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8章 勾得老狐狸失去了思考能…  
   
第28章 勾得老狐狸失去了思考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進入宮氏集團的第四天,她終于能准時下班了.夏如水站在宮氏集團樓下卻突然犯了難.她該回哪里去?已經從農場離開,家也沒了,宮峻肆那兒應該也不需要去了.

原來,她無家可歸了.

"夏小姐."還在發怔的時候,有人走過來朝她打招呼,"我是來接您的."

是宮老爺子的司機.

夏如水微驚,"接我?"

"是的,宮老爺子說您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讓我帶您過去."

"可我……"她遲疑了一下還是上了車.不管怎樣總要有個住處先.大不了等到有了錢,她給宮老爺子付房租.

只是,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被帶進了宮家.

立在宮家富麗堂皇的大廳里,夏如水還是沒有真實感.

此時,宮老爺子正坐在里頭的茶室里品茶,韓管家快步走來,"蘭蘭打電話過來了,說……說宮少爺竟然讓夏小姐留下來!"

宮老爺子眯著眼,半絲驚訝都沒有,仿佛早就料到了這一步.他這老狐狸般的姿態讓韓管家不由得提高了警惕,生怕自己也被繞進去.

"夏如水人呢?"宮老爺子並不多談,只問.

"已經送過來了."

"帶她過來吧."

夏如水被帶進了茶室.滿室的茶香,一屋的甯靜,宮老爺子坐在霧氣杳杳之處,平添了一股仙氣.她恭敬地走過去,"宮爺爺."

宮老頭子睜眼,幽深的目光里染著狐狸的狡猾,輕輕含首,"嗯"了一聲,轉而去看韓管家,"夏小姐的房間准備好了嗎?"

"好了."韓管家應,走過來,"夏小姐隨我去看看房間吧,就在樓上,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提."

宮老爺子是真的要讓自己住到宮家來!

意識到這點,她快速搖頭,"不用了,我還是回農場去吧."

"農場那邊離公司太遠,上下班極其不方便."宮老爺子發了話,道.

夏如水只是單純地不想住到宮家來,她想也不想就道:"沒關系的,我可以早點起來,不會遲到的."

"做峻肆的首席秘書有許多突發事件要處理,你離那麼遠又怎麼能及時趕到."他的一句話把夏如水堵得啞口無言.

宮老爺子看了看周邊,"這里房間多,而且沒幾個人住,你搬過來不僅上下班方便,還能順便陪陪我這孤老頭子.峻肆那小子,怕是一年也不會回來一次."

他看似無意地話卻向夏如水透露了兩個信息:在這里跟宮峻肆見面的機率幾乎為零,面前的老爺爺十分孤獨.

天生的善良讓她沒辦法向宮老爺子表達否定意思,最後點了點頭,"那……好吧."

"現在,夏小姐可以跟我去看房間了吧."韓管家適時走過來,微笑著道.夏如水向宮老爺子告別這才跟著韓管家上了樓.她的房間被安排在樓道的最盡頭,屋里空間很大,裝飾得很溫馨也很漂亮.夏如水的眼睛莫名滯了滯,坦白說長到這麼大,她還沒有住過這個漂亮的房子,也從來沒有人給她特意安排房間.

宮老爺子的良苦用心惹得她眼眶一陣發紅,幾乎要哭出來.

"可還滿意?"韓管家看著她紅了一對眸子要哭的樣子,有些把握不住,小心問.

"滿意,很滿意."她不好意思地點頭,忙把眼淚逼了回去.

"那就好."韓管家點頭,"夏小姐先在樓上休息,晚餐好了之後再來叫您."

"謝謝."夏如水禮節地道.

韓管家走出去,回了茶室.宮老爺子還在,細細品著杯中茶.看到韓管家,問道:"怎麼樣?"

"夏小姐很喜歡."韓管家如實道,想到夏如水紅眼的樣子,又免不得感歎,"這真還是一個容易滿足的女孩,光一間屋子就能讓她感動得眼淚直流."

宮老爺子嗯了一聲,狡猾的目光里有著了然,"若她是個貪得無厭的人,我自然不會讓她住進來."

韓管家對于宮老爺子看人的本事自然是信服的,只是此時又不免疑惑,"宮老爺子明知道宮少爺對她……為什麼把她安排在那間房?"

"這你就不懂了."宮老爺子並不解釋,給韓管家留了一道懸念,既而道,"給峻肆打電話,讓他回家一趟."

房間里的床十分柔軟,夏如水原本只是躺下去試試感覺,不曾想就那麼睡了過去.三天三夜沒有好好睡覺,她睡得很熟,再醒來時已近半夜.

沒有人打擾她,大概知道她睡著了.飯菜都擺在桌上,微微冒著熱氣,怕是算著時間送來的.肚子適時地咕咕叫喚起來,她走過去吃飯.宮老爺子的體貼讓她感動,想著眼睛再一次泛起了紅.如果自己也有爺爺和親人就好了.

免不得想起唯一算得上親人的養父,卻只有疼痛.夏如水甩了甩頭,逼著自己不要再想過去的事情.吃過碗飯後,她主動刷了碗筷,整齊地擺在桌上.此時,才想到自己三天沒沖涼,全身都髒兮兮的.

房間里沒有浴室,韓管家說過,這一層樓有一間公共浴室.他還跟她說過,目前樓上除了她沒有別的人住.她很快找到了浴室,脫了衣服,痛痛快地洗了個澡.

洗完才發現自己並沒有帶衣服來,髒衣服已經泡了水.不過幸好有浴巾,她將浴巾扯下來圍在身上然後順便把髒衣服給洗了.

捧著幾件濕衣服,她快速穿過走廊往自己房間走.十步,九步,八步……雖然又是半夜二樓也沒人住,她還是想快點把自己隱到房間里去,走得格外急.總算到了門口,她松了一口氣,去扭門把.

卡噠.

另一扇門被扭開.

"你是誰?"一道不客氣的聲音響起,帶著特有的冷.

夏如水嚇了一跳,本能回頭,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時,手里的濕衣服盡數掉在了地上.

宮峻肆,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他不是一年都不回一次的嗎?不是二樓只有她一個人住嗎?無數疑惑胡亂飛舞,她完全亂了分寸,手忙腳亂地去撿濕衣服.

"怎麼是你?"宮峻肆認出她來,低吼.夏如水用頭頂對著他讓他不爽,伸手就扯起了她的臂將她扯了起來.掛在腰間的浴巾是只松松垮垮地卷著,並沒有扣子,他這一扯,浴巾朝下滑落……

雪白的肌膚展露在眼前,年輕女孩的身體毫無遮掩,微微顫抖.

喉頭,狠狠一滯,一股血氣突兀地湧了上來.宮峻肆是個正常男人,加之此時這樣足以讓人遐想的畫面,他怎麼可能沒有反應.

而夏如水終于意識到浴巾掉落,低叫著用另一只手去撈.浴巾堪堪撈上來,勉強掩住最重點部位,她急急去抽另一只手,想要把自己掩得更好些.

宮峻肆不肯放,她手忙腳亂,遮住比不遮更讓人熱血沸騰!

"shirt!"宮峻肆低咒了一聲,將她推開.夏如水也不去管衣服了,極速圍好浴巾扭頭再去扭門把.門打開,她迅速往里沖,腳步踉蹌,臉紅如染血.

宮峻肆並不打算就此放過她,跟了進來.他高大的身軀輕易將她籠罩,在這樣的夜晚,她這樣的穿著之下越發連空氣都顯得曖昧不清.

夏如水沒想到他會跟進來,緊張地退一步,被椅子絆倒,她重重地跌了下去.一松手之下,惹火的風光再次透露出來.

宮峻肆狠狠咬上了牙,"夏如水,你是故意的吧."

夏如水委屈極了.她都已經躲到房間來了,他還要怎樣?巴巴的大眼里因為染了霧氣和委屈,格外楚楚可憐.宮峻肆覺得自己要被這個女人逼瘋!

他是宮峻肆,怎麼可能被一個女人的目光和身體輕易打動.他一步走來,再次將夏如水拎起來,毫不憐香惜玉.

"現在,告訴我,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夏如水咬了咬唇瓣,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怎麼能淡然地和他對話?"能不能……讓我穿好衣服?"

宮峻肆松開了她.

夏如水快速爬起,卻再次犯了難,她根本沒有衣服可穿.

"怎麼?你這是想穿衣服,還是想連身上的也脫了?"宮峻肆哪里知道她的難處,不客氣地問.夏如水的臉漲成了鮮紅色,手指無措地拉緊僅有的浴巾,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怎麼會這麼背?

"要不……明天再談?"好久,她才輕聲問.

宮峻肆唇角一扯,"你覺得自己有資格要求什麼嗎?"跑到他的家來,還穿成這個樣子,他沒有那個耐心等到明天早上!

"這……"她只能退得遠遠的,警戒地看著他,"是宮爺爺的意思."

"爺爺?"宮峻肆垂了眉.這老頭子發的什麼神經,把她弄回家一聲都不吭!他十點鍾就回來了,宮老爺子還沒睡,卻半個字都沒跟他透露夏如水住進來的事.

她不僅住進來了,還住在他的房間正對面!

想到這里,宮峻肆心里再次騰起一股火起,不客氣地朝她邁近.夏如水退無可退,只能盡可能地縮緊身子,她歪過臉去,怕得眼睫不停地顫抖.

"你用的什麼方法,竟能把老狐狸勾得失了最起碼的判斷能力?"他勾住她的下巴,再一次把所有責任推給了她.

上篇:第27章 派去非洲     下篇:第29章 陪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