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9章 陪睡了?  
   
第29章 陪睡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委屈極了,"我沒有……"

"沒有?"宮峻肆覺得這是個笑話.他已經見識了她把身邊最理智最能干的韓修宇勾得神魂顛倒,又親眼看到她大搖大擺地走進自己家里住,竟然連精明的老狐狸都能給她開綠燈.夏如水的否認只會被他看成是撒謊.

"陪老爺子睡了?"他尖刻地問.

夏如水的臉再一次脹紅,卻染起了怒氣,"你……無恥!"他怎麼可以這麼想自己的爺爺?在她看來,宮爺爺是最正直最善良的人.

"我無恥?"宮峻肆像聽到了一個笑話.下一刻,他一抬手,嘩啦……夏如水感覺一股大力襲來,她根本握不住手中的浴巾,就那麼被他掀去!

"啊!"

她低叫著想要擋住自己的身體,她的雙手已經被人扯起,拉開,此時的她正以最為尷尬難堪的姿勢與他面對.她顫抖著的雪白股膚再入不了他的眼,他的瞳孔中只有冷,"用身體征服男人的你才無恥."

"我沒有!"她努力想遮住自己,這一刻羞恥得恨不能咬牙自盡!宮峻肆,怎麼可以這麼對她!她的掙紮只是徒勞,他的力氣有她的數倍大,不論他做什麼她都無力抵抗!

眼淚,無助地滾了下來,她顫抖得愈發激烈,如同一朵在風雨中飄搖的小花.

指,無情地滑落,宮峻肆並不被她的眼淚打動,長指狠狠滑過她的胸口,最後一用力將她壓進了自己的懷抱.他的懷冰又硬又冷,貼著她的背,他的臂如鋼鐵一般夾著她的腰,卻偏偏身上一點情預氣息都沒有.

他無情地碾著她的身子,"別忘了,你是我的殺妻殺子仇人,就算真的上了我爺爺的床,在了他的女人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而我……依然,不會,讓你好過!"

最後幾個字,他說得又沉又緩,夏如水受不住般猛然戰栗.他突然松了手,由著她像布偶般滑倒在地.他從她身上跨過,走向門口,只給她留了一道冰冷無情的背影……

夏如水被抽去了所有力氣,趴在地面上連喘氣的力氣都沒有.

夜里的片斷成了她和宮峻肆之間的秘密,沒有人知道.早上下樓時,早已不見宮峻肆的身影,餐廳里坐著宮老爺子.他早睡早起,正好能和上班的她共用早餐.

"宮爺爺."努力抑制著聲音,不讓宮老爺子聽出其中的沙啞,她輕聲呼.

宮老爺子點點頭,示意她坐下,而後問韓管家宮峻肆的去向.

"少爺一大早就去公司了."韓管家如實回應.

提及宮峻肆,昨晚難堪的經曆就這麼湧了過來,夏如水差點握不緊手里的筷子.她不該住到宮家來的.

"今天是周末,如水哪里都不用去,只會兒讓司機帶你去買幾套衣服."宮老爺子注意到了她身上依然穿著昨天的衣服,道.

夏如水急忙搖頭,"不用了,我有衣服穿."

"你現在不同往日,可是峻肆身邊的人,自然不能太過隨意."宮老爺子嫌棄她的穿著太寒酸了.夏如水不能說什麼,尷尬地低了頭.

"公司給首席秘書及以上員工都安排了置裝費,你只管買,買完了公司直接報銷."宮老爺朗聲道.

夏如水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不用花宮老爺子的錢,她舒服了許多.

"讓蘭蘭陪她去吧,她對秘書著裝要求很清楚,也能在工作上指點指點如水."宮老爺子轉頭去看韓管家.韓管家自然沒有什麼可說的,給candy打電話,讓她過來.

Candy倒也爽快,很快過來.夏如水能幫她解決燃眉之急,讓她提早回家養胎,對她也是有感激在的.

"麻煩您了,candy."看著挺了大肚子的candy,夏如水十分不好意思地道.Candy大方地搖頭,"怎麼會麻煩,我也正好去選一些寶寶的衣服.對了,不是在公司里就不用叫我candy了,直接叫蘭蘭吧.我比你虛長幾歲,叫我蘭蘭姐也可以."

"好,蘭蘭姐."夏如水叫著,覺得這個稱呼的確親熱了許多.

兩人去了商場,candy利落地給她選定了幾款即職業化又不太顯莊重的衣服,讓她進去試.夏如水試了幾套,candy忍不住嘖嘖感歎,"你真是個衣服架子啊,穿什麼都好看."

夏如水微微紅了臉,"等蘭蘭姐生完孩子,也會穿什麼都好看的."

Candy看看自己趁于圓滾的身體,對此毫無信心.現在老公家公家婆,一大家子都圍著她轉,生怕她吃少了,恨不能直接喂成一頭大肥豬.

"還是沒結婚好啊."她忍不住發表感歎.

夏如水握著她的手,"結婚後就有了自己的家,挺好的啊."其實,她甯願用美貌和身材去換取一個完美的家庭.

她微微朝前傾,本就大領的衣服敞開,露出了里頭大片皮膚.Candy一眼便看到了她鎖骨下方的一抹紅,呀地叫了出來,"你這是什麼?"

夏如水低頭,也看到了那抹紅.那是宮峻肆昨晚弄出來的!她即刻窘得臉紅耳熱,卻只能遮掩,"不小心劃到的."

"劃到的?"candy是個細心的人,她早就看到了紅痕下的幾處紫痕.這哪里是劃到的,分明是人為的.

她的眼睛眨了眨,"昨晚,宮峻肆是不是回去了?"

Candy的突然轉移話題不僅沒有讓夏如水松氣反而更加局促,"啊"一聲後臉愈發紅豔起來.Candy把這一切看在眼底,此時突然有些明白宮峻肆為什麼獨獨對她那麼刻薄了.

"峻肆這人啊,外冷卻內熱,被他看上的女人其實很幸福的."

夏如水是多麼冰雪聰明的人,聽她這麼說,立刻明白過來,連忙去捂自己的胸口,"蘭蘭姐別亂想,這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嘴上這麼說,臉上的嬌羞卻瞞不了人.Candy無奈地搖頭,這女孩啊,還好只是做秘書,否則鐵定被人賣掉.太單純了.

"能跟他有關系也不錯啊,許冰潔跟他在一塊兒的時候可沒少給我們撒狗糧.坦白說,我還嫉妒過她呢."

Candy是個爽快人,她其實願意放棄國外大好的機會回國幫宮峻肆,也是存著對他的一份心的.只是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她便慢慢看淡了.

提到許冰潔,夏如水的心更沉了.宮峻肆跟誰都有可能,唯獨跟她……她可是害死了他最愛的那個女人的罪魁禍首啊.

看她一副不想多談的樣子,candy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拍了拍她的肩膀.

一直擔心著宮峻肆找自己麻煩,夏如水整個周末都過得惶惶不安的.轉眼,周一就到了.

令她意外的是,宮峻肆並沒有對她怎麼樣,反而讓她接替了candy的工作.工作中的宮峻肆展現的又是另一種面貌,他果斷沉穩,有魄力,又絕對的工作狂一個.

夏如水對業務並不熟悉,一路做得磕磕絆絆,好在可以時常請教candy,candy又知無不言,她也算勉勉強強應付得來.

"這份表格拿去核實一下."

"這些,打印分發."

"這幾份文件送回相關人員那兒."

"叫這幾個人到我辦公室來!"

宮峻肆一連串的命令弄得夏如水差點手忙腳亂,他始終冷著臉,連正眼都沒有瞧過她.話說完了才沉著嗓子道:"都記住了?"

"記……住了."她努力清理著信息,他吩咐得太快,自己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來記.

"最好記住!"宮峻肆不客氣地道,"否則,就給我滾出去,我這里不接受無用的花瓶!"

他竟然認為她是花瓶.夏如水十分不喜歡"花瓶"二字,但空降而來,又讓他先入為主地以為自己和宮儼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系,也難怪他會這樣想.

她挺了挺纖瘦的肩膀,"總裁放心吧,我絕對不是花瓶."

宮峻肆已低了頭,手上飛快地忙著別的事去了.他不僅對手下苛刻,對自己的要求也十分嚴的.夏如水在內心里感慨了片刻,意識到時間不夠時,匆匆轉身出去辦事.

把該做的東西全都做完,時間已經指向了下午一點.肚子里空空的,她忙得連中飯都沒有吃.秘書室里還有別的秘書,她們清閑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喝著咖啡,仿佛看不見她的忙碌.

"呯!"總裁辦公室里一陣巨響,嚇了她一跳.夏如水彈起來跑進去,看到宮峻肆繃著一張臉瞪著她.

"總……裁?"她輕聲叫,大眼看向他,理不透他發的是什麼火.

"夏小姐是來做秘書的嗎?上司餓到現在,不該問一聲,讓人送東西來吃嗎?"

"啊?"夏如水張了唇,既而低頭認錯,"對不起,工作太忙,把這事兒給忘了."

"工作太忙?我給你指派的那點工作還不及candy在時的十分之一,你好意思說工作忙?"宮峻肆不客氣地指出.

夏如水的臉轟地紅了起來,"對不……起."candy真有那麼能干嗎?她一整個上午腳上跟裝了風火輪似地,幾乎沒歇過腳啊.

"沒有這個工作能力就趁早滾!"

上篇:第28章 勾得老狐狸失去了思考能…     下篇:第30章 我不允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