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8章 來是為了幫他說情  
   
第58章 來是為了幫他說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峻肆是公司的最高決策者,他要刷誰就刷誰,她一個經理自然沒有說話的權力.

"這樣嗎?"夏如水完全沒想到陳川的未被錄用竟和宮峻肆扯上關系,不由得擰緊了眉頭.

宮峻肆為什麼要這樣做?就因為他恨自己,而陳川又是她的前男友嗎?

"謝謝."她心不在焉地道了謝,快速回了樓上.

宮峻肆今天並不在公司,但她知道,他晚上有個會要召開,會回來的.下班後,她沒有急著回去,而是耐心地等在辦公室里.

如果陳川只是能力不夠或別的原因沒被錄取,她不想淌這個渾水,但如果跟她有關……她不願意牽連任何人.

夏如水等得睡了過去.

宮峻肆開完會走出來,一眼便看到秘書室里亮著燈.他不是那種霸道不講理的自大總裁,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哪怕晚上開會也不會讓秘書等.這個點秘書室還亮著燈,他難免多看幾眼,這一看便看到了位置上伏著的那纖瘦的影子.

那不是夏如水是誰?

因為睡著時難免磨擦,她紮得穩穩當當的發髻有幾根頭發抽,了出來,壓在白皙的臉龐上,更襯得她的臉蛋瑩白如玉,嬌俏可人.她枕著雙臂,睡得極不舒服,眉頭微微擰著,唇瓣兒抿成好看的形狀,粉,嫩得想讓人一親芳澤.

他不由得推門走進去,在她的桌上輕扣了扣.

夏如水迷迷蒙蒙地醒來,看到宮峻肆時,猛立了起來,"宮總."

宮峻肆斂了眸底的情愫,馬上恢複一慣的面無表情,"怎麼還在公司?"

"等你."她如實回應.

"等我?"宮峻肆極為意外,意外過後竟是歡喜.這女人,終于開竅了?他是何等樣人,即使開心也沒顯露在臉上,只揚了揚唇,"等我做什麼?"

"哦,是這樣的."夏如水立直,很認真地道,"宮總,陳川被刷下來是因為我吧.宮總,您恨我,我無話可說,但陳川是無辜的."

"你來就是為了幫他說情?"宮峻肆微微揚起的唇角突兀拉平,臉也即刻冰到了零下!他的聲音更是冷得一絲溫度都沒有.

夏如水雖然意識到了他的不快,卻還是點頭,"是的."

"你覺得自己有什麼資格能影響到別人?或者,你認為自己在我這兒擁有什麼樣的地位,能讓我因為你而刷掉他?"

他的話極度不客氣,無情地砸出來,砸得夏如水措手不及,無從接招,只能白了一張臉.

宮峻肆的指早就握成了拳.

他分明就是因為夏如水而刷掉的陳川.夏如水剛剛的話無非提醒了他,自己竟做過這麼失去理智的事!

而更讓他生氣的是,這個女人到這個時候還對那個男人念念不忘,甚至來跟自己求情!

"那個陳川就有那麼好?值得你為他死心踏地?"他沉聲問,不肯放過夏如水.夏如水無力地搖頭,"並不是這樣,只是……"

"只是什麼?他對你沒有意思,你自己倒貼上去?所以自作主張地來問我這件事?我一個總裁做的決定何時需要向你這個秘書請示了?"

幾句話里,沒有一句不是含槍帶棒無情打擊她的.夏如水咬住了唇,再也不能出聲.

是她錯了,不該攬下這件事.

"對不起."她忍著眼淚不肯掉下來,低聲道.既而默默走向外.她這副委屈得要死卻還要生生隱忍的樣子最終激怒了宮峻肆,他順手扯住她的臂,將她拖進了自己辦公室!

呯!

他大力關掉了辦公室的門,將夏如水給丟在了沙發上.夏如水纖細的身子在沙發上彈了彈,她緊張地後退,不知道宮峻肆要做什麼.宮峻肆一壓身單腿跪在沙發上,阻止了她的退卻,既而握著她的雙臂將她扯到自己眼前,

"不許再想別的男人!"他沉聲警告.

夏如水沒理透他這是什麼意思,茫然地看著他.她微微閃動的眸子勾動了他的情愫,他一低頭,撅住了她的唇.

他的動作太突兀,情緒轉變更是讓夏如水措手不及,她怔愣了好一會兒才開始反抗,卻不防身子不穩,滑倒在沙發上.宮峻肆順勢壓過來……

她再想動,卻動彈不得.宮峻肆像一頭餓極的狼,只想對她極致索取.最後,她失去了抵抗能力,由著宮峻肆直接在沙發上將她……

許久之後,身上突然多出一件外套來,宮峻肆將沙發上的夏如水裹緊,抱了起來.夏如水整個人早就脫了力,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由著他抱下了樓.

"宮峻肆,你……是不是愛上我了?"好久,夏如水悠悠睜開了眼,輕聲問.

宮峻肆的步子猛然一紮,停在那兒.片刻,他冰冰地哼了哼,"你覺得有這個可能嗎?"他是誰?高高在上的宮氏集團掌門人,怎麼可以承認喜歡上了如此平凡的女人,這個女人是他的女奴,他之所以這麼做,只是為了懲罰她.

"我在宣示自己的所有權,也讓你弄清楚一件事情,沒有我的同意,不許接近別的任何人,不管男人還是女人!"

他橫蠻霸道,無禮至極.

夏如水默默地閉上了眼,她早該猜到了.

她的沉默和平靜出乎了宮峻肆的意外,他以為她會委屈地表示點什麼,至少也要將倔強表露出來.可是她不爭不辯,不吵不鬧,仿佛自己剛剛說的話才是她想要的答案.

這個女人,真的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嗎?自己堂堂宮氏集團的總裁,就比不過韓修宇以及那個連名字都想不起來前男友?

他再度不爽,放下夏如水時動作粗魯.夏如水悶哼一聲,安靜地縮進去,緊緊地貼在另一扇車門,遠離了他.這種對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激怒了他,他強行將她扯了回來,壓在懷里,"怎麼?剛剛在我身下叫得那麼歡,爽完了就翻臉不認人了?"

司機還在!

這種直白的話當著第三人說出來,夏如水羞得無地自容,唇瓣咬得能滴出血來.

"我……沒有."她有氣無力地反駁,卻一點底氣都沒有.宮峻肆的哼哼聲更加明顯,"下次,這種事得錄下來!"

她委屈地閉了眼,內心里卻恨起自己來,怎麼可以那麼沒出息……

"沒有下次了!下次你若再敢對我怎麼樣,我會報警,還會告訴宮爺爺!"她賭著氣,不願意由著他為所欲為.

宮峻肆足瞪了她十秒鍾.

好樣兒的,竟然敢反抗他了!

"你以為我會怕警察和宮老爺子?哦,對了,如果我家老爺子知道我上了你,估計得要我拿八抬大轎把你抬回去.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

八抬大轎抬她進宮家,然後做一個名存實無的宮太太,跟面前這個男人一輩子沒有感情地生活?她不要!

夏如水無力地扭開了臉.

她的沉默讓宮峻肆突然覺得無趣.他宮峻肆何曾需要逼著一個女人跟自己發生關系了?他突兀地松了手將她推開,由著她退到最角落去,而後再沒有看她半眼.

司機把宮峻肆送到了別墅,夏如水沒有跟著下車,他也不回頭,好像壓根忘了車里還有這麼一號人.司機為難地看向夏如水,"夏小姐……"

"可以……送我回去嗎?"夏如水低低地祈求,小臉蒼白得可怕.司機不忍拒絕,點點頭,調轉了車頭.

不知道是著了涼還是受了驚嚇,夏如水感冒了,額頭發燙,臉色蒼白.她硬著頭皮打電話跟宮峻肆請假,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和他說話.

但如果當她跟他見面,她甯肯選擇忍受他的聲音.

"不管生病還是怎樣,都給我滾到公司來!"宮峻肆並不認為夏如水真的生病了,以為她像上次一樣跟自己賭氣.他的女奴有什麼資格跟他賭氣!

夏如水沒有辦法,只能頭重腳輕地踏上公交車,去了公司.

"如水!"才到樓下,就有人叫她.她回頭,看到陳川一身修整地立在對面,朝著她微笑.她晃了晃腦袋,覺得一定出現了幻影.

"謝謝你,我被錄取了."陳川走過來,握住了她的手.

夏如水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你被……錄取了?怎麼會?"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呢,明明都說已經被刷掉了,卻沒想到在昨晚上接到了公司人事部的電話,讓我來上班."

陳川眉角飛揚,因為能進入宮氏而歡悅著,既而溫和地來看她,"我知道,如水,一定是你幫的忙,對不對?緣緣跟我說,她來找過你了."

"啊?"這話,她真不知道怎麼回答.宮峻肆昨晚明明那麼生氣,為什麼突然就同意陳川來上班了?

"如水,謝謝你不計前嫌,也……對不起,我曾……那樣地傷過你."

他的突然道歉更讓夏如水無所適從,被他握著的手都忘了要抽出來.

上篇:第57章 你這是有心惹我生氣嗎     下篇:第59章 你在關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