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9章 做了虧本買賣,怎麼算  
   
第49章 做了虧本買賣,怎麼算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總經理一拍腦門,"對!就這麼辦!找幾個女人,把她裝扮得漂漂亮亮的,今晚壓軸出場!"

"是!"

昏迷中的夏如水對此一無所知,在女人們的裝點下,一個小時後,一個身披半透明絲衣的女人躺在了床上.她的頭發散開在枕間,發間別了一朵小小的白花,瑩白的皮膚,粉粉的唇瓣,精致的五官,就像睡美人一般.

衣底並不是空無一物,裹了小小的一片肚兜,越是這欲遮還休的樣子,越能引得男人們想入非非,亢奮不已.負責裝扮她的女人深諳這個道理,對于自己的作品表現出了十二份的滿意.

她把裙子拉至夏如水的腳踝,剛好露出她的足部,雪白粉粉的足尖又足以勾起男人的另一種預望.

"可以了."她打了個響指,"送過去吧."

此時,前廳一派嘈雜,可以說接近瘋狂.台上一個個衣著清涼的女人輪翻上場,展示著自己的美好,等著金主的光顧.台下的男人眼睛血紅,恨不能把台上的女人抓下來生吞活剝.在宣布了規則之後,更有人一擲千金,抱得美人歸.

"平日里這些女人價格不過如此,但一旦站在台上供人爭搶,情況又不相同.男人天生有霸占欲和爭勝欲,就算為了面子也得花大價錢買下.這里的老板抓住的正是這一點,估計今晚能掙不少錢."

二樓隱藏的包廂里,辜子榆舉杯對著台下的美女們道,唇角勾著無所謂.這樣的畫面他見得多了,已經提不起半點興趣.

"你所謂的好地方就是這種地方?"另一端,光線晦暗之處傳來冷冰冰的問話.那人隱在陰暗中,只能看到不明的輪廓,即使只是輪廓也讓人賞心悅目.

"這里對我來說已經算不上好地方,但對你卻不一樣啊.你想想,男人一生要的是什麼?金錢,權力,美女.前二者你都不缺,唯獨缺美女,我這不是為你著想嗎?"明明自己想尋歡作樂,卻把一切賴在了對面人身上.辜子榆的話惹得那頭一聲諷刺的"哼","美女就算了,留著你自己用吧.對于這種暴發戶似的猥瑣玩女人方法,我不喜歡."

他立了起來.

高大的身形立刻顯露在燈光下.

"宮峻肆."辜子榆伸手去拉他,"別呀,我可告訴你了,老板已經特別通知了,今晚有重頭好戲,看完了再走嘛."

"要看你看!"宮峻肆甩了他的手.他給夏如水那個女人氣糊塗了,才會相信辜子榆的鬼話.

該死的女人,倔強得像塊牛皮!

想到她那副明明嚇得要死卻抿唇用一雙大眼瞪著他無聲挑釁他的樣子,火氣就一陣陣往外冒.他那一拳就該打在她身上,把她碎才對!

心里想著,腳步急速朝外移,轉眼到了扶手樓梯處.辜子榆不死心地繼續跟在身後,試圖勸服他.他只把對方的話當成耳旁風,理都懶得理.

"咦?你看!"辜子榆突然扯著他往看台上看去,此時,主持人正在賣力地煽動著情緒,"現在,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了,今晚我們的壓軸美女已經出場,她擁有清純乾淨與世無爭的小臉,偏偏身材如同魔鬼,朋友們,還等什麼,拿起你們手中的計價牌竟爭啊!"

現場,像突兀開了一鍋水,頓時沸騰起來,蓋過任何一個時刻,全場的男人都瘋了!

宮峻肆只是本能回望,在看到冰床上那道身影時愣住了.嫩綠色的絲衣鑲著點點花兒蓋在一個女人的身體上,在無聲勾誘著所有的男人去犯罪.

當他的目光移到那張臉上時,取而代之的是憤怒.

夏如水!

這個女人不是在家里嗎?怎麼突然就到這里來了?那是什麼鬼衣服,什麼鬼姿勢!

而在另一間包廂里,宮峻雅手捧著紅酒杯子,帶著幾絲憤恨看向台面.這死女人,竟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看到台下那群紅了眼跟瘋牛似的男人,她越發認定夏如水就是一只專門勾誘男人的狐狸精.所以她的修宇哥哥才會被勾得神魂顛倒.

在知道老板要把夏如水送來拍賣時,宮峻雅心頭升起了另一個念頭.她要盯著是誰把夏如水買走的,事成之後告訴韓修宇,讓他親眼見見這個肮髒的女人.修宇哥有潔癖,自然不可能再要她了.

"最好賣個低價!"同為女人,夏如水如此受歡迎,她哪里會開心,嘴里詛咒著,伸手拿牌子寫了個十塊錢,讓手下人送上去.

"咦--"這十塊錢讓台下人一致鼓倒掌.

"會不會看人啊,眼睛瞎了不成."有人甚至罵了起來,並舉起牌子,上頭列著一萬.一萬並不算高,但足以把宮峻雅氣得牙根直咬.

隨著那人的舉牌,更多的男人開始舉牌,很快就從一萬上升到了一百萬.

"一百萬,瘋了嗎?"宮峻雅氣得指甲都掐入肉心里去了,這個女人哪里能值這麼多錢.

"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兩百五十萬."

"五百萬."

……

"她……她是夏如水吧."辜子榆結結巴巴地吐出這個名也,也愣了.這個他心儀已久的女子怎麼會落到這里來?他不放心地看看宮峻肆,宮峻肆雖然繃著一張臉,卻完全沒有要涉入競爭行列的意思.

既然他不要,自己可就出手了.

辜子榆從服務生手里扯過一塊牌子,寫下了一千萬,舉了起來.

"一千萬!"

呼!

台下一片冷氣直呼.

一個女人一夜一千萬,那真是瘋了.

"一千萬第一次,一千萬第二次……"台上的負責人嘴里念著,都快笑到哭了.免費得個女人卻買了一千萬,這是哪位天使大姐送來的好貨,回頭一定得好好供供她.

辜子榆有的是錢,此時勝劵在握.

負責人舉起了大錘,"一千萬第三……"

"五千萬!"

突兀的男聲生生打斷了負責人的聲音,即使沒有話筒,他的話音也帶著穿透力進入了全場每個人的耳朵.他是唯一沒有拿牌的,但光站在那兒就是塊招牌.

"這位先生說什麼?"負責人給嚇呆了,出聲確認.

宮峻肆已大步走過去,一躍上了台子,"五千萬,這個女人我帶走."他隨手撒下一張支票,連壓錘都省了,直接抱著夏如水離開.

嘩!

台下嘩然一片,負責人抖著手撿起那張五千萬的支票,好半天才去吩咐手下,"快,快保護客人,樓上有最好的總統套房,免費贈送."

五千萬都到手了,又何必在乎一間總統套房呢?

直到宮峻肆完全消失,辜子榆才從震驚中醒來.他耳朵出問題了嗎?向來厭惡許冰潔以外的女人的宮峻肆竟然一擲五千萬買了夏如水?

報社,哪家報社最牛,他要報料,報料!

而包廂里的宮峻雅也沒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會到這種地方來,竟然用那麼高的價錢買走了她最恨的女人.

"哥!"她跺著腳追過去,卻被人攔了回來,"對不起小姐,您不能從這里走."

宮峻雅氣得要發脾氣,但也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只能咬著唇瓣退回來,此時氣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宮峻肆把夏如水抱進了總統套房.

工作人員端了杯酒過來,"祝您夜晚愉快."

宮峻肆接過,一口灌了下去.這個夜晚,他一點都不愉快.兩次生氣都是因為這個夏如水,該死的女奴,竟然出來賣,竟然坑了他五千萬!

床上的夏如水藥力漸漸散去,軟軟地伸吟了幾聲.宮峻肆扯掉領帶,冷氣已經開得足夠低,他卻還覺得熱.

夏如水悠悠睜開眼,看到自己躺在一個裝飾華麗的地方,這里是哪里?她爬起來,並不知道身上穿了什麼,只怔怔地四處看,動作比平常慢了數拍.

在看到宮峻肆時,她的小臉微微皺了皺,"你怎麼在這里?"

宮峻肆原本心煩意亂,扯了煙出來抽,這會兒聽到聲音回頭,看到夏如水正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自己,眸光如清水,仿佛對一切都一無所知.

他狠狠扯起了唇角,"我怎麼在這里?你不清楚?"

"我……"夏如水搖搖頭.他在這里,她為什麼要清楚?

宮峻肆甩了煙,起身大步朝她走來.夏如水縮了縮身子,這一縮,衣下的肚兜愈發明顯,足以讓人想入非非.

宮峻肆喉頭狠狠一緊,"我做了一筆虧本買賣,怎麼算?"

"虧本買賣,啊,你怎麼可以……我的衣服……"夏如水在這一連串之下終于發現了自己穿的是什麼,驚叫起來.她根本沒有這種透明衣服,怎麼會穿在身上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一切都變成了這樣?陌生的房間,陌生的穿著,還有目光都變得陌生的宮峻肆……

上篇:第48章 公平競爭     下篇:第50章 沒有說不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