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1章 和宮峻肆在一起了?  
   
第51章 和宮峻肆在一起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辭職?為什麼辭職?是不是宮峻肆那混小子又對你做了什麼?"

夏如水的臉騰地就紅了,想到的自然是昨晚那煽情曖昧到暴的一幕,半天都吐不出話來.她這個樣子讓宮儼輕易誤解,"果然!這混小子,看我怎麼收拾他!"

"不是,跟他無關!"夏如水後知生覺,想要解釋.宮儼哪里相信,拍著她的肩安慰,"如水啊,你放心,只要有爺爺在,誰都別想欺負到你."

"可我沒有……"

"好啦,一切爺爺做主."宮儼當著她的面關了門,自己進了書房.夏如水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又不好跟進去,這會兒連哭的心都有了.

宮儼進書房當然是給宮峻肆打電話,之所以關門,是怕夏如水聽到自己吼孫子不好意思.這會兒電話才接通,他就吼了起來,"混蛋,限你二十分鍾之內給我滾回來,否則老子殺到你的辦公室去!"

宮峻肆接到宮儼的電話一陣莫名其妙,自己哪兒惹到他了,值得這麼大呼小叫的?宮儼向來做事不留余地不給面子,即使他這個做孫子的也是如此.宮峻肆還真怕他像上次那樣殺到公司來給自己難堪,只能擰著眉頭出了門,一路往宮宅而來.

宮儼閉口不談讓宮峻肆回來的事,出門後就讓夏如水陪自己下棋.夏如水張了幾次嘴想要說清楚宮峻肆沒有欺負自己的事都被宮儼巧妙地截開,為了不破壞他的好心情,她只能閉了嘴.

二十分鍾,宮峻肆准時到達宮宅.

"爺爺."他進門便叫,在看到宮儼對面的夏如水時揚了揚眉.這個女人,他擔心了大半天,竟然在這里舒服逍遙.

"還敢叫我爺爺."宮儼這一刻突然暴發,舉起拐杖就朝宮峻肆砸了過來.宮峻肆不能躲,因為他一躲,老爺子肯定會追.他年紀大了,又是生氣又是跑動的,指不定血壓就高了,出什麼事才叫麻煩.

只能生生受這一棍.

棍子打在他背上,呯呯作響,嚇得夏如水也跟著彈了起來,差點掀翻棋盤.

"爺爺!"她低叫,理不清到底怎麼回事.

宮儼繼續往宮峻肆身上招呼,"還是個男人嗎?還是個男人嗎?竟然欺負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我欺負誰了."盡管棍子打得呯呯響成一片,宮峻肆卻連眉頭都沒有擰一下,跟打在別人身上似的.他不服氣地問,語氣也並不急躁.

"還敢問!"宮儼停了棍子,朝夏如水看去,"如水都被你嚇得要辭職了,你自己說,對她做了什麼?"

夏如水此時才恍然,敢情老爺子發這麼大火還是為自己啊.

宮峻肆冷冰冰地朝夏如水看來一眼,"我欺負了你?"

"啊,沒."夏如水急搖頭,只是一點可信度都沒有.老爺子再次吼了起來,"你在這里她敢說實話?"

夏如水快哭了,她說的都是實話啊.

宮峻肆被自家爺爺氣得臉都在發綠,"爺爺既然這麼相信她,就索性向外召告,收她做孫女還是女人都可以,以後保證沒有人欺負她."

"這是人話嗎?"宮儼的暴脾氣再次被激起,舉起拐杖不客氣地又砸了過來.再這麼打下去,宮峻肆鐵定打壞.夏如水急得不行,只能去攔宮儼,"爺爺,求您別生氣了好不好,宮俊肆真的沒有欺負我,是我自己想去做別的事情.您要是生氣,就打我吧."她把宮儼的棍子往自己身上搬.

宮儼自然舍不得打她,收了拐杖,"那你說,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公司?"

"這個……"她能說因為和宮峻肆差點發生那種事,她不敢面對他嗎?"我……"

"看吧,你這孩子就是這樣,受了什麼委屈總自己扛著,到了這一步都不想說出來.這一點,爺爺不喜歡,要批評你."

宮儼幫她說話只讓她越發不敢抬頭面對宮峻肆,恨不能拿塊豆腐撞死算了.

"我只是怕跟他處久了愛上他嘛!"她被逼上了絕路,只能這麼胡謅一句.這一句,宮儼信了.

"我這孫子可別說,成天里冷冷冰冰的,可招女人喜歡著呢."提到這個,宮儼對自己的孫子又是滿滿的贊賞.別的女人喜歡他不樂意,但夏如水,又令當別論了.他留她在宮峻肆身邊,就是為了有朝一日他們能修成正果的.老爺子看到了希望,早在心里偷著樂,臉上卻不動聲色,"不過,你就因為這一點就拋棄工作,不顧爺爺對你的信任,爺爺不同意."

"可我……"

說了那樣的話後,她立馬接受到了宮峻肆怪異的目光,更想挖個坑把自己埋起來.怎麼就找到了這麼蹩腳的理由呢?

支吾著,她語不成句.

宮儼已霸道地擺手截停了她,"這件事到此為止,以後不許再提!現在該干什麼干什麼去,耽誤了工作我可是會找你算賬的!"他一副嚴厲的樣子,夏如水哪里還敢多話半句,只能無力地點了點頭.

"我累了,你們去公司吧."他甩了兩人,樂得清閑.

夏如水張著嘴看著遠去的宮儼,沒想到他就這麼把自己丟給了宮峻肆.

"那個……我上樓了."不敢面對宮峻肆,她紅著臉道,急速往樓上而去.在進入房間要關門時,門卻被人從外頂住.宮峻肆跟了過來.

他只略一用力,她就被推開,他邁步走了進去.

夏如水看著他頂著一雙陰沉沉的眸子,就覺得全身泛冷,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那個……還有什麼事兒嗎?"她咬著唇問.

"你說呢?"宮峻肆冷聲反問.

夏如水啞然,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宮峻肆毫無溫度地看著眼前跟小老鼠似的夏如水,"你跟爺爺說,我欺負了你?"

"我沒……"她搖頭.他已一步走來拉住她的臂,順勢將她拉進了懷里.

"既然有了罪名,怎麼可以沒有犯罪事實呢?"

"你要干……什麼?"夏如水的聲音都顫了起來,輕問.宮峻肆已一旋身將她拎上床,既而壓了下去……

"喂!"夏如水驚得直叫,又不敢大聲,生怕驚動別的人.在宮家兩人以這種姿勢落在一起,別人看到了會怎麼想?

宮峻肆並不阻止她呼喊.

"宮峻肆!"夏如水伸手來阻止,原本只是賭氣般落唇,在沾上她的唇瓣的那一刻,昨晚那熟悉的觸感襲來,他像被人灌了藥似的,再也不能控制自己……

夏如水的掙紮毫無作用.

夏如水閉了眼,幾乎不敢與他面對.她恨自己這麼輕易地塵服于他.

宮峻肆卻突然撤離.

"該去上班了."

他永遠這樣,收縮自如.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沒有半點褶子.再回觀自己,夏如水的臉再次發燙.

"不想走著去上班就在三分鍾內下樓."宮峻肆留下這句話,抬步出了門.

夏如水這才想著去收拾自己,簡直手忙腳亂,最後總算踩著點上了宮峻肆的車.她盡量縮在角落里,不讓他看到自己,剛剛的發生過的事情還環繞在腦海,她捂了臉,根本不敢面對.

宮峻肆卻完全抽身出來,仿佛什麼事兒也沒發生過般,冷眉冷臉,面無表情,流暢地轉動著方向盤.這個男人,不論做好事壞事,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理直氣壯.

夏如水在心里歎著氣,這份氣場,她就算學一輩子也學不來.

夏如水回了秘書室.

"韓管事."在門口,她碰到了韓修宇.出于禮貌,她叫了一聲.韓修宇一反常態,臉色難看,甚至沒有應她.她有些驚訝,卻也不便深究,只能回了位置.

工作,讓她忘記了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也忘記了那些尷尬.直到把手里的工作全都弄完,她才得以伸個懶腰,卻茶水間給自己倒杯水喝.在經過總裁專用茶水間時,她看到韓修宇一個人站在飲水機面前,一動不動.放在飲水機下面的杯子空空的.

她輕輕推門進去,"是要給總裁泡咖啡嗎?我來幫你吧."她伸手取過杯子,韓修宇卻突兀地握住了她的腕.

"韓管事."她略驚,低呼.

韓修宇並沒有退開,目光炯炯地撒在她身上,眉頭里擰滿了痛楚,"夏如水,你……是不是已經和總裁一起了?"

"啊?"夏如水被他的問話弄得手一晃,差點打掉杯子.

"沒有啊."她急忙搖頭,雖然他們差點走到那一步,但,並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系.

"真的嗎?"韓修宇的表情略略好看了些.

"真的."她點頭,有些底氣不足.他們只差了最後一步,該看的看了,該摸的也摸了.但她哪里能厚臉皮地承認這種事?

上篇:第50章 沒有說不的權力     下篇:第52章 想讓人看你什麼也不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