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2章 意外重逢  
   
第22章 意外重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媽媽,我長大了要娶如水姐姐."小兵錯開她的手,去看自己的母親,一本正經.兩人皆被他的話給惹得驚住了,片刻,夏如水先笑起來,"等你長大,如水姐姐都老了."

"老了沒關系,娶了你以後我給你養老."小兵很有"責任感"地道.夏如水哭笑不得,小兵媽媽不客氣地給了他一個暴栗子,"你如水姐姐神仙兒似的,也輪到你覬覦?以後不許說胡話."

嘴上罵著兒子,心里卻再一次心疼夏如水.

"如水今年二十了吧."

夏如水輕輕點頭,上個月她剛過完二十歲生日.

"二十歲,我都生小兵了."她再次歎息,扭頭去看夏如水,"小兵這麼喜歡你,不如認你做干媽吧."

"好呀."嘴兒一彎,夏如水又笑了起來,去抱小兵.小兵任由她抱著,卻滿臉的不悅,嘴里不斷地嘀咕,"我想娶如水姐姐,才不要做干媽."

"做我的干兒子有什麼不好的,以後我可以經常陪你玩."她賄賂著小兵.聽說可以經常和她玩,小兵皺巴巴的臉這才松開,"說話要算話哦."

"當然."

兩人即時拉了勾勾.

小兵媽媽更過意不去了,"我讓你認他做干兒子並不是想你幫我帶孩子……"

"我知道,可是小兵很可愛,和他在一起很開心."

她的眉宇輕輕飛揚,眼睛也彎彎的,特別美麗.

"這幾天小兵放你那兒,真是辛苦你了."因為要生二孩,家里沒人照顧,便拖給了夏如水.小兵媽媽特別不好意思地道.

夏如水忙搖頭,"這算不得什麼,小兵聽話,而且你們對我這麼好,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她初來農場時,什麼都不會,做事的速度也很慢.多虧了小兵的父母鄭哥鄭嫂.

他們是農場的小管事,方方面面都幫著她,看她做不快,就盡量給她少分點事兒做.自從知道她的身份後,大家都疏遠她,也是他們領著自己的孩子跟她玩,才不至于讓她孤獨.而其他人看到管事都跟她好,才消除了蒂芥.現在,工作雖然辛苦,但她過得很快樂.

"我們幫了你什麼,看,手都起了這麼厚的繭."鄭嫂心疼地觸著她的手.她的手指很漂亮,根根尖細尖細的,卻在這里磨得皺皺巴巴,指甲全都磨斷了.

夏如水並不在意地抽回自己的手,"干活哪里有不起繭的."

"可你……不一樣啊,你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合該去大辦公室里吹空調,做高級白領."她也是無意間才知道夏如水畢業于名牌大學,著實惋惜了好久.

夏如水只是輕輕勾了勾嘴,"在這里有你們,我覺得特別開心,其它的,不是那麼重要."在經曆了那些刻骨銘心的折磨與無望的日子之後,她已經收了心,覺得如此平靜地過日子也不錯.更何況以前努力讀書只是想供養養父,養父和她斷絕了關系,自己掙再多的錢用來做什麼?

看到她臉上一片淡色,鄭嫂便不再糾結這個問題,兩人聊起了別的.

在鄭嫂家吃過晚飯,夏如水一個人回了農莊.在農莊干活的都是附近的村民,一般都回家住,只有她被安排在農莊里頭的一座簡陋的屋子里.鄭哥鄭嫂怕她不安全,特意把養的狼狗放在她屋外,大半年來,過得也算平安無事.

夏如水手里頭提著些雞骨頭,是專門給兩條狼狗准備的.轉過幾道彎,便看到了自己的小房子,她甩了甩手里頭的袋子,希冀聞到香味的狼狗會來吃.只是,他們集在院子里,仿佛沒有看到她,倒是圍著什麼在嗅,不時發出唔唔聲.

夏如水看到他們中間落著黑乎乎一團,像是個人,立時嚇得魂都沒有了.這兩條狼狗莫不是咬人了?她加快了步子,果然看到他們腳下倒著的是個人.那人頭朝外,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但身上並沒有傷口.

她沖上去把狼狗趕開,迅速去扶那人,"您好,醒醒,能說話嗎?"

那是個老年人,此時牙根緊咬,臉都扭曲了,哪里能開口.他用力擰著自己心髒的位置,夏如水立刻意識到,他一定是心髒發作了.

學長說過,心髒病患者一般都會隨身帶藥的.她迅速在他身上翻了起來,果然找到了藥瓶.夏如水迅速將藥倒出來,往他嘴里灌.他根本咽不下去,她迅速跑進屋,端了半杯子水來扶著他喝下.

水的作用下,藥緩緩送入食道,老年人的臉色也隨著時間轉移,一點點松開,不再扭曲.

"好些了嗎?"她擔憂地問.

老人艱難地點點頭.

"您的家人呢?怎麼聯系?"

老人似乎累極了,沒有說話.夏如水只能吃力地將他扶起來,"先在里頭休息一會兒吧,沒關系的,等您休息好了再通知家人."

老人聽話地由著她扶進房,躺在榻上,他的臉色雖然蒼白,但有一股天生的威嚴,讓人不敢忽視.他的衣物質量都不差,應該不是農莊的人或是附近的農民.猜不出他的身份,她也不敢多問,給他蓋好後坐到了榻邊.

老人身上沒有帶手機,她連聯系他家人的辦法都沒有.眼下,只有等了.她並沒有離開,因為怕他再發病,于是自己坐在了榻頭的椅子上.

不知幾時,有人扯了扯她的袖子.夏如水一下子睜開眼,才意識到自己竟然睡著了.榻上的老人坐了起來,精神不錯,正看著她,"你昨晚在這兒陪了我一晚上?"

夏如水輕輕點頭,"您感覺怎麼樣?有辦法聯系家人嗎?您有心髒病,最好到醫院再進行一次檢查."

"你知道我得的是心髒病?"老人眉邊飛著疑惑.

夏如水點頭,"跟學長聊天時有接觸,您昨天手揪著心髒."

"所以,昨天是你救了我."老人總結.她不好意思地含首,"您昨晚那麼痛苦,我嚇壞了."

"嚇壞了卻還能這麼冷靜地處理問題,不錯."老人眼里盈著點點欣賞.

夏如水沒有接他的話,眉頭壓著擔憂,"您的家人怎麼聯系?我幫您打電話找他們吧."她在身上覆著,片刻為難地蹙起了眉頭,"對不起,我沒有手機."她是女奴,怎麼可以有資格配手機?

老人卻並不答話,目光落在她身上,直白地打量著她.

"要不我去找鄭哥,讓他打電話給您家屬,您說個號碼,我記得住."

"不用了."老人晃手,"他們應該來了."

"啊?"夏如水還沒理透,外頭狼狗叫了起來.她跑出去,看到一伙人正朝這邊走來.為首的身姿筆挺,一身黑衣難掩他身上的那股煞氣.

宮峻肆!

她傻在那兒.

"誰的狼狗?"宮峻肆出了聲,問.兩頭一慣凶猛的狼狗在他的一問之下生生退了幾步.夏如水這才迅速跑出來,趕走了狼狗.

背後,韓修宇也在,在看到夏如水時也極為吃驚.算算,已經有大半年沒見了.她的臉曬黑了些,卻有了血色,更加好看了.

"這是老爺子的拐杖!"有人跑過來道,手里握著一條拐杖.夏如水驚訝地張大了嘴,"你們是來找……那位爺爺的?"

"爺爺?我爺爺在哪里!"問的,是宮峻肆.

"里頭!"

她才指完,宮峻肆如疾風般消失,韓修宇和一干人等也跟了進去.沒多久,宮峻肆背了個老人出來,正是自己救的那個老爺爺.

他……是宮峻肆的爺爺 ?

她此時才從兩人的眉宇間看出了相似點.

"小姑娘,叫什麼名字?"在宮峻肆要錯開她時,宮老爺子開了口.

"夏……如水."夏如水艱難地回應,不敢抬頭.

"嗯."

宮老爺子沒有說別的,由著孫子背著走.

韓修宇經過時,在她身邊略停了一下.當時匆匆忙忙把她放到農場來,還一度以為她會撐不下去,眼下看來,過得還不錯.莫名的,他竟松了口氣.

沒有久留,他迅速跑上前去,"宮先生,還是我來吧."

"不用!"宮峻肆果斷地拒絕.雖然身上駝著個人,卻絲毫不顯得狼狽.

夏如水一直目送著一行人遠去,直到消失.她原本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和宮峻肆見面了,卻沒想到還是見到了,還是在這種情況下.他那樣恨自己……而她也恨他.

半年前他把她送給許子峰成了她心底凝成的痛,結了癡卻永遠都無法痊愈.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現,她以為自己早忘了.

不要多想了,反正以後見不著了.

醫院里.

"還好老爺子及時服了藥,沒有什麼大礙了."醫生在檢查完後,松了一口氣,對宮峻肆道.宮峻肆扭頭看向病房里躺著的宮老爺子,眉頭擰得緊緊的.好一會兒他才點點頭,走進病房.

"怎麼突然間又去了那里?"他坐下來,輕問.對自己的爺爺,還是挺恭敬的.

"人老了,容易懷舊,這不走著走著就到了那里."宮老爺子算白手起家,而那片農場就是他發家的起步.

"就算要去也該多跟個人,您看,多危險."宮峻肆眉底有著淡淡的疲倦.昨晚接到電話說老爺子失聯,他和韓修宇帶人找了一晚上.

宮老爺子應得心不在焉,眼睛眯了起來,"那個女孩叫夏如水?她的氣質與處事能力不差,怎麼會呆在農莊?"

上篇:第21章 別讓我再看到她     下篇:第23章 一百萬,夠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