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4章 喜歡你,不是開玩笑  
   
第74章 喜歡你,不是開玩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利索地用小刀處理魚,夏如水要幫忙,他沒讓,"你去守著那位叔叔吧."

夏如水沒勉強,回到洞中.宮峻肆懶懶地坐在那里,臉色依然蒼白,不複平日的剛愎,臉龐線條柔軟了不少.他捂著胸口,輕微而壓抑地咳嗽著,唇上毫無血色.夏如水心焦不已,走過去倚著他,輕輕抱住了他,"宮峻肆,一定要挺住."

他的呼吸略顯沉重,卻還是帶著笑安慰她,"我沒事.那天來的不止我一個,還有一些維和人員,他們一定會找過來的."

夏如水憂心地四處張望,那些人什麼時候才能找過來啊.

"你怎麼過來了?"到此刻,她還覺得一切都不直實.

宮峻肆看著她的臉,"你覺得我為什麼要過來?"

"為了……工作?"

"這里的工作從來不需要我管."

"那……"她不敢說,生怕自己說出了,但答案卻呼之欲出.宮峻肆去握她的手,"夏如水,你傻了嗎?過來之前為什麼不給我打個電話?"

"大晚上的怎麼打?再者說了,鄭經理說是你的意思?"她也委屈.宮峻肆突然把她送到非洲來,她能想到的只有他真的厭倦她了.他不會把玩夠的女人送給男人,原來是要流放啊.

她是帶著幾份絕望過來的.

都是辜子榆這個混蛋!宮峻肆心下想著,該怎樣懲罰才能抵了這次他所犯下的罪行.拐走他的女人!不想活了!

遠方,正在急切尋找他們的辜子榆莫名打了幾個噴嚏.

"聯系外頭,加派人手!"他朝深不見底的林子望了幾眼後,吼著.

宮峻肆的精力不好,坐了沒多久就昏昏沉沉睡了過去.他的臉太過蒼白,一點血色都沒有,夏如水看著心里著急卻不敢說出來.她小心地摟著他的身體,他的身子過于寵大,她摟得很吃力,只一會兒手就麻了.

不過想到他曾奮力地救過自己,她覺得這點酸麻根本不是問題.

魚烤好後,宮峻肆吃了極少.沒油沒鹽又黑乎乎的東西,對于出身尊貴的他來說,自然是沒有食欲的.而且看得出來,他的精神狀態一直在變差.夏如水勸了一陣,他才勉強再吃了些.

又睡了過去.

黃昏時候,他卻發燒了.

這不是個好征兆.

夏如水急得不行,卻束手無策,只能掉眼淚.小男孩也嚇著了,"叔叔……會不會死去?"

"不會的."夏如水叫小男孩幫忙把宮峻肆扶起來,解,開他的襯衣為他散熱,不停地為他散風.她的唇貼著他的耳,感到他身上燙人的溫度.

"宮峻肆,一定要撐下去,知不知道?你要是出了事,我也不會活的.這里有刀,我會割腕!"

宮峻肆的手動了動,握在她腕上,"……不許."

上天到底沒有絕了他們,第二天的黃昏,辜子榆帶的人終于找了過來.宮峻肆被迅速抬上擔架,離這里不遠的地方停著直升機,可以馬上把他送到條件好的地方去.只是,他握著夏如水的手始終不肯松,夏如水只能隨著大部隊一路奔忙.

直到給他打了麻藥,工作人員才將他的手扳開,夏如水的腕上留著一串指印.她看著那串指印,眼淚無聲掉落,宮峻肆,一定要醒過來啊.

手術進行了兩個小時,夏如水仿佛呆了兩個世紀,醫生走出來時好才活過來,奔了過去,"他……怎麼樣?"

"好險,箭頭差零點幾厘米就傷到心髒了,出了不少血,還發生了感染.不過手術還算成功,挺過了今晚就沒事了."

"哦."還要挺過今晚才算沒事.夏如水憂心忡忡,不論辜子榆怎麼勸也不肯回去休息.

"肆現在在ICU里,你在這里也做不了什麼."辜子榆勸她,意識到這回的玩笑開大了.他要是帶個男的來,也不會發生後面的事情.

"我在外頭看著."他一分鍾不脫離危險,她一分鍾都不得安甯.

辜子榆知道勸不過,只能搖搖頭離開.

清晨,亮亮的陽光射進幾絲來,照在夏如水的身上.她晃了一下,醒過來,發現自己依然坐在ICU外的椅子上.里頭,沒有什麼動靜.

好想看看他,只是外頭什麼也看不到.

夏如水歎了口氣,抬腕看表,才六點多.她第一次嫌棄時間過得慢,又害怕過得太快某些不好的事情會到來.帶著這種矛盾心里,她轉身去了洗手間.

如果宮峻肆醒來看到自己一副狼狽的樣子一定會不開心的.她對著鏡子里看自己蒼白的臉,捧水澆了上去.

宮峻肆是在不久後醒來的,監護的護士早就發現,迅速通知了醫生.數個醫生趕來,其中一人為他進行基本的檢查.辜子榆正好帶人過來,看到這情形跟著沖了進去.

"情況不錯."醫生豎起了大拇指,一行人終于松了一口氣.

"肆,你總算醒了,快把我們嚇死了."辜子榆拍著胸口出聲.宮峻肆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並不回應,目光卻在人群里搜尋.他沒有看到那道身影.

"夏如水去哪兒了?"他的臉色變得非常不好.本就因為生病人顯得精神不濟,這一沉臉,整個人都黑了下去.

"如水?"辜子榆四處尋找,她不是一直呆在這里的嗎?他這才想起進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她,她不會是因為怕宮峻肆活不過來跑了吧.

"夏如水呢?"宮峻肆提高了音量,扯動傷口.他的臉一僵,眉頭擰在了一起.一行人被嚇得氣都不敢喘,生怕他再氣出點事來.

"還不快去找她!"辜子榆只能沖著隨從喊.

幾個人迅速跑出去.

夏如水修整了一下自己,雖然臉色依然蒼白,但好歹不再蓬頭垢面了.宮峻肆,醒了嗎?她訕訕地想著,有些不敢邁動腳步.那頭,腳步聲傳來,手下看到夏如水跑得更急了,"夏小姐,快去看看吧."

夏如水嚇得呼吸都不暢了,呆立在那里,"是不是宮峻肆……"

"宮先生醒了."

夏如水瘋了一般跑進病房,完全忘了要煞住腳步,把出來的一名護士撞得七零八落,手里的東西也被撞掉了,發現噼噼叭叭的聲音.夏如水根本顧不上,邁腿就進去了.

"宮峻肆!"

她顫抖著呼喊,對著人群.人群分開,宮峻肆那張沉著的俊臉顯露,他,真的醒過來了.夏如水什麼也不能想,撲過去抱住了他,"宮峻肆,你總算醒過來了,你快把我嚇死了."

宮峻肆的臉色終于緩和,雖然被她抱著扯到了傷口卻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去拍她的背,"剛剛去哪兒了."

"只是去……洗手間."失而複得的愉悅感讓她語不成聲.她不敢想象,如果他救不過來會怎樣."宮峻肆,對不起."她一句句地道,滾燙的眼淚滴在他脖子里,"可你怎麼能那麼傻,冒著那麼大的危險去救我?"

宮峻肆的俊臉扯了扯,"那還不是怕你真的被那些人給傷害了?"

"他們原本沒打算傷害我的,只是讓我做首領的第二十七任老婆?"

宮峻肆好不容易緩和的臉色再次變差,"什麼?你答應了?我不許!"

"如果答應也就不會逃了,更不會……要是早知道你會受到這麼大的傷害,我還不如……答應了."

"你敢!"

看著某個暴怒的人,辜子榆聳了聳肩,識趣地帶著人退了出來.

夏如水怕他再扯到傷口,連忙搖頭,"不敢,不敢,我肯定不敢."

宮峻肆的心情這才略略好起來,仰下去躺下,"我累."

夏如水這才意識到他才剛剛醒,不宜太激動,忙給他扯被子,"好,你休息吧."宮峻肆握著她的手不肯放開,"夏如水,哪里都不許去."

"好,我哪里都不去."

"就在這里陪著我."

"好,就在這里陪著你."

"夏如水,我喜歡你."

"好,啊……什麼?"

宮峻肆已經沉沉睡了過去,而夏如水的心髒緩緩地擂起,越擂越猛,越擂越快.宮峻肆說喜歡自己,不是聽錯了吧.

幾天的緊張和疲勞讓夏如水沒過多久也歪在宮峻肆的床邊睡了過去.她做了個夢,夢到自己飄浮在水面上,有羽毛從臉龐輕輕刮過.那羽毛軟軟的,倒有點像唇,最後停在她的唇上.

夢里,她嘟了嘟唇.

醒來時,她卻發現自己躺在了床上,另一側,赫然躺著宮峻肆.她是怎麼爬上他的床的?對于這個問題,她始終沒有答案.

病床並不大,兩個人一躺便顯得狹小,她緊張地往外退.一只手伸過來,捉住了她的臂,"不許動."

宮峻肆……醒了?

她抬頭,果然看到他已睜開了眼,正看著她.他的眼神不複往日的冰冷,柔軟了許多,看得她全身發軟.她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哪里不舒服嗎?"她用另一只手去探他的額頭.

宮峻肆握住了她的指,"夏如水,我喜歡你,不是開玩笑的."

他的表情極為認真.

夏如水的心髒漏掉一拍.

上篇:第73章 除了服從只有死     下篇:第75章 這是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