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3章 殘忍手法  
   
第33章 殘忍手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反正每一次打過之後都沒有好下場.

打完的第一反應是迅速縮回指去,臉上的血色盡失……

她的力度並不打,宮峻肆的臉上只有淡淡的紅色,但他的表情,陰鷙得能把人吃了.

"對不……啊!"

領子,被她揪了起來,兩人的臉幾乎貼在了一起,那句"對不起"生生打斷.她睜大眼睛,看著他放大的五官,心底陣陣窒息地沉溺,忍不住叫了一聲.

為什麼會在他說那句話時失控?這一點,連她自己都拎不清.

另一只掌極為不客氣地從她的腹部碾過,用力到幾乎要將她的髒器都擠出來,"這麼激動?真懷上了?"

他的力度如此之大,一副若她真懷上了,就算捋也要將肚子里的孩子捋去的架式.夏如水疼得冷汗都冒了出來.

"沒……"她搖頭,已經說不出話來.

他突然松了手,"有沒有懷一查就知道,最好不要撒謊!"說完這話,他離開了她的身子,當著她的面打起了電話:"張醫生,到這邊來一趟."他極快地報了地址.

他當真要查她有沒有懷孕嗎?

夏如水極速退到沙發的一角,用力捂著自己的肚子.被他掐過的地方正陣陣生痛.

醫生很快就到了.

"宮先生."他恭敬地朝宮峻肆打招呼,似乎沒有看到夏如水.宮峻肆淡然地點點下巴,"給她查!"

醫生這才快步走到夏如水面前,"麻煩跟我進去做個檢查."

"我真的沒有懷孕."意識到宮峻肆當了真,夏如水難堪地搖頭.她沒有跟任何男人有過什麼,怎麼可能.

"請別讓我為難."醫生看一眼宮峻肆.

夏如水知道他只是聽話辦事,只能默不作聲地跟著進了房間.在醫生的指導下,做了一系列檢查.落在醫生面前,她覺得羞恥到了極點.

整個過程,宮峻肆都抱著雙臂,站在窗口處,似在欣賞外頭的風景.對于屋里發生的一切不聞不問.她握了握拳頭,最後只能無力地松開.是她先惹的他,這一切,只是她咎由自取.

"宮先生,這位小姐沒有懷孕."檢查完後,醫生如實彙報.

宮峻肆淡然地含首,沒有給出任何表情,只"嗯"了一聲.醫生離開,屋里,再次只剩下兩人.

宮峻肆朝她走來.

夏如水縮在陰影里,用力將背頂著牆壁.牆面傳來冰冷的溫度,她輕輕打起了顫,只片刻,宮峻肆高大的身形將她籠罩.

"很失望?"他輕佻地挑起了她的下巴,問.

夏如水在他的指尖下顫抖得愈發明顯,好久才吃力地搖頭,"不……"

"幸好沒有懷,否則該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弄不清楚了."

"什麼意思!"她猛抬了臉,帶著脾氣去瞪他.只有被激怒的時候,她才會這樣.宮峻肆的唇勾了勾,勾出了滿滿的諷刺,"夏如水,左手勾著我的爺爺,右手勾著許子峰,你想做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還是那句話,你是不可能脫離我的手掌心的!所以,最好不要有那些花花腸子!"

"我沒有什麼花花腸子,已經足夠像個犯人了,宮峻肆,別欺人太甚!"她再次怒了起來,因為他動不動就汙辱宮爺爺.宮爺爺可是他的親爺爺啊.

"我欺人太甚?"宮峻肆像聽到了一個笑話,下一刻手指落在她身上,嘶拉一聲……她的衣服忽然豁開一個口子,左肩的布料垮了下去,露出雪白的半邊身子.

這次,夏如水連叫都叫不出來.

他逾發欺近,唇冰冷地落在她耳側,"我若真的欺你太甚,就該把你扔進夜總會去做表子!然後……"

他的指再次滑到她的腹部,"不斷地讓你懷孕,又不斷地打掉,直到……你死的時候……"

身子,又是一陣猛顫,這就是真正的宮峻肆,撒旦之子,冷酷無情,心狠手辣!

他將她狠狠推開,她退無可退,背重重撞擊在牆面上.

"所以,你要慶幸,我還沒有做到那一步!"

說完,他轉身就走.

好久之後,夏如水才緩緩抱住身子,無力地滑下地面.

Cuisy一夜未歸.

夏如水在清晨的時候洗了把臉,拿起包包往公司去.她不想面對宮峻肆,所以連上班都不願意去,但自己又能逃到哪里去?

淡妝都未能掩蓋她的憔悴于脆弱,好在皮膚天然好,不至于太過糟糕.

"如水!"在公司走廊的拐角,cuisy叫住了夏如水,"對不起啊,昨天晚上我的鑰匙找不到了,又怕打電話給你打擾到你,所以在外面住了."

夏如水沒有回應,只是定定地看著她.Cuisy被看得十分不自在,"怎麼了?你的臉色不好,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兒了?"

她這才輕輕搖頭:"cuisy,我一直真心把你當朋友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cuisy嘴里問著,一副極為不滿的樣子.夏如水越過她直接走開.她沒有明說出來並不代表什麼都不知道,許子峰是什麼樣的人物,能落到偷人鑰匙或是撿人鑰匙的地步嗎?

即使知道鑰匙是cuisy給許子峰的,夏如水還是沒有針對她,該干什麼干什麼,該怎麼分派怎麼分派.

九點鍾.

看一眼牆上的表,夏如水輕輕歎了一聲.九點鍾宮峻肆會來上班,她,又要面對他了.這事,光想想都要顫抖了.她無法忘記他昨晚無情的話語和憤恨的目光,還有滑過自己身上的如鐵的指頭.

肚子,再一次隱隱犯疼.

"董事長."在她邊想著事邊收拾等下要給宮峻肆送去的東西時,有人叫道.她抬頭,看到宮儼立在外頭,花白的頭發顯盡了威嚴.

她迅速立起,走過去,"董事長."

宮儼只是擺了擺手,"不用理我,我只是隨便來看看."

聽他這麼說,其她秘書回到了自己位置上,身為首席秘書的夏如水自然不能離開,陪在他身邊.她的態度端正,卻沒有多嘴,安靜地落在那里.

宮儼看她幾眼,越看越覺得自己選的人沒有錯.

"工作,還順心吧."他問.

"順心."即使不順心,她也不會真的跟宮儼訴苦.

"這就好."宮儼憐愛地拍了拍她的臂,"跟峻肆這小子做事可不輕松,你多擔待著點."

"會的."她輕輕含首,"不過,董事長能不能給我換別的工作,累點忙點都沒關系."她不想和宮峻肆呆在一起.

"怎麼?峻肆欺負你了?"

"沒……有."昨晚做的那些算不算欺負?即使算,她也不會說給宮儼聽,憑添他的煩惱.

"我只是覺得這個位置很重要,如果讓我這個會使宮總心煩氣燥的人做,會影響他的工作."

宮儼拍了拍她的肩膀,"正因為這個位置重要,我才把它給你.如水啊,別讓爺爺失望."

"……"

滿腹心里話,在他說這句話時咽了下去,再也說不出口.

"可是……"

好一會兒,她才再度努力.

"總之,峻肆這邊的事就交給你了,爺爺我年紀大了,顧不了這麼多,有你在我放心."

宮儼再次把她堵死.她只能無力地點頭,"……好."

宮儼並未久留,很快離去.夏如水送別他轉身時看到宮峻肆不知何時立在了另一頭,目光落在她身上,沉沉的拎不清什麼意思.倒是他唇角若有似無地勾了勾,無聲表明,她被他抓奸在當場.

意識到這一點,她十分不舒服,快速迎過去,"董事長只是來視察工作,我們……"

"工作!"宮峻肆沒有讓她把話說完,甩下這兩個字後大步進了辦公室.他果真沒有再揪結這個問題,而是快速進入了工作狀態.夏如水也只能收起想說的話,極力地配合著他.

一整個上午,秘書室有如打仗,不僅她,所有秘書都忙忙碌碌,恨不能生出八條腿來.宮峻肆也沒有閑著,不停地接打電話,開會,見人,處理公務.好不容易迎來中午,大家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大家都去吃飯吧."夏如水吩咐,看一眼依然關著的總裁辦公室,她得留下來以免宮峻肆有別的要求.

幾名秘書都下了樓,她低頭處理手中的事務,cuisy走到她面前,停了一會兒還是離開.十幾分鍾後,她又走了回來,手里拎著個外賣盒子,放在夏如水的桌上,"如水,我給你打了中飯."

"不用了."夏如水連頭都沒有抬,冷聲道.

Cuisy站在那兒,並不離去,"對不起如水,是我把鑰匙給了許家大公子的,但……你也知道他是什麼樣兒的人,如果我不給他一定會跟我過不去的.我只是個小小的秘書,能奈他何."

夏如水這才停下工作,來看她.

"我知道你的難處,但你至少給我打個電話讓我知道自己的處境."也不至于她穿著睡衣出去迎接,差點被許子峰……即使他們之間沒有發生什麼,還是被宮峻肆誤會了.

"對不起."cuisy只能無盡地道歉.

夏如水揉了揉眉頭,"算了,都過去了."

"那你不生我的氣了?"cuisy不安地問.

夏如水點了點頭.

"你不會因為這件事搬走吧."她卻還不放心.

上篇:第32章 反正要脫,換什麼     下篇:第34章 抱著她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