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5章 這是在做什麼?  
   
第75章 這是在做什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只是,他不是一直恨著她嗎?怎麼會喜歡她?這個轉變讓她措手不及,都不知道如何反應.宮峻肆不爽起來,"往往這個時候,你們女人不是該開心得難以自持的嗎?"她顯得過于平靜,他不舒服.

夏如水這哪里是過于平靜,完全被嚇傻了.好久,她才輕輕"啊"了一聲.

只是一聲啊?宮峻肆的俊臉直接可以覆上一口黑鍋了,他不客氣地拎起了她的下巴,"這算什麼回答?"

"那……我該怎麼辦?"

他想把這個女人掐死.最後卻傾身過去,以wen封唇.原本只是想懲罰她一下,沾上她的蜃瓣方覺得已經好久沒有嘗過這種甜蜜了,她的唇又軟又香,讓人欲罷不能,他伸手去拉她的衣,想要得到更多.

"身上還有傷,能不能悠著點兒?"

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響起,辜子榆出現在門口.這個混蛋,次次破壞他的好事.宮峻肆直接拎起台上的一台儀器朝他甩過去.辜子榆給甩得直跳腳,哇哇直叫,"我可是為了你們好哇,你看到哪個還住在ICU里的人發,情的?嫌自己活得太長了?"

"給老子調到普通病房去!"

宮峻肆這才想到,自己早該調出去了.而夏如水被這一鬧,羞得無地自容,一個反彈跳出去,不可避免地碰到宮峻肆的傷口.宮峻肆痛得臉都擰成了一團,"你要謀殺親夫嗎?"

"對不起!"夏如水胡亂地道著歉,又擔心宮峻肆,又窘得慌,無助得很.宮峻肆的火氣就這麼降下去,不忍她再難堪,低聲道:"出去吧,我沒事."

夏如水如臨大赥,這才快速跑出去.

辜子榆看著逃出去的夏如水,忍不住笑了起來,"話說,這女人你真的上過嗎?怎麼這麼嫩,一點玩笑都經不起."

"滾!"

對于辜子榆,宮峻肆可沒有好臉色給.辜子榆摸了摸鼻子,"我本來沒打算來的,只是老爺子知道你受傷,要來看你."

"他怎麼知道的?"

辜子榆壓著頭沒敢回應.

"想死了?"這事兒,除了眼前這個多嘴夫還能是誰?宮峻肆瞪眼,差點沒把他給瞪死.辜子榆滿面的無奈,"這麼大的事兒,怎麼可能不通知你家里?你父親聯系不上,管家只能告訴老爺子了."

"你不知道他大把年紀了嗎?自己都喘上不氣兒了,還能管得著我?你不怕提前把他急死?"

宮峻肆雖然表面上對宮老爺子不客氣,但心里還是顧著他的.終究,這個老人是他的爺爺,更是他進入商場的老師,他教了自己很多東西.

沒等辜子榆再說什麼,他忙去找自己的手機,給宮老爺子打電話.

夏如水紅著臉在醫院外頭晃了一圈,眼看就中午了,卻沒有勇氣回到病房去.她怕碰到辜子榆,怕他笑話自己,當然,也怕宮峻肆.他一覺醒來就說喜歡自己,她摸不著頭腦,不會是他傷壞了腦子,自己說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吧.

她總覺得這件事太突然又太夢幻了.要知道,在國內的時候,宮峻肆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看.但,他千里迢迢去救自己,病中看自己的眼神……

她迷糊了.

"夏小姐,可算找到您了.您身上連個聯絡方式都沒有,宮先生到處找您,都發火了."有手下跑來,對她道.

看來,不得不面對宮峻肆了.

夏如水不敢耽誤,跟著手下走了回去.病房里宮峻肆果然冷了一張臉,看她進來眉頭一擰,"沒事瞎跑什麼?不怕出事兒?"

"醫院的安保措施很好,不會出事的."她輕聲應,小心觀察著他的臉色.

他哼哼了幾聲,"礦區也安全,你不照樣被人擄走了?"

"那不一樣?"

"哪不一樣了?"

她咬了咬唇,意識到他的臉色越來越黑,沒敢再接話.

"過來."宮峻肆的語氣終于軟了些,道.夏如水訕訕走過去,他已伸出手來.她遲疑著,還是遞出自己的手,宮峻肆把她牽到床邊,"去了那麼久,不餓?"

他這一提醒,她還真感覺肚子空空的.

"是三歲小孩,餓都不知道?"他又生氣了.夏如水覺得他才是小孩子,說生氣就生氣,一點預兆都不給.

"去吃飯."他微微推了她一把.此時她才發現,房中的桌面上擺了幾個飯盒,雖然用蓋子蓋著,但還是能看到里頭色澤極好的飯菜.她幾步走過去,打開蓋子,菜香撲面而來.

"謝謝."她低頭便吃了起來.

宮峻肆並沒吭聲,只是安靜地看著她吃.飯菜很好吃,夏如水在外頭餓了幾天,又經了許久的擔憂,味口自然好,一口氣吃下許多.

吃完,發現宮峻肆依然看著她.她不好意思地擦著唇,"你……吃了嗎?"她只是隨口問問,無話找話說,哪知宮峻肆卻搖頭,"沒有."

"啊?為什麼不吃?還不能進食嗎?"

宮峻肆沒看她,"吃飽了才問,夏如水,好樣兒的啊."

她不是以為他吃過了嗎?

"宮先生,您可以用餐了."護士走進來,手里端著一個碗,碗里是一碗極為清淡的粥.這粥和夏如水剛剛吃過的東西一比,簡單天上地下的區別.

"不能弄點好的嗎?"她都不忍心了,問.

護士搖頭,"宮先生剛剛動完手術,最好用流質食物."說著,護士把盤子放下,准備喂宮峻肆吃粥.她舀起一勺粥,吹了吹才往他嘴邊送,臉上掛著兩片可疑的紅云.

宮峻肆卻沒有張口.

氣氛,變得尷尬.

護士臉上的紅云變成了蒼白,手尷尬地伸在那里,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只能低呼,"宮先生?"

"她來!"過了差不多一分鍾,宮峻肆才出聲.護士連忙退出去把碗遞給夏如水,離開前還不忘悠怨地看夏如水一眼.

夏如水也十分無辜,她不是不想喂他,只是覺得護士更專業.但宮峻肆卻不這麼想,所以當她喂他時,他照樣不張嘴,只用一雙沉眸去瞪她,"就不能有點兒被人喜歡後的自覺?"

這是什麼話?

她以為他會拿救她說事,沒想到他一開口就提喜歡.夏如水的臉再次紅了起來,手都有些抖,"宮峻肆,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你覺得我是愛開玩笑的呢?"

"……不是."只是總覺得不真實.他喜歡自己什麼?她戰戰兢兢地問出來,宮峻肆沒好看地瞪她一眼,"喜歡你蠢,喜歡你沒頭腦,喜歡你笨手笨腳……"

"……"

她決定不問了.

宮峻肆說完這些話,總算張了嘴,也算配合.夏如水盡量小心地喂他,很快一碗粥就見底了.吃完東西,他再次躺下去,眼睛閉上,長長的眼線染了幾份銳利,連睫毛都有了剛性.吃過東西後,他的精神恢複了不少.

夏如水輕手輕腳地去洗碗,盡量不弄出聲音來打擾到他.他安靜地躺在床上閉眼的樣子很好看,跟畫似的.

"過來!"洗完碗後,夏如水原本准備去沙發上安靜地坐著,沒想到又被他叫.她走過去,坐到他床前的椅子上,"想喝水嗎?"

他拍了拍床側,"躺上來."

夏如水搖頭,"我不困."

"我困!"

"……"他困不是正躺著嗎?

"床太小,兩個人不方便."

"讓你上來就上來!"此刻的宮峻肆哪里像平日里商場那個殺伐決斷的經商高手?反倒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其實夏如水早就發現了他這一點,在生活上,他表現得並不成熟.

有些無奈,但她不敢氣著他,終究他是為了自己而受傷的.她小心地躺到他身邊去,怕碰到他傷口有意隔出些距離.他大臂一伸,將她摟過去,兩人嚴絲合縫地貼在了一起.夏如水嚇得僵在他懷里,手都不知道放哪兒了.

他發布命令,"閉眼,睡覺!"

才睡過那麼久,哪里睡得著?夏如水努力了好久都沒睡意,窩在他懷里又不敢亂動,簡單就成了一種刑罰.宮峻肆也沒有睡著,他只是閉著眼假寐.這麼抱著夏如水,他心里充滿了滿足感,覺得,哪必只是這麼抱著都是一種享受.

"夏如水,你喜歡我嗎?"喜歡了她之後,他想得到她同等的對待.

夏如水杵在他懷里,愈發不敢亂動,這件事她從來沒敢想過啊.他動不動就針對她,讓她怎麼想?她如實回應,宮峻肆又擰上了眉頭,"從現在開始想!"

"想……"她咽了口唾沫,理不清頭緒來,卻也不敢反駁.

宮峻肆的臂緊了緊,"夏如水,你的答案只能有一個,就是喜歡我!"

……太霸道了吧.

他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弄得夏如水到嘴的反駁都咽了下去.看在他受傷的份上,還是不跟他計較了吧.

醒了後的宮峻肆怎麼都不肯再用尿袋,堅持自己去上洗手間.他的身體虛弱,每次扶著牆走大半天都到不了,卻逞強地不肯讓人幫忙.每次看得夏如水滾下一身冷汗,生怕他不小心摔了再扯到傷口.

結果,這種事真發生了.

聽到洗手間傳來呯的聲音,夏如水第一時間沖進去,看到宮峻肆坐在地上,臉色十分難看.

"怎麼了?"她跑過去,第一時間去檢查他的傷口.她的手極快地扯,開他的衣服,伸進他的胸口.宮峻肆悶哼一聲,"夏如水,你這是在做什麼?"

上篇:第74章 喜歡你,不是開玩笑     下篇:第76章 貼身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