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61章 甯願死也不讓他碰  
   
第61章 甯願死也不讓他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不再如白天般把長發紮起,而是盡數披下,鋪滿了枕頭,有一部份蓋住了纖細的肩膀,越發顯得小臉尖細白晳,乾淨又精致.唇瓣兒微微抿著,粉,嫩嫩的,煞是勾人,而眉眼彎彎,那份知足又像個剛出生的嬰兒般無辜得緊.

他慢步走過去,坐下,失神地欣賞著這副美景,早忘了滿腹的火氣.

夏如水伸了伸懶腰,慢慢睜開眼,當感覺指尖的溫熱時,愣了一下.她的床上怎麼有溫熱的又不是自己肢體的東西?她巡著望過去,當看到一張俊美無疇的臉時,啊一聲叫了出來,迅速退出老遠.

她將被子盡數扯去,驚擾了另一側的宮峻肆.他不滿地擰著眉頭睜眼,"鬧什麼?"

"你……說話不算數!"夏如水控訴著,小身板直晃.

"什麼話不算數了?"宮峻肆索性坐起,剛醒的聲音里透著慵懶和性,感.夏如水這才看清,他只穿了一條褲衩,嚇得忙用被子擋了眼睛,"你說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我對你怎麼樣了嗎?"早上起床逗逗人,倒是一件不錯的事,他好心情地反問,不去追究自己為什麼在她床上睡了.

"這……"夏如水給他問得啞口無言,"你干嘛跑到我床上來睡?"她只能轉移話題.

宮峻肆無所謂地聳聳肩,"這別墅全是我的,這床也是我的,我的床,想睡哪張睡哪張,你管得著嗎?"

"……"

她的確管不著.

可不對啊,這床明明是她在睡的.夏如水終于意識到,自己落入了高明的陷阱里.早知道,死也不會呆在這里了.

"還是,你覺得我跟你同睡一張床上卻沒有動你,不高興了?"宮峻肆有意曲解她的意思,甚至傾過身來問這個問題.夏如水嚇得一個反彈,掉下了床.

她給摔得七暈八素,卻裹著被子不敢露出自己的身體.她僅穿了睡衣,里頭真空啊.裹著被子掙紮,狼狽自可想見.宮峻肆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看好戲般欣賞著.夏如水面紅耳赤,委屈地咬上了唇瓣.

"流氓!"而她在看到宮峻肆睡褲里的某個東西時,叫了出來.宮峻肆低頭,有些無奈地搖搖頭,這個女人難道不知道男人的東西早上都會特別活躍嗎?不過,她這麼一喊,反倒激起了他的感覺,真想做些什麼.

他索性欺近.

"喂,你干什麼!"夏如水警惕地大叫.

宮峻肆一步走到她面前,完美地展露出自己的身材,"做你想做的事."

"我什麼都不想做!"

他輕輕將她拉了起來,"想做不想做,做了不就知道了?"他不客氣地口親了她……

轟,有什麼東西忽然化開.他其實並沒有多想做那件事,只單純嚇嚇她,但在碰上她柔軟唇瓣的這一刻才發現,她遠比想象中的甜密,讓人上癮,欲罷不能!

他並不想隱忍自己,不客氣地將她往面前拉.夏如水輕易被他桎梏,而她的反抗對于他來說,無異于螞蟻撼樹,毫無威懾力可言.

突兀地,他嘗到了咸咸的味道.微微一怔,睜開了眼,看到有淚水從夏如水眼里流出來.

他放開了她,"為什麼哭?"

夏如水咬緊了唇,微微顫抖,"我不是你的玩,物,求你……"她不願意被他這樣不明不白地強占.

"如果你真的想報複我,就直接把我處理了吧.處理一個像我這樣平凡的人,對你來說,再簡單不過."

宮峻肆的臉在發冷.

"你甯願死也不想我碰?"

她咬著唇,表示默認.甯願死,她也不願意成為毫無尊嚴的玩,物.

怒火和失望混雜在一起,瞬間沖淡了所有的熱情,宮峻肆冷冷地松開了她,"我宮峻肆可是合法商人,不會讓你真去死,既然不想被我碰,就滾!"

夏如水狼狽地逃了出去,他一腳踹翻了一張椅子!

一整天,宮峻肆都不肯召見夏如水,她的工作直接派給了樓下人事部的鄭經理.鄭經理有口難言.明明她是人事部的經理,明明秘書室有用不完的秘書,她這是倒了什麼黴啊.

秘書室里,氣氛也變得怪異.對于突然失寵的夏如水,其他人各有猜測.前天夏如水被宮峻肆擁抱kiss事情其實早就傳開了,不過秘書室的要求嚴些,大家的口風也都緊,才沒有外泄什麼.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沒有想法.

原本還以為夏如水已經穩坐了宮峻肆女人的位置,現在看來,大概那些都是夏如水自導自演的曲目,目的在引起宮峻肆的注意.宮峻肆最終揭穿一切,甩了她.

秘書們悄悄在茶水間里將這些時情串聯起來,立刻組成了有頭有尾的一段故事.夏如水並不知情,只是默默地接受著由鄭經理派下來的工作.她知道,在若宮峻肆那麼生氣之後,他勢必不會留下自己了.

這樣也好,遠離他,自己才能活得輕松一些.

正因為想開了,她反倒釋然,工作一點都沒有落下.

"我說,你就不能消停點嗎?"鄭經理大步走向她,把一疊資料甩在她桌上,揉著肩膀發牢騷.夏如水歉意地出聲,"對不起鄭經理,過幾天就不會了."

"過幾天?過幾天我就累死了!"她再能干也不能身兼數職啊.

"對不起."她能說的只有這個.

鄭經理無奈地瞪了她幾眼,最後只能搖頭.宮峻肆永遠是她理不透又不願意接近的主,也不能全怪夏如水.她和夏如水一樣,是一個實際而又把一切看得透透的人,清楚自己無法打動宮峻肆,所以從來沒有對他拋過媚眼或有過非份之想.

正因為這樣,她對跟自己一樣的夏如水頗了好感.不過現在看來,宮峻肆也並非傳說的那般專情而又冷血無情啊,至少對于面前這個女人,表現得可有血有肉甚至有些幼稚了.

旁觀者清,卻點不明,她搖搖頭,決定還是繼續忍受下去吧.

雖然一整天沒讓她近身去負責宮峻肆的工作,但他也沒有發布什麼人事命令讓她離開秘書室.夏如水帶著滿心的疑惑工作到下班,拎著自己的簡易小包下了樓.

"夏如水!"

才走到大堂,她就被一聲大喊嚇了一跳,轉頭看去,看到陳川的母親陳美.她穿了一件大花衣服,卷卷的頭發蓬松著朝天指,活像被雷劈了一般.

夏如水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她已經沖了過來,扯起了她的頭發,"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竟還敢來纏我的兒子,我今天非得讓你死不可!"

夏如水哪里有她的力氣大,被她揪得東倒西歪,全無還手之力.到此時她還搞不明白陳美沖自己發什麼火,只能出聲,"阿姨,您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此時,正是下班高峰期,不少人從樓道里湧出來,都看到了這一幕.

"誤會了什麼?"陳美拔高音量,去看那些人,"大家來看看啊,這個女人死不要臉,被我們家陳川甩了卻不肯死心,趁著我兒媳婦懷孕又來勾,搭我兒子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啊!"

聽到這話,夏如水滿心委屈,"我沒有勾,搭你兒子,阿姨,您能不能弄清楚了再說?"

"弄清楚再說?我兒子都跟我媳婦提分手了,還要她打掉孩子,你還要我怎麼弄清楚?"

"那是他們之間的事,跟我沒關系啊."陳川跟誰分手難道她能掌控嗎?如果可以,他和她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啊.

"還敢說跟你沒關系?我兒子跟媳婦分手就是要娶你,這可是他親口跟我說的,你敢狡辯!"

夏如水這一下子徹底蒙了,"不……會吧."陳川的確向她表示過好感,但她不相信他真的會讓自己的女朋友打掉孩子.她怎麼也無法把這麼冷酷無情的人物跟陳川對等起來.

陳美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只把怒火撒在夏如水身上,"這是你逼的吧,你這個女人也太狠心了吧!我兒子向來單純,才會上你的道,不過,你休想把他們拆開!"

她越來越用力地扯夏如水的發,扯得她的頭皮和頭發幾乎分家.夏如水頭痛欲裂,卻發現不論說什麼陳美都不會相信,一時無奈到了極點.

周邊也有人想要上來幫忙的,但陳美撒潑,誰接近她她就咬,一時沒人敢靠近.當然,通過陳美的話,大家先入為主地以為夏如水真做了那樣的事,這也是沒有人強行靠過來幫忙的原因.

"媽!"走下來的陳川看到這一幕,沖了進來,拉住自己的母親.看到夏如水被扯得東倒西歪,一陣陣心疼,"您這是做什麼?"

"做什麼?打小三啊.你都快被這個小三迷死了,我非得打死她!"

"事情與她無關!"陳川想要阻止,陳美的拳頭已經向夏如水招呼下去,呯呯地打在她身上.陳川心疼不已,貼身過去抱住了她,"媽,您要打就打我吧."

他這麼一抱,更印證了陳美所說的那些事,周邊的人一陣唏噓,連看夏如水的目光都變得鄙夷.

陳美氣得狠狠在自己兒子身上砸了幾拳,扯著破嗓子就哭了起來,"你這個混蛋啊,緣緣對你哪點兒不好,你憑什麼要人家打掉孩子跟你分手?這個狐狸精,到底給你吃了什麼迷魂藥啊."

上篇:第60章 爺爺喜歡,干嘛不自己娶…     下篇:第62章 我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