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7章 你這是有心惹我生氣嗎  
   
第57章 你這是有心惹我生氣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看到了!

夏如水此時才恍然.

只是,他不是從來不去人事部的嗎?怎麼會那麼湊巧?

"他不是陌生男人."她虛弱地反駁道,不想被他這麼貶低.

"那算什麼?舊歡?新愛?"宮峻肆走出來,步步緊逼.他高大的身形攏罩著她,她連呼吸都困難起來.為了擺脫他的陰影只能步步後退.她退,他就進,她徹底被逼進了角落,退無可退.

"我也沒想到他會抱我,不過這些跟宮先生沒有關系吧."退無可退,她只能硬著頭皮出聲,"我是自由人,只要不違背法律,做什麼是我的自由."

"自由?"宮峻肆重重地重複著這兩個字,長指已經落在了她的頸部,"你還有自由嗎?什麼身份早忘了?"

"您說的是女奴嗎?國家法律不會承認的."她被他刺痛了,所以才會如此回應.宮峻肆繃緊了下巴,眼睛眯實.這個女人,越來越利牙利嘴了啊,竟然敢反駁他!

他緩緩地點頭,"好,就算國家法律不承認,那麼,我公司的制度呢?還要不要?上班時間跟男人親親我我,是不是違反了公司的規定?我的公司不是夜總會,工作內容不是討男人歡心!"

他字字帶刀,就想狠狠刺她幾下.

夏如水無力地咬住了唇角.

他的話的確刺到了她.在他眼里,她就那麼不堪嗎?可是,她無從辯解,的確陳川抱了她,而她是在遲疑了片刻後才推開的.

安靜地立在那兒,她不再反駁半句,由著他懲罰處理的樣子.她這副認輸的樣子,宮峻肆不覺得開心,反而更煩躁了.她這是承認了自己跟那個男人不清不楚,情意綿綿了?

他的指一收,扳著她的後頸將她壓向自己,將她的頭用力按在自己肩頭,"怎麼?打算跟他成雙成對了?做這件事之前,難道都沒有想過,自己能不能飛出我的手掌心?我不讓,你休想和他在一起!"

不等她的回應,他狠狠撅住了她的唇.夏如水只微微動了一下,她根本無從反抗.她叫不出來,只能由著他為所欲為.

他幾乎橫蠻地吸食了她所有的空氣,她頭腦發脹,身子發軟,那麼滑了下去.他在她的腰間一按,將她拎起,終于松開了唇.

夏如水總算能自由呼吸空氣,她大口大口地吸著氣,又忍不住低低咳嗽起來.宮峻肆低頭看著她,在他眼里,她就像一只完全沒有傷害力的小白兔,脆弱又可憐.只是,一想到她曾對那個男人那麼溫柔過,用雙手給男人織過毛線,做過好吃的,就窩火得很!

夏如水才稍稍緩過勁來,他再次壓下去,親住她的唇.這次,是無情的掠奪,在控訴她情感分配的不公.夏如水再次窒息,只能無助地拉著他的袖口,以期不要掉落.

她到底被親暈在了他懷里.

她滑下時,他剛好接到,看著懷里毫無生氣的夏如水方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有多動怒.親暈一個人,前所未有啊!

夏如水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真皮沙發里,身上蓋著宮峻肆的外套,分明還在他的辦公室里.她迅速翻身起來,抬頭尋找,並沒有找到宮峻肆的影子.她虛弱地出了口氣,慢慢想起來,因為陳川的事情,宮峻肆大發雷霆,然後就親她.

宮峻肆到底要做什麼?

沒有時間供夏如水去深思,因為她很快發現,自己竟睡了兩個小時.她急匆匆立起來要回到工作崗位上去,門卻從外推開.

宮峻肆夾著文件夾走進來,並不往夏如水的方向看,夏如水還是緊張地退一步,本能地捂上了自己的唇.

宮峻肆徑直走向辦公桌,"叫兩份午餐."

夏如水這才想到自己是首席秘書,立刻走過去叫了兩份午餐.事情完成,方才往外走.

"想去哪兒?"宮峻肆冷臉問,朝她瞪眼.夏如水只能如實回應,"工作."

"吃了飯再去工作!"宮峻肆的目光挑剔地落在她身上,她纖瘦的身子讓他不滿,"我不想讓別人以為是一個連員工吃飯的時間都不給的老板."

"我出去吃就好了."她可不敢跟他一起吃飯.

宮峻肆的指打在了桌面上,"出去吃?夏如水,你這是有心惹我生氣嗎?"

夏如水委屈地抿了唇.她出去吃飯不是很正常嗎?

"留在這里,不吃完飯不許出去!"他已霸道地發了話,比家長還要嚴厲.夏如水張張嘴,知道斗不過他,只能閉了嘴.

留在他的辦公室里兩個多小時,現在又和他共進午餐,外面的人會怎麼想?她越是想和他撇清關系,卻越是扯在一起,除了無奈她已沒有別的情緒表達.

大概她的順從聽話撫平了他的逆鱗,吃完飯後,他沒有再將她留下來,也恢複了公事公辦的樣子,不再對她說難聽的話.夏如水如臨大赦,迅速離開.

接下來幾天,宮峻肆不再找她的碴,仿佛那天的事情並沒有發生過.秘書室里的人雖然有所懷疑,但都不敢多嘴猜測什麼,也沒有人問她那兩個多小時里發生了什麼.表面上,一切平靜.

夏如水緩緩吐了口氣,即使只是表面的平靜,她也很滿足了.她不想自己的名字和宮峻肆扯上關系,這只會讓她覺得不堪.她不願意成為他的附屬品,得到一個連情人都不如的陪床女人的稱謂.

經過幾輪的拼殺,進入最後階段的應聘人員終于塵埃落定,果然不出夏如水預料,陳川突圍了.因為這一批人都將進入重要崗位,鄭經理才會把名單打印出,供宮峻肆親自過目.夏如水是在送文件的時候看到陳川的名字的.

對此,她並沒有特別的表現,只壓了壓唇角,將文件放在了宮峻肆的案台上.

只是,兩天後,她並沒有迎來陳川的加入,而是被一個女人擋在了樓下.

"夏如水嗎?"女人問,挺著個老大的肚子,顯得極為笨重.夏如水點頭,覺得眼前的女孩子有點兒眼熟,卻想不起在哪里見過.

"您好,我叫富麗緣,是陳川的--老婆."她斟酌了一下,選擇了這個稱呼.夏如水低頭看著她的肚子,點了點頭,陳川那頭抱著她緬懷過去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自己的老婆嗎?面對她,自己先尷尬起來,因為那天的短暫失神.

"有事嗎?"她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一些,道.

富麗緣點頭,"夏小姐,我知道您恨陳川,但也不能這樣做啊.公歸公,私歸私,更何況他跟我走在一起並不是他一個人的錯."說著,她紅起了眼,一臉委屈的樣子.

夏如水給搞蒙了,"我做了什麼?"

"夏小姐自己做了什麼不清楚麼?"富麗緣說這話時,臉上有著淡淡的諷刺,"陳川明明過關了,為什麼會在最後的環節上被刷下來?以他的能力,根本沒理由啊."富麗緣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夏如水頓時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我從中動了手腳?"

"不是嗎?"富麗緣反問,早已認定這件事.

"陳川當時的確太意氣用事,當著你的面羞辱你,事後我也責備過他.但你們的事情終究已經過去了,夏小姐這麼揪著不放公報私仇有意思嗎?"

陳川被刷下來的事夏如水也十分意外.按理說,到了報備總裁這一關,已經說明塵埃落定,宮峻肆簽個名就什麼事兒都沒有了.可為什麼他就給刷下去了呢?

不過,富麗緣的話也說她不舒服.

"富小姐,以前的事我早就忘記了,也請您放心,對于陳川,我既不愛也不恨,更無從談報複.更何況,我只是個秘書,沒有權力左右應聘事宜.陳川沒能聘上,你讓他自己去找下原因吧."說完,她轉身就走.

富麗緣卻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夏小姐,對不起,我剛剛的話肯定惹你生氣了,我也是……也是太著急沒控制住.夏小姐,求求你幫幫陳川吧,上次他在一家公司里犯了個大錯,差點進了大牢.我們花光了所有積蓄才保住了他.現如今,我馬上就要臨盆了,他不能沒有工作啊."

富麗緣的眼淚大把大把地往下掉,有的沾在了夏如水的手背上.夏如水想甩開她,終究沒硬起心來.她是出生在底層的女孩,知道人世的艱難,更何況富麗緣大著個肚子,值得同情.

"這樣吧,我去幫你們問問,看到底哪里出了問題."她能做的,只有這個了.

富麗緣聽她這麼說,頓時歡喜起來,"我聽陳川說了,只要夏小姐願意幫忙,一切都沒問題."

夏如水無力地搖了搖頭,"你們高看我了."她要是有這個本事,又怎麼會在宮峻肆的掌握之中狼狽生存?

富麗緣走後,她去了人事部.鄭經理剛好在,看到她,禮節地打聲招呼:"夏秘書."夏如水不做作,對宮峻肆沒有野心,工作認真負責,鄭經理對她心存好感,便客氣許多.

"鄭經理."夏如水也知道,鄭經理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但向來公事公辦,最讓人信任,因為對她也是有幾份好感的.

她斟酌著才問出來,"有個叫陳川的,他是我的一個故人,前幾天我明明見他已經通過了所有的應聘環節,怎麼突然就給刷下來了呢?"

"陳川啊."鄭經理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我還想上你們秘書室來打聽呢,他到底怎麼得罪宮總了,宮總在簽名後直接劃了他的名字.我還特意去問過他是不是筆誤,他說人就是他刷下來的."

上篇:第56章 第56章:哪點兒不像妓,…     下篇:第58章 來是為了幫他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