對我這麼好.小純,我覺得自己挺幸運的."

"切!"小純不屑地出聲,抱上了臂,卻對夏如水難免好奇.如果換成別的女孩,生活變得一團亂糟,沒有未來也沒有希望,早就哭得死去活來了吧.

"夏如水你天生缺根筋吧."她不客氣地總結.

夏如水依然淺淺地笑著.如果小純知道她以前的生活狀況,也許就不會這麼說了.生活磨難培養出了她樂觀的脾氣,所以不論面對怎樣的人生,都以活著為第一要物.

只要能活著,怎樣都可以.

"走了!"小純被她的笑反而弄得心酸,不想在夏如水面前表露出來,她賭氣般大步走遠.夏如水依然保持著微微的笑容,眼睛澄清如泉水.

窗外,宮峻肆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拽緊了拳頭,臉色陰翳到了極致.呯!他一腳踹開了門頁.

夏如水被這突來的動靜嚇得不輕,手里的筷子都打掉了,當看到宮峻肆時,臉上的血色一點點消散.

宮峻肆並沒有急著進來,只用冰冷的眸子紮著她,硬生生讓她覺得自己被釘在了板子上,五髒六腑都開始疼痛.

她收縮了一下,立起,"您……"

"誰讓你躲這兒來的?"他用的是躲,認定了她這是想要逃離自己,逃離罪責.夏如水張了張嘴,"我只是覺得……"

他已一步上來,掐住了她的頸部.隨著手上的勁加大,空氣一點點被隔離.她難受地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只用一對絕望的眸子看著他.

宮峻肆嘴上勾起了嗜血的冷笑,"不管你心里在想什麼,這輩子,都得呆在我身邊,痛苦一生一世!"這是他的誓言,更是他的決心!

夏如水只覺得更深重的冷意襲來,幾乎能將她凍死!她閉了眼.

宮峻肆在要掐死她的前一刻松了手,卻並沒有放開她,反而將她拉向自己.她的臉貼上了他的心口,可以感受到他那顆心髒跳動得有力而霸道.

他的嘴冰冷地吐著氣息,"夏如水,從你做了那個錯誤的決定開始,就沒有資格快樂.所以,不要讓我看到你笑的樣子!"

血水,徹底消散,夏如水蒼白無力地看向他,看到了他眼底對她刻骨銘心的恨意.

他將她推開,轉了身,"從今天開始,除非我同意,哪里都不能去!現在,馬上,滾回臥室去!"

說完,大踏步離去.

夏如水被他一推,撞在了桌角,臂部一陣生痛.她吃力地爬起來,看到對面的門頁沒有關緊,小純正透過門縫看著她,眼里有著無盡的憐憫和不忍.她努力咧嘴給了小純一記安慰的笑,忽然想到宮峻肆不讓她笑,又迅速收斂,默不作聲地朝主屋的方向走.

又是連呼吸都不敢放肆的一夜.

夏如水坐在窗前,看著宮峻肆遠去的車子,並沒有如以往那般松氣,反而沉重地擰緊了眉.屋外,小鳥們自在地飛來飛去,落在陽光下,好不快樂.與室內的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沒有宮峻肆的命令,她不能步出這房間半步,跟坐牢沒有區別.無法想象,日複一日地被關起來,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愁緒,淺淺地染在嘴邊,滿滿的苦痛.

門被推開,是小純.她手里拎著掃帚,是來打掃臥室的.看到夏如水,她只是閃了閃眼.

看到小純,夏如水黯淡的眸光這才亮起來,迎著她走過去,"可不可以……讓我來打掃?"

小純不解地看著她.

她臉上流露出肯求,"求你,好不好?"不找點事做,她一定會瘋掉的.

"隨你了."小純再看不下去,甩了東西轉身出去.

"謝謝."夏如水對著她的背影欣喜地道謝.

有事做,日子就有了意義.她生怕自己做得太快,所以清掃得格外仔細,微小的角落都沒有放過.但,事總有做完的時候.幾個小時後,屋子里亮堂堂的,再沒有需要打掃的地方了.

夏如水卻發現自己做得並不夠,于是抬頭看向窗戶……

"有人跳樓了!"

上篇:第16章 宮峻肆受傷了     下篇:第18章 不會喜歡上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