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1章 別讓我再看到她  
   
第21章 別讓我再看到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醫生很快到來.

韓修宇輕輕推開了她,"我會派兩名保鏢保護你的,放心吧."他必須把夏如水推開,因為她的依戀讓他快要失去理智.

夏如水聽到他這麼說才慢慢松開手,輕輕點頭,"嗯."

韓修宇快速離去.而許子峰,只能看著美食狠狠跺腳,因為那些保鏢他一個都對付不了.

"宮先生."

醫生和保鏢都發現了宮峻肆,急忙打招呼.

宮峻肆沒有看他們,只將冷冽的目光落在夏如水身上,像在打量一件貨品.

"你喜歡她?"他問許子峰.

許子峰遲疑著,還是點了頭.夏如水微微綻著嘴角,理不透他是什麼意思.

"既然喜歡,就帶走吧."

呯!

有什麼無聲抽斷,夏如水傻在了那里.他……竟然要把她送給許子峰!

許子峰也傻掉了,不過很快清醒過來,大聲道:"謝謝姐夫!"而後傾身去抱夏如水.

"不要!"夏如水試圖反抗,只是她的力氣在他面前顯得如此微弱."宮……先生?"她朝宮峻肆搖頭,淚水在眶里打轉!

宮峻肆連多看她一眼都不曾,轉身,離開.

就這樣……將她送入虎口!

夏如水緊緊閉上了眼睛,顫抖的睫毛和滾滾的淚水透出她的心思.

她再沒有力氣反抗了,因為強大的藥力起了作用,加上絕望,她徹底失去了思考能力.許子峰滿意于她的服軟,迫不及待地放在榻上……

她扯過壁櫃的一把水果刀,用盡全力割上自己的腕部!

"啊!"

昏迷之前,她仿佛聽到了許多雜亂無章的聲音,又仿佛什麼都沒有聽到.

醒來時,夏如水發現自己躺在榻上,腕上包紮著厚厚的紗布.記憶如潮水般湧來,她緊張地動了動身子.

"放心吧,許子峰沒有把你怎麼樣."

說話的,是韓修宇.他一臉平靜,平靜里夾著柔和.

是他救了自己?

夏如水感激地看著他,"謝謝你."

"其實,救你的是……"

話沒說完,門被推開了.宮峻肆那張冷冽的臉呈現,落在夏如水眼里,全是無情.不知從哪里來的一股力氣,她呯一聲從榻上躍起,根本不管腕上的傷也不管手上正打著的吊針,全力朝他揮一巴掌過去……

叭!

誰也沒想到一個生病的人會有這樣的速度和力度,等到打完才驚動一干人等.韓修宇第一個沖上來阻止她,保鏢也紛紛圍了過來.

夏如水仿佛沒有看到他們,只狠狠地瞪著宮峻肆,一個字都不說.

宮峻肆冷沉的臉上迅速浮起了五個指印,配上他此時的表情,陰沉冷酷,極為嚇人.所有人都消了聲,連呼吸都淺了起來.敢打宮峻肆的人,只有夏如水!

"昨晚是宮先生救的你."韓修宇低低出了聲,提醒她.夏如水卻冷笑起來,"可能嗎?我甯願相信有世界末日,也不可能相信這個冷血無情殘暴凶狠的混蛋會救我!"

"冷血無情殘暴凶狠?"宮峻肆擰了擰嘴角,配著那五個指印,越發邪戾,他緩緩地重複著夏如水的話,帶著別樣的力度.屋里的人連呼吸都停止,都看向他!

他將嘴角勾了起來,而後指伸到了夏如水頸部,將她掐住,提起,"你是這麼想我的?"

夏如水痛苦地閉了眼,拒絕和他對話.

"宮先生."韓修宇不安地輕呼,再這樣下去,夏如水會被掐死的.

"聽到沒有,在她心里,我是冷血無情殘暴凶猛的,如果不做點什麼來證明一下,是不是太讓她失望了?"

"這……"此時,連韓修宇額上都冒起了冷汗,卻不敢過于為夏如水求情.這種時候,只有夏如水服軟才能扭轉時局.但,夏如水就是不敢出聲,不肯求饒,甚至連個眼神都不肯給他!

她豁出去了!

"來人,端水來."宮峻肆命令.他就是要看看,到什麼程度她才肯服軟認輸.

水很快端來.

宮峻肆只擺了擺下巴.

夏如水被保鏢拉過去,頭一按,壓進了水里.窒息的感覺襲來,難受極了,她痛苦得扭曲了臉孔,用力掙紮.力氣太小,根本無法掙紮.

好久,臉才被抬起,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卻在看到宮峻肆時,露出了嘲諷的笑容,"就會這一招嗎?"

宮峻肆的臉在擰,擰得變了形.韓修宇見多了他的冷靜沉著,卻還是初次看他這麼不沉著.

"吊她一個小時!"他命令,"如果受不住,就跪下來跟我求饒!"

夏如水仿佛沒有聽到.

她下定了決心,就算被整死都不會求饒!

黃昏.

保鏢走到宮峻肆的面前,"宮先生,我們用盡了各種懲罰手段,夏如水就是不肯向您求饒!再這樣下去……"

"把她丟到冰窖里去!"宮峻肆煩燥地甩了面前的文件,這是他今天第二次發火.

"她身上有傷,而且今天受了不少苦,再丟進冰窖肯定會沒命的!"韓修宇急忙阻止.

宮峻肆立了起來,"她若撐不下去就來跟我求饒!"

"……"

韓修宇無奈撐著額頭,到底怎麼了,竟讓倔強的兩個人碰到了一起.

夏如水被丟進了冰窖里.這次沒有這麼幸運,溫度直接調到零下十度.她瑟縮著,顫抖著,眼睛眉毛頭發上很快凝了冰柱了.她感覺自己的肢體一點點麻木,剝離,仿佛不再是自己的……

她閉了閉眼.

今晚會被凍死在這里嗎?

或許,凍死才是她最終的歸宿吧.反正欠了他兩條命,凍死就凍死吧.

"宮先生!"

夜里,韓修宇的腳步邁得極為急切.而一向以工作為重的宮峻肆卻沒有辦公,手里握著一杯酒,心不在焉.

"怎麼樣?"他率先問.

韓修宇搖頭,"她還是……監控顯示,她的身上已經結冰,再這樣下去……"

宮峻肆立起來,邁開大步朝前走.韓修宇跟上去,兩人一起來到了監控室.監牢視頻里,小小的一道身影縮在一角,這會兒連瑟縮都沒有了.她安靜地坐在那里,滿頭滿臉的白色,眼睛閉著,嘴角抿著無盡的倔強.如果不是旁邊的儀表盤顯示她還活著,一般人會以為她死了.

不過,里頭的數據不太樂觀.

宮峻肆一掌拍碎了自己的酒杯,"把她拉出去,養好身子後送去最辛苦的地方做事!不要,再讓我看到!"

韓修宇如臨大赦,總算松了一口氣.他第一時間跑進冰窖將夏如水抱出來.她全身冰冷致極,人已暈過去.韓修宇用自己的衣物裹著她,還覺得不夠,將她覆在心口,最暖的地方……

半年後.

"小兵,慢點兒跑,小心摔著."

夕陽下,一個小男孩兒利落地跑過田梗,背後跟著一道倩影.

"我要看小弟,媽媽說要給我生小弟了!"

小男孩跑了一陣,沖著後頭的倩影道.看著後頭的人沒有跟上來,心不甘情不願地停下來,"姐姐,你太慢了."

"不是我太慢,是你太快了."陽光撒在女孩的臉龐上,渡了一層金色,愈發顯得精致的五官流光溢彩.她大步走到小男孩面前,順手牽住了他的手,"我們一起去看你的小弟吧."

十幾分鍾後,一大一小的人兒出現在一座平房前.小男孩掙開了女孩的手,蹦蹦跳跳進了屋,"媽媽,我回來了,要看他."

"看把你跑得,頭發都濕了."里頭大榻上,一個女人憐愛地觸著他的腦袋道,身邊放了一個小小的包被,被子里包著另一個小男孩.一張臉皺皺巴巴的,還沒有化開.

小兵由著母親給擦頭發,眼睛已經骨溜溜轉到了新生兒身上,充滿了好奇.

"你如水姐姐呢?"小兵媽媽問,眼睛不忘朝外瞟.

"我在這兒."亮麗的倩影剛好到達,手里還拎著一只肥大的母雞.

"人來就可以了,怎麼還帶東西呀."小兵母親皺眉看著她手里的母雞,不滿地道.夏如水笑呵呵地將母雞交給小兵父親,"您才生完孩子,該補一補."

"我這里有不少好東西了,倒是你,該好好補補才是,這麼瘦."這麼說時,女人眼里已經湧滿了憐愛.

"我健康著呢."夏如水笑,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她的臉因為曬了太陽的緣故,微微泛起些紅,盡管下巴尖尖的,但血色不錯.

她走過去,觸了觸小兵的腦袋,而後跟著饒有興趣地低頭看繈褓里的孩子,和小兵一般充滿好奇.

小兵媽媽看著她這十分喜歡的樣子,眼底滾過一抹柔和,卻只是輕輕歎了一聲.誰都知道夏如水是以什麼身份被送到農場來的,據說她氣死了大老板的妻子害死了他的孩子,這輩子怕都不能離開,也不能成家了.

青春大好的女孩啊,正是談戀愛的好時候.

小兵的媽媽左看右看,到現在她都不願意把害妻殺子的人與夏如水聯系在一起.

"小兵,這幾天住你那兒還聽話吧."她問,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夏如水眼睛看著新生兒,嘴角彎起了漂亮的月亮,"聽話,小兵特別聽話."她順手觸了觸小兵的腦袋.

上篇:第20章 被設計進了許子峰的房間…     下篇:第22章 意外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