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6章 我的人,你休想動  
   
第46章 我的人,你休想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峻肆沒有回應,對著她看了許久.回想著自己犯的錯誤,夏如水只能無力地捏著手指頭,眸底滿是懺悔.

"你為什麼覺得我們不只你一個代孕的?"不知過了多久,夏如水才聽到他問出這句話來.她無力地扯扯唇角,"我爸說的."

"他還說了什麼."這是他第一次對這件事提起追究的興趣.

"說,有兩個代孕媽媽已經成功懷上了孩子,我有沒有懷上都不重要."她坦率地交待.

"夏如水,我一直知道你很有心機,這一次算什麼?"他的話風一轉,再次變回了那副冷酷無情的樣子.夏如水仰頭,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頭腦卻像被人兜頭澆了一盆冷水,從頭冷到腳.

他是不信她的.

失望,襲卷了全身,她咬著唇角,即使委屈得要命卻再也不能發出一個聲音來.

下巴一緊,被他握住.

"我家老爺子有心把你送到我床上去伺候我,你,也是這麼想的?"

"沒有."睫毛顫得厲害,幾乎要哭出聲來,她還是倔強地否認,"放心宮總,我對您……一丁點兒感覺都沒有.我喜歡的人必定通情達理,講道理,最重要的是相信我."

心口,莫名不暢,指頭也跟著縮緊.

通情達理,講道理,相信她?宮峻肆腦海里第一時間浮出的便是韓修宇的影子.這個描術可不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

不爽,不爽到了極點.

即使他的手下,她也沒有資格覬覦!

"別忘了,你現在是我的女奴,我沒打算讓你幸福,所以,不可能給你任何男人,尤其你想要的那種!如果膽敢背著我對哪個男人拋媚眼,絕對,不客氣!"

他粗魯地松開了她,順手按開了解鎖鍵.夏如水逃命般從車里下去,跌撞著跑出老遠.直到車子揚長而去,她才扶著樹杆吐氣.

每一次和他交戰,自己都會有死過一回的感覺.她知道不該忤逆他的,只是他的話那麼過份……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她強力忍著就是不肯讓它們流下來.

趕到公司,她遲到了三分鍾.夏如水打了卡,強打起精神走向秘書室.

"夏如水."一道清淺的男音傳來.

她抬頭,看到了韓修宇.許久不見,他黑了不少,但精神抖擻,在她看來帥氣俊美.

"韓管事."她笑著回應,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韓修宇都有一種親近感.

"去位置上吧,下次早點來."韓修宇抬腕看表,道.

夏如水點點頭,"好.對不起,今天遲到了."

"我的意思是,下次早點到,免得這一路跑上來的弄得自己滿頭大汗."他笑著解釋,並不在乎她是否遲到.這看似無心的關心狠狠溫暖了夏如水的心,她差點哽咽,好半天才把那聲謝謝說出口.

朝韓修宇點點頭,她走向自己的位置.韓修宇默默地注視著她的背影,她又纖瘦了許多,原本就不大的衣服顯得空空的,剛剛正臉看時,下巴又尖又細,臉上還蒼白著.

心口,劃過一抹疼痛,他卻不敢表現得太明顯.她是宮峻肆的仇人,注定她與他之間有一道無法逾越的坎.

逼著自己將目光從她的身上撤離,韓修宇拍了拍掌,"從今天起,首席秘書的工作由我兼,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說."

他也是昨天才接到這個命令,然後連夜趕回來接手工作的.宮峻肆厭倦了俗媚而別有所途的女人圍著自己轉,索性把韓修宇召回來.

聽到他兼了首席秘書的職,夏如水臉上露出一抹笑來.和韓修宇打交道比和宮峻肆打交道容易多了,她以後的日子,也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其她兩個秘書對韓修宇也是熟悉的,知道宮峻肆把自己最信得過的人放在了秘書室,個個露出狼般的目光,算計著近水樓台先得月.雖然得不到宮峻肆的心,能搞定他最信任的人也是不錯的,再者說韓修宇真的很出色,嫁給他絕對只賺不賠.

兩名秘書不迭地以各種方式和韓修宇套近乎.韓修宇一概禮貌而客氣地應對,既不過于親近,但也讓兩名秘書意識到,想搞定他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兩名秘書萎靡不已,只能收起那份小心思開始工作.

韓修宇的位置就在夏如水的對面.自從坐下後,她就靜靜地工作著,其他人的一切言語行動仿佛都不能影響她.她並沒有像那兩個那般對自己獻殷勤,從頭到尾將他當成隱形人.

心底,略略閃過一抹失落.

失落什麼?她反正不屬于自己.韓修宇勸著自己,強力將視線從她身上收回,開始工作.

辦公室里.

宮峻肆握筆,擰著眉在思索著什麼.以前這個時候,他早就忙了起來,今天卻有些興致缺缺,滿腦子里閃出的是夏如水的影子.他以為她那麼想得到自由,在意識到宮老爺子就是能搞定自己的人後會加倍地討好老頭子,借機詆毀他,以求脫離他的掌控.她卻沒有這麼做,反而為他和老頭子的關系用盡心思?

這個女人在打什麼鬼主意?

宮峻肆經多了商場上的爾虞我詐,難免對算不上了解的夏如水多想,他哪里知道,夏如水就像一汪清泉,純潔得一望就見了底.

象征性的敲門聲響起,辜子榆在沒有得到回應後大搖大擺地走進來.

"喲,大白天的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他揶揄著,滿嘴的不正經,"不會是把心落在了哪個女人被窩里了吧."

宮峻肆被他打斷了思緒,甩了筆,給予一記瞪眼,"以為人人都是你,不給女人做種馬活不下去."

"話怎麼到了你嘴里就那麼難聽了?什麼種馬?我這是及時享受生活."

宮峻肆冰冰地哼了哼,對于他的論調給予無聲的諷刺.辜子榆也不在乎,眼睛往外瞟了瞟,"話說,你的小秘里有一個可真心不錯,白嫩的跟朵白蓮花似的,光做事不說話就能撓得人心癢癢的."

"那朵白蓮花你真不知道是誰?"宮峻肆問,揚起了半邊眉毛.辜子榆聳聳肩,"我該知道嗎?倒是上次,在酒店里好像見過她.就算沒見過,也跟見過的那個女孩是一個系的."

"不僅見過,而且還把她送上了我的床,你忘了?"宮峻肆咬著牙問,這筆賬,還沒跟他算呢.

"啊?"辜子榆聽說自己把這麼好的貨送給了宮峻肆,悔得腸子都在泛青,"我真的……把她送你床上了?"

"可不是?"宮峻肆朝他翻了一記冷眼.辜子榆啊啊地喊著,"可惜了,可惜了."

"可惜什麼?難不成你想上她?辜子榆,我可警告你,我的人你休想動一根手指頭!"

"你的人?"辜子榆聽出了重點,"你的意思是,你們早就……"他突然一拍大腿,"她就是那個夏如水對不對,你在公司里公開表示是你女人的那個!"

這個家伙,比他還了解自己公事里的八卦!

他被辜子榆的哇哇聲吵得頭痛,"該閉嘴了!"

辜子榆這會兒怎麼冷靜得下來,連連在辦公室里打著轉,"我就說嘛,要怎樣的人兒才能勾動你這顆生了鏽的心,原來是她.唉呀唉呀,如果是她,我認了,認了."

"我對她沒有任何意思,別亂想!"他及時撇清了和夏如水的關系.

辜子榆自然是不信的,他的那對桃花眼使壞地揚了揚,卻並未點破,"如果你對她沒有意思不如就讓給我唄.只要把她讓給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騷擾你的寶貝愛將鄭經理了."

"你敢!"宮峻肆突然暴跳起來,沖著他吼,兩對劍眉即使化成劍要刺死辜子榆的架式.辜子榆哈哈笑起來,"我說你愛上了吧,還裝,裝得下去嗎?"

"我只是覺得你無聊!還有,我這里不是向你提供女人的溫床!"他反駁,臉僵得極度難看.

辜子榆明顯敷衍地嗯嗯著,"你就算裝死也逃不過我的眼睛,肆,你還是認了吧."

"滾!"宮峻肆投過一本厚厚的資料來.辜子榆跳起來避過,哇哇地亂叫,宮峻肆已經按下了通話鍵,"把我辦公室里這只拖出去,馬上!"

"宮峻肆!"辜子榆意識到他跟自己較真,大叫道.宮峻肆連理都不理低頭處理文件,門已打開,兩名安保人員一左一右,"辜先生,請離開吧."

"他要是不主動走你們就直接給我拖著丟出去."宮峻肆一點情面都不講,頭也不抬吩咐.辜子榆抖著指指了他數次,最後只能無奈地轉身走出去.

經過秘書室外頭時,他隔著玻璃看了夏如水好多眼.這個女人,越看越和宮峻肆有夫妻相.唉,又失去了一個目標.

韓修宇到來後,各項任務都進行了公平的分配,夏如水不需要加班,早早地就可以下班了.她吐出一口氣來,為終于可以看到傍晚的陽光而感到舒心.她伸出雙手,迎著陽光吐納氣息,任由風兒掀起裙角和長發.

背後,韓修宇開車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她的裙角飛揚,長發撩起,乾淨美麗……他的心髒都停止了跳動,所有注意力都落在了她身上.

"怎麼回事?"

背後,宮峻肆出了聲,問.一向極會開車的韓修宇竟然差點把車開上人行道,他能不問嗎?這個混蛋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心不在焉了?

上篇:第45章 拒絕誘惑     下篇:第47章 愛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