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0章 不該回來照顧我嗎  
   
第70章 不該回來照顧我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從她嘴里將水yun了過去.

周邊,傳來一陣陣抽氣聲,宮峻肆滿意地舔舔唇,走向自己的車子.夏如水呆在原地,抹了抹唇角,這個宮峻肆……跟以往很不一樣.

她紅著臉跟上車,宮峻肆啟動了車子,在眾人豔羨的目光中消失.一路上,夏如水都不敢去看他,心髒擂得像鼓一般.而宮峻肆,滿面平靜,跟什麼事兒都沒有發生過似的.不過,他的唇角卻揚了揚,雖然弧度不大,但已經很難得.

"水."轉彎時,他突然道.

夏如水嚇得急忙去捂自己的唇.

呵呵的低笑傳來,宮峻肆繞過她拿走了她手中的水瓶,就著瓶口喝了起來.夏如水的心髒這才緩緩歸位,為自己的條件反射感到臉紅.

"夏如水,做我的女人吧."他突然道.

夏如水接水的手一抖,水瓶掉在了地上.她張了張嘴,好久才吐出字來,"什麼……性質的?"

什麼性質的?

這個問題,宮峻肆沒有仔細想過.他只是覺得喜歡她的靠近,想要擁有她.

"你本來就是我的女奴,本來就是我的."他理所當然地道.

夏如水的目光突然沉了下去,失去了光澤.

"還是……算了吧,我可是你的仇人呢."

在這個時候提起仇人二字,絕對的煞風景,宮峻肆柔軟下來的臉龐再度恢複了冷凝.雖然知道她打掉孩子另有原因,也知道許冰潔被氣死跟她打掉孩子沒有直接聯系,但他還是不舒服.

因為不管怎樣,這件事都跟她脫不了干系.想要完全不計較,誰又能做得到?

車里,陷入了尷尬的沉悶.

半夜,夏如水的門被人敲得震天響,將她從夢里驚醒.夏如水嚇得不輕,恍惚中以為是養父的那些追債者,身子抖了兩抖.好一會兒才想清楚,她早就和養父沒有任何關系,這里也不是養父那個破爛的小棚子,這才起身開門.

門外,站的是韓義.

因為韓義回來後她去過別墅,所以認識.

"韓管家有什麼事兒嗎?"

韓義的臉色極其不好,"宮先生生病了,被送到了醫院,您過去看看吧."

"宮峻肆生病了?"夏如水弄蒙了,吃飯的時候他不是還好好的嗎?不過看韓義一副著急的樣子,她也沒敢多問,跟著他去了醫院.

特級病房里,宮峻肆白著一張臉躺在床上,身邊圍了不少醫院里的重量級人物.他的腕上吊著點滴,全然沒有了晚上見面時的朝氣.

"宮先生,夏小姐來了."韓義走上前去道,也不知道宮峻肆大半夜地一定要叫夏如水來是什麼意思.

宮峻肆抬眼看向夏如水,臉龐狠狠繃了起來,"夏如水,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原來,宮峻肆回到家後就開始腹痛,一檢查才知道,得了急性腸胃炎.而罪愧禍首就是夏如水帶他去吃的路邊攤.

夏如水哪里想到他的腸胃會這麼脆弱,此時也跟著內疚,"對不起."早知道,她就不帶他去吃路邊攤了.她快內疚到要死了.

宮峻肆板著的臉因為她這副無措的樣子又略略軟了些,"既然是你闖的禍,由你負責照顧我."

"哦,好."

這會兒,夏如水還能說什麼,只能點點頭.

宮峻肆揮手讓圍著的那些人退了出去,韓義不放心地看看夏如水,"宮先生還是請個專業特護吧,要不家里的傭人也可以……"

傭人不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比夏如水在行多了.

宮峻肆擰了擰眉,"就她!"

韓義不能再說什麼,出門前不由得朝夏如水多看了兩眼.

直到所有人都離開,夏如水才走近,"有什麼事兒,你跟我說."

宮峻肆扯了扯眉,沒有回應,他的肚子現在還隱隱作痛,胃也很難受.但他是一個男人,說出這些來未免顯得娘娘腔,只能忍了.他閉了眼.

夏如水看他閉了眼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不放心地往她的額頭摸摸,手上摸摸,為他蓋好被子.

打完點滴後,宮峻肆好了很多,醫生建議住院觀察一次,他不肯,堅持回家.反正宮家有的是好醫生,醫生也沒勉強.夏如水總算松了口氣,伸個懶腰准備回出租屋.

"你,跟我一起回去."宮峻肆霸道地宣布.

她張大了唇,"為……什麼?"

"為什麼?你把我弄成這樣,不該照顧我到痊愈嗎?"

夏如水沒敢反駁,卻在心里腹誹,怎麼看眼前這個人也不像有大礙的樣子,干嘛非得拉自己回去.她沒敢說出來,默默跟在他身後,上了車.不管怎麼樣,都是自己惹的禍啊.

回到熟悉的環境,宮峻肆滿意地吸了一口空氣,他還真是煩透了醫院的味道,如果不是韓義堅持送醫院,他是不會去的.

"扶我上樓."他對著低頭立在門口的夏如水發出命令.夏如水應聲走過來,扶住他的臂.他的臂可真結實呢,一點贅肉都沒有,硬梆梆的,紋理清晰.這麼結實的身板,怎麼會有那麼脆弱的胃啊.

開門後,她把宮峻肆直接往床前扶去,宮峻肆沒肯動,"我要沖涼."

她只能把他往洗手間扶.

扶完便往外退.

"沒你什麼事兒了?"宮峻肆極度不爽地開口.

夏如水愣在原地,哪兒還有她的事兒?她還是上前,給他擰開了水籠頭,調好水溫,就差沒跪下來請他入浴了.他還是不滿,"給我脫衣服."

"脫衣服?"夏如水上上下下地看著他,他這還遠沒到需要人脫衣服的地步吧.

"怎麼?把我放倒了連衣服也懶得脫?夏如水,你是這麼照顧人的?"他哼哼起來,舊事重提.

夏如水無奈地舉起了白旗,"讓你吃不乾淨的東西是我的錯,我認了,可是脫衣服……"她做不來.

"我哪里你沒見過?"他白了她一眼,這話惹得她滿面通紅,恨不能找個洞鑽進去.見她不肯動,他突然煩燥起來,將她推出門去,呯地關了浴室門.這一病,脾氣變得更大了哈.

不過,夏如水巴不得推掉脫衣服這項工作,乖乖地等在外頭.

沖完涼出來,宮峻肆裹了浴巾,也不看夏如水,直接上了床,背對著她.夏如水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該繼續守在這里,還是該離開.

她最後決定等他睡著了再悄悄離開.

"杵在那里做什麼?還不滾過來?"

宮峻肆在被窩里喊.

夏如水一點點移過去,"還有什麼事兒嗎?"

宮峻肆伸手將她扯進被窩里,"冷,暖被窩!"

他的身上火熱火熱的好不好,自己都快給熱化了.夏如水不由得掙了掙,想要離開.

"別動!"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沙啞,身體也硬梆梆起來.夏如水嚇得沒敢再動,乖乖地窩在那里,由著他從背後抱住自己.

宮峻肆疲乏地吸了幾口氣,閉了眼,片刻,夏如水的背後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他睡著了.她想要從他懷里退出來,可他像抱抱枕似地摟著她,根本無從離開,便只能繼續窩在他懷里.他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極能安神,她眨了眨眼,片刻也跟著睡了過去.

夏如水醒來時,宮峻肆早已不在身邊,她忙爬起來,四處尋找,沒影.她下了樓,這才知道,宮峻肆早就去上班了.

這個富家子弟,在工作上還是挺拼的啊.她感歎著,看看表,才八點多.

韓義為她准備了精美的早餐,餐後又派司機將她送到公司.夏如水去了市場部,市場部主管極為客氣地迎接了她,"小夏啊,你在我們市場部的體驗已經正式結束了,今天,就回秘書室吧."

"秘書室?"夏如水給驚呆了,她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回那個地方了.

"是啊.宮總那里有很多工作等著你,就快上去吧."主管對她像送神一般,恭敬又急切.陳川走出來,默默地看著她,眼底有著明顯的不舍.她沒理會陳川的想法,收拾東西回了秘書室.

看到她,最開心的莫過于鄭經理,她把手里的東西直接往她手里一塞,"快進去吧,總裁等著呢."

夏如水忐忑地敲門進去.

宮峻肆果然已經坐在那里,似乎已經處理了很久的公務,手邊堆了不少批閱過的文件.

"宮總……"夏如水張嘴,輕叫.

宮峻肆只點了點下巴,嚴肅得很.她慢慢走過去,"怎麼……突然把我調回來了?"

宮峻肆這才抬頭,筆尖在桌面上打動著,"你把我毒成了那樣,不該回來好好照顧我嗎?"

"呃……是."她窘得連頭都沒敢抬,急急去翻手中的日程安排表,快速向他報告一天的行程.鑒于內疚心里,夏如水對宮峻肆的工作生活不敢有半點馬虎,更是分秒不差地把醫生開的藥送到他面前來.宮峻肆每次雖然都擰著眉頭一副不爽的樣子,但還是把藥都統統喝了下去.

看著身邊像小蜜蜂似的忙來忙去的夏如水,莫名地升騰起一股滿足感.如果這個女人能天天陪在自己身邊,倒也不錯.

這個想法嚇了他一跳,連筆都掉到了地板上.他瘋了嗎?會想到娶她?

夜里,燈紅酒綠.

宮峻肆握著酒杯,微眯了眼,想到的是夏如水的音容笑貌.面前流轉著各色女人,在她面前,全然都暗了色.晃得他頭皮發痛,他揮了揮手,"全都滾出去!"

上篇:第69章 暖,床工具     下篇:第71章 我抱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