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2章 夏如水出問題了  
   
第72章 夏如水出問題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說話,他就偏不放.他擰起她的後頸強行把她的臉壓到他面前,兩張臉相隔不過兩公分,他的鼻子甚至觸到了她的臉,氣息霸道地襲卷著她的思緒,放縱地噴在她臉上.

"看清楚,你的男人是我!要發,騷也該在我床上!"

夏如水的臉一下子變白.

宮峻肆終于滿意,將她推了出去,"辜子榆你就別枉想了,我還沒有把玩過的女人拱手讓人的習慣,就算玩倦了玩爛了,都不可能輪到辜子榆!"

這些話,字字帶刺,無情地刺著夏如水的心髒.從他嘴里不斷吐出"玩"這個字眼,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她,她不過他的玩,物罷了.

她痛楚地咬住了唇,感覺自尊受到了再一次的踐踏.宮峻肆對她一向如此,可她偏偏永遠都習慣不了.她沉默著,蒼白著,卻倔強地立著肩膀,無聲地向宮峻肆表達著控訴.

宮峻肆把她這小小的舉動看在眼里,突然覺得無聊到了極點.他是怎麼了?惹他的是辜子榆,拿她撒什麼氣.她分明一副要哭的樣子,睫毛都染濕了,卻偏偏不肯把眼淚掉下來.他覺得胸口給什麼擰了起來,怎麼都無法開解.

"滾!"他低吼一聲.

夏如水這才抬步,機械地走出去.看著她孤獨桀驁的背影,宮峻肆還是沒忍心讓她一個人走,打電話給司機,叫司機送她回去.

夏如水並不願意坐宮峻肆的車,但司機一臉可憐巴巴的樣子,請她別為難他.他不過一個打工的,夏如水最後還是上了車.司機這才松一口氣,忙給宮峻肆打電話.宮峻肆在那頭連哼都沒哼一聲,直接掛了電話.

回身過來,辜子榆正立在門口,可憐巴巴地看著他.宮峻肆撇了一記冷眼,把他當隱形人.

"兄弟,哥,爺,我錯了還不行嗎?"辜子榆此刻委曲求全,只希望自己的可憐能打動眼前這個男人.宮峻肆冰哼了一聲,"我做的決定,從來不會改變!"

辜子榆兩手一軟,差點撞死在牆上.讓他去非洲……一想到得去那種一毛不拔的地方看餓得只剩下骨頭的黑皮膚,從此跟鶯鶯燕燕們天隔一方,他還真連死的心都有了.偏偏辜父一副巴不得把他送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的語氣,他連個求救的人都沒有了.

難不成真去非洲那個野蠻之地?

眼珠子轉了兩轉,辜子榆突然露出了狐狸般的目光,快速追上了宮峻肆,"既然你決定了,我也沒辦法.但說好了,我好歹是辜家少爺,出了事可不是鬧著玩兒的,我得帶上一個可靠的助手.不管我選誰,你都不許有意見."

宮峻肆大方地點頭,"沒問題,你看中了誰直接讓鄭經理安排就可以了."就算他要的是鄭經理,自己也沒意見.

"好."辜子榆離開時,臉上帶了一絲惡作劇的微笑.

夏如水回到自己的小屋子里,脫,去半邊衣服去檢查被宮峻肆握過的地方.那里,青了好大一塊.宮峻肆拉扯她時都是用了死力的,只青紫沒脫臼斷肢已經算不錯了.她輕輕按了按,挺疼的.

家里並沒有去青紫的藥,她也懶得去買藥,有些無力地躺倒在床上,心頭湧起一絲對過來.宮峻肆那些無情的話語即使現在想來都很傷人.

她閉眼,任由睫毛輕輕顫抖.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鄭經理打來的.

她遲疑了好一會兒才接起,那頭傳來鄭經理熟悉的聲音,"夏如水……"

宮峻肆很早就來了公司.

以往,只有重要會議或是工作才會這麼早.不過,今天並沒有.他手里帶拎著一個黑色袋子,里頭放著一只藥膏.昨晚回去後,他喝得有些醉,韓義出來接他.他在他的臂上握了一把,弄得韓義一陣大叫,這讓他想起了夏如水.他扯夏如水的時候比這個還用力,而夏如水更是個女人.

他猛然想起夏如水臉上顯露的那副痛楚的模樣,心生不忍,讓韓義去買了支去於的藥膏.早上,便帶了過來.

夏如水一向早到,今天卻還沒來.他也不急,進了辦公室.

九點鍾,門被准時推開.進來的並不是夏如水,而是鄭經理.她手里捧著一個本子,恭敬地立在他面前,開始報告他的行程.他擰起了眉,到底沒問出來.

鄭經理彙報完畢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停在那里,"宮總,夏如水的缺由facy頂上如何?"她可是個大忙人,不可能天天守在他這里.

宮峻肆的眉頭擰得愈發難看,"夏如水呢?想偷懶?"

鄭經理臉上顯露出了驚訝,"宮總忘了嗎?您昨晚已經把她安排到非洲去了."

"非洲?"宮峻肆的身子猛然拉起,瞪緊了鄭經理.天不怕地不怕的鄭經理在他這一瞪之下骨頭都軟了,聲音也顫抖起來,"您昨晚不是打過電話給我……"

他打電話給她,說是辜子榆會去非洲公辦,不論他要誰她直接按排.而辜子榆要的是夏如水……

宮峻肆的臉直接黑成了炭:"鄭經理,你可真是越來越會辦事兒了啊."

鄭經理終于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卻也委屈得要死,"是您說的,我不過……"她以為夏如水又哪里得罪了眼前這位主子,宮峻肆要懲罰她也不是一次兩次,這次便理所當然地以為這是他的另一種懲罰手段.

她還曾疑惑過,宮峻肆就這麼舍得把夏如水送進辜子榆那只狼的嘴里去?但他是頂頭上司老板,她敢問這些嗎?

"辜子榆人呢?"他吼起來.

鄭經理如實彙報,"已經坐半夜的飛機走了."

"還不快去訂機票!"

非洲果然是一個條件惡劣的地區.夏如水從飛機上下來時,迎來一陣熱浪,差點讓她窒息.她扯出一條薄紗巾來圍在頭上,在心里想著.

辜子榆跟在她身後,眼里同樣顯露了嫌棄.不過,看一眼面前的女人,心情又好起來了.有人質在手,他在非洲的日子還會久嗎?

"累嗎?"他迎過去,好心地道.夏如水搖搖頭,雖然條件惡劣,但好在她並不是養尊處優長大的,勉強還能應付.

"我們先去酒店吧."辜子榆叫了輛車,報了個名字.

夏如水驚訝地來看他,"現在不去公司嗎?"

"先休息,把時差調過來再說."辜子榆沒忍心告訴她,他們要去的地方還要很久的路程,絕對的不毛之地.

宮家到非洲來搞實業最重要的原因是看中了這里的珠寶和貴重金屬,所以公司建立在條件極差的地方.條件雖然差,但每年出產的珠寶和貴重金屬量不少,絕對來錢.

夏如水點點頭,她是以秘書身份跟辜子榆來的,他是上司,她當然要聽他的話了.

"你的手機給我吧."辜子榆道,遞給她另外一部,"這部手機裝的是本地號碼,方便聯系.你的得質押在我這兒."夏如水並未多想,把自己沒有電的手機給了辜子榆.辜子榆的眼眸狡黠地眨了眨,真是個單純的姑娘啊.堂堂宮氏,會在乎一部手機麼?

夏如水並不知道宮峻肆訂了機票要去找她,更是差點將她的手機打爆.偏偏天公不作美,第二天國內便發出台風預警信號,為了安全起見,所有的飛機都停飛.狂風暴雨,一下就是幾天,A市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台風災害,宮氏集團也受到了一定影響,一個重大項目地底工程發生了坍塌,身為宮氏集團的總裁,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親自到現場指揮救援.

等忙完這一切,已經十天以後.宮峻肆第一時間聯系了那頭的負責人,知道夏如水和辜子榆已經到達,不過卻聯系不到本人.因為辜子榆帶著夏如水去礦區實地考察去了.

宮峻肆很有一種要把辜子榆脖子掐斷的沖動.

一路火急火燎趕到非洲,又費了不少時間.宮峻肆的到來驚動了公司上層,老板親臨不毛之地,負責人紛紛前來接駕.好酒好肉自然少不了,宮峻肆的一顆心落在夏如水身上,哪里有心情.他第一時間讓人去尋辜子榆和夏如水的下落,消息很快來,他們在條件最艱苦的礦區.

這里的條件已經屬于落後,別的地方更無法想象.宮峻肆的心里亂成一團糟,想著夏如水那纖細的小身板一刻鍾都不想耽擱.

"可那邊路途遙遠,而且條件……"負責人說什麼也是不願意宮峻肆過去的.他可是宮家的獨苗苗,要是發生了什麼事兒就麻煩了.

宮峻肆兩眼一瞪,"還不快點!"

負責人哪里敢說半句,只能老老實實照辦.為了方便出入,都有直升機直達礦區,偏偏直升機被辜子榆開走了.一行人只能開車.

一種顛簸,好不容易在三天後到達.宮峻肆見到的卻只有辜子榆.

"夏如水呢?"他巡視一遍,問.辜子榆的眼睛通紅通紅的,"出了點……問題."

"跟我開玩笑?"宮峻肆瞪緊了他的臉.辜子榆快哭了,"沒……是真出了問題."

上篇:第71章 我抱就不行?     下篇:第73章 除了服從只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