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6章 貼身照顧  
   
第76章 貼身照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手正以曖昧的姿態落在他胸口,臉都紅了.

"就算想也得讓我把傷養好了."他偏偏還要拿她開涮.夏如水急收回手,臉燙得跟要燒起來似的.

"扶我起來."他滿意于她嬌羞的樣子,這才伸手.夏如水不敢再亂碰他,纏著他的臂將他扶起.他的力氣給這一摔耗得差不多,已經沒有力氣去解褲子,靠在牆上喘氣.夏如水看得擔心,"要不……我幫你吧."

"你幫我?"宮峻肆的臉微微泛起了綠,綠里夾雜了不明的紅意.這個並沒有錯過她的眼睛,夏如水也不知道哪里來的玩心,忽然就笑了起來,"怕什麼?又不是沒看過?"

"不僅看過,還用過.怎麼,挺懷念?"

這個流,氓,夏如水再一次面紅耳赤,後悔到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而他偏偏朝她靠來,唇落在她的耳側,"既然想念,我允許你幫我."吐氣悠悠,帶足了暗示性.

夏如水只是捉弄他,哪里真敢動手.

耳側,傳來低笑,他竟當著她的面……撒起尿來.

夏如水想逃,但他的身子靠在她身上,她一撤他就會倒.她只能咬牙挺著,裝出失聰失明.

"可以走了."

耳邊,傳來好聽的聲音,夾著淡淡的笑意.捉弄了夏如水,某人心情格外好.夏如水咬咬唇,沒敢多說一句話,扶著他出去.

自此以後,凡是遇上他上洗手間,她都自動避開好遠.

宮峻肆勉強在醫院呆了三天就要求出院.好在他的身體本就強健,恢複得快.他這樣不便于呆在這邊,但出于擔心,夏如水還是說服他在酒店里再養幾天再飛回去.他倒沒有拒絕,由著她按排.

只是,她分分秒秒都得呆在他身邊,離開一分鍾都不行.而外頭,更是不許她邁出一步.她的事情讓他心和余悸,生怕她再次被搶走.

夏如水也不想再惹麻煩,乖乖地呆在他身邊,伺候他的衣食住行.宮峻肆也不是多麼挑的一個人,總體來說,伺候起來還算順手.只是,難免碰到尷尬事,比如說,沖涼.

他是一個愛乾淨的人,一天都不能不沖涼.前幾天因為傷勢嚴重,尚能忍受,但傷勢好轉,他說什麼也不肯忍了.夏如水怕水弄濕了傷口,建議他擦身,他倒是大方,點點頭,"你給我擦."

"我?"夏如水指指自己,直想撞牆.

"怎麼?難不成讓我自己擦?"他指了指自己的傷口.

夏如水可憐巴巴地看他,"可以請個男護工回來擦的."

"我不習慣別的人看我的身體."他一口回絕,"夏如水,你別忘了,我的傷是怎麼來的."

他連這個都說出來了,夏如水哪里還敢說什麼,只能老老實實去打水.擦上半身還好,到下半身時,她為了難,難免想到那天他要自己幫心上洗手間的事.

"能不能……你自己來?"她可憐巴巴地開口.

宮峻肆抿著唇淡淡地看著她,"夏如水,我知道你害羞什麼?不就那點兒事嗎?你用著的時候不是挺爽的?敢用不敢看?"

這混蛋!

夏如水臊得恨不能把自己的臉埋到水里去.

她硬著頭皮往下擦,擦著擦著,一股惡作劇湧上心頭.他老是戲弄她,她也該回敬回敬他才是.所以她擦到他身後時突然伸手去勾手機,拉開他的褲子卡嚓一聲拍了照.

宮峻肆轉頭來看到她的手機,臉徹底綠掉……

夏如水忙跳出去,臉上滿是報仇成功的笑容,故意裝出很得意的樣子,"哇,這屁股發到網上去得多少人看啊,不對,得賣到報社去,如果告訴他們這是堂堂宮峻肆的屁股,肯定能掙不少錢!"

"你敢!"宮峻肆咬牙切齒,那樣兒恨不能把她吃掉.夏如水嘻嘻哈哈地笑著跑出去,差點和走來的人撞到一起.

"夏小姐."

來的是小男孩和他的父母.自從解救後就分開了,她一直沒有再打聽他的下落.夏如水迅速收起手機,生怕他們看到里頭的畫面,忙拉正身子問,"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們今天特意帶小程來跟宮先生和您道歉和道謝的."小程的父親戴著金邊眼鏡,很斯文的樣子,低聲道.小程全程低著頭,他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

他不過七八歲,也是無心之過,夏如水倒沒有那麼在乎.但宮峻肆終究因為這件事負了傷,她只能帶著他們往里走.

敲了敲門才進去,宮峻肆已經收拾妥當靠在床邊看什麼,水盆還放在旁邊.他看了一眼夏如水,冷冷的,分明在賭氣.夏如水生怕他說出什麼來,忙把小程他們來道歉的事說出來.

小程的父親和母親恭敬地立在他面前,把小程推了出去,"對不起宮總,因為這個孩子給您和夏小姐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真是對不起."

宮峻肆這才投眼過來,看小程時並沒有顯出怒氣來,反而在他頭上摸了一把,"雖然說他闖了禍,但後頭立了不少功,我不會再追究什麼了."

"這……"他們大概沒想到宮峻肆會這麼爽快地放過小程,皆是臉上一驚.夏如水有些意外地看著宮峻肆,他似乎並不是那種會輕易放過犯錯者的人.他好像,變了好多.

或許真的變了吧.以前的自己看到他只會一味地避,逃,而現在,她都敢拿他的照片開玩笑了.

小程一家人沒有久留,很快離去.他們一走,宮峻肆的臉就沉了下來,也不跟她說話,繼續看自己的東西.夏如水訕訕走過去,終于意識到自己的玩笑開大了.他可是堂堂的宮氏總裁宮峻肆啊.

她連忙當著他的面把照片刪了,走到他面前認錯,"對不起啦,我下次不這樣了."

宮峻肆依然沒理她,把書本翻得嘩嘩作響.他就像個賭氣的孩子,讓夏如水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到了晚上,他依然沒理她,甚至連平常由她喂的飯也自己解決.他突然不理她,讓她挺難受的,委屈地眨眨眼,盡量不在他面前弄出聲響來.

晚上,她沒敢上他的床,一個人窩在沙發里,打算在沙發上將就一晚上.宮峻肆本來已經閉了眼,看她在沙發上沒動,臉就覺了下來,"准備在那里冷死?"

夏如水沒吭聲,用背對著他.

"要死也別在我面前死,馬上滾到床上來!"這語氣,又沖又霸道.

夏如水坐起來,捧著枕頭看他,眼淚就滾了下來,"我真的只是鬧著玩的,你干嘛那麼生氣."他以前生氣,她只有怕,現在卻很難過.難不成自己也是喜歡他的?

夏如水理不清,只由著眼淚流,覺得自己真是不爭氣.

宮峻肆閉了閉眼,算是徹底給她打敗了,"難不成等著我抱你上床?"

她這才走過去,挨著他躺下.一個人縮在角落里繼續流眼淚,也沒敢讓他知道.一只臂突然橫過來,暖了她的身子,"我還沒有發火呢,你哭什麼."

夏如水回過身去,摟住他,"我只是不想你不開心."

"所以……你是喜歡我的?"他的聲音里夾雜著明顯的喜悅.夏如水抬頭看他的臉,"你……不計較我曾經傷害過你的妻子和孩子嗎?"

他的臉微微僵了一下.他這微小的變化她並沒有錯過,心底劃過一陣失落,原來,他的喜歡都是建立在忘卻了仇恨的基礎之上的.但是,那種仇恨,又豈能說忘就忘?

"我明白了."她痛苦地閉著眼,強忍著不許自己再哭.她不需要他憐憫.

宮峻肆突然扳住了她的雙肩,十分用力,"夏如水,我不想騙你,對于之前的事,我的確在意,沒有人會輕易忘掉仇恨.但我知道你來了非洲,又聽說你出事,我很著急.我從來沒有那麼失去理智過,連辜子榆讓我等援兵都不想,就那麼冒冒失失地跑去救你了.我也不想再欺騙我自己,我是喜歡你的."

夏如水震驚地看著他.剛剛他講的那個男人是宮峻肆嗎?這回,連她都無法相信了.宮峻肆的目光窘窘落在她身上,"我承認,最開始只是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但漸漸的,你整個人都刻進了我的腦海里,無時無刻侵擾著我,讓我不得安甯.我想把你趕得遠遠的,放遠了又無比想念.辜子榆說我喜歡上你了,最初我也不願意承認,但在經曆這些事後,我承認."

"另外,以前的事我打聽過了,雖然說打掉孩子你有一定的錯,但你也是因為受了欺騙.而我妻子被氣死的事,的確跟你有關系,但即使沒有你,她也活不長久,頂多只是再多撐一段日子.以前的事,我不想再計較了."

他以為自己能抵抗得住老爺子,卻最終發現,他還是敗在了老人家給安排的女人的石榴裙下.

夏如水怎麼也沒想到,牽扯了她那麼久的恩恩怨怨沉重枷鎖就這麼輕易除去了.她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卻看到了宮峻肆真誠的臉.她傾身過去,wen了wen他的頰,他的頰熱熱的.

夏如水陪著宮峻肆坐飛機回國,並且第一時間回了宮宅.宮老爺子早就迎在屋外頭,看到瘦了一大截的宮峻肆,難受得牙都泛起了疼.

"怎麼出趟國把自己整成了這個樣子?"

上篇:第75章 這是在做什麼?     下篇:第77章 限你在最短時間內喜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