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9章 你在關心我  
   
第59章 你在關心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陳川卻突然低下頭,哽咽起來,"如水,我……我也是昨天從我媽那兒知道你代孕的真正原因,是我……錯怪了你.對不起,我該聽你解釋的,那個時候的你該有多害怕,我卻還落井下石……我真不是個好人!昨晚上,我一晚都沒有睡著,想著你當時那個樣子,心就一陣陣地揪痛,如果我早知道你的難處,早幫你一把而不是誤會你,傷害你,我們……我們也不會……"

"事情已經過去了."夏如水這才清醒過來,急著要掙開.陳川卻沒讓,反而握得更緊了,"如水,坦白說,我跟緣緣在一起完全是賭氣.你代孕的消息打擊到了我,我無法接受,所以才……我對她並沒有感情,即使現在……也是這樣.如水,如果……如果我和她分手,你……還能給我機會嗎?"

夏如水震驚地睜大了眼,她沒想到陳川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且不說她和他的感情如何,富麗緣已經懷了他的孩子啊,他竟然說得出分手這種話?

"陳川你……"她思忖著用哪句話來罵他,而另一道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大清早的站在這里做什麼?還不上樓?"

是宮峻肆!

他就站在對面,冷眼看著他們二人.而他們兩個就像丑陋的配角,正以惹人遐想的姿勢站在一起,雙手交握.

夏如水迅速抽回了手,不安地在衣角處磨蹭著.她沒有忘記他昨晚的警告,眼下若是他誤會了他們的關系,不僅自己,連陳川都要受到影響.她並不憐憫陳川,倒是覺得那個懷了他孩子的女人可憐.

"別誤會!"她上前一步,急急解釋,"我們只是在談一些事情,沒有別的意思."

"我懂."宮峻肆卻出人意料地沒有生氣,反而朝她伸出手來.夏如水理不清他要做什麼,但還是乖乖地遞出了自己的手.他握著,將她拉到自己身邊,"談事情的時候難免激動,有肢體接觸可以理解.不過,既然是我的女人,自然不能跟別的男人太過親近,否則,我會吃醋的."

他壓著她的耳邊說出這句話來,剛好大家都聽得見,又顯盡了二人間的曖昧.陳川的表情變得驚訝,他怎麼也沒想到夏如水的靠山竟是宮峻肆本人.

夏如水也嚇蒙了,直覺得宮峻肆是不是中魔了.這個撒旦一般的男人,何時對她如此溫柔過,還一口一個女人地叫.她不是他的女奴嗎?

他越是平靜,越顯得不正常.她微微顫抖著,在懷他里.

唇上突然一暖,宮峻肆竟當著陳川的面口勿了她!她微微啟了唇,臉慢慢紅透,看向陳川,看到了他臉上極致的驚恐和……受傷.陳川沒想到她和宮峻肆的感情深到了這種地步,終于意識到,徹底失去了這個女人.

"宮……先生."好久,他才記起要打招呼.

宮峻肆只是淡淡地含了下首,可有可無.他的目光依然落在夏如水臉上,長指撫過她的唇瓣,"你絕對是個小妖精,弄得我神魂顛倒的,一分鍾都不想分開."

明明動情的情話,夏如水卻從他眼里看到了冰意.他不是在說真心話,只是想在陳川面前讓她難堪.

這個男人,不想放過任何讓她難受的機會,極盡所能地羞辱她,這才能滿足他那變態的複仇欲嗎?她覺得難過,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我……去上班了."陳川知道自己不該再當電燈泡下去,迅速離開.也就在他消失的那一秒,宮峻肆冷冷地將夏如水推開,"我說過的話都忘了?"

"我……沒有."夏如水委屈地咬住唇角.剛剛那一口勿多少人看到,她還怎麼見人?大眾場合的口勿和親熱顯得輕佻,越發讓她覺得,在他眼里,她只不過是個妓,女一般的人物.可以隨時玩,弄,沒有尊嚴,沒有人格.

"沒有,若我晚來一步,你們是不是要牽手上床了?"他反問,指的是陳川牽她手的事.夏如水委屈地抿了唇,卻不肯再做半句解釋.她若早點抽手,宮峻肆也不會誤會了.咎由自取,怪得了誰?

另一方面,她覺得,既然宮峻肆有心羞辱她,不論她做到哪一步他都能找到毛病,做再多的解釋又有何用?

她的沉默讓他不快,"上去,工作!"

夏如水于是像個陀螺般被宮峻肆使喚得團團轉,幾乎腳不沾地.放在平常,她也撐得過來,只是今天身體不舒服,便吃力了許多.一個上午轉下來,她早已虛脫,眾人去吃中飯,她卻軟軟地趴在了桌子上.

"如水,如水?"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了低低的叫聲.夏如水迷迷糊糊抬頭,看到的卻是陳川.

"你……怎麼來了?"她問,覺得身體虛浮得很,想要再次趴下去.

"你生病了."陳川扶住了她,"燒得很厲害,得馬上去醫院."

"不用了."她搖搖頭,"你走吧."要是宮峻肆看到他跟自己在一起,又要生氣了,指不定怎麼編排自己.

陳川卻不肯,強行將她壓在自己背上,"你這麼下去會出大問題的,馬上跟我去醫院."也不等她回答,他就大步跑了起來.夏如水全身無力,又很想睡覺,恍惚間也想不清楚在誰的背上,迷迷糊糊又睡了過去.

等到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陳川坐在床邊,眼底染滿了擔憂,看到她才眼睛一亮,"你醒了?"

夏如水迷糊了一會兒才點頭,"你一直守著我."

"嗯."陳川點頭,有些激動,眼眶泛濕,"你病得這麼嚴重,宮總裁卻沒有發現,他是不是對你並不好?"

"沒……有."他和她之間根本不是好與不好的那種關系,她不知道怎麼解釋.

"一定是這樣的,否則他不會連你生病了都看不出來."

陳川的肯定讓夏如水無力,只能沉默.

陳川愈發緊地握住了她的手,"你是迫于無奈才跟宮峻肆好的,對不對?他那樣的男人高高在上,怕是……不可能娶你的,你們不是男女朋友關系對不對?"他直差沒有明說,夏如水是宮峻肆的情,婦了.

夏如水無力地扯了扯唇角.自己連宮峻肆的情,婦都算不上,若真要算,只能是女奴加床,伴了.

"別亂想,我和宮峻肆沒有關系."她再次解釋.陳川卻認定了自己的想法,用力點頭,"我明白了.不要再去想別的,好好休息吧,打完針後燒就會退的."

夏如水這才注意到自己手背處紮著針頭,點了點頭.曾經關系親密的戀人如今再聚在一起,只會覺得尷尬,夏如水不自在極了,只希望他能快點離開.

"你今天才第一天上班就離崗影響會很大的,先走吧."

"如水,你在關心我?"陳川誤會了她的意思.

她懶得解釋,"我一個人在這里就好了."

"放心吧,我今天只是來報名的,明天才正式上班,不會耽誤時間.而且,我怎麼可以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呢?如水,以後我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一個人痛苦了,不管你和宮峻肆什麼關系,都離開他吧,他不能給你幸福的."

"嗯."她不想多談,隨意應著.陳川看她如此乖巧地順從了自己,更是喜不自持."宮峻肆的女人有的是,少了你一個不會有影響的,但我不同,我只有你了."

夏如水壓根沒把這些話聽在耳里,因為藥物的作用,她再次昏昏欲睡,只是迷迷糊糊地隨意嗯了幾聲.

等到夏如水再醒來時,陳川已經不見蹤影,只是給她留了張紙條,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她也沒多想,針打完後晃著身子走了出去.退燒後身體還有些虛浮,卻沒那麼難受了.

她回了公司.

秘書辦公室里,氣氛緊張.看到她走來,facy迅速跑了過來,"如水,你跑哪兒去了?怎麼連手機都不帶?宮總找了你幾次都發大脾氣了,你進去看看吧."

聽她這麼說,夏如水也無心再去想別的,加快步子走向宮峻肆的辦公室.

"進!"她敲門時,里頭傳來宮峻肆的聲音,跟往日沒有什麼區別.只是,當她推門站在宮峻肆面前時,他突然變了臉,伸手將桌上的文件夾甩了過來,"不想做了嗎?身為首席,莫名其妙失蹤,夏如水,你活得不耐煩了!"

他怒火沖沖,手上的力度不輕.夏如水身體沒有完全恢複,反應能力不行,沒有避開那個本子,資料本的角從她的額角刮過,生痛生痛.

她抹了一把,抹到了血水,額頭,被撞破了.

宮峻肆只是一時發火,並沒有真的要傷她,更沒想到她連個本子都避不過,又心疼又氣,吼聲更大了,"你是豬嗎?連個本子都躲不過,還有什麼用!"

夏如水委屈地捂著傷口,受傷的可是她啊.

"對不起."她低頭道,要退出去.宮峻肆嘩地從位置上站起,幾步走過來將她扯了回來,"該死的,你要去哪里!"

上篇:第58章 來是為了幫他說情     下篇:第60章 爺爺喜歡,干嘛不自己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