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82章 當著宮峻肆的面相親  
   
第82章 當著宮峻肆的面相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抬了抬唇角,裝做沒看到,繼續低頭吃飯.夏如水看著那塊龍蝦肉,撿也不是,不撿也不是,臉都窘紅了.倒是楚少雄淡定,讓傭人清理後為夏如水又夾了一塊,"龍蝦肉比扣肉有營養."

"對,多吃點龍蝦肉."宮儼也不忘來湊合,嘴里道,說完話還特意撇了一眼自己的孫子.連宮儼都開口了,她還能怎麼辦?夏如水挑起那塊龍蝦肉放進嘴里嚼了起來.

叭!

宮峻肆把筷子拍在了桌上.

眾人嚇了一跳,夏如水知道宮峻肆生起氣來什麼事兒都干得出來,差點沒跳起來.

"楚兄來了怎麼不開酒,把那瓶好酒拿過來!"宮峻肆並沒有如她預想的那般干出什麼來,而是如此道.

韓管家立馬把酒拿過來,的確是瓶好酒,度數卻有些高.

楚少雄為難地看向宮峻肆,他的酒量向來不好.宮峻肆早就把酒滿上了,"楚兄,請."若在平日里他會推脫一翻,可眼前有自己感興趣的女人,如果一開始就認慫別人會怎麼想?楚少雄想到這里,只能端起酒杯和他對干.

宮峻肆似乎喝酒喝上癮了,跟楚少雄一人一杯,把一瓶酒喝了個底朝天.宮儼始終看好戲似地看著自己的孫子,夏如水看著兩人拼酒目瞪口呆,卻硬是不敢出一聲.

宮峻肆向來酒量好,大半瓶喝下去表情未變,楚少雄就不行了,臉都喝紅了,說起話來也有些打轉.

"喝……喝多了."

"喝多了怕什麼?今晚就留在家里休息.韓管家,把如水隔壁的房子收拾一下讓少雄住."宮儼發布著命令.

宮峻肆好不容易緩和過來的臉色又是一繃.讓楚少雄睡在夏如水的隔壁?這老狐狸的心事照然若揭啊,不就是等著楚少雄乘醉近水樓台先得月,跟夏如水弄出些什麼來嗎?

不過,宮儼這里哪有他發言做主的份,韓管家早就領命而去,楚少雄晃著身子向宮儼表示感謝,晃悠著身子往樓上去.

"如水,去扶扶你楚哥哥."宮儼命令.

夏如水的頭狠狠地大了一下,下一刻便接受到了宮峻肆如刀的目光,這目光里含滿警告.她極力忽略,走過去扶上了楚少雄.楚少雄不忘把臂壓在她的肩上,她的身子纖瘦,他只一拉,兩人就貼在了一起.

宮峻肆冰了自己爺爺一眼,"怎麼?這麼急就要把人送做堆了?做你的孫女這麼不值錢?"

"誰說的,她要是嫁給少雄,我願意把一半的身價拿去給她嫁妝."

不怕氣不死他.宮儼是老狐狸,哪能看不出宮峻肆心里窩的火?他很享受這種感覺,誰讓這死孫子氣了他那麼多回呢?

"你不珍惜,少雄會珍惜!"他不忘添油加醋.

宮峻肆再懶得理他,大步走上去將楚少雄粗魯地拉開,扯著他往樓上去.夏如水解除了重負,才才地松了一口氣.她揉著被楚少雄壓疼的肩膀,終于解放了.

宮峻肆雖然沒有離開,但送完楚少雄後也沒有再出來.宮儼在樓下由夏如水陪著,兩人聊一些有趣的事兒,時間過得飛快.不可否認,宮儼表面嚴厲,但骨子里是一個十分有趣的人,也很接地氣.聊天比想象中的要來得輕松自在,而他也並沒有給她加壓,要求她對楚少雄回應些什麼.

這讓夏如水松了一口氣.

時間不早,宮儼要早點休息,夏如水跟他道完晚安也回了房.

擰開門走進去,才打算把房門關上,後頭一股猛勁,差點將她推倒.緊接著叭一聲,門被關上了.她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身體就被人,大力推在門頁上,馬上,整個兒被禁錮.

借著隱隱的光束,她認出了宮峻肆.

他噴出冰冷的氣息來,沒說話已經透出憤怒.

"你……"她想要推開他,他紋絲不動,身子貼緊她,幾乎要把她榨出油來.

"宮峻肆,你放開."她不得不提醒.

"喜歡上楚少雄了?"他沒有放開,只是問.

"沒有."跟楚少雄才見一面,她不可能這麼快就對他傾注感情.

身上硬得像鐵的身體終于有了松動,宮峻肆退開了一眼,卻沒有完全放開她,"好大的膽子,竟然要做宮家的千金?"

"只是爺爺的孫女."她辯解,對宮家千金的字眼很是敏感.她同意做宮儼的孫女只是因為個人感情,不想扯到他們家雄厚的勢力背景.

"有區別嗎?"宮峻肆反問.

她無力地咬緊了唇瓣.他這麼認定,她說再多也無用.

"不許和楚少雄好,不許做宮家的孫女!"他霸道地宣布.

不跟楚少雄好並不難,只是不做宮儼的孫女……她覺得好為難.

"聽到了沒有!"宮峻肆等得不耐煩,低吼.

夏如水搖搖頭,"可不可以……"

"不可以!"他煩躁地口勿上,了她的唇,用實際行動告訴她,她不能成為宮儼的孫女.他的碰觸她以前並不反感,甚至喜歡,只是此時卻覺得十分難受.這唇碰過傅雨沁,還有他的身體.

她避開了,"別,髒……"

"髒?"宮峻肆精准地捕捉到了關鍵詞,一張滿是預望的臉此時沉成了冰,"你敢嫌我髒?"

夏如水委屈地咬上了唇瓣.

宮峻肆強行將她的臉扳了回來,"夏如水,我爺爺給你膽兒了不是?做了他的孫女連我都不屑了?"

眼淚,突兀地流了下來.

她才不想做宮儼的孫女,可是她更不想做他莫名其妙的女人.

"你不是已經有傅雨沁了嗎?你該找的人是她."

"吃醋了?"聽到她說這話,他的火氣突然就消減了下去,直白地問.夏如水再次將臉扭開,"沒有."她有什麼資格吃醋?

"沒有吃醋為什麼在乎我跟傅雨沁的事?"

"我什麼都不在乎."她痛苦地閉上了眼,不想把自己的真心表露在他面前,"恭喜你."

竟然恭喜他!

宮峻肆的心簡直氣暴了.

他猛然將她推倒在床上,"我不喜歡嘴上的恭喜,那麼有心,不如用實際行動來表示!"他無情地壓住她.

夏如水手忙腳亂地掙紮,就是不肯配合,眼淚更是嘩嘩地滾個不停.宮峻肆給她氣壞了,哪里管她的心情,橫沖直撞地進入.夏如水疼得一聲低叫,用力扯住了被單.接著,唔唔哭出了聲.

"既然已經有了別人為什麼還來碰我?"她委屈極了.

"夏如水."她的眼淚讓宮峻肆終于找回了些些理智,沒有再動,只為她抹去眼淚.夏如水卻哭得更凶了,"求你出去,不要再碰我……髒."

她口口聲聲說自己髒……宮峻肆的心髒都給揪緊了,卻沒有再蠻來.他已經意識到弄疼了她.他依言退了出去,要為她扯好衣服,她迅速避開用被子裹住了自己.她把頭埋得深深的,不肯再看他一眼.

宮峻肆在床頭站了好久.

"我和傅雨沁只是合作上的關系."他道,頭一次跟人解釋這些事.高高在上的人,是從來不需要告訴誰自己的真實想法的,就算宮儼都不知道他每天在做什麼,想什麼,做那些的真實意圖.

夏如水卻沒有動,也沒有開懷.房都開了,說只是合作上的關系,誰信?她不過無關緊要的人物,他又何必騙她?

"好好休息."宮峻肆自然不知道她心里怎麼想,看她不動,以為自己今晚的蠻橫讓她難受了,只道了這麼一句,退了出去.

早上,夏如水的臉上略顯蒼白,一對眼睛也沒有什麼精神,微微有些紅腫.楚少雄還沒走,揉著宿醉的頭走出來,看到夏如水,熱情地打招呼,"hi."

夏如水勉強笑了一下,"睡得還好嗎?"

"好,你很關心我?"他直白的話弄得她束手無策,只能無助地握著雙臂.楚少雄越發覺得她這樣子可愛,走來撫了撫她的發,"睡得很好,一想到你就睡在我隔壁,特別安心."

"哦."她尷尬地輕點頭.

對面的門打開,宮峻肆正好出現.他的臉極其冷,看到二人站在一起,愈發難看.

"峻肆."楚少雄看到他,熱情地打招呼.

宮峻肆點頭,走過來,"知道夏如水和我的真正關系嗎?"他的目光邪肆地看向夏如水,而夏如水早已換成了震驚的樣子.他如果把事實說出來,她會難堪到死去的.她無力地揪緊了自己的衣角,像個無助的孩子.

"當然知道,不是兄妹關系嗎?"楚少雄心無城俯地回應.

"不止."宮峻肆揚了揚唇,"我們是……"

"別……"夏如水低低地吐出一聲,這聲音小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只是她臉上的驚惶和難堪讓人怎麼都無法忽略.宮峻肆要言明那份心思就那麼降下去,改了口,"還是我的秘書."

夏如水終于感覺自己活了過來.

如果在以前,她頂多覺得不自在,可現在宮峻肆和傅雨沁的事情傳得滿天飛,再說出兩人的事楚少雄會怎麼想她?一個妄想攀上豪門的女人,不惜用身體取悅干爺爺的孫子?

上篇:第81章 見過跟哥哥上,床的妹妹…     下篇:第83章 不信也得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