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68章 有沒有自尊  
   
第68章 有沒有自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瓶……裝的?"夏如水震驚了.宮峻肆腦子出問題了嗎?他竟然要喝瓶裝的廉價綠茶?

"怎麼?舍不得買?"

"沒有."夏如水帶著十二份的疑惑去樓下買了瓶綠茶上來.三塊五一瓶的東西,她拎不清宮峻肆這到底是要做什麼,他平常似乎並不喜歡帶甜的東西,而且更不愛喝茶.

猜不透,她只能老實奉上,希望這杯茶能將這尊大神給送走.

宮峻肆看著她遞來的茶,目色幽幽,久久沒接.夏如水的手都遞酸了.

"不想喝了嗎?"

他這才接過去,擰開,聞了一下,露出滿臉的嫌惡.

"要不,我給您現泡一壺?"看出了他的不喜,她謹慎地請示.宮峻肆將那茶甩在了一邊,"不用了."

夏如水在心里暗暗松氣,"那您是不是……"該走了?

宮峻肆半點沒有離開的意思,環著室內看了一圈,"新工作,可還滿意?"

"滿意."她點頭,哪里敢說半句抱怨的話,而且也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她的回答卻贏得了宮峻肆的重重一哼,他的臉色登時變得沉冷起來.夏如水無辜地抱起了雙臂,被他散發出來的冷氣給冷到了.

從頭到尾,她都沒有說能惹到他的話啊,這是怎麼了?

宮峻肆突然站起大步朝她走來,既而將她拎起,夏如水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已狠狠口勿住了她.他的口勿又狂又猛,帶足了懲罰意味,幾乎要將她的唇給啃了去.夏如水吃痛地推他,得到的是更大的懲罰.

直到肺里的氣息被吸盡,她軟綿綿地倒在了他懷里,他才松開.她氣喘籲籲,他卻依然冷面冷臉,氣息均勻,半點不受影響.夏如水撫撫被口勿得紅腫的嘴唇,理不透他為什麼突然這麼對自己.

這里可是公司啊.

口勿完之後,他大步朝外走,到了門口才突兀地來一句,"以後不許喝綠茶,也不許買!"

喝綠茶怎麼了?買綠茶又怎麼了?礙著他什麼事兒了嗎?不過,夏如水平日並不喜歡喝這些東西,便也沒往深里去想.

自從那天宮峻肆突然出現過一回後,再沒有來過市場部,夏如水的生活又恢複了平靜,她有時甚至會以為,那天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夢.

因為她的勤奮好學,上手很快,很多事都能獨擋一面.雖然說是和陳川同組,但多數時間他們都是兵分兩路,各干各的.就連挑剔的市場部主管都改變了對她的態度,客氣起來.

夏如水對現狀十分滿意.

才吃過午飯,夏如水突然接到了利巧梅的電話,說是自己發生了車禍.夏如水嚇得臉都白了,撒腿就往外跑.

"發生什麼事兒了?"後頭,有人拉住她,問.是陳川.

夏如水無心去想兩人之前發生的那些事兒,只急著抽手離去,"我朋友遇車禍了,我得馬上過去."

"你現在這麼慌慌張張的,怎麼過去?又知道上哪兒去找她嗎?"

夏如水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一緊張,甚至連利巧梅人在哪兒都不知道!

"先去找車吧."陳川無奈地搖頭.對于她的性子,他還是了解的.說完,他拉著她往外走.夏如水也不掙紮,一心里想著利巧梅的事兒,心急如焚.

樓道某處,宮峻肆站在那里,冷了一張臉.可夏如水卻連他都沒有看到,直接越過,跑走了.

手牽手,一起跑,好樣兒的!

宮峻肆的臉直接冰掉!

在陳川的幫助下,夏如水很快找到了利巧梅.好在她只是輕微刮傷,並沒有什麼大的危險.夏如水拍著胸,脯出氣,"巧梅,你快把我嚇死了."

利巧梅內疚地來看她,"對不起啊如水,我當時也嚇死了,以為自己出了大事."

"沒事就好."她能平安無事已經是大好事,夏如水哪里還能去責怪她.利巧梅這才注意到陳川,"他是?"

夏如水也才意識到陳川的存在,不好意思地對他笑笑,"抱歉啊,耽誤你時間了."

"如水,不用那麼客氣的."她的客氣只會讓陳川難受,"我們不該是這麼生疏的關系,再不濟還算同事,不是嗎?"

"不管怎樣都謝謝你,哪天請你吃飯."即使是同事,她也不想欠他人情.陳川點點頭,"好啊."他也想多一些和她私人相處的空間,自然願意跟她一起吃飯了.

陳川走後,利巧梅的臉湊了過來,"老實交待,你們到底什麼關系,別說單純就是同事哦?我可看見了,他對你時一副柔情蜜意的樣子."

夏如水被利巧梅的話說得很是無語,只能如實回應,"我們是校友,他還是我的前男友."

"前男友?"利巧梅風中零亂了.

夏如水把和他之間的事簡單地說了一下,唯獨沒有提代孕那件事.那是她的傷口,撕一下就會疼.

好在利巧梅沒有過多追問下去,算是放過了她.

這時,主管卻打來了電話,"夏如水,你去哪兒了?為什麼上班這麼久還不見人影?"

"啊?"夏如水這才想到自己來得匆忙,連請假都忘了.不過,陳川不是回去了嗎?他沒跟主管說?

心里雖然疑惑,但她還是急急把情況說了一通.

"我不管你那邊什麼人出了車禍,現在馬上回來,天都快要塌了!"

"到底出了什麼事……"她沒問完,主管已經掛斷了電話.

"你們主管也太沒人性了吧."利巧梅正好聽到兩人的對話,極為不滿地道.夏如水搖搖頭,眉頭蹙著,"我們主管平時很通情理的,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估計真的有大事發生了吧."

"既然這樣你先回去吧,我這兒反正沒有大礙."

既然利巧梅都開了口,她就沒有留下來的道理了.囑咐了一番她傷口的注意事項,夏如水這才從醫院走出來.

醫院外,陳川還沒走.

夏如水極為意外,"你怎麼還在?"

"忘了帶錢,上不了車."陳川撒著謊,他只是想和她多呆一會兒.自從再次相見後,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她,卻又不敢表現得太明顯.富麗緣不肯拿掉孩子,陳美尋死尋活要他負責,他沒辦法,也很無奈.但對夏如水的喜歡卻越來越強烈,他無法控制自己,只想和她多呆一呆.

夏如水並未多想,和他一起上了出租車.回到公司後,陳川很快被主管招走,而對于她,只給了一句話,"上頂樓去,找!"

夏如水滿頭霧水,不知道主管要自己上頂樓去找誰,但她還是依言上去了.

剛出電梯就見鄭經理已經站在那兒,眼底透著幾份無奈朝她看了一眼,"去總裁室吧."

"去總裁室做什麼?"想到又要見宮峻肆,夏如水連手腳都軟了起來.

"去了不就知道了."鄭經理揉了揉發痛的肩膀,將她引進去,替她敲了門才離去.她不得不硬著頭皮等在那兒,直到里頭傳來一聲"進來"才推門進去.

宮峻肆正在辦公,抬頭看了她一眼.

夏如水不情願地走近,"總裁,叫我有什麼事兒嗎?"

她現在歸屬于市場部,就算有事也該叫市場部的總監不是,再不濟也該是主管啊.

宮峻肆沒有回應,低頭處理著面前的工作.她沒好重複,抿唇站在他面前.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絲毫沒有要理會她的意思.夏如水站得腿都酸了,"那個總裁……"她不得不再次出聲,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宮峻肆的性情多變早就體味過了,可她怎麼也理不清,自己又哪兒得罪他了.

宮峻肆此時才放下手中的筆,來看她,"今天都干了些什麼?"

"工作."至于利巧梅的事,她覺得宮峻肆未必有興趣聽,索性不提.宮峻肆的眉頭擰了擰,"只有工作?"

"對."

宮峻肆又不說話了,低頭去擺弄別的東西,她再次被冷落.

他到底什麼意思啊.

夏如水直接被當隱形人給撩了兩個小時,她捏著手指頭想,估計宮峻肆太忙,把自己給忘了,不如偷偷離去.哪知,她才邁腿,宮峻肆就像頭頂長眼睛似的早已發現,低喝道:"去哪里?"

夏如水才邁出的腳又縮了回去,"我……得去工作了."

"工作?你倒還記得自己有工作?"

這話的諷刺意味如此明顯,她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我一直都記得工作."站了那麼久,又被他陰陽怪氣地對待,再好的脾氣也被磨沒了,她帶著幾份倔強地開口.

宮峻肆又是冰冰一哼,"為什麼我看到的是你和舊情人心急火燎地往外跑呢?到底什麼事讓你們那麼急不可耐?"還手牽著手!

夏如水慢慢張開了唇,"你……看到了?"

宮峻肆冷臉,不肯回應,他被華麗麗忽視的畫面如今還映在腦海里,十分不舒服.

"明知道別人的女朋友都已經大肚子了,還倒貼,夏如水,你不要臉的嗎?"他這客氣地詆毀她.夏如水一張臉給說得蒼白了起來,唇顫了又顫,想要反駁,最後閉了嘴.他從來不相信她,她說再多都無用!

她的沉默惹得宮峻肆早就按捺不住的火氣噌地暴發,"怎麼?我說得不對嗎?還是你覺得自己這樣做很了不起?為人起碼的自尊你到底有沒有?"

她的自尊,早被他踩在了腳下.

上篇:第67章 都過去了     下篇:第69章 暖,床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