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60章 爺爺喜歡,干嘛不自己娶…  
   
第60章 爺爺喜歡,干嘛不自己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受傷了不該先去處理傷口嗎?夏如水委屈地看向他.他的心登時被看得軟成了一灘水,脾氣也沒有了,扯,開她的手去檢察她的傷口,語氣也軟了下來,"大半天的到底去了哪里?打算把我餓死了?"

她這才想起來,自己竟忘了給他點午餐.宮峻肆餓著肚子卻又找不到她,一陣著急上火,自然就粗,暴起來.

"對不起,我馬上去給您安排."她手忙腳亂地推他,要去打電話.宮峻肆粗魯地扯掉了她手里的電話甩在沙發上,"我已經氣飽了!"

夏如水頓時內疚地抿上了唇.

好在傷口並不深,宮峻肆拿出應急箱給她略微處理了一下,貼了張創口貼.夏如水尷尬地撫撫創口貼,最後只能把頭發放下來一些遮住.否則,這個樣子怎麼出去見人.

處理完這件事,宮峻肆回到了位置上,"說,去哪兒了?"他並不打算放過她.

夏如水只能如實相告,"感冒了,去醫院打了點滴."

"感冒了?"宮峻肆眉頭一擰,又是一副不悅的樣子.夏如水怕他懷疑自己,忙把病曆本拿出來,"是真的."

宮峻肆接過去,低頭在看到高燒三九度五時又變了臉,"夏如水你是豬嗎?自己發高燒了都不知道?"

夏如水:"……"

"給我滾回去!"他把本子甩在了沙發上.

夏如水只能依言往外走,回到秘書室.才坐下,臂就被人撈起,宮峻肆一張俊臉在發烏,"夏如水,你腦子有問題是不是?我叫你回家!"

她又是不他肚子里的蛔蟲,哪里知道他所謂的回去到底是回哪兒?夏如水還未來得及表達自己的想法,人已被拉著往外,宮峻肆竟親自動手,將她扯到了樓下.這還不止,竟將她甩在了自己的座駕里.

夏如水嚇了個透,忙來拉門,"總裁您這是……"

宮峻肆連司機都懶得叫,自己進了駕駛室,三兩下扯了安全帶扣上,"送你回去!"

送她……回去?

夏如水給嚇了個透,自己不過他的女奴,哪來這麼大的面子.

"還是不要,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她哪里敢坐他的車,迅速去拉車門.

"再動一下試試!"某人怒氣沖天地吼,威脅性十足.夏如水握在門把上的手訕訕縮回來,沒敢再動一下.宮峻肆終于滿意,踩下了油門.

夏如水想回家,宮峻肆卻不允許,直接將她帶回了別墅.站在別墅大門口,她連邁步的力氣都沒有.宮峻肆現在對她為所欲為習慣了,自己進到他家里不等于羊入虎口嗎?

"還是不要了吧."她一個勁地往後退.

宮峻肆的兩道長眉擰了起來,"怕什麼?怕我吃了你不成?你現在這個病殃殃的樣子,以為我有興趣."

沒想到會被他猜中心思,夏如水的臉皮耿,噌地紅了起來.宮峻肆沒理會她,徑直往里走,並把傭人小純給叫了過來,"夏如水就交給你了,如果她離了別墅拿你是問!"

小純不解地看著宮峻肆,最後走向夏如水.聽小純轉達了宮峻肆的話,夏如水只能無精打采地往里走.

"我說,能得到宮先生的親睞,那可是你前世修來的福份.要是換成別的人,早就哭著喊著靠過來了,哪有你這樣兒的,還想離開."

小純的話讓夏如水苦笑了起來,"我們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管是哪樣的,總之,宮先生除了對前夫人外還沒有對哪個女人這麼關心過."

是嗎?

她怔了一下,即刻又搖起頭來.宮峻肆恨著她呢,這麼做無非是怕她出了什麼事,以後自己沒有了複仇的工具.

宮峻肆忙完工作,司機一路將車子開向別墅.他揉了揉眉頭,驀然想起家里多出來的那個女人.夏如水,這會兒身體怎樣了?

辜子榆的電話打了進來.他接起,那頭響起了他的聲音:"我說肆,你怎麼回事?這麼早就下班了?"

"我下班早礙著你什麼事了?"他不客氣地反問辜子榆.辜子榆連連喊著"沒","我的意思是,這麼早下班總要進行一點娛樂活動吧.三十三號會所,嗯?不見不散!"

"沒興趣!"他懶懶地吐出三個字來.

"不會吧,連這個都沒興趣了?"電話里的辜子榆嗅到了奸情的味道,"我說啊,今天聽說你家里住進去了一個女人,你不是為了那個女人猴急到連最喜歡的活動都不參加了吧."

這個辜子榆,連這個都知道.他真要懷疑,辜子榆在自己的別墅里安插了奸細.

"是夏如水吧,嘖嘖,那可是個水靈靈的美妞啊,被你小子捷足先登了,我的心好痛啊."

"閉嘴!"他討厭任何人意ying那個女人,此時的語氣早就帶了警告的意味.

辜子榆在電話里又是啊啊地一通亂叫,"給我猜中了吧,你小子啊,算是跌在她的石榴裙下了.不過也不要緊嘛,男人嘛,身邊總要有女人才正常.不過,你這也太在乎了吧,公司里才見過,晚上就等不及在家里見了?"

"誰說我回家是見她的?"某人嘴硬著,卻慕然發現,自己今晚竟推掉了一個重要的應酬.應酬是為了夏如水而推掉的嗎?絕對不是!

"調轉車頭!"懶得跟辜子榆貧嘴,他掛了電話卻命令司機,"去宮宅!"

"呀,稀客啊."宮老爺子看到孫子回歸,不客氣地感歎道.宮峻肆扯了扯唇角,"這也是我的家."

"你還知道這是你的家啊,我還以為你把這兒當酒店了呢."宮老爺子這話里帶了賭氣的成份,說得半點都不客氣.一兒一孫,一個常年追求自由,來無影去無蹤,一個為了跟他賭氣,也是連家都不要了.

宮峻肆沒有跟宮儼斗氣,兀自坐進了沙發里,韓管家立刻送來香銘,客客氣氣地為他說話,"峻肆不是回來了嗎?老爺子這張嘴啊,明明高興,卻還要說難聽的話."

"誰稀罕他了!"宮儼不肯承認.

韓老爺子只是笑笑,早就習慣了這一家子的行事風格.擺好茶後把空間讓給二人,退了下去.

屋里陷入沉靜當中,宮儼轉頭看著自己的孫子.論外貌,論能力,論心機,自己這個孫子樣樣上乘,只有一樣,到如今都不肯再續娶,害得他這個老頭都快操碎心了.

真不知道許冰潔有什麼好.

想到許冰潔,自然便想到了最理想的替補對像夏如水.

"我說,如水那孩子最近怎樣啊?你有沒有欺負人家啊?"

宮峻肆自然不會承認自己欺負過她,只懶懶地道,"有你把著關,我敢嗎?"

宮儼不配合地哼了哼,"這世上,有你不敢的事嗎?"

宮峻肆閉了嘴,跟自家爺爺斗嘴,他是占不了便宜的.

"坦白說,我明白你對許冰潔的感情,但再深的感情也不能一輩子就這麼過了吧.她許冰潔已經不在了,咱們宮家的血脈卻還要延承下去,你年紀不小了,也該考慮考慮續娶的事了."

宮儼老生常談,這也是宮峻肆不願意回來的原因之一.許冰潔活著的時候,他天天編排對許冰潔的不滿,她死了,又急著叫自己續娶.

"我知道."他應得十分敷衍,開始後悔回來.

"你知道怎麼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宮儼哪里肯相信.本想再編排許冰潔幾句,想想人已死,多說無益,只能換了話題,"我看如水這孩子就不錯,她的身世背景比不上許冰潔,但為人處事待人接物卻比她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你宮峻肆有的是能力,不需要強強聯手的親家,要的是能給你穩定大後方的踏實女人.如水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吃苦也沒有多少心機,正是你需要的那種女人."

"爺爺這麼喜歡她,干嘛不自己娶了!"宮儼這麼器重夏如水,只讓宮峻肆一陣陣地不高興.他倒看不出那女人有什麼好的,要麼倔強得像塊石頭,要麼沉默得跟個啞巴似的,看哪哪不對付!當然,除了壓在身下時的柔媚樣子.

他微微一僵,發現光想就有了感覺.越是如此,他越是拒絕誘惑,越是不願意承認夏如水的好.

宮儼氣得差點掄起拐杖來打他,片刻又挫敗地歎起氣來,"反正人我已經給你選好了,要不要隨你!不過,坦白說,就你那眼光,選來選去也就能選上許冰潔那種貨色來,上檔次的根本看不見!"

有爺爺這麼貶損自己孫子的嗎?

宮峻肆再懶得跟他多說半句,起身就上了樓.宮儼扯了扯唇,"還不承認,切!"

躺在床上,宮峻肆翻來覆去睡不著,總覺得燥,熱得很.他把空調溫度調到最低,還是如此,滿腦子里想的卻是夏如水.她現在在做什麼?還發燒嗎?睡著的樣子是怎樣的.

最後,他索性起了床.

"少爺,需要什麼嗎?"

韓管家還沒休息,看到宮峻肆走下來,忙迎過去問.

"沒事,就是房間越睡越不舒服了!"宮峻肆大步往外走.韓管家撓了撓腦袋,不會啊,房里的東西一直按著少爺的喜好置辦的,而且被褥都經過高溫殺毒,絕對不會潮濕或是生黴什麼的啊.

宮峻肆上了車,將車子駛了出去,朝著別墅方向.一路上,他將車子駛得如飛一般.

回到屋里,小純告訴他,夏如水已經睡著了.這個女人,攪得他心煩意亂,她卻睡得舒服.宮峻肆不滿地想著,大步往樓上去,本想大動靜將夏如水弄醒,卻在打開門後看到床上蜷縮著如天使般的臉孔時失了神.

上篇:第59章 你在關心我     下篇:第61章 甯願死也不讓他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