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1章 一定要做我的女人  
   
第31章 一定要做我的女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錦衣玉食固然好,但這里的一切都是宮爺爺給我的,不屬于我自己."

"哦,這麼說,你還想自己創造錦衣玉食了?"他饒有興趣地看著她.夏如水搖搖頭,"我目前沒有這麼遠大的理想,只想身邊的人過得快樂一些."她的身邊已經沒有親人,唯一對她好的便是宮爺爺.

她離開,宮峻肆會舒服一些,和自己的爺爺也能相處和諧一些.

"好姑娘."宮儼憐愛地拍拍她的肩頭,"既然你想搬出去我不攔你,但我們得先說好,一旦爺爺有需要你幫忙的事情,一定不能推脫."

"您放心,我保證不推脫."夏如水不曾注意到宮儼眼里狐狸般的光芒,信誓旦旦地保證.

以為找房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不過cuisy很快朝她拋來了橄欖枝.她那里有兩房一廳,正要分租一間出去.租金還算合理,cuisy同意讓她發了工資再給自己交房租.

夏如水很開心,當晚便和cuisy回了出租屋.整個屋子還沒有宮宅的一間房子大,但勝在溫馨,而且是她自己的地方.夏如水感激地握上了cuisy的手,"謝謝你啊."

"哪里呀,你搬過來給我做伴還能分攤我的房租,求之不得呢."cuisy客氣著,片刻轉移了話題,"如水啊,聽說你之前一直住在宮家,是嗎?"

"這個……"她沒想到自己的這些事情都被人打聽到了,最後只能輕輕點頭承認,"是啊."

"你跟宮家什麼關系啊."

什麼關系?如果說出來cuisy一定會給嚇跑的.

"沒什麼……特別的關系."內心里,她並不想把那件事說出來.

"哦."cuisy沒有再問下去,機靈地轉移了話題.

……

"什麼,搬出去了?"宮峻肆握著話筒,聽到那頭的話後沉冷地問,既而,掛斷了電話.他的眉宇間沉著某種戾氣,越來越明顯.

這個女人,就這麼一步一步地讓自己自由了?他還以為她看中了自己的爺爺,何曾想,她是想通過老爺子的力量重獲自由啊!

一種被欺負的感覺湧上來,他叭地拍碎了桌面上的一只杯子.

他的女奴,有什麼資格自由!

夜里,夏如水睡得正香,手機卻響了起來.在這平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突兀.她終是被吵醒了,心不甘情不願地將電話置于耳邊,"您好."

"夏如水,馬上滾下來!"

宮峻肆!

他冰冷的語氣里帶著怒意,傾刻間將她的睡意嚇得無影無蹤.好一會兒才敢低頭去看手機,宮峻肆在哪里?他這個時間找自己有什麼事?

終究身為他的秘書,她不敢多想,迅速穿好衣服,簡單洗漱一下就下了樓.樓下,停著低調奢華的頂級轎車,在她跑出來時,車窗緩緩降落,露出一張千年冰寒的臉.

宮峻肆!

他怎麼知道自己住在這里?

沒有給她多想的空間,司機已經為她拉開了車門,"夏小姐,請."

"這……去哪兒?"

"……不知道."司機求救般看著她,只希望她快點上車.不忍司機為難,她上了車,而宮峻肆早從另一扇門出來,上了駕駛位.

車子駛出,司機沒有跟來,深更半夜的,車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夏如水緊張地咽咽口水,不管何時,見到宮峻肆她總會不自覺地犯杵.白天因為工作忙可以勉強控制,到了晚上,尤其透過昏暗的燈光看到他線條利落的側臉,越發不安.

"我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車子嗖一下子加速,如箭一般駛了出去.這突然的加速將她嚇得不輕,只能本能地抓緊車門.突然刺骨的冷風吹了進來,宮峻肆拉開了天窗,透過天窗,越發真實地感受到此時的速度,夏如水聽到自己的心髒咚咚咚……越跳越急!

車子無數次與對面的車子迎面相撞,只差零點幾秒就要撞上時突然轉彎,死亡的恐懼深深籠罩著她,她卻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車子停下時,她早就嚇得臉色青白,身體不停地顫抖,二話不說跳了下去,蹲在地上一陣干嘔.

後頸,被人無情地提了起來.那人的指冰冷緊硬地觸著她的頸部,既而沉冷的聲音傳來,"可還滿意?"

夏如水想也不想,反後就甩過來一巴掌,只是這巴掌還未落到他臉上就被截住.他一點點縮著指,將她的腕掐緊,要掐斷的架式.隨著力度加大,他的臉色也越變越冷,越變越沉,在這暗的夜里,仿佛地底浮出的撒旦……

她倔強地瞪著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一個女奴有什麼資格問這些?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霸道,囂張,自以為是,自大自狂!

夏如水無聲地咬住自己的唇.她恨宮峻肆,但他的話提醒了她,自己在他面前的罪人身份.

"到底想怎樣?"她疲憊地輕問.他這無休無止的挑釁已經弄得她筋疲力盡.

"想怎樣?"他重複,唇底掛著格致的淡薄,"我要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夏如水徹底失去了力氣,痛楚地閉著眼,"你已經達到目的了."

"達到目的了?"宮峻肆勾著唇角極為諷刺地看著她,"我看你現在過得可是風生水起,自由自在,哪里有半點生不如死的樣子?"

他扯起她突然向外壓去.

夏如水感覺到了森森的頭風吹過頭皮,睜眼時看到自己被按在了欄杆上,大半個身子掛在外面,身下是深不見底,黑黝黝的……懸崖!

他並沒有松手,只是那麼松垮垮地按著她,由著她的身子滑下去……

"不要!"死亡的恐懼籠罩著她,她尖聲叫出來.身子一退,又給拉了回去,在她以為遠離死亡時,他又松了手……

來來去去,反反複複,死不能死,活不活,夏如水在恐懼一次又一次尖叫,眼淚染濕了整張臉.

他終于收了掌將她扯了回來,她無力地縮在欄杆下,已經沒有半點力氣.他冰涼的唇緩緩滑過耳跡,"這才叫……生不如死."

她好想罵人,此時卻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他無情地勾著她的下巴,"別以為這樣就算自由了,你是我一輩子的女奴,我隨時能讓你回到最初的日子!"

最初的日子!

她倒懷念起在農莊的歲月了.雖然累,但不用面對他,自由自在.

"把我……送回農莊去吧."她輕輕地道.他已經立起,轉身離去,她微弱的聲音被風吹走,根本入不了他的耳.他駕車離去,根本不管她深處黑夜中,隨時可能被冒出來的壞人害死!

他從來就沒在乎過她的命.她認命地想著,虛弱地再次閉上了眼……

"如水!"cuisy下樓來正好碰到夏如水,嚇了一跳.她看起來沒精打采,而且臉白如紙,兩腿還在打戰.

"你這是上哪兒去了?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走了一夜才走回來,此時的夏如水已經盡疲力盡,連搖頭都吃力.

"你這樣子肯定不能上班了,我給你請假吧."cuisy好心地道.

夏如水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忍不住就想起了宮峻肆昨晚那張冷如撒旦的臉,她不想去上班,但不去就能逃得開嗎?

"不用了,我去收拾一下就上班."

夏如水拖著病體去了公司,好在宮峻肆並沒有出現.輕輕松一口氣,此時她才總算得到了呼吸的時間.

雖然宮峻肆不在不用做什麼事,但上班時間也不能睡覺,她強打著精神去飲水房給自己打了一杯咖啡,准備醒醒神.

走回來,卻與人在過道里相遇.

許子峰!

她的手一顫,燙的水濺了出來,落在皮膚上,生痛生痛.她警戒地看著他,想到的是那次船上發生的事情.

差一點……

許子峰也沒有說話,只靜靜地看著她,似要將她看透.之前,他對她還有著一份恨,但在船上差點得到他的那一回,他的魂再次被她勾走了.

只是後來宮峻肆把她藏了起來,自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

"果然是你."好久之後,他才道,"昨晚我就看到你和宮峻肆了,我跟了你們一路,你被他帶去了懸崖."

夏如水尷尬地轉了臉.昨晚她所經曆的難堪,他應當也看到了吧.

"別怪我沒有出手救你,宮峻肆是什麼樣的人物?我敵不過他.而且,你氣死了我姐,也該受點懲罰!"

他這麼一說,夏如水的臉色愈發灰白,無助地晃了晃身子,隨時可能倒下.

許子峰又後悔了.如此楚楚可憐,纖弱無助的一個人兒,該好好呵護才是,為什麼要說出難聽的話來?

"我有辦法讓你脫離宮峻肆的掌握."他突然朝她拋出橄欖枝,而他清楚地看到從她臉上一閃而過的那份渴望.許子峰莫名地開心,認定自己賭對了,"夏如水,做我的女人吧.做了我的女人後,宮峻肆就算想把你怎麼樣都不能了!"

他定定地看著夏如水,目光愈發熱烈.他甚至走向她要來摟她的腰,夏如水猛退一步,背貼在了牆上.

"我一定要你做我的女人."他低頭下來就要親她……

上篇:第30章 我不允許     下篇:第32章 反正要脫,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