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63章 抵毀她  
   
第63章 抵毀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陳美死而複生,哪里還敢說什麼,連連點頭道謝.陳川抹了一把冷汗,始終低著頭,他不敢面對宮峻肆,更沒有臉見夏如水.

夏如水也靜站在那兒,不知道該不該上前跟宮峻肆道一聲謝.他雖然沒有明言,但也在變相地為她證明清白.

"還杵在那兒做什麼!"宮峻肆走出老遠看到夏如水沒有跟上來,轉頭回來瞪了她一眼.夏如水這才回神,急急跟了上去.

宮峻肆到達地下停車場,拉門上車,夏如水立在車前,不知道該上還是該留.

"要在這里站一晚上?"宮峻肆從車里探出頭來,朝她凶.夏如水委屈地扁了扁唇,他沒有說明,她哪里敢上他的車?她默默地拉開車門上去,盡量縮小身子,減少存在感.

司機啟動車子.

宮峻肆撇著眼看了她數次,越看越不爽,"平日里對我時的那份橫勁兒呢?怎麼在個女人面前就慫了?"

對他,自己橫過嗎?

夏如水只能在心里嘀咕.在他面前,她哪次不是呼之即來喝之即去,被他罵過來推過去的?

"今天……謝謝你了."

出于禮節,她還是道了謝.

宮峻肆只是冰冰一哼,"我不是想幫你,這種事情鬧這麼大,我的公司還怎麼經營下去?"

"哦."

原來如此,是她多想了.坦白說,不失望是假的,但見了太多次他對她的嫌棄和不在乎後,她已經有了很強的自愈能力.

她這過于平淡的回應讓宮峻肆微驚,忍不住轉頭來再看她.她此時低垂著臉,兩只手落在膝頭上,手指頭一下一下地勾著,像是人受了委屈的孩子.

心,莫名地就那麼軟了下來,他的語氣也變得輕了些,"那個女人說了那麼多詆毀你的話,就不知道反駁?沒長嘴巴?"

"反駁?"夏如水輕輕重複,唇上早已勾起了無奈,"我的反駁別人能信嗎?"就像當時,她不斷地跟他說,自己是無心害他的妻子的,打掉孩子也另有隱情,他不是也一個字都不肯聽?既然不相信,又何必去說?

"怕的不是別人不信,而是你自己是不是真的存著那份心."宮峻肆意有所指地道,朝她看了過來,目光意味不明.

夏如水並未往深里想,只是搖了搖頭,"對于陳川,我已經放下了."他選擇用那樣的方式分手,而現在他的女朋友已經懷孕,加上他的母親參與了父親對她的設計和陷害,無論從哪個角度考慮,她都不可能和他再續關緣了.

宮峻肆沒有再回應,幽深的眸子里卻裝著別的東西.

而另一邊,陳美和陳川走出來,正好看到宮峻肆那輛本城都沒有幾輛的豪車駛過,車窗里,夏如水的發絲飛揚,無聲炫耀著她現在的幸福生活.

陳美重重呸了一聲,"狐狸精就是狐狸精,我早就說過了吧,她不是什麼好東西.先前會為了錢同意給人代孕,現在又跟一個老總不明不白的!"

陳川只覺得頭痛欲裂,對于陳美的話充耳不聞.其實並非充耳不聞,剛剛宮峻肆對夏如水的保護他看在了眼里,他自卑又煩躁.

陳美並未意識到兒子的壞心情,繼續吧吧個不停,"不過這個夏如水倒還真有本事,竟然勾到了宮氏集團的繼承人,如今怕是早就不把我們看在眼里了吧."

"既然知道,又何必來鬧這一出呢?"陳川終于聽不下去,反駁著.自己母親這一鬧等于打臉,夏如水靠著宮峻肆這麼優質的男人,又如何看得上他平凡的陳川?他原本就不喜歡富麗緣,才以此為借口要結束兩人的關系,當然,也有要等夏如水的意思.他始終認為,像宮峻肆那樣的男人是不可能和身世背景如此平凡的夏如水發展到最後,他希望可以重新得到夏如水.

陳美鼓了鼓眼珠子,"我哪里知道她跟宮家少爺有這麼一出?"如果早知道,打死也不會來鬧了.只是,內心里,陳美並不舒暢,夏如水明明是自己看不上眼的,被陳川甩了的女人,怎麼可以受到宮峻肆的親睞?

就算只做宮峻肆的情,婦,也是在打她的臉啊.她不爽!

"先前還以為你所說的金主是個老頭呢,怎麼也沒想到竟那麼年輕."這是她不爽的另一個原因.夏如水那樣身世平凡低下的女人,不該只有老男人才喜歡嗎?她離開了陳川不僅沒有落魄反而被一個有貌有財有能力的男人相中,收留,這不等于在變相告訴她和陳川,他們沒眼光嗎?

而且那個男人是落在金字塔最頂端,他們連仰望都沒有資格的人啊.

"這個死女人!"她狠狠地罵著,眼底卻升騰起邪惡的想法.

夏如水以為那天的事情必定鬧得滿城風雨,而公司里的人也會給她臉色看,不過出乎意料的事,公司里的同事好像集體失憶了般,對那天的事閉口不談,對她的態度也一如既往,甚至更好.

宮峻肆親自出頭保護的女人,腦子壞了才敢亂談論呢.再傻的人都知道其中的厲害關系,哪里敢多一句舌.這對夏如水反倒是一件好事,她可以心無旁騖地繼續工作下去.

而以為自己會因為陳美這一鬧苦逼更長時間的鄭經理卻在第二天得到了解放,宮峻肆把夏如水調了回去,不需要她跑腿了.這對于鄭經理來說,絕對恩禍得福,恨不能抓住陳美給她磕幾個大響頭.

而這些人里,最讓人吃驚的安排則是陳川了.原本以為這麼一鬧,他必定會被趕出公司,然而上到宮峻肆,下到人事部,都沒有人提起此事,他繼續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勞作.陳川緊張了幾天之後發現風平浪靜,疑惑之余也慢慢放下了所有的戒心.

夏如水也知道陳川沒有被開除的事.她雖然也疑惑,但卻沒有過多去打聽.日子,終于恢複了平靜.

然而,有些人卻並不想讓大家平靜下去.

當宮峻肆的座駕駛向公司大廈時,橫刺里突然沖出一個人來.司機急忙踩了刹車,害得正低頭工作的宮峻肆身子狠狠中了一下,差點撞到前桌.

"怎麼回事?"他不悅地開口.

司機早就冒出了冷汗,"對不起宮先生,有人突然攔車."

宮峻肆抬頭,這才看到車外站著一個女人,灰撲撲的頭發,一臉橫肉,長相半點不討喜.他眯起了眼,這個女人並不陌生.因為擁有極好的記憶力,輕易將這個女人從記憶里提取出來,這個女人可不就是了陳川的母親?

陳美憑著一股猛勁攔的車,其實自己也嚇得不輕,如果司機不及時停車,她就被撞成渣了.看到車子停下,她顧不得抹汗,立刻舔著臉伸手來敲車窗.

"要趕走嗎?"司機問.

"嗯."宮峻肆幾不可見地點點下巴,將視線移開,重新去看面前的文件.司機出去了片刻又回來,"女人不肯走,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

宮峻肆嫌惡地看了陳美一眼,陳美已經自己走了過來.今天為了見宮峻肆,她特意抹了些粉在臉上,皺紋褶子里塞得到處都是.

"宮先生."陳美涎著臉來跟宮峻肆打招呼,"抱歉打擾到您了,我今天來啊,就是為了幫您的?您身邊的那個夏如水啊,絕對不是好東西.您不知道吧,她以前生活就不檢點,我們家陳川覺得這是因為她父親太賭的緣故也沒怎麼在乎,就跟她談戀愛.可後來才知道啊,她竟然同時跟好幾個男人談著呢,甚至跟別人上床!她也暗示了我們家陳川幾次,說是上床就給多少錢.我們家陳川老實,不肯,才沒著她的道.我告訴你啊,她還懷了別人的孩子,打了至少四五次胎,絕對是公共廁所,髒得不能再髒了.我跟你說哦,跟這種女人在一起,一定要小心她給你戴綠帽子哦!"

宮峻肆並沒有回應,表情卻愈發地冷起來.他利落的線條僵在冷色調里,讓人不由得發忤.陳美也害怕,但越看他這樣就越認定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她賣力地越發編排起夏如水來,"另外,她手腳也不乾淨呢,以前窮,偷人家內衣內褲穿,後來偷別人的金銀首飾貴重物品,還有啊,她還在夜總會里坐過台呢.哦,對了,她還給人代過孕,生過孩子."

為了貶低夏如水,陳美可謂想破了腦袋.

宮峻肆終于有了反應,發出一聲冷哼.

"宮先生,我可是為了您好才說這些的,夏如水這個女人,您一定要離得遠遠的."陳美不忘添油加醋.

"你在質疑我的智商嗎?"宮峻肆冷冷地問.

陳美沒理會過來,張著嘴啊了一聲.

他拉直了身子,"夏如水跟我認識的時候她還是個處,女."

"這……怎麼可能?她做代孕的時候肯定就破了處的."陳美完全沒想到宮峻肆會說出這個來,一下子傻掉了.她就是認定她代孕的時候就破了處,才敢于大著膽子編出這些話的啊.

"一定是……做的假的,蒙你的!"

上篇:第62章 我愛她     下篇:第64章 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