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9章 那個女人送給你  
   
第19章 那個女人送給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一口飯哽在喉嚨,無法下咽.她看向宮峻雅,好半天才啊了一聲.

"能被我邀請可是你的榮興,必須要去!"宮峻雅霸道地宣布.

坦白說,她並不想去.富家子弟的世界,她插不進去也不想插.求救般看向宮峻肆,他說過不許她快樂,那麼,他會代她否定宮峻雅的建議吧.

然而,他依然一個字都沒說,倒是韓修宇,投來微微不忍的目光.

"就這麼定了!"宮峻雅一語蓋棺.夏如水不能拒絕,只得沉默.

第二個星期,夏如水果真被帶上了游輪.巨大的油輪在海面上泛起白色的光芒,紮眼極了.游輪側面寫著巨大的一個宮字,代表著這是宮家的產業.它立在宮家的私家港口,眩目極了.

船上有不少人,都是受宮峻雅邀請而來的,各個非富即貴,船上處處彌漫著奢華.反觀自己,只穿了單薄的衣物,還是傭人裝.

在宮家做女奴後,她所有的衣物都是傭人裝,根本沒有別的衣物.她的格格不入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大家理所當然把她當成了傭人.夏如水反而自在,退到一角去.

沒過多久,宮峻肆和韓修宇到來,人群里暴發出一陣驚歎.人們紛紛談論起這兩個年輕人來,夏如水這才知道,韓修宇能力不凡,在圈子里名氣不小.當然,大家談論得更多的是宮峻肆.

他的能力家世外貌都是最頂級的,當之無愧的numberone.船上的女人都朝他投去了火熱的目光,期盼著能得到他的親睞.他不曾直視任何人,面無表情地走入了客房區.

"自從許冰潔死後,好久都沒有看到他參加派對了,這次不是他妹妹過生日,我們怕也飽不了這個眼福."

"是啊.不知道誰能這麼幸運,成為下一個許冰潔呢."

"今晚不是有舞會嗎?他肯和誰跳舞就鍾情誰羅."

這話勾起了女人們內心里的渴望,于是紛紛理起了妝容來,力求能在宮峻肆那里留下極好的印象.

夏如水輕輕歎一聲,莫名地想起了那晚他把她當成許冰潔抱著的樣子.他那麼深愛許冰潔,誰能入得了眼?

"呆在這里偷什麼懶,還不進去干活!"船上管事的人對著她吼道,真把她當成了工作人員.夏如水也不爭辯,聽話地進去幫忙.因為有事做,時間過得特別快.

晚上八點鍾,晚宴開始,她們被趕了出來.其他人回了各自的房間,只有她並沒有安排住處,只能往甲板上走.

此時,甲板上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去了宴會廳.海水被翻起白色的波浪,相當好看,四面看去,深沉沉一片,無邊無垠.深秋季節,本就冷,加上海風一吹,衣著單薄的她打起了顫,不得無助地抱緊雙臂.

韓修宇從鬧騰騰的室內走出來,一眼便看到了夏如水.她瑟縮著身子臉被凍得通紅,卻還對著周邊的風光泛起淡淡的淺笑.她和船海水形成了完美畫卷,如果手邊有相機,他一定會拍一張.

當然,他很快發現了她衣著的單薄,幾乎不經過思考就大步走了過去,解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怎麼在這里吹海風?多冷?"

夏如水回頭,正好對著他隨和的眼,微微恍神.片刻急急去推衣物,"沒事的."

韓修宇壓著她的肩膀不讓她推開,"凍感冒了就麻煩了,穿上吧."

"謝謝."她沒再堅持.衣物還帶著他的溫度,在這樣的夜晚溫暖了她的心.

韓修宇沒呆多久就被叫走了,再次剩下她一人.以為會一個人呆到宴會結束,宮峻雅卻出現了.

"我哥叫你進去!"她老大不樂意地開口.

今晚的她穿了紗質的公主裙,頭上頂著花冠,還真像個公主.透出的,全是不成熟的氣息.

提到宮峻肆,夏如水不安地縮了縮身子,想要問問宮峻肆找自己做什麼.宮峻雅的目光已經落在了她身上,"這是什麼?"

她低頭,才注意到韓修宇離開時忘了帶走衣物.

"這是修宇哥的衣物!"宮峻雅低叫,反應比她還快.

夏如水無助地拉著衣物的兩襟,"因為冷,所以暫時借給我穿了一下."

"冷?"宮峻雅瞪了她一眼,而後用力將衣物扯掉.冷空氣飄入,夏如水冷得打一個寒戰.宮峻雅紅了一對眼,抱著衣物一聲不吭地離去.

夏如水走進了宴會廳.

"還不快點過來!"宮峻肆一看到她就命令.她加快步子,才到他面前就被他大手一攬拉進了懷里.她嚇得差點尖叫出來,他的臂已經覆在了她的腰間,一旋身晃進了舞池.

他……這是要跟自己跳舞?

夏如水明白過來,像看怪物一般看著宮峻肆.宮峻肆不滿地將她往自己面前一壓,"用心跳!"

夏如水不得不急急跟上音樂的節奏,卻始終沒有弄明白,自己怎麼突然就成了他的舞伴.

而周邊的女人們早就露出了嫉妒的眼神,幾乎能把她吃掉!原來,今晚趁著宮峻雅的生日,眾人一致要求宮峻肆跳一曲.這目的,自然就是想知道誰才能成為他的幸運女神.

他並沒有拒絕,卻沒有選在場的任何一個女人,直接讓宮峻雅叫了夏如水.

"那不是個女傭嗎?"人群里,終于爆發了聲音.

正是因為她是女傭,才讓人挫敗啊.眾名媛們攏著自己身上動則千萬的衣物,怎麼也理不透,自己怎麼就敗給了那個看起來那麼簡單又寒酸的女傭.

"這女傭什麼來頭?"大家低低討論著,嫉妒的盛焰根本無法降下!

遠處,同樣有人眼里燃著盛焰看向這里.

許子峰作為宮家的親戚,自然應邀參加這場生日派對.他此時的目光緊緊地紮在夏如水身上,卻驀然發現,自己對她沒有恨,只有怒!她被另一個男人摟在懷里的怒!

不由得握緊了拳頭,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宮峻雅赤紅著一雙眼朝許子峰走近,手里還握著那件外套.她並不知道許子峰喜歡夏如水,卻知道他是一個典型的色鬼.

"那個女人,我哥摟著跳舞的那個,送給你,要不要?"

許子峰猛然回頭,不解地看著宮峻雅.

"要還是不要!"宮峻雅不耐煩地問.

許子峰再次去看夏如水.她被宮峻肆摟在懷里,曼妙的腰部輕輕晃動,沒有半點刻意,卻該死地撩動他的心.他感覺心口有無數的貓爪子在抓.

"要!"

夏如水一直戰戰兢兢,落在宮峻肆懷里連呼吸都不敢亂來.她一雙無辜的大眼不安地在他的肩膀處掃視,卻不敢對他的眼.他一直沒有吭聲,沉而穩的氣息噴在她的發頂,帶了濃重的男子氣息,極具魅力.

他的目光沉如水.

即使這樣,能被他摟著跳舞的女人也是一種幸運,至少外面的人是這麼想的.

夏如水心神不甯,難免跳錯,一不小心就踩了他一腳.這一腳將她嚇得魂飛魄散,本能地散開手要離開.手忙腳亂之際,自己將自己絆倒.

眼見就要出丑,腰上又是一緊,接著她被旋了出去,而後穩穩落入他懷里.兩人,靠得更近了.她甚至聞到了他頸部淡淡的古龍水香味.

夏如水面紅耳赤,還想再退.他兩只手摟著她的腰,再也不能挪動分毫.這樣親昵的舞姿,看得一干觀眾眼冒火星,恨不能化身為夏如水被他摟在懷里.

夏如水卻並未如外人所看到的那樣幸福,因為他在她耳邊噴撒著冰冷的氣息,"真正有資格跟我跳舞的,只有我妻子.夏如水,你氣死了她,該怎麼辦呢?"

她直接僵在了他懷里.

他忽然一松,丟下她揚長而去.

舞曲,結束了.夏如水的心也就此凝固,再也無法溫暖.她心神不甯地往外走,有侍者攔住了她,"小姐,需要水嗎?"

一晚上都在干活,滴水未進,她的確干得很.端起水杯,她道了聲謝,一口氣喝個乾淨.

杯子,被侍者拿走.

心不在焉,她繼續往前走.

臂,被人用力扯了一下,"夏如水,我口干,去給我端杯水!"

"好."夏如水回頭,看到宮峻雅,于是點點頭.

"送我房間去,上樓202號房!"

"好."

夏如水去打了一杯熱水,往202號房走去.她輕輕敲房門,里頭有人打開門,因為是用遙控打開的,所以並不見有人.她聽到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聲.

"宮小姐."她輕呼,思忖著要不要把水放在桌面上然後離開.

叭!

背後,門突然被關緊!

莫名地一陣緊張,她猛回頭.

卡噠.

背後,輕響,浴室的水停了.

然而,走出來的並不是宮峻雅,而是……許子峰!

本能地退一步,水晃在手上,一陣生痛,她松了手,松子打碎在地板上.

許子峰只圍了浴巾,露出大片的身子.不用想都知道,他的腰下除了浴巾什麼都沒有.

"對不起."夏如水這才想起道歉,急急要往外退.

許子峰已快一步攔在她面前.

眼前的女孩是他最喜歡的女人,卻是氣死他姐姐的人!複雜的情緒讓許子峰猛然將她摟在懷里,狠狠糅著,"既然來了,走什麼!"

上篇:第18章 不會喜歡上她了吧     下篇:第20章 被設計進了許子峰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