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4章 往哪里擦  
   
第54章 往哪里擦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那晚對于宮峻肆來說算什麼?一時情動,對自己的女奴下了手?不需要負責任,也不會覺得內疚?

眼淚,打在手背上.在宮峻肆的面前承受過太多的折磨,卻沒有哪一樣像這件事這般來得打擊她,幾乎將她擊垮.連唯一算得上親人的養父都已經斷絕了關系,遇到這種事,她甚至連找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她知道,自己不過螻蟻一只,輕易就能被宮峻肆捏死.若真的報警,還沒到公安局就被他抓回來了.這也是這幾天她一直保持沉默的原因.

臂,突然一緊,她被一股大力拖進了車里.下一刻,背撞在椅背上.宮峻肆那張冷而俊的臉落在眼前,不足五公分,"需要我再提醒一次嗎?在我面前,不許這麼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在他看來,她的失魂落魄完全因為韓修宇撞破了那晚的事.都給韓修宇寫情書了,想得到她對他有多喜歡.他的女人,怎麼可以心中存著別的女人!

夏如水慌亂地想要收回表情,卻還是忍不住委屈地去瞪他.這樣子倔強又脆弱,勾得人心浮動.宮峻肆將她往前一扯,她小小軟軟的身子就貼上了他的胸口,"再敢露出一星半點喪氣樣,我現在就辦了你!"

夏如水一時大驚失色,本能地去看前面,還有司機在啊,他竟然……

他作勢真要扯她的衣服,她迅速退開,"別,求你."可憐巴巴的表情,兩手緊張地揪著自己的衣領.宮峻肆伸了一半的手縮了回去,語氣卻未變,"不想難堪就給我笑!"

夏如水努力了半天,總算擠出了一抹笑容來,卻比哭還難看.宮峻肆煩得很,索性轉了臉,眼不見為淨!看他終于放過了自己,夏如水淺淺呼吸著盡量將自己縮起來,離他遠遠的.

宮峻肆一路上不再找她的麻煩,而是低頭處理起公務來.司機將車子開得極為平穩,而性能超級的車上應有盡有,辦公寫字都不受影響.她和宮峻肆之間本來可以升起擋板來的,這樣他就有單獨的空間工作.但他沒有,由著夏如水坐在那里.

他工作的時候完全斂去了戾氣和壞心眼,嚴肅而認真,跟剛剛完全變成了兩個人.夏如水看著他的變化,內心震驚于他的轉變之快.

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工作上,她便得到了解釋,這才能放心呼吸,把臉轉向另一邊去欣賞外頭的風景.在離公司還有兩站的地方,她緊張地傾身過去,朝著司機出了聲,"師傅,在這里停一下車吧."

她語氣柔柔的,十分客氣.司機略怔了一下,因為極少有人這麼跟他客氣地說話.但他沒有馬上停車,而是去看宮峻肆,有請示的意思.宮峻肆連眼皮都沒有撩.

司機無奈地搖頭,繼續朝前開進.夏如水的小拳頭緊張地捏了起來,這麼光明正大地跟著宮峻肆去公司,公司里的人會怎麼想?司機就不能出個聲嗎?給他一個眼神他哪里看得見?

即使心里有千千萬萬的小九九,車子還是停在了公司樓下的停車場里,總裁專用車位上.宮峻肆點了點下巴,司機下車.夏如水被火燒了似地迅速去拉門把,期盼著在引起他人注意之前快離開.

只是,她還未推開門,腰上就一緊,被強有力地箍住,連一聲叫都還未來得及發出,整個人朝另一側倒去,翻在了宮峻肆攤開的那張桌子上.他冷酷的俊顏就在眼前,像盯著案板上的魚般盯著她,唇角勾起,"就這麼想跟我撇清關系?"

"啊?"她不知道怎麼回答,不安地看著他.

宮峻肆的大掌一按,壓住她的腰,慢慢往上,"還有兩個站就要下車?想證明我們兩個之間沒有關系?可怎麼辦?我們之間連最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有過負距離的接觸……"

他竟然聽到了她先前的話?

"負距離"三個字羞得夏如水滿面通紅,微啟著唇角卻一個字都吐不出,她窘到了極致.宮峻肆的大掌已經滑上了最柔軟的高處,"你越是想和我撇清關系,我就越不會讓你得逞!"

他一低頭,就那麼親了她.夏如水要掙紮,他越掙,他壓得越緊,偏偏是最尷尬的部位……她縮住身子想要減少和他的接觸,最後被他為所欲為巧取豪奪地親了個夠.

她眼見著他的眼眸由冷靜的藍色變成赤紅,最後歸于平靜,心里想的是,他這麼做就是想她難受吧.這是他的新型懲罰她的手段嗎?

宮峻肆終于心滿意足,放開她的同時滿意地舔了舔唇角,"下次再敢不乖,會更麻煩."

她收縮了身子迅速退回去,哪里敢回應半句?宮峻肆就是上天派來折磨她的撒旦,想逃都逃不掉!

這一次,宮峻肆先下了車.

夏如水在車里坐了好一會兒,直到確定衣服理好了,而外面沒有人才推開門下了車.她一路急走,只想快點離開這個讓人尷尬的地方.

讓夏如水唯一值得慶幸的事情則是,在辦公室里並沒有碰到韓修宇.她這幾天休假除了身體不好外,就是不敢與韓修宇見面.跟宮峻肆的事情解釋不清楚,她害怕從韓修宇眼里看到對她的失望,他大概以為是她主動勾引的宮峻肆,以為她是那種不要臉的女人吧.

"宣布一項人事任命."

才坐下不久,人事部鄭經理就來了,身後跟著個女的.

"這是新來的秘書,用于補充秘書室的空缺,另外,從今天起,夏如水重新回到首席秘書的位置,負責宮先生的日常一切事務."

"啊?"

這個決定嚇得夏如水叫出聲來,"是不是……搞錯了?韓管事呢?"

"韓先生因為工作需要已經調到了更重要的地方去了,這是宮先生親自下的命令,不用懷疑什麼."鄭經理公事公辦地道,轉身走了出去.

夏如水傻在了當場.

韓修宇怎麼突然就走了?宮峻肆為什麼要把她重新扶上首席的位置?

坦白說,她現在很不想與宮峻肆打交道,他的陰晴不定讓她猜不透,她發現,自己比以前更怕他了.

"恭喜啊."

Mini,facy以及新來的秘書走來,表示祝賀.夏如水半點沒有提職升官的喜悅,反而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但工作已經按排下來,容不得她不做.夏如水苦著一張臉,被逼進了總裁辦公室.她站在門口,努力了許久才去敲門.

"進."

里頭傳來干脆的聲音.

她推門進去.

宮峻肆如以往般坐在辦公桌後辦公,連眼皮都沒有撩起來.她大步走過去,吸一口氣才向他彙報一日行程.忙完一系列的工作,她的心才徹底放進了肚子里.宮峻肆把公私分得很清楚,整個過程中沒有跟她提到半句跟私事有關的事,行事風格跟以前一模一樣.

這樣的他減輕了夏如水心中的不安,做起事來得心應手了許多.

彙報行程,她收了本子,一如既往地給宮峻肆倒了杯咖啡.咖啡杳杳的香氣提醒著她韓修宇已經離去,她站在宮峻肆的面前發了好久的呆,最後才鼓足勇氣出聲,"我可以問問,韓管事為什麼會突然被調走嗎?"

鄭經理說得不清不夢的,她總覺得他的突然被調走跟自己有關,所以要理清楚.

宮峻肆的眉頭幾不可見地擰了擰,"怎麼?還對他念念不忘?夏如水,你的工作太輕松了吧,今天把這個月的計劃表做完才許下班!"

不僅沒有得到答案,她還領了一堆的工作.夏如水哭喪著個臉走出來,一個月的計劃,今晚得加班加死.

下班時,夏如水依然忙到昏天暗地.不過所幸宮峻肆沒有找她做別的事,所以再加幾個小時就能完成工作了.辦公室里的人一個接一個離開,她忙得連頭都抬不起來.淺淺的腳步聲傳來,她並不抬頭,只當哪個回來取東西的秘書.

宮峻肆走進來就見夏如水在自己的位置上奮戰,唇瓣抿了抿.夏如水低著頭,露出一截白嫩的後頸,點點碎發撩在上面,俏皮又惹眼.他的眸光不由得暗了暗,坐到了她的對面.

突然的陰影擋住了她的光,夏如水這才抬頭,在看到宮峻肆時,嚇得一彈而起,打翻了手邊的杯子.杯子里的水澆得到處都是,最多的落在了宮峻肆的褲子上.

"對不起."她手忙腳亂,連杯子都顧不得去扶,看到他的褲子濕了,扯起紙巾就往他身上擦.褲子濕在大腿上部,她這一擦,沒輕沒重地撞著他的腿和……宮峻肆的臉色都變了,伸手握住了她的腕,"往哪里擦?"

他的聲音一時暗啞,透著濃重的磁性.夏如水終于意識到自己都擦到了哪里,臉轟一下子紅透,"對……對不起."

她紅臉的樣子讓他著迷.

想逗她的心登時興起,他松開了她,"褲子濕成這樣,我怎麼走出去,繼續擦!"

"啊?"夏如水給驚壞了.不讓擦也是他,讓擦也是他……她舉著紙巾想要繼續,可這個部位……她再也下不去手.

"怎麼?不想擦?"宮峻肆冷著臉隱住自己的好心情,問.

上篇:第53章 我床上的女人,你不能碰…     下篇:第55章 宮峻肆,我不是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