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3章 除了服從只有死  
   
第73章 除了服從只有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此時,夏如水落在一個不知名的部落里.早就聽說非洲擁有許多各自獨,立的部落,他們擁有自己的領土和法則,都十分落後.

夏如水總算見識了.

她是三天前被截到這里來的,同來的還有礦區的一個小男孩.小男孩七八歲,比小兵還要大些,出于好奇,偷偷溜進了當地部落探險,結果,被抓了.

而事發時,正逢她和辜子榆巡視到這里.他們開著直升飛機追出去,正好追上那些人,那些人手比腳比之下,要求一個女的跟他們交涉,否則會殺了男孩.

女的,只了夏如水一人.

辜子榆強力阻止,夏如水卻沒辦法看到男孩被殺,最後毅然下去和他們談判.只是談判還沒開始就從人群里走出一個最高大的男人,男人在對她看了許久後發布了連她都沒聽懂的命令.那些部落成員拎著她和小男孩就跑,腳程極快,直升機還想追,他們專門選擇密密的森林,直升機跟本沒辦法接近!

後來,直升機消失了,而夏如水和小男孩被帶到了這里.

這里,處處顯示著落後與原始,那些人臉上畫著各種色彩,為首那個健壯的男人畫得更加明亮.他回到住處時,有好多孩子和女人圍上來,其中一個女人竟然會英語.

她叫娜娜.

她告訴夏如水,自己是部落首領的第二十六任妻子.

夏如水和小男孩一直關在一起,三天里,並沒有人對他們怎麼樣,倒是娜娜每天都給他們送吃的.東西都很粗糙,但味道還不錯.夏如水吃不下,不知道這里的人會怎麼對待小男孩和自己.

她告訴娜娜,要見首領.

首領,就是那個帶她回來的健壯男人.

他竟然來了.

"為什麼要把我們帶到這里來?不是說談判嗎?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談判嗎?"

好在有娜娜,可以把話翻譯給男人聽.娜娜在翻譯這些話時,露出了驚恐.部落首領對他們來說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首領倒沒有生氣,嘰嘰呱呱地對娜娜說了一串.夏如水急切地等著娜娜的翻譯,娜娜的臉色卻難看起來,"他說,他對小男孩沒有興趣,隨時可以帶走.不過,你得留下來."

"我留下來,什麼意思?"

"他看上你了,讓你做他的第二十七任妻子."

夏如水給嚇蒙了.她從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落到這個野蠻而落後的部落,被逼做首領的第二十七任妻子.

"怎麼可能?"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否認.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願意,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對娜娜說了句什麼,娜娜為難地來看夏如水,"他說,你不同意就得殺了男孩."

夏如水張著嘴,再也不能斬釘截鐵地說出反對的話來.小男孩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如何,只看著陌生的凶巴巴的男人,瑟瑟發抖,眼淚一個勁地流,再沒有了當初的調皮勁兒.他扯緊了夏如水的衣袖,"阿姨,救我."

夏如水心如刀割,最後只能撫撫他的腦袋,"放心吧,阿姨不會讓你出事的."

小男孩半信半疑.

"讓我……考慮考慮."夏如水硬著頭皮道.

娜娜把話轉給了男人,男人看了一陣子夏如水,最後抬步走出去.娜娜同情地看一眼夏如水,"其實能被首領看中是很幸運的一件事,總比嫁給其他成員強."

可她並不這麼認為.夏如水輕輕含首,朝她低低道了一聲:"謝謝."

娜娜那晚送晚飯時,不知有意還是無意,落下了一把刀子.夏如水將刀子撿起來藏在衣服里,對于面前的餐點卻毫無胃口.小男孩也是,給嚇怕了,怎麼都不肯吃東西,只每隔一段時間就問一次,"他們會殺了我們嗎?"

"不會的."她撫著小男孩的頭,輕輕搖頭.其實一點底都沒有.如果她不同意,他必死無疑,如果她同意……此刻,她竟莫名想起了宮峻肆來.以前覺得他踐踏她的尊嚴當人看,現在想來,他的對待已經算客氣了.至少,他沒有像這里的首領那樣,擁有眾多女人.

他在遙遠的國度,不可能來救她,她只能自救了.

夏如水勸小男孩吃東西,自己也強逼著吃了些,等到深夜,她割斷捆著他們的繩索,偷偷跑了出去.夜里,草深露重,她毫無方向,只是胡亂地朝一個方向跑,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終究能跑到哪里去.

終于有人發現他們跑了,背後火光沖天,叫聲不斷.那些人的腳程明顯比他們快,沒多久就追上了他們,將他們團團圍在了中間.火光,照得小男孩臉上慘白一片.首領從人群里走出來,臉色烏青,難看至極.

他舉起刀,朝著他們走來.夏如水嚇得往後退,還不忘把小男孩保護在身後.首領卻輕易將小男孩從她手中奪走,刀子對著他就劈去!

"住手!"夏如水顫抖著舉起了自己的刀子,對上胸口,"你要是敢動他,我也死!"沒辦法保護小男孩,她也不會獨活.

她把刀子插,進胸口,沒入一寸,生生的疼痛襲來,疼得她冷汗直流,差點暈倒過去.如果不這樣做,男人是不會理解的.

男人眼里流露出驚訝,後頭趕來的娜娜輕聲翻譯.

他松開了男孩,對著她說話.她聽不懂.娜娜的臉卻白了,"他說,你想死,他就成全你.他喜歡上的女人,除了服從他就只有……死."

夏如水的臉頓時煞白.

男人一步步走近,小男孩在背後抖個不停,哭都出不了聲,只張著一對淚眼看著她.夏如水看到男人舉起刀,閉了眼.

呯!

一聲響,有什麼東西快速穿過樹葉,最後打在了男人的刀面上.所有人都變了臉色,而隱蔽處,有人像旋風般滾過來,將她收在懷里.

她抬頭,借著火光,竟然看到了宮峻肆.

怎麼可能?

"走!"

宮峻肆在她耳邊輕語.

她著急地去看小男孩,"還有人……"

正此時,娜娜狠狠推了一把小男孩,夏如水緊急間本能地伸手去接.

"小心!"原始的弓弩不知從哪里射出來,帶足了凌利.夏如水嚇得抱緊孩子忘了動,而身子並沒有傳來疼痛,有人抱住他們打起滾來.

三個人一起滾下去,夏如水聽到了各種叫聲,應該是那些人追上來了.顧不得休整,她爬起來後跟著宮峻肆跑了起來,那個孩子被扛在了宮峻肆的肩頭.

一氣跑出好遠,宮峻肆突然身子一歪,倒了下來.夏如水嚇得心去扶他,孩子被摔下來,後上身上一片紅,手里握著一根箭哭了起來,"血,血."

"怎麼了?"夏如水以為孩子受傷了,不再去管宮峻肆去摸孩子.宮峻肆就那麼栽倒.

夏如水檢查過後才知道,孩子並沒有受傷,血,是從宮峻肆身上流出來的.原來,宮峻肆身上中了一箭,而一路上忙著奔命,她竟然沒有發現.孩子過于緊張,胡亂抓時把他的箭給拔了出來,才會造成大出血.

部落的人出人意料地沒有再追過來,周圍一片寂靜,夏如水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深山老林里,宮峻肆又受了傷.不能再走,她只能將他扶進一個山洞里.

宮峻肆的情況很不好,箭射得很重,在胸口位置,不知道有沒有傷到內髒.夏如水努力地想為他止血,卻就是不能,她急得眼淚撲欶欶直流.

"宮峻肆,不要嚇我,宮峻肆,怎麼辦?"頭一次,她體味到了崩潰的感覺.一只手握住了她顫抖的指,冰涼冰涼的.

"別怕."宮峻肆醒了過來,語氣微弱,"我不會有事的."

"可你還在流血."這血再流下去,一定會要了命的.

"手機."在宮峻肆的提醒下,夏如水掏出他的手機.只是,這里根本沒有信號.絕望充斥,她抱著他再一次掉眼淚.

"我不會讓你死的."不知從哪里得到的決心,她更用力地去捂他的傷口.他疼得直蹙眉頭,她只能低下頭去輕輕wen他,"忍一忍,好不好."

沒想到她這絕望中的做法竟起了作用,半個小時後,血止住了.她這才有時間去關注男孩,他蒼白著臉,滿面內疚地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知道有什麼治傷的草藥嗎?"她輕問.他從小跟著父母在這邊,想必多少知道一些.男孩點了點頭.

天色微亮時,夏如水帶著男孩出去找草藥.她不敢走遠,因為擔心會有野獸去傷害宮峻肆.藥物配齊後,她急急忙忙走回去.

宮峻肆醒了,捂著胸口晃悠著走出來.她急急迎過去,"怎麼出來了?"

"你們……去哪兒了?"他醒來不見人,所以出來找了.

"我們只是去找藥了."夏如水把他扶回去,他眉頭緩緩地松開,坐下時還是吸了一口冷氣.

"很疼嗎?"他的臉蒼白得可怕,夏如水的心都揪起來了.

"還好."疼到了極致,但他不能告訴她.

夏如水咀嚼起草藥來,弄好後捂在宮峻肆的胸口.他臉上有嫌棄,卻沒有阻止.小男孩知道犯了錯,極力想彌補,他去不遠處的水里抓來了幾條魚.

上篇:第72章 夏如水出問題了     下篇:第74章 喜歡你,不是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