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0章 被設計進了許子峰的房間…  
   
第20章 被設計進了許子峰的房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走錯地方了."她手忙腳亂,想要推開他.奇怪的是,她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反而有一股奇異的感覺在腹腔里升騰,莫名地想要接近他.

自己怎麼了?瘋了不成?

她搖了搖頭,感覺臉燙得可怕.

她無助的樣子越發撩動著許子峰的心,尤其在看到她漸漸紅起來豔麗如桃花的臉……

他氣自己的不爭氣,反而愈發狠地對夏如水動手,親了她.夏如水緊急間偏開臉,他只親到臉頰.這還是讓夏如水惡心得想要吐出來,一陣陣地干嘔.許子峰將她扯到眼皮子底下,"氣死了我姐,是不是該好好賠償我的損失?"

"不要!"夏如水痛苦地閉著眼,身子卻越來越不聽話,她終于意識到了什麼,此時才驀然想起,剛剛喝過一杯水.

一定是水出了問題!

許子峰,設計了她!

許子峰無心去猜她的心思,只想盡快把她搞定,他不客氣地伸掌向她的心口.

夏如水怕極了,為了自救,本能地一腳踹在了許子峰的胯部.她的力氣本不大,但這一碰足以要他的命.他痛得彎下了腰.

再來不及多想,夏如水拼命跑出了他的房間.

"夏如水,你死定了!"背後,傳來許子峰憤怒而又破碎的聲音,愈發刺激著她往前跑.二樓房間很多,她感覺越來越控制不了自己,只能朝人少的地方跑,跟著旋轉樓梯,上了四樓.

四樓幽靜極了,除了一扇緊閉的門沒有別的房間.她用盡力氣,靠在門頁上重重喘氣.門,卻突然打開,她一頭栽了進去!

本想出去的,但後頭傳來錯亂的腳步聲,一定是許子峰追來了.她不出反進,將門關上的同時反鎖.她沒有想別的,只想著門反鎖了許子峰就不會進來了.疲憊讓她無力,一時跌在地上.

好在地板上鋪的是地毯,沒有磕疼她.只是,身子里的邪火越發旺盛,她已經無力招架!她只想逃離,紛亂中推開了另一扇門,而後直直倒下去.

她倒在榻上.

榻上還有人.

宮峻肆正穿著睡服躺著,大開的領口露出大片健康漂亮的皮膚.夏如水倒下時,剛好將他壓住,嘴碰在他的心口.男子的味道在藥物的作用下加倍放大,她徹底失去了自制力,伸臂抱著他胡亂地親起來.

她不知道怎樣才能解除身上的痛苦,一切都是本能,所以親得毫無章法.

宮峻肆手里的酒杯一晃,透過紅色的酒夜看清落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比酒液還要豔麗的臉.他順手掐住女人的肩,阻止她的進攻,此時才認出人來.

"夏如水?"

他的聲音清冷,落在平時,夏如水一定會怕.但此刻,藥物控制了神智,她只能他傻傻地笑著,這笑,該死地勾人.偏偏,她半抬著臉看他時,滿眼里全是無辜,像只純潔的小白兔.

夏如水微微偏了一下,他莫名地松了手.

她的小手在他身上觸著,越是雜亂無章,越能讓人瘋狂.

叭!

巨痛讓夏如水有了短暫的清醒,她被人狠狠甩下榻,身子撞在榻沿上.而榻上剛剛還摟著放肆瘋狂的男人眼里早就消散了火焰,淬滿了冰粒子.

"這一次,耍的又是什麼花招?"宮峻肆面無表情地問.

夏如水迷迷茫茫地看著他,"宮峻肆?"

她是怎麼走入到他的房間的?

"是什麼讓你有這樣大的自信,覺得我會上你?"他無情地問,每一句話都刻薄尖銳.夏如水無助地晃著身子,"我沒有,我被……"

"如果真要上你,你在我房里呆了那麼多個日子早上了!"他沒有耐心聽她把話說完,冷聲道.既而下榻,大步走下去,拉開了門.

門外,立著許子峰.

"姐夫,有沒有看到上來什麼人?"許子峰的眼睛朝里面亂瞟著,心還是虛的.他刺過宮峻肆一刀,宮峻肆雖然表示不再追究,他還是不怎麼敢面對他.

"如果沒有……"他膽小地往外退.

"你說的是夏如水?"宮峻肆卻接了話.

夏如水正吃力地爬出來,在看到門口的許子峰時,血色再一次從臉上消失.

"……是."許子峰應,也看到了夏如水.他臉上浮過複雜的神色,朝自己的痛處碰了碰,再看夏如水時,是一種想要報複而後快的決心.

夏如水害怕極了.

身子里的藥物並未清除,如果被許子峰帶走不堪設想.她將可憐的目光投向宮峻肆,希望她能救自己這一次.

他說過,不會把自己送給任何男人的.

"那個姐夫我……"許子峰看向夏如水,盡管害怕宮峻肆,但面前的夏如水讓他口干舌燥.她穿得那樣少,極力護著自己膽小驚顫的樣子輕易化解了他的憤怒.他只想壓著她好好享受!

"不瞞姐夫說,她剛剛打了我."他沒敢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出來,只如此道,"我還要跟她算賬呢."

宮峻肆眯著眼,沒有回應.

"那我還是走了."

許子峰雖然不甘心,卻到底不敢過于挑戰宮峻肆的耐心,轉身朝外走.夏如水繃著的心終于緩下來,這才能呼吸.

她努力站起來,卻搖搖晃晃,沒敢靠近宮峻肆,輕聲道:"謝謝."

"滾!"

宮峻肆無情地送了她一個字.

她默默走出房間.

藥效未除,整個人沉在水深火熱里,難受極了.在拐彎時,她晃了一下,差點跌倒.一只臂伸過來,將她扯進懷抱.

"真以為我不計較了?"邪肆的聲音夾著脂粉味傳來,是許子峰!夏如水嚇得血水倒流,本能地掙紮後退.許子峰把她掐得緊緊的,"你個死女人,傷了我還想跑?怎麼可能?"

"你……要做什麼?"她驚顫地叫著,"宮峻肆不會同意你動我的!"

許子峰冷笑起來,"你以為我真的怕他?我征求他意見不過做做樣子.許家和宮家有生意往來,也算親戚,不需要撕開臉皮.如今你離了他的地盤,我要怎樣便怎樣了!"

他不客氣地一掌拍在了她臉上,"這一巴掌,是還你剛剛那一踢的!娘的,也不知道那里踢壞沒踢壞,今晚只能拿你試了!"

夏如水慌亂地搖頭,"我不願意!"

"由不得你!"他扯著她往樓下去.

她努力想要抓住什麼,卻根本沒有力氣,只能朝他的手臂咬去.

"你竟……!"許子峰被咬疼,氣得再一巴掌甩在她臉上.這一巴掌用足了勁,甩得夏如水一陣頭昏眼花.下一刻,許子峰已經趨近,"既然你這麼不要臉,老子不如在這里做了你!"

許子峰本就多情,加上夏如水今晚的挑釁以及對許冰潔之死的恨意,他沒打算讓她舒服.

"不要!"夏如水尖叫著,推他.他的力氣那麼大……

朦朧間,她看到了走過來的韓修宇.

"韓管事!"她叫道,"救我!"

韓修宇轉臉,在看到兩人時微微擰了眉頭,尤其在看到夏如水衣衫不整時,一張臉變得十分難看.

"許先生."他走過來叫道.夏如水趁著許子峰分神,迅速撲進了韓修宇懷里,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袖,有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求你,救我."

她軟軟糥糥的味道就這樣沖進了他的感官.

"到底怎麼回事?"韓修宇解下衣物,第一時間將她裹住,輕問.

許子峰冷哼,"韓修宇,最好別多管閑事!"

夏如水在韓修宇懷里顫抖,眼里的祈求那麼明顯.韓修宇知道不該得罪許子峰,但他沒辦法讓夏如水就這樣被他帶走.他同樣清楚許子峰是什麼樣的人物.

"我看她好像生病了,如果在船上發生什麼事就麻煩了.不管怎樣,先叫醫生吧."韓修宇掏出手機,去打了隨行醫生的電話.

許子峰氣得眼珠子都要暴出來了,"韓修宇,你個混蛋!"

"謝謝."夏如水終于意識到安全了,依戀地抱著韓修宇.

這一幕,落在宮峻肆眼里.他平板無表情的臉上慢慢浮起一戾氣.

雖然剛剛將夏如水趕了出去,但她的味道留在屋里,讓他忍不住想起剛剛她的柔和與美味.他竟然對這個女人生出了感覺.宮峻肆覺得不可思議,又略有些煩亂.

而他很快意識到,這麼快放走她勢必被許子峰截住,今晚的夏如水將在許子峰身下綻放.他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碰觸,盡管這個女人是他的仇人.懷著這份心情,他走出來,原本打算出手的,韓修宇卻出現了.

他清楚地看到了她對韓修宇的依然,眼神,動作……

莫名的怒火湧上來,他擰緊了拳頭.他不爽,不爽到了極點.

上篇:第19章 那個女人送給你     下篇:第21章 別讓我再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