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8章 滾出去  
   
第38章 滾出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倒沒怎麼在乎,反正利巧梅也要十一二點鍾才下班,加班總比枯等她強.經過上次,她已經不敢去利巧梅上班的地方等人.Cuisy一直想揪她的錯,怎奈她做事細致,半點問題都抓不到.Cuisy也只能暗暗含恨,不能把她怎麼樣.

十一點半.

夏如水做完工作,伸了個懶腰,發現時間不早了.不過,相比前幾天卻早了不少.正好可以步行去找利巧梅,然後一起回家.

夏如水熄了燈後下樓,走進了夜色里.晚上的風很涼,她不由得攏了攏自己淡薄的衣衫.

對面,一行人走來,酒味飄得老遠.她極力避開,最邊上的男人還是將她撞了一下.她被撞得臂都疼了,卻也不能計較什麼,只能繼續往前走.那男人卻突然轉過臉來,將她扯了回去,"撞了人想走?"

他這一叫,那一伙人都停了下來,轉臉看清夏如水的臉孔時,皆露出驚豔的表情.而那個拉她的男人更是看得口水都要流下來,瞬間放低了音量,"撞了哥哥自然是要賠的."

"對不起."她道,並不是因為真覺得自己錯了,只是面前這麼多男人,她不想惹事生非.

"喲,一句對不起哪里夠.你剛剛撞到了哥哥的胸口,來,給哥哥揉揉."男人借著酒氣將她的手壓在自己胸口,不懷好意地亂按著.夏如水憋得一張臉通紅,用力縮手,"請你自重!"

"自重是什麼東西?"

"自然是想看看你有多重了?"同伙起了哄.

"哦,這個簡單."男人戛戛怪笑,"哥哥在你身上壓一壓,你就知道哥哥有多重了,來,哥哥帶你去稱重."

這樣赤果猥瑣的話說出來,夏如水的臉面完全掛不住,她拼命往後退,想要逃離.對方卻仗著人多,將她拉向黑暗之處.

她急得要哭出來,抬頭間看到一輛車子正從宮氏集團駛出來.低調奢華的黑色車身滑向她的位置.車窗半開,露出宮峻肆那張千年冰寒的臉.

"宮峻肆,救我!"她朝他發現求救信號.

宮峻肆本來凝眉在想什麼,被驚動,看到幾個男人拉著夏如水往暗處走,夏如水正淚水汪汪地看著自己.

心,被莫名一抽,他示意司機停車,自己走了下去.

"放了她!"宮峻肆冷聲喊.那幾個男人看到從豪車上下來的宮峻肆,有短暫的怔愣.宮峻肆的氣場不能不讓他們有幾番猶豫,但手中的女人實在太過誘人,醉酒後的小混混愈發控制不住自己,恨不能馬上把面前的人兒吃掉.

"有錢又怎麼樣?肯定是個三角貓,別管他!"其中一個人道.

"滾遠點兒,別壞咱們好事!"其他人得到了鼓勵,為首的男人沖著宮峻肆喊.而後當著他的面再去拉夏如水.

夏如水被拉得一陣陣後退,卻依然將求救的目光投向他.宮峻肆覺得自己不需要管她,反正她不自愛,反正她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受再多的懲罰都是應該的.

但她如水般的目光鎖住了他的心髒,連跳動都費力起來.就在夏如水要消失在黑暗中的那一刻,他大步而來,伸手拉開一個混混,一拳揍在他臉上.混混們看他要干架,紛紛松開夏如水,將宮峻肆圍在中間.

夏如水緊張得指頭都抽緊了.她不知道宮峻肆的勢力如何,擔心他吃虧.她低頭,手忙腳亂地想要報警,對面已經開戰,只一個回合……

地面上就躺滿了人,她甚至還沒來得及跟警察說話.

宮峻肆拍了拍手,轉身往外走,她掛斷電話迅速跟上去,"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嗎?"

她怕那些混混再找她的麻煩.

宮峻肆已經上了車,連眼皮子都沒有撩.她可憐巴巴地握著車門卻沒敢拉開,只看著他.如果他就這麼走了,她還真沒敢攔.

"不上來就滾!"他突然窩火,朝著她吼.夏如水卻高興得小臉都綻開了花,迅速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謝謝啊."她道.

剛剛被混混們拉亂了頭發,有幾絲發落下來,遮住點點臉龐,越發顯出她的楚楚可憐勾動人心.而掙紮過後敞開的領口里白色的皮膚在無聲表明著什麼,宮峻肆突然覺得口干舌燥.

他嫌棄地冰了臉,"大半夜地不睡覺,這個樣子難道不是在有意勾引那些混混?"

夏如水被他這不客氣的話弄得小臉一僵,這會兒連感激都沒有了,只悶悶地道:"我沒有."

"你沒有?"宮峻肆諷刺地勾了勾唇,"那麼告訴我,這深更半夜的,你做什麼去了?"

"加班!"她簡短地吐了兩個字,帶了些倔強.如果不是因為要加班,她怎麼可能大半夜落在路上,還被人欺負.

"加班?"宮峻肆哪里肯信,"我最近需要秘書做的事可不多."

四個秘書分攤當然不多,但全都攤在她一人頭上就要了命.夏如水閉了嘴,不肯再和他多說半句話,也沒有向他告狀.她的沉默讓宮峻肆有種被忽視感,愈發不暢,"怎麼,被我揭穿了?"

夏如水眨了眨眼,將滿腹的委屈都眨進了心里,"隨您怎麼想."

這個女人!

被他救,坐著他的車竟然敢甩臉子給他看!

"停車!"他吼道.

司機不得不把車停下.

"滾出去!"他道.

夏如水眼里終于露出了惶惑,卻並沒有停留,默默退了出去.車子駛出去,透過後視鏡,他看到她孤零零地落在原地,局促不安地朝車道里並不多的車招手,希冀可以找到一輛能載自己一程的車子.

這大晚上的,能找到車子才是奇跡.

就讓她等死在那里吧,宮峻肆特意讓司機加了速.

"總裁,到了."到了別墅,司機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宮峻肆下車,不得不出聲道.

宮峻肆此時擰著眉頭,陷入了思索當中.他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可笑,竟然要跟一個女人過不去.夏如水算個什麼東西,怎麼能擾亂他的心緒?

"你先走吧."他並沒有下車的打算.因為心里忽然想到,夏如水一個人呆在那里,會不會被那幾個混混追上,會不會碰到新的混混?那個女人一副楚楚可憐的長相,就是特別容易讓那些愚蠢的男人動心.

司機聽話地下了車,遠去.

他煩亂地走到駕駛位,重新把車開了出去.車子一路狂奔,速度快得驚人.只是等到他到達將夏如水丟下的路口時,她早就沒有了影子.

這個女人不會真的被混混拉回去了吧.

他的心莫名揪緊,忽然焦急萬份.也不管別的,一踩油門巡著路往回開去.他在大街小巷里找了幾遍都沒有找到夏如水的影子,最後才想到可以打她的電話.他沒有存過她的號碼,輾轉吵醒了好幾個人才找到有她號碼的人.

"夏如水在家里,請問宮總需要她打電話給您嗎?"

人事部鄭經理在打了一通電話後禮節地問.

"不用!"宮峻肆突兀地掛了電話.這個夏如水,竟然敢舒舒服服呆在家里,害得他白找!

只是,為什麼要找她?

宮峻肆突然發現自己無聊到了極點.

宮峻肆到達公司時,夏如水早就到了.她立在門口,看到他迎了過去,"宮總,聽說您昨晚打了我的手電話,有什麼事嗎?"昨晚人事部鄭經理打電話給她,說是宮峻肆找自己,她驚訝了好一會兒,對方卻連找自己的原因都說不出來.鄭經理為了保險起見,讓她早點過來候著宮峻肆,當面問一下.

鄭經理都這麼說了,夏如水哪里敢不聽從.

宮峻肆卻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徑直進了辦公室.

Cuisy在身後把這一切看得清楚,臉上堆起了烏云走向夏如水,"什麼身份,竟然敢跟宮總說話!夏如水,你被開除了!"她正找不到借口把人趕走呢.

"找宮總是人事部鄭經理的意思."夏如水無奈地在心里歎息著,也知道cuisy不喜歡自己.沒有做錯事,她憑什麼要接受被開除的決定?

"鄭經理?夏如水,你別亂找借口了.鄭經理最討厭的就是那些纏著宮總的鶯鶯燕燕,又怎麼會給你找機會."

"是與不是,您給鄭經理打通電話不就清楚了."夏如水的不卑不亢和提醒登時讓cuisy息了音.她狠狠咬了咬牙,"好,你等著,撒謊的代價是什麼,你比我更清楚,呆會可別哭!"

她沒有撒謊自然不會哭.夏如水平靜地坐在位置上工作起來.

Cuisy自然不想放過這個把夏如水趕出去的機會,立馬給鄭經理打電話.然而讓她失望的是,鄭經理不僅告訴她,是自己讓夏如水打的電話,還告訴她,之所以自己這麼安排是因為宮峻肆問她找夏如水.

"你們秘書的職責就是為總裁負責,我這樣安排有問題嗎?"鄭經理這一問將cuisy弄得啞口無言,只能說幾句好聽的掛斷電話.

結束通話後,cuisy如芒在背,探究的目光就落在了夏如水身上.夏如水一副兢兢業業上班的樣子,她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什麼來,只能直接走過去.

"夏如水,宮總為什麼大半夜地找你?"她直白地問.

上篇:第37章 為之瘋狂     下篇:第39章 許家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