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章 為之瘋狂  
   
第37章 為之瘋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那個女人不好嗎?"他可聽對方說了,昨晚送去的那個絕對是尤物,人間極品.

馬上,他意識到了宮峻肆的另一層意思,"你不會……沒上她?"

宮峻肆冷他一眼,是"你說呢"的表情.

"啊……"辜子榆嚇壞了,"你不會……那方面真的不行了吧,一點兒都起不來?"

"能與不能,你親自試試."宮峻肆壓過來作勢要來捉他,辜子榆嚇得退出老遠,"別,我沒這嗜好!"

宮峻肆這才退回去,閉眼不再理他.辜子榆小心翼翼地觀察他良久,"昨晚的料下得夠猛的?你忍得住?"

"你哪一次的料下得不猛."以為他不會答,宮峻肆卻蹦出這麼一句.辜子榆迅速息了音,原來他都知道啊.

此時,宮峻肆的眉頭再度擰了起來.辜子榆給他下料並不是第一次,之前無論那些女人怎麼纏人他都不會失控,昨晚到底怎麼了?如果不是最後一刻想起了對夏如水的仇恨,他有可能就真的將她辦了.

該死的!掌間嫩滑的屬于她的皮膚的手感,她嬌俏著推拒的容顏,她身上那股若有似無的香味……他的身子狠狠一滯!竟然有了反應!

宮峻肆的臉漲得比豬肝還難看,他不敢相信,過了一晚自己還會有這樣的沖動反應.難不成藥真的下多了?

"你把人家踹出去了?"辜子榆只敢小心翼翼地問.其實不問也知道,他不要的女人通常只有一個下場.

"你這又是何必呢?許冰潔已經不在了,這是給誰守身如玉呢?再者說了,人家那女孩子半夜被你踹出去,萬一碰到色狼,被別人占了便宜呢?"

"我沒有要為誰守身,倒是你,亂七八糟的女人這麼碰,不怕得病!"他不客氣地反駁辜子榆,心情卻越發糟糕.夏如水離開後去了哪里?是不是如辜子榆所說的找到了下一家,她是不是像在他身下般綻放,那個男人是不是也像他一樣,為滿手的柔軟細膩而瘋狂……

叭!他立了起來,轉身就往外走.

"喂,你這是去哪兒?"

宮峻肆並沒有理他,邊走邊打電話,"給我查一下,夏如水現在在哪里."

"有沒有搞錯,夏如水現在是你的首席秘書,你問我干什麼?"那頭,回應的是candy.他一急竟忘了candy已經離職.

首席秘書,見鬼的首席秘書!他用力掐斷電話,打電話到了首席秘書專用手機上.

"夏如水!"

"宮總嗎?您好,請問有什麼吩咐."熱情的女人聲音,卻不是夏如水.宮峻肆一向討厭夏如水的聲音,此刻聽到這個聲音,覺得比夏如水的還討厭.他壓抑著火氣問,"夏如水人呢?"

這頭,cuisy看了一眼辦公桌,"她正在上班呢,宮總要找她嗎?"

上班了?

不知道為什麼,宮峻肆繃緊的心就這麼沉了下去."不用了."他掛斷了電話.

"好的."cuisy掛斷電話時不忘再朝夏如水那兒看去.原本以為宮峻肆找夏如水有什麼事,她還驚了不小一下.如果宮總真的對夏如水有點什麼,自己這麼對待她,勢必麻煩.不過眼下看來,宮總大概只是習慣了夏如水做首席,還沒有改過來吧.

想到這里,她又松了一口氣,扭身走到夏如水面前,把自己的杯子壓在桌面上,"去給我泡杯咖啡."

儼然上司對下屬的架式.

夏如水做首席的時候,從來沒有要求哪個秘書給她倒過咖啡.

不過,她是上司,自己沒有理由拒絕.夏如水拾起杯子,朝外走去.她的眼睛還泛著紅,精神也不是很好.經曆了昨晚的那一番驚嚇,短暫的下半夜她根本沒合眼.

她始終低著頭.發絲挽得一絲不苟,露出一張蒼白的小臉.

很快走回來,她將咖啡放在了cuisy的桌上.Cuisy用五根丹寇指拾起,償了一口便叭地將杯子壓在了桌面上,"你這泡的是什麼鬼咖啡,會不會泡啊!"

夏如水不解,茫然地看著她,"有什麼不對勁嗎?"

"咖啡要放糖你不知道啊!"

其實秘書室里的咖啡都是現磨的,沒有提供奶糖之類.一般情況下,大家都是根據自己的需要自備.此時,cuisy的桌面上正擺著一個奶糖合,她完全可以自己夾一顆放進去,卻偏偏要訓夏如水.

夏如水也看到了cuisy奶糖盒,無辜地用下巴點了點.

Cuisy真正地意的其實不是夏如水有沒有放奶糖,而是宮峻肆的電話後她翻來覆去想了不少,覺得一定是夏如水不服自己做首席,背後搞了不少鬼才會讓宮峻肆忘掉自己才是首席的事.

總之,宮峻肆一開口就找夏如水激起了她的醋意.

Cuisy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你這是什麼態度?不想做了是嗎?"

宮峻肆剛走過來,看到的就是這一幕,那個女人跟木頭似地由著人罵,竟一點反應都沒有.昨晚那個敢于咬自己的大膽樣兒呢?哪里去了?

"宮總."cuisy眼尖地發現了宮峻肆,立馬三百六十度大轉彎,笑得跟朵花似地迎了過來,"宮總,我這就給您泡咖啡去."

宮峻肆沒有回應,cuisy尷尬了一下,迅速跑去辦公室拿他的杯子.宮峻肆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看向夏如水.身高優勢,他這麼看過來,夏如水纖細的小身板就被全盤籠罩.

她始終低著頭,依然一動不動.

宮峻肆莫名煩躁,也不說話,轉身出了門.直到他離開,她才緩緩籲出氣來.昨晚發生的事情才過去不過幾個小時,她真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剛剛她雖然沒有動,實則恨不能挖個地洞好把自己深深埋葬.

宮峻肆回到辦公室時,cuisy已經扭著水蛇腰端著咖啡走過來.那一臉的粉幾乎掉落到他的咖啡里,登時,他全然沒有了喝咖啡的胃口,在她未入下杯子之前就推手,"拿出去倒了!"

"啊?"cuisy理不透,卻也只能照做.

她離開後,宮峻肆的指頭在桌面上砸了幾砸,伸手拾過電話,"給我查一下,昨晚從2066號房離開的那個女人後來去了哪里."

那頭很快就給出了答複,"那個女人後來被她的一位女朋友接走了,她的女朋友是我們酒店娛樂部的員工,昨晚似乎一直在找她,很著急的樣子."

"女朋友?"宮峻肆揪著的心終于舒服了些.其實這些,他完全不用繞圈子打電話查,直接問夏如水就可以了.可他就是別扭地不願意親自問出口.

他為什麼要管她的死活?

掛完電話宮峻肆才覺得自己無聊的要死,最後只能總結為,他不喜歡自己的女奴脫離掌控,僅此而已.

宮峻肆離開後,夏如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開始忙碌起來.只是還沒忙一分鍾,桌面上就被人啪地甩了一個資料夾.Suisy怒氣沖沖地站在她面前,"你剛剛到底對宮總說了什麼!"

夏如水茫然地看著她,她跟宮峻肆一個字都沒說啊.

"快說,說了我什麼壞話!"cuisy等不耐煩了.夏如水只能搖頭,"沒有."

"還敢說沒有!"沒有宮總怎麼會連她送的咖啡都不要?cuisy自然不肯相信,瞪鼻子上臉,"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面前撒謊,我是誰你不知道嗎?"

"首席秘書."夏如水如實回應,"如果您覺得我一定說了什麼,不如去問問宮總,他想必不會撒謊."

"你!"cuisy被她堵得臉上一青一白的,不成樣子,片刻又叫囂起來,"別以為我不敢把你怎麼樣!告訴你,我現在可是首席秘書,絕對有權力開除你!"她恨不能將夏如水開除而後快.

夏如水並沒有被她嚇住,依然保持著平靜,"如果我在工作上出了紕漏,您怎麼處置都是您的權力."她並不屬于軟杮子,欺人太甚也是會反抗的.這話說得不卑不亢,同時向cuisy表達另一層意思,自己沒有做錯事,她是沒有資格把自己怎麼樣的.

Cuisy自然聽出來,愈發生氣,牙根咬了又咬,"好,有本事,既然這麼有本事就得多干點活了!"她叭叭走過去,把另外兩名秘書手頭的文件抽走,全都甩在了夏如水的桌面上,"把這些,全給我做完了!"

她就不相信,給這麼重的任務,夏如水能不出錯!

"這……不好吧."mini和facy一臉不贊同地道.雖然夏如水初來之時她們也是不喜歡的,但經過這幾天的相處,知道她是一個極其公平公正的人,便也不忍跟著cuisy欺負她.

"有什麼不好的!誰敢不服從安排就開除誰?"

Mini和facy徹底息了音,只能憐憫地看看夏如水.夏如水平靜地將文件整理好放在桌上,沒有提出反對意見.Cuisy在她的位置前站了好一會兒,才踏著高跟鞋高調離去.

"這個cuisy可真是,當時你做首席時,巴結得不得了,現在自己做了首席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mini忍不住說公正話.

夏如水輕輕搖頭,"沒關系的,不過多做點事而已."

"唉."mini歎了口氣,卻不能再說什麼,只搖搖頭回到自己位置上.職場上的拔刀相助最後只能引火上身,她還是明哲保身為好.

而後幾天,cuisy把所有工作都壓在了夏如水一個人身上,她忙得連軸轉,而mini和facy卻閑得要命.兩個人也不敢幫夏如水,只能暗自里可憐她,吃午飯時順便給她帶上一份.

她雖然還處在秘書室,但沒有跟宮峻肆直接接觸,所以沒有人知道她的情況.夏如水每天加班到很晚.

上篇:第36章 什麼女人都往床上送     下篇:第38章 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