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8章 遇事兒了  
   
第78章 遇事兒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捂住紅腫的唇瓣,生怕他再來一回.他滿意地舔了舔唇,轉身走出去.

在公司里還好,宮峻肆只會在沒人的時候口勿她.回了家,他便有些肆無忌憚,逮著機會就把她往嘴邊送,隨時隨地都能拉著她來一個法式長口勿.這種直接的方式讓她吃不消,更何況家里還有管家和傭人,每次看到韓義那副垂了臉裝恭敬其實在笑的樣子,她就臉燒得無處安放.

真是沒法見人了.

她只能往房里躲.

這更中了宮峻肆的下懷.他將她按倒在床上,做的全是限制級的運動.一向對這種事自控有余的宮峻肆像得了癮似的,不完沒了.夏如水吃不消卻又無法推開他,只能在他耳邊可憐巴巴的祈求,"我……還不想要孩子."

宮峻肆的臉上有短時的陰沉,最後還是一聲不吭地去做了防護.夏如水知道他向來高高在上,能縱容自己到這種地步已經很不容易.但從仇恨到火熱根本沒有過度期,她無法適應.很多時候她都會覺得自己在做夢,夢醒了便一切回到從前.

多想找個人談談啊.

夏如水想到了利巧梅.

自己回來的事一直沒有告訴利巧梅,之後被宮峻肆纏著脫不開身,連她的出租屋都沒有去過.選了一個宮峻肆有應酬的日子,她給利巧梅打電話.利巧梅還在上班.

"你過來吧,用不了一個小時我就可以走了."

她坐車去了利巧梅上班的娛樂城.

才走進去,就聽到了惡聲惡氣的聲音,"你沒長眼睛嗎?竟然敢撞我?"

一個醉熏熏的男人攔住了身穿紅色衣服的利巧梅,露出憤怒的表情.他的身子一晃一晃的,仿佛隨時會倒下.

利巧梅帶著幾份委屈咬了咬唇,"先生,是您先撞的我."

"開玩笑,老子能撞你?"那人明明站都站不穩了,偏偏不肯承認.

夏如水雖然來得遲,但她還是看到了剛剛的一幕,分明就是男人撞的利巧梅.而且利巧梅都被他撞牆上去了.

這種人也太囂張了.

她加快步子走了過去,挽住利巧梅的臂去看男人,"我剛剛看到了,就是你撞的她."

男人眯起了眼睛,露出惡狠狠的樣子,片刻,眼睛亮了起來,指頭就伸到了她的下巴上,"喲,好漂亮的人兒,我喜歡."

夏如水嫌惡地偏開了臉,不願意被他碰觸.

利巧梅拉了拉她,朝男人低了頭,"對不起."

"為什麼要跟他說對不起?明明是他撞的你."

利巧梅朝她搖搖頭,示意不要再說了.男人此時再沒有心情管剛剛的事,眼珠子都紮在了她身上,"小妞,做我女朋友怎麼樣?"

"不可能!"夏如水這才意識到這個男人是個流氓,恨不能啐他一口,一口拒絕.男人的表情再次不好,"我給你兩條路,一,做我女朋友,二,跟我睡一晚."

這簡直是無理取鬧.

夏如水再懶得理他,拉著利巧梅就走.才走出沒兩步,就被突然竄出來的人攔住,"事情還沒完呢,往哪兒走!"

男人晃著身子走來,眼里流露出惡心的光芒,片刻,他揮起了手,"帶到房間去!"

夏如水和利巧梅被強行拉進了樓上的一間客房.

"你要干什麼!"兩人嚇得抱在一起,夏如水對著他吼,"不要亂來,否則我們會報警的."

"報警?"男人像聽了一個笑話,哈哈笑了起來,"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森哥什麼時候怕過警察了?"

"哈哈,森哥他爸就是警察局長,警察局都是他們家開的,你報個什麼警啊."旁邊有人幫腔.

"這麼喜歡報,不如直接報森哥這兒吧."

"哈哈哈……"

夏如水氣得混身發抖,而利巧梅也意識到了事情的麻煩性.她咬了咬唇,松開夏如水走向森哥,"森哥,怪我有眼無珠驚擾到了您,來,我給您順順氣."她反正不是什麼乾淨的身子,被森哥怎樣了無非是被狗多咬了一口.夏如水不一樣,她干乾淨淨,不能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

"巧梅!"夏如水也看出了利巧梅的心事,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森哥卻將利巧梅甩了出去,"婊,子少碰我!我要她!"他的長指指向夏如水.她清清純純的樣子,跟朵剛開的花似的,他已經忍不住要嘗她的味道.

夏如水緊張地往後退,但馬上有人將她控制住.

森哥走來,握住她的臂,利巧梅掙紮著要來救她.

"把這個女人給我關浴室去!"森哥不耐煩地吩咐.

利巧梅被兩個人給拖去了浴室,她尖利的叫聲從里頭傳來,充滿了對夏如水的擔憂.夏如水倒吸著冷氣,眼睛發脹,卻執拗地扭動身子不肯讓他碰到.

森哥看她的眼神越來越色,情,甚至舔起了厚嘴唇,"老子給你機會你不要,那只能跟我做一夜夫妻了."他將她甩上了床.

纖細的她根本不可能是高大的森哥的對手,夏如水死的心都有了.她也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順手抄起床頭櫃的一個煙灰缸砸向森哥.

"啊!"

殺豬般的叫聲響徹整個客房.

這件事終于驚動了客房的工作人員,有人沖了進來,夏如水和利巧梅被帶進了派出所,而那個森哥卻大搖大擺走了.到了派出所,她和利巧梅不僅沒有維護到自己的正當權益,反而被森哥的人倒打一耙,說他們是坐,台女,想從森哥那里弄錢,森哥不同意就拿東西砸了他.

利巧梅本就是娛樂城的人,這麼一說,自然有人相信.更何況森哥讓人發來了受傷的照片,說自己在醫院接受治療,這一下子,森哥真成了受害者.

"好哇,你們兩個頂風作案還打傷人,絕對判刑!"一個負責人樣的男人根本不給他們解釋的機會,拍著桌子直吼吼.片刻,又低頭去接電話,對著電話里的人點頭哈腰,"局長您放心,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貴公子受的委屈我會替您討回來."

果然惹到了警察局長的兒子.利巧梅聽到這些話,嚇得哭了起來,"如水,怎麼辦?"

夏如水也一頭亂麻.

"我可以打個電話嗎?"到了這個時候,她只能求助宮峻肆了.不知道為什麼,出了事,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打電話?想打電話把這個簽了再說!"

負責人甩了個本子來,是森哥那邊的證詞.兩人根本沒做那種事,怎麼可能簽.

"不簽?把他們拉到里頭去,直到肯簽為止!"

夏如水和利巧梅被拉到了里頭,那里別有洞天.看著那些掛著的工具,夏如水的臉色發白,"你們想干什麼?"

"傷了警察局長的公子,當然要受到懲罰!"

"你們若是敢動用私刑,我們會告你們的."

那人只是哼哼一笑.

"想告也得挨夠了打再說."警察局長氣呼呼地親自打電話來過問這件事,身為負責人當然要給一個交待.這豬頭一般的負責人想到的交待就是這個.

他指揮兩個工作人員,不客氣地朝夏如水和利巧梅身上招呼鞭子.即使利巧梅表示願意簽字,也沒人理睬.兩個人被打得遍體鱗傷,站都站不起來.

負責人直接走過來,拎起兩人的指頭就在上頭摁了指印.

這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人!

夏如水咬緊了牙,雖然氣憤卻毫無辦法.她的手機早就不知哪里去了,現在手無寸鐵地關在這里,連自救的辦法都沒有.

利巧梅早就崩潰,在那頭嗚嗚地哭了起來.

而宮峻肆此時雖然在應酬,但內心里卻有些不耐煩.他開始後悔,應該把夏如水帶在身邊的.這個女人,現在在做什麼?

他勉強應付了幾個人,來到安靜的地方給夏如水打電話,只是那頭一直無人接聽.他把電話打回了別墅,韓義告訴他,夏如水根本沒有回來.

沒回家?去了哪?

他越發沒了應酬的興趣,早早離了場.回到家時,夏如水依然沒在,也沒有去宮宅,她的手機始終無人接聽.宮峻肆兩道劍眉就那麼擰了起來.

片刻,他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給我查一下,夏如水的手機在什麼位置."

宮峻肆是在酒店的客房里找到夏如水的手機的,工作人員告訴他,這里發生了一件暴力事故,有個女人打傷了一個男人,已經被送去了公安局.

他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陰郁得連工作人員都不敢亂說話.宮峻肆驅車去了公安局,因為他的身份,里頭的人格外客氣,甚至連局長都驚動了.

"宮先生大晚上地過來,有事嗎?"局長說話時帶著討好的味道.

宮峻肆始終寒著臉,"我的女人在酒店與人鬧事,聽說送過來了,我要見她."

"女人……"局長寒顫地去看負責人,宮峻肆的女人被送到公安局來了,那還成什麼提統?負責人搖搖頭,想來想去,想不出哪個女人會是宮峻肆的.今晚抓到的女人都是失足婦女,絕對不可能是宮峻肆的女人.

"宮先生是不是搞錯了?"他抖著膽兒問.

宮峻肆冷眉一紮,"夏如水,這里沒有?"

"夏……什麼?"負責人手一抖,直覺得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上篇:第77章 限你在最短時間內喜歡上…     下篇:第79章 動了心的女人哪能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