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5章 枉想爬上他的床  
   
第25章 枉想爬上他的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有女孩子打著做秘書的旗號枉想爬上宮總的榻,不過,在他這里,這一套是行不通的,不管多漂亮多有韻味的女孩子."

她這直白的提醒讓夏如水窘得紅了臉,既而搖頭,"您放心吧,我不會對他有任何想法的."她的表情卻是堅定的.對宮峻肆產生想法,除非她瘋了.她這麼一張清清純純的臉,candy自然一眼看到透,不覺得微微驚訝.

當然,對宮峻肆沒有想法就好,接下來就看她能不能承受得住他的折磨了.Candy了然地點點下巴,"好,今天我先教你一些基本的工作事項."

夏如水天生機敏,candy教的東西一說就會.Candy難得偷閑,給她布置了點事情就離開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宮峻肆板著一張臉從屋里出來,因為夏如水的事,他這半天都沒有好心情.

Candy小心翼翼地伺候著他,也不敢多說話.宮峻肆走過秘書室的時候,剛好看到夏如水.她低著頭,十分認真的樣子,只能看到一截白色的頸部皮膚.一點點碎發伏在那里,乾淨又好看.

宮峻肆的眉頭卻愈揮愈緊.

"宮總打算去哪里用餐?"candy忍不住出聲.

宮峻肆這才收回目光,"去宮宅."

這是要去找宮老爺子的意思.

Candy敏銳地看了一眼夏如水.宮老爺子做的罷道安排以前也有,宮峻肆表現得可並不像今天這麼生氣,這個女人,到底怎麼惹到他了?

"宮總這邊的工作並不輕松,您何不等著她自己受不了了主動離開?"這里的工作不僅不輕松,而且變態地繁重.Candy好歹是國外名牌大學畢業的,還在別的大型企業里曆練過,才勉強應付,她不相信初出茅廬的夏如水能撐得住.

"承受不了主動離開?"宮峻肆重複著這句話,哼一了哼.如果candy知道這個女人的光輝曆史就不會這麼說了.能呆冰室,能徹底跪墳墓,能在最苦的農莊里一做就是半年,哪個女人能有她這樣耐磨.

"她比你還耐受!"他不客氣地指出.

Candy觸了觸鼻子.坦白說,她不信.夏如水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說起話來也輕聲細語的,哪一點像個耐磨的人了?

不過,如果她真的很耐磨的話,自己就可以順利離開了?candy覆著自己鼓鼓的肚皮,總算看到了希望.

宮峻肆上了車,閉閉眼,卻突然發現,自己對夏如水了解得還真不少.

她是他的仇人,了解仇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他點點頭,以此來說服自己.

夏如水輕輕打了個噴嚏.她抬頭,捶了捶發痛的脖子,滿意地看著眼下的資料.

"都看完了?"折回身來的candy看見她,問.

"是的."夏如水把資料交回給她,"還有別的事情嗎?"以為今天就要和宮峻肆見面,害得她緊張了大半天.如今看來,怕是要段時間才能跟他見上了.如果能不見,最好不過.她在內心里期盼著這個結果.

Candy低頭檢查了一番,眼里升起了欣賞,"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做完這麼多工作,而且沒出錯說明能力真的很好,太好了,我可以放心把工作交給你了."

夏如水並沒有如預想般那般快樂,反倒蹙起了眉頭,"有可能……我接不了你的工作."宮峻肆那麼討厭她,又怎麼可能讓她做他的秘書.雖然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結果,但她還是接了candy給的工作.她在等,等宮峻肆主動出擊,把她調到別處去.

想到宮峻肆,又忍不住想起他昨晚放肆卻不乏羞辱的行為,難不由得發紅發燙.

"可千萬別呀."聽到這話,candy嚇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你不想要這份工作也得可憐可憐我,再這麼等下去,我的孩子就得生在辦公室了."

看著candy這麼心焦的樣子,夏如水也是同情加理解的,她也想幫她.夏如水無力地搖搖頭,"這些事情,不是我能決定的,對不起."原本巴不得宮峻肆把她調得遠遠的,此時又有些訕訕然,因為candy.

她才去農場時,鄭嫂差不多懷孕三個月,她見識了身為孕婦的各種不便和困難.Candy能撐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只要不是你自己撐不住就沒有什麼問題."candy的眼珠子轉了轉,考慮著要不要跟宮老爺子通通氣,訴訴苦,逼著宮峻肆把夏如水收了.她除了高學曆有曆練外,跟宮家還有另一層關系,為世交,見宮老爺子並不困難.

宮峻肆去了宮宅.

巨大的宮宅就像一座宮殿,盤亙在A城風水最好的幽蘭山畔.這里風景如來,依山傍水,簡直就是個世外桃園.而因為這里空氣清新,可以俯瞰整個城區又挨著整個城區,交通方便,所以成了地價最貴的地方.

宮宅就立在這最貴的土地上,還是獨樹幟,周邊沒人敢抗衡,這整座山都是宮家的.便也只有宮家這一座建築立在這里.

巨型鐵門透著無盡的威武,經過時間的洗禮後愈發黑得高貴奢華.低調而奢華的黑色房車停在了這里.宮峻肆從車里出來,袖口換著,有如中世紀的騎士.

"少爺."

早有管家透過聲訊系統看到了他,急急迎出來.

"韓伯."宮峻肆低呼,不減尊重.

宮宅的管家也姓韓,和韓修宇的父親為兄弟,在這家里做了大半輩子的管家,深得宮老爺子的喜歡,宮家的子孫對他也比較尊重.

"少爺好."韓管家眼底有著濃濃的柔和,歡喜地回應.他是看著韓峻肆長大的,也看著他搬離這座宅子,在外頭另立了門戶."少爺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他感歎著,心下計算著,到底有多久沒有回來了?

好像自從老爺子反對他和許冰潔交往,兩人鬧過一場後他就走了.後來買了自己的別墅,帶走了韓修宇和他爸.

宮峻肆唔了一聲,大步往里走,韓管家亦步亦趨,跟上.

"爺爺呢?"到了大廳,宮峻肆問.

"老人家正在休息."

宮峻肆邁步要往樓上去,韓管家急得過來攔,"老爺子休息的時候任何人不能打擾."

"既然如此,我就在這里等吧."宮峻肆折身,坐到了沙發里.韓管家眉頭一擰,"宮先生下午不是還有很重要的會要開嗎?您這麼等下去,那邊……"損失可就大了.

"不過十個億,有什麼關系."宮峻肆連眼皮都沒有撩,談到十個億跟談十塊錢似的.韓管家的心髒病差點沒嚇出來,"這……這麼大的數目,得跟緊才是吧."

"沒事,等到見了爺爺再說."他還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兩只手覆在膝上,輕輕地點了點,"candy給韓伯打電話了吧."

"這個……啊."韓管家恨不能咬斷自己的舌根.下午有重要會議可不是自己的女兒說出來的?

"她跟我爺爺說了什麼?"

"這……"韓管家抹起了冷汗.在這個家里,他最怕的倒不是宮老爺子,而是宮峻肆.小小年紀,竟能把什麼都看得透透的,好像親眼見到似的.

"也沒……什麼."這謊,撒得相當沒有底氣.

宮峻肆也不揭破,閉眼仰躺在了沙發上,一派悠閑.

"那個……少爺,工作為重."韓管家抹著汗勸.

他只輕輕"唔"了一聲,毫無反應.最終耐不住的反而是宮老爺子,他走下來,重重咳一聲.這聲咳里帶滿了威嚴……和被打敗的煩燥.

"怎麼回事?大白天的呆在家里,工作不要了?"

聽到宮老爺子說話,宮峻肆這才睜眼,立起,"爺爺."禮節到位,恭恭敬敬.宮老爺子看著他,氣血就直往上湧,"怎麼?今天跟我扛上了?"

"是爺爺跟孫兒扛."宮峻肆答得不卑不亢.

"我不把夏如水調走,你就不管公司了?"

宮峻肆不答.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你這個混球!"宮老爺子氣得差點一棍子砸在宮峻肆背上,好在韓管家過來攔.他的棍子被壓了下去,最後只能重重一歎.

就算韓管家不攔,他也不會真打孫子啊.宮家人丁不興,自己膝下只有一個兒子,偏偏是個不喜歡受束縛的主,領著一個可有可無的職位在外頭自在,啥事都不管.

好在生了這麼一個好孫子,從小就比一般人機敏,長大了更是經商的好料子,自己這才把擔子撂下,松了幾天氣.因為器重宮峻肆,所以對他的婚事格外上心,雖然他和許冰潔青梅竹馬,他卻不同意他們交往.

宮峻肆也不跟家里鬧,直接搬了出去,用自己投資的錢買了宅子和許冰潔正大光明的同居.後來結婚,也是在他們全都准備好了之後才通知的他.宮峻肆無論哪方面都讓他滿意,唯獨在這件事上一直讓他心堵.

凡事跟許冰潔扯上關系的,爺孫倆就會鬧.

"把夏如水安排進公司跟許冰潔沒有關系,她適合這份工作."宮老爺子退了一步,解釋.

宮峻肆不為所動,"適合這個職位的人很多,只是暫時沒有找到."

"就算如此,你也該為candy考慮一下,她現在大著肚子,諸事不便.向子瑜已經向我提過幾次意見了,想必也跟你談過了吧."向子瑜是candy的老公.

上篇:第24章 征服他     下篇:第26章 心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