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8章 不會喜歡上她了吧  
   
第18章 不會喜歡上她了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擦窗戶正擦得起勁,低頭時看到樓下站了不少人,正對著自己指指點點.宮峻肆的臥室位于三僂,離得遠,她並不清楚那些人在說些什麼.

片刻,她看到一輛車駛進來.車里出來的人是宮峻雅,有人跑過去對她說了什麼,她跑過來,指著自己一個勁地跳腳.

風吹散了她的聲音,聽不大清楚,她探身下去,想要聽得更清楚一些.

嘩啦!

腳下一滑,她跌了下去!

夏如水醒來時,看到了小純.小純的眼睛紅紅的,看到她醒來只是狠狠一瞪,"你以為死了就一了白了了?"

"死?"她迷惘著,沒弄明白小純的意思.

"真是個混蛋!要死就偷偷去死唄,干嘛連累我!"

小純的話越發讓她理不透,"你是在說我嗎?我沒想死啊."

"沒想死你跳什麼樓啊,要不是下面是草坪,你早就完蛋了!"

小純這麼一說,她這才想起來,自己擦著窗戶來著,樓下積了好多人,後來連宮峻雅都來了.她一個勁地對著自己跳腳,難道……

"他們以為我要跳樓?"她霍然開朗.

小純對著她又是一瞪,"分明就是跳樓!"她眼睛里滾動著淚花,相比于責怪,更多的是擔憂.夏如水伸手抱住了她的指,"我真沒有想跳樓,只是在擦窗戶.會掉下去完全因為不小心."

"真……的?"小純臉上的表情在慢慢放松.

"真的."如果真想尋死,早就死了.她用力點頭.小純突然一把將她抱住,"都快嚇死我了,你真是個混蛋."

她任由小純抱著,心底淌著溫暖.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關心她的啊.

經過醫生診斷,她的腿小骨有輕微的骨折,需要住院幾天.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只傷成這樣已經算不錯了.小純很快離開,夏如水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醫院外,韓修宇飛奔而來,臉上滿是焦急.

"修宇哥!"宮峻雅迎過去,叫道.韓修宇只看了她一眼,"夏如水怎麼樣?有沒有生命危險?"

宮峻雅還未來得及回答,他就大步越過她要去找醫生去了.宮峻雅氣得跺起了腳,"修宇哥,你不會真的喜歡上了夏如水了吧."

"怎麼……會."他否認.

"不會你這麼著急干什麼?不知情的還以為是你女朋友受了傷呢."

"……是嗎?"滿身的焦急突然消散,韓修宇不安地思索著,自己剛剛真的為夏如水著急了?為什麼著急,因為喜歡嗎?

"宮先生讓我回來看過後向他報告,所以比較急."他道,這理由與其說是為了說服宮峻雅的,更不如說是為了說服自己.

宮峻雅的臉色這才稍稍好了些,"放心吧,死不了."她留在這里並不是為了照顧夏如水,而是因為哥哥說會派韓修宇過來了解情況.她要尋找一切機會和韓修宇見面.

"我去跟醫生談談."他一折身子,直接繞過了夏如水的房間去找醫生.宮峻雅眯了眯眼,快步追了上去.

這一切,夏如水並不知道.她睡了一小會兒,被傷口處的疼痛給弄醒了.傷口疼起來越要命,來來回回在榻上鬧騰了幾個小時,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弄得滿頭大汗筋疲力盡.

醫生前來查房時正縫著她一臉痛苦的樣子.雖然不知道她和宮峻肆的關系,但是宮家送來的人,宮峻肆最信任的人還來問過情況,醫生知道不能忽視.他給夏如水打了止痛藥,打完後順手放了個小瓶子在桌上.

夏如水本要提醒醫生拿走的,不過拾起那個瓶子時才發現里頭是空的,也就不再出聲,重新又放了回去.疼痛過去後她終于可以休息,只一閉眼就沉入了夢中.

她做起了夢.夢到夏發財來找她,兩個人發生爭執,夏發財狠狠擰住她的手臂,疼痛迅速蔓延全身.而她的身子被人一揪而起,跌在了地板上.

她睜開眼,夏發財不見了,落在眼前的人是宮峻肆!

他此時滿面戾氣,灰色的眸子中泛著極致幽冷的光澤,嘴繃得異常緊.

"怎麼……了?"她迷迷糊糊的,理不清發生了什麼,問.

一只瓶子落在了她眼前,"連死這招都用上了?"

他的另一只手再次落在她的臂上,鐵鉗似地擰著她的肉,疼得她直冒冷汗!

"給我清醒一點!"他低吼,臉上露出蠻橫的表情,"夏如水,你沒有資格死!"

"來人,給她洗胃!"

洗胃?

她為什麼要洗胃?

夏如水沒有理清,人已經被抬起來,被人送進診室.而後,她接受了洗胃.這個過程並不美好,她疼得眼淚直流.宮峻肆整個過程都立在那里,像一根冰柱.周邊沒有人敢出一聲,醫生甚至不敢問他洗胃的理由.

看到淚流滿面的她,他臉上流露出的是冷酷和無情.

洗完胃,夏如水感覺自己死過一回般.推回病房時,全身軟綿綿的,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

宮峻肆沒有離開,而是跟回了病房.醫生和護士很快離去,留下二人.他手里還握著那個瓶子,此時擰在了桌面上,"夏如水,死的確能解決所有問題.但你得問問自己,有沒有能力去死!"

為什麼每個人都以為她要尋死?

夏如水無力到了極點.

"坐牢不成去親近韓修宇,失敗了再來尋死,你這一招接一招的,特別精彩!"他冷聲冷氣地評價著.

"我沒有想尋死."她急著解釋.

宮峻肆自然不信,"不想尋死?跳樓不成喝安眠藥,請問,誰會相信你不想尋死?"他把那個瓶子甩到她眼前.夏如水一看,那個瓶子上清楚地寫著安眠藥幾個字!

原來他在看了這個之後才給自己洗胃的!他以為瓶子里的藥是她吃的!那個瓶子根本就是醫生不小心留下來的,里頭一粒藥都沒有啊.

夏如水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個瓶子是……"

"別再動這些小心思!"

瓶子是空的這些話還沒有說出來,他已經無情地截斷,而後起身往外走.

"二十四小時盯著她!"外頭,傳來他冷沉的命令.

夏如水無奈地閉了眼,為什麼不讓她解釋清楚啊.

之後幾天,宮峻肆再沒有出現過,而她被保鏢看護們守得死死的,就算真心想逃也逃不出去.

一個星期後,醫生允許她出院.重回到宮宅,夏如水輕輕吸了一口氣,一拐一拐地走上樓.

在樓道里,她碰到了宮峻雅.

"宮小姐."禮節而客氣地叫著,並不想多留.宮峻雅卻攔住了她,"夏如水,你都住到我哥房里去了,你們沒發生什麼事兒?"

"什麼……事兒?"夏如水不解地問.

宮峻雅不爽地切了一聲,"什麼事兒?當然是那個羅."

這話惹得夏如水紅了一張臉.長這麼大,她還沒有和任何男人做過這種事,哪里經得起這麼大尺度的玩笑.

"沒……有,怎麼可能!"她急急搖頭.

宮峻雅唉唉地叫停了她,"放心吧,我對前嫂子也沒什麼感情,你要是能把我哥搞定,做他的女人,我也是樂意的."

宮峻雅的確對許冰潔沒有特別深的感情,而在她看來,夏如水若真成了宮峻肆的女人,對自己和韓修宇反倒好.韓修宇那天雖然極力否認對夏如水的感情,但她還是覺得不放心.因為她初次看到韓修宇那麼失態,她怕自己守了幾十年的男人哪一天被人勾走了心.

就算夏如水的身世背景都配不上自己的哥哥,她也不在意.反正宮峻肆玩了她不一定娶她.

"那是不可能的!"這一次,夏如水回答得異常干脆.她轉了臉,下巴倔強地繃著,"你哥不會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

"就因為你不喜歡我哥,連樓都跳上了?你喜歡誰?"

有一個以為她想跳樓的.這一次,她連解釋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客氣地從宮峻雅面前走過.宮峻雅氣得直跺腳,"你不會喜歡韓修宇吧!"

夏如水的身子用力頓了一下.對韓修宇的確存過那麼一份心,但在知道他不喜歡自己以及清楚自己的身份後,她收起了那份癡心枉想.

"不喜歡."

她的否認並沒有讓宮峻雅放心,因為清楚地看到她臉上的遲疑.她眯著眼想把夏如水看透,不過夏如水早就進了房間.

晚上,她被允許下樓用餐.

以為是去傭人食堂,她卻被帶進了主人餐廳.韓修宇和宮峻肆都在,另一頭還坐著宮峻雅.

"夏如水,過來坐."宮峻雅口快地叫道.

夏如水微微凝了一下,擔憂地看一眼宮峻肆.他低頭優雅地吃著東西,仿佛沒有聽到,宮峻雅不耐煩地催,傭人已經為她拉開了椅子.夏如水不得不走過去坐下.

她坐在宮峻雅和宮峻肆中間,因為挨著宮峻肆,所以輕易感覺到了他身上冷凝的氣場,呼吸一下子短促起來.慢慢拾起筷子,她甚至不知道往哪兒夾.

"下個星期是我的生日,哥哥會親自陪我過,我們開游艇出海,修宇哥也會一起去.夏如水,你也被我邀請了."宮峻雅心直口快地表達道.

上篇:第17章 跳樓了     下篇:第19章 那個女人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