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2章 反正要脫,換什麼  
   
第32章 反正要脫,換什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如水!"cuisy的呼聲傳來.夏如水緊急間將開水潑在了許子峰身上,吃痛的他彈開,夏如水迅速越過他跑出去.Cuisy剛好從拐角出走出來,看著失魂落魄的她一臉關心,"怎麼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沒事,我們快走吧."她不想任何人看到許子峰.

"哦."cuisy邊應邊扶著她往回走,"我看你從早上精神就不好,擔心你出什麼事才過來找你的.對了,韓管事打電話過來說有重要的工作需要我們協作,要跟你視頻聊."

"唔."她心不在焉地應著,只一味加快步伐.

回到辦公室,她點開了韓管事的視頻電話,那頭很快出現了韓修宇那張帥氣的臉.

"夏如水?"韓修宇臉上湧起微微的驚訝,"你……代替我姐做上了首席秘書?"

"你姐?"

"對,我姐,candy就是我姐."

他這麼一解釋,夏如水才恍然.其實對他,對candy,她印象都很好.

"是啊."她並不多話,點點頭.

"真沒想到."韓修宇感歎,他以為宮峻肆是不會讓她坐上這個位置的.

"說起來還得謝謝你."如果不是他幫忙,自己怕早就被趕出去了.韓修宇臉上湧起一抹尷尬,"算不上什麼."

"你在哪兒?"他身後的背景總讓人覺得怪怪的,荒蕪得很.

"我在……"非洲兩個字脫口就要說出來,最後卻轉移了話題,"這邊有幾項工作需要你們那邊協助的."他擔心自己說出非洲,她會聯想到上次的幫助,會不自在.宮峻肆可正是因為那件事把他調過來的.面對這個纖瘦美麗的女孩,他就是說不出來.

"哦."夏如水將長發捋向腦後,很認真地開始記錄.韓修宇一邊說工作,一邊打量她,雖然隔著屏幕,但他還是看出了她的蒼白.太過明顯了.

工作終于說完.

"你……哪里不舒服嗎?"他知道自己不該關心她的,卻還是問了出來.夏如水勉強笑笑,"沒有,很好."

在他面前,她的語言總是那麼簡短.

"那麼……再見."其實想再多聽她說說話的,但他怕自己上癮.這個女孩,如此簡單,卻像罌粟一般,無聲無息就將他吸引住了,越陷越深.他率先掐斷了視頻.

宮峻肆一連走了四天,明天又是周末了.這幾天對于夏如水來說,是一種解脫.她終于能好好休息一下,所以精神也慢慢恢複.

周六,她被宮老爺子叫去了宮宅,陪他下棋.這是十分枯燥的事兒,夏如水卻覺得很有意思.宮老爺子為人和氣,從不擺架子,雖然次次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她卻越戰越勇.

"你這小姑娘可真是難得啊,現在沒有幾個能坐得住的,更別說下棋了,你倒好,一坐就是半天,不累嗎?"

"不累."夏如水右手執棋,眼睛落在棋盤上,想著是怎樣才能把宮老爺子給困住,哪里還知道累.

宮老爺子含首,眼里的欣賞越發濃重.

"坐得住,忍得住,這才是好事."

夏如水聽出了他話外的意思,抬頭看他,他已經笑呵呵地轉臉,去執自己的棋子去了.和宮老爺子下棋下到吃了晚飯才回家,到達出租屋時並沒有看到cuisy,對于她的個人生活並不清楚,她也沒有多想,轉身去了浴室沖涼.

沖到一半,聽到開門聲,她並不多想只當cuisy已經回來了.只是,當她穿著睡衣走出來時,看到的並不是cuisy,而是--許子峰.

夏如水的臉立時變了顏色,"你怎麼進來的?"

許子峰拎起一串鑰匙隨意甩在桌上,那不是cuisy的嗎?

"你怎麼會有她的鑰匙?"

"你是在引誘我嗎?"許子峰並不回答,在看到她身上的睡衣時,目光變得火熱.她的棉布睡衣雖然不透明,但沒有穿內衣,身體曲線展露無疑.尤其胸口處,突出兩點,有如兩朵含苞待放的花兒.而她的鎖骨和胳膊都露了出來,雪白的皮膚上沾著水滴,讓人浮想聯翩.裙子的那雙纖腿比例協調,再往上就算看不見也足以讓人噴鼻血!

許子峰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在亂滾.

夏如水從他要著火般的目光里意識到自己穿著的不對勁,迅速轉了身,"我先去換衣服."

許子峰此時哪里再容她去換衣服,一大步竄上來就將她拉了回去.他的呼吸聲都粗重起來,火熱的手掌燙在她腰上,"反正要脫的,換什麼."

"許子峰你別亂來!"她的衣服太過清涼,輕輕一動就和他貼在一起,她連掙紮都不敢,只能低聲警告.

許子峰低低地笑起來,"別亂來?我當然不會亂來,我會讓你很舒服的,相信我的本事!"

"再動我就報警了!"

她的警告毫無作用,許子峰已經精蟲上腦,"你就算報宮峻肆都沒用,遠水解不了近火.我說你就從了我吧,我保證從此宮峻肆再也不會找你."

"不要,放開我!"他突然伸過唇來,她急劇地爭紮起來.她的掙紮只會加劇皮膚間的磨蹭,許子峰簡直被磨瘋了.他順勢將她推倒,壓在身下,長手撩向她的裙子

"滾開!"她來抓他,他不客氣地用枕頭壓住她的手,他的掌壓在枕頭上,輕易將她制服.從別的角度看,便看不出她在掙紮,反而由著他親近.他呵呵低笑著將唇落在了她的鎖骨上……

夏如水又急又氣,卻什麼辦法也沒有,本能地閉了眼.

"誰,想死!"突兀一聲吼,而夏如水感覺身上一輕,許子峰離開了.她第一時間爬起來,退出老遠,驚恐間發現,許子峰被人拎了起來.此時的他正手舞腳舞地想要掙開,嘴里罵著各種難聽的話.

他背後的人是……

許子峰被推開,他爬起來要打人,卻在看清那人時一時怔在那里,"姐……夫?"

宮峻肆冰沉地看著面前的許子峰,臉上沒有丁點兒溫度.

"是……夏如水勾引的我,是她打電話給我讓我上來的.你看,我又沒有她家鑰匙,她不開門我能進來?"

夏如水完全沒想到,許子峰會在這個時候倒打自己一耙.她用力扯緊領口,力求多隱住一些皮膚,此時對許子峰充滿了諷刺.

"許少,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找過我,讓我做你的女人,還說過,只要做了你的女人,宮峻肆就不敢把我怎麼樣了."

她不過實話實說罷了.

許子峰的臉色劇變,"我哪里說過了,別……別聽她撒謊!"

"我是不是撒謊的,查一查公司里的監控錄像不就知道了?"

"這……"許子峰徹底失去了底氣.

下一刻,叭!

宮峻肆一拳掄在了他臉上.

"姐夫!"

被這一拳打得血都滾了出來,許子峰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呯!

又是一腿,許子峰給踢得飛了起來.他跌在了牆角,半天起不來.夏如水只是想通過宮峻肆讓許子峰永遠死了這條心卻沒想到會鬧成現在這樣,嚇得連連退縮,卻又不得不去擔心許子峰.要是打死了可怎麼辦!

"別打了!"在宮峻肆要向許子峰發出下一次攻擊時,她想也不想跑上去抱住了宮峻肆的腰.她緊緊地貼著他,綿軟的胸口與他的腰切合得嚴絲合縫……

他突兀地收了拳頭.

"姐夫,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打我!"許子峰叫了起來,滿面的不滿.從小長到大,父母都舍不得動他一根指頭,現在卻被宮峻肆這麼打,他哪里咽得下這口氣.

"你幫這個氣死我姐的女人打我,你背叛了我姐!"

宮峻肆的氣息緩緩下沉,"我不是為了她而打你,是要把你打清醒!既然知道她氣死了你姐,就該離她遠遠的!"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報複!"許子峰為自己找借口.想玩女人就是想玩女人,這是哪門子的報複啊.

宮峻肆冷冷一哼,"冰潔的事還輪不到你插手!"

許子峰還要說什麼,宮峻肆不客氣地送了他一個字:"滾!"

許子峰爬起來,捂著臉心不甘情不願,卻還是用最快的速度消失.

夏如水這才緩緩松開宮峻肆的腰,"今晚……謝……啊!"

她的話還沒說完,頸間就是一緊,他的指不客氣地掐了過來.窒息的感覺襲來,她看到宮峻肆的臉越貼越近,"當真這麼寂寞,連許子峰都可以?既然如此,之前在船上又為什麼求我救你?裝出來的?"

"我沒……"

"才租房子就迫不及待地找男人,還真是讓人驚訝啊."他的指不客氣地滑到她身上,放肆地碾下去,在看到她鎖骨下方許子峰留下的痕跡時,眸子驟然一縮!

"都做了?"

"什……麼?"

他突兀將她壓在了沙發上,身體冰冷,襯衣的扣子幾乎要嵌入到她的肉里去!

"打著什麼如意算盤,以為懷上了許子峰的孩子我就能對你網開一面?"

她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啊.

落在他身下,她又驚又怕又疼,只能無力地搖頭.她的一切舉動看在他眼里都是欲蓋彌彰!

"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手術叫流產,你敢懷他的孩子,我就敢用你曾經對付我的孩子的方式對付你們的孩子!"

啪!

夏如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就那麼甩出一巴掌來打在宮峻肆臉上.……這是她第幾次打宮峻肆?

上篇:第31章 一定要做我的女人     下篇:第33章 殘忍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