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4章 想讓我上你?  
   
第44章 想讓我上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進!"

敲門後,里頭傳出一個單音.

夏如水推開門,看見文件堆後的宮峻肆眉頭擰得更緊,臉微微泛著白.即使如此,他還是沒有放開工作,忙碌著.

原來豪門的人也並不像電視小說里說的那樣輕松無憂啊.她在心里感歎,把外賣放在另一頭的餐桌上,打了一杯熱水走到宮峻肆面前,"先喝點藥吧,緩緩胃疼."

宮峻肆微微仰頭,顯然驚訝于她竟然知道自己胃疼.他還是接過水杯和藥喝了下去.

隔著玻璃杯子,他看到她纖瘦的身子.這樣的小身板,如何能擋住老爺子的那一棍.

"為什麼,要擋那一棍?"他問,這次,沒有先主為主地下結論.

夏如水聳了聳肩,"本來就不是你的錯啊."

"就因為這個?"

夏如水點頭.

宮峻肆勾起了唇,"你分明就是想借這個機會討好老頭子."他說的是肯定句.夏如水張了張嘴,想要為自己辯一辯,最後還是沉默.無論她怎麼說他都不會相信,又何必浪費唇舌.

"隨您怎麼想."她接過杯子欲要退開.他沒有放開杯子,並且順手一扯,夏如水沒穩住自己,被他拖到眼前.他們隔著一張桌子,他的臉孔就在她的面前,她緊張地咽了咽口水,"宮……總,別亂她的沉默讓宮峻肆極為意外,又免不得煩燥,"被我猜對了?"

來."

她輕輕張合著唇瓣,倒是在無聲邀請著他亂來.

宮峻肆狠狠往下一壓,對著她的唇,夏如水嚇得閉了眼,他卻在就要碰上她的那一瞬間抽身退了回去,將她推開,"出去!"

夏如水急急轉身,頭也不回地跑出去.

煩亂地拉開領帶,他這是瘋了嗎?竟然在這麼清醒的情況下想親那個女人?夏如水在外頭平靜了好久才漸漸趨于平靜.宮峻肆剛剛的做法把她嚇壞了,呆在他身邊,她越來越理不透,他到底是恨她還是對她有別的意思?

這種感覺跟過獨木橋似的,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她知道要遠離宮峻肆,可現實又豈能容她想遠離就遠離的?尤其下班的時候,她咬著唇,覺得徹底被逼到了絕路上.

宮儼要她押宮峻肆回家,她若不做,宮儼會失望,她若做……該怎麼做啊.

夏如水為難地立在門口,輾轉不定,就是沒有勇氣舉起手去拍門.最後,她索性安靜地立在門邊,等他.

宮峻肆忙完手頭的工作時已近八點.辜子榆打電話過來,請他喝酒,大有將功折罪之意.宮峻肆也未拒絕,拾起外套就往外走.才拉開門便看到了夏如水,局促地立在那兒,唇瓣咬著.

她的唇瓣粉粉的,這麼一咬,就像被咬去了一半的草莓.他莫名喉頭一緊,迅速冷了下來,也懶得理她,往外就走.

夏如水張了張嘴,沒有說話,跟在身後.他到達停車場,她離得不近不遠,眼巴巴地看著他拉開車門上車.後視鏡里,她纖瘦的身子孤零零地落在那里,透著一股可憐勁.

他沒急著走,索性看她要干什麼.夏如水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還是走了過來,"您是回宮宅嗎?爺爺白天說……"

"一天不討好他就過不下去了嗎?"聽她說這話,宮峻肆的好心情徹底被破壞,不客氣地道.夏如水再次咬起了唇,"你們的事我不該管,可這事爺爺他交給我,我……"

"你就算再怎麼討好他,也得不到什麼,我們的恩怨永遠也不會兩清,你永遠是我的女奴.所以,別花心思在他身上了."在他看來,她分明就是"曲線求國".

說完,再不停留,他一踩油門沖了出去.夏如水不防他突然起步,嚇得一陣踉蹌,差點被他的車風給刮跑.

"我的好哥們,你總算來啦."會所包廂里,辜子榆熱情地迎上來,欲要攬宮峻肆,被他的一冷眼給逼得收了手.宮峻肆屬于高冷型,不論多親密的朋友都不能貼他的身對他動手動腳,辜子榆自然是清楚的.

"來,喝酒."他迅速跑回去,舉起酒瓶子道,"這是哥們兒特意為你准備的二十年陳釀,死貴死貴的."

宮峻肆走過去,拾起杯子時只淡淡地哼了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辜子榆被猜透了心事,干巴巴地訕笑,"果然厲害."

宮峻肆一口一口地抿著嘴,也懶得問他找自己什麼事.辜子榆今天沒有叫女人做陪,世廂安靜了許多,也讓人覺得舒服了許多.

"肆,能不能幫我把鄭經理弄到手."辜子榆見宮峻肆沒有問的意思,只能主動開口.

宮峻肆冰冰地撇了他一眼,"弄到手後怎麼辦?上床?然後把她踢了?別的女人你了隨便怎麼玩,大不了完事給點錢.鄭經理可不一樣,你要是敢甩她,她會跟你玩命."

"哪有……那麼誇張."

"不想誇張,就先想想要怎麼安排她.如果做不到清除後宮佳麗,就別去惹她."

宮峻肆的警告讓辜子榆失神了許久.他做不到跟別的女人徹底斷絕關系,又舍不得放棄鄭經理.鄭經理就像落在心口處的一根羽毛,時刻撓得他癢癢的,只想將她壓在身下狠狠愛.

"不如玩女人吧."宮峻肆開了口,伸手按下了鈴.

辜子榆像看怪物似地看著他,"肆,你沒事吧."以前一起玩的時候,他從來不要女人,就算送上門來的都給趕得遠遠的.宮峻肆沒理他,直接向進來的經理要了兩個女人.

傾刻,兩個姿色妖嬈的女人走進來,自動分開,一人身邊坐一個.辜子榆很快忘掉了鄭經理的事,笑嘻嘻地跟美女調笑,宮峻肆則低頭一杯又一杯地喝著酒,根本無視于美女的存在.

喝完酒,辜子榆早就攬著美女上了樓.宮峻肆身邊的那個乖巧地跟著他走出來,小心翼翼地挽上了他的臂.宮峻肆沒有拒絕.

他的默認讓女人臉上飛起了竊喜.

宮峻肆不近女色是會所里人盡皆知的事,她這算是走了大運了嗎?

到了門口,欲要往下邁步的宮峻肆突然擰起了眉頭.因為,夏如水正安靜地站在大門口,用一雙無辜的眼睛瞅著他.她竟然敢跟到這里來!

一股莫名的怒氣騰了起來,他猛轉身,徑直朝她走去.夏如水迎過來,"可不可以……啊!"她的話還沒說完,宮峻肆就猛然將她壓在了牆上,一只臂橫在她的胸口,"怎麼?想讓我上你?"

"沒……"她的一張臉憋得通紅,委屈地搖頭.她只是想他回家啊.

"真這麼想,我可以成全你!"他一把扯起了夏如水,將她扯進了會所.跟隨他的女人弄不清楚夏如水是哪里飛出來的程咬金,不知所措之時還是不死心地跟了過去.

宮峻肆反回包廂,一把將夏如水扔在沙發上.夏如水想要爬起來,他的身子就壓了過來.她嚇得忙去阻止他,"別,不要這樣!"

宮峻肆覺得吵,狠狠封住了她的唇.

宮峻肆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火熱.

夏如水被嚇壞了,再不敢動彈一下.

而此時,她看到了一直靜站在門邊上看著他們的女人.

"啊!"不習慣被人觀瞻,她低叫起來.宮峻肆混然不覺……

她再次掙紮,"別……髒."

他在包廂里呆了這麼久,一定跟那個女人做了許多親密的事,她本能地覺得肮髒.她的話讓宮峻肆停了下來,一又夾著預望的眼對誰了她,從她微側的眼眸里看到了女人,明白了她的意思.

竟然敢嫌他髒!

宮峻肆不客氣地將她從身下提了起來,甩在另一頭,唇繃了繃,一個字沒說提步就走.

夏如水一個人擁著身子瑟瑟發抖,直到他的腳步聲遠去才緩緩收拾自己.身上還殘留著宮峻肆的溫度,她剛剛竟然差點就和他……她捂了臉,都快沒臉見人了.

經曆這一場,她再沒有勸他回家的勇氣,一個人出了門,朝外走.

宮峻肆沒有離開會所,而是上樓要了間房.女人亦步亦趨,和他進了房.他煩亂地拉開了衣領,看了一眼女人,"去沖涼!"

女人聽話地進了門,唇角勾起明顯的歡悅.

沒過多久,女人披著浴巾走出來,徑直走到他面前,坐在他的膝頭上.她像根藤蔓般纏在他身上.一切都比夏如水做得好.他將她壓倒在沙發上,卻發現,怎麼也找不到跟夏如水時的那種感覺.

他非但沒有失控,反而越來越冷靜,也越來越覺得無趣.最後,他一把推開了女人.

"宮少."女人巴巴地低呼,眼睛紅紅的.他連看都不想看半眼,甩了幾張鈔票大步出了門.

會所外,已經沒有了夏如水的影子.

上篇:第43章 錯了還不行嗎     下篇:第45章 拒絕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