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86章 哪兒都得罪了我  
   
第86章 哪兒都得罪了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哪兒都得罪了我

總裁室里,許父許母跟宮峻肆聊了一陣,宮峻肆雖然並耐煩聽他們講話,但始終保持著表面的客氣.因為許冰潔,他一直這麼忍受這對夫妻的.

這對于外人來說,簡直是一個奇跡,也因為這一點,才讓外界更相信宮峻肆對許冰潔的感情.

"峻肆,最近特別想冰潔,可以到你家里去看看嗎?終究她在那里住了那麼久,最後的記憶都留在了那里."許母突然轉移了話題,不無難過地開口.

"可以."宮峻肆二話不說就點了頭.

許母興奮地抹去那滴出來的假眼淚,覺得自己的演技好極了.

"冰倩還沒去過自己堂姐家呢,叫她一起去吧."

宮峻肆帶著許氏夫妻和許冰倩浩浩蕩蕩離去,走前連個眼神都沒給夏如水.夏如水委屈地捏了捏指頭,到現在還理不清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他.給他最愛的前妻的堂妹安排工作,不是他自己的意思嗎?自己也照做了,還有什麼不開心的?

宮峻肆對夏如水的冷落許冰倩都看在眼里,她越發認定宮峻肆對夏如水是沒有什麼感情的,頂多只是被她那張臉和那副身子迷惑.但比較起來,自己的波,霸身材更能滿足男人的預望吧,她得意地挺了挺胸,脯,對勾,引宮峻肆一事充滿了信心.

上車時,她主動坐上了副駕駛位,在看到上面的玫瑰花時,驚訝得眼睛都睜大了,"肆哥哥,你這是給我的驚喜吧,因為我要上班了,所以特意給我准備的?"

宮峻肆擰起了眉頭.

他的本意是要把花搶回來的,但已經被別人碰過了,他覺得髒.

"還不快謝過你肆哥哥."許母急道,眼睛都笑彎了.

"謝謝肆哥哥."許冰倩乖乖巧巧地道一聲.

可以不給許冰倩面子,但許母的面子還是要給的,他雖然連哼都沒哼一聲,但還是由著她把花揣在懷里.

許冰倩開心得哼起歌來,仿佛看到勝利已經來臨.干脆今晚就把他給搞定吧.想象著自己成為宮太太的情形,許冰倩開心極了.

到下班時間,宮峻肆都沒有給她打半個電話,離開後就沒有再回來過.倒是韓管家掐著點給她來了個電話,說是宮峻肆的意思,讓她早點回家.

夏如水自己坐車回了宮宅.

才走到門口,就看到許冰倩捧著一朵玫瑰在客廳里搔首弄姿,舉止誇張.許氏夫婦也在,笑嘻嘻地和宮峻肆說著什麼.

看到夏如水,許冰倩迎了過來,"沒想到夏秘書還負責這邊的家政啊,真是辛苦您了."她這話是有意說出來的,意在打擊夏如水,二來也是假裝不知道她和宮峻肆的關系.

夏如水愣了一下,朝宮峻肆看去,他不置可否,也不解釋.他這樣,她自然不好說什麼,只點點頭,維持著表面的禮節,"是的."

她轉身去了廚房.

如果回到家,飯還沒開,她通常都會去廚房幫會兒忙.廚房的人早習慣了,沒有人趕她出來,而今晚的菜品明顯比往常多,也需要幫手.

"我說這個女人你得防著點兒,一進門就和宮先生套近乎,那大胸就差沒塞到宮先生掌心里去了."小純走過來,低聲對她道.宮峻肆雖然沒有公開表明過什麼,但兩人的事在這里早已不是什麼秘密,出于好心她才提醒夏如水.

小純原本一直干粗活,是夏如水在韓義面前給她謀了現在的位置.負責端茶倒水的工作,不用曬太陽,也不那麼累了.她知道夏如水是因為感激她才這麼做的,但她也是真心把夏如水當朋友看待.

"我知道."夏如水點頭,一下一下地掰著菜葉子.面對許冰倩的誤解,最應該說話的宮峻肆卻保持沉默,她能怎樣?

小純拍了拍她的肩,不再說什麼.宮峻肆本來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他要做什麼,小小的夏如水又能怎樣呢?只希望宮峻肆不要被外頭的小狐狸精蒙蔽了雙眼,把夏如水甩了才好.

身為朋友,她還是想幫夏如水一把的.

"剛剛宮先生要了杯開水,你端過去吧."她裝好水後把杯子塞進了夏如水掌心,是要給她出去的機會和借口.

夏如水知道她出于好心,不好拒絕,點點頭,走出來.

廚房離客廳有些距離,才到飯廳就被許冰倩截住了.許冰倩手里還拿著那朵花,在她面前揚了揚,"看到了嗎?這是肆哥哥送我的花."

花兒半開不放的,嬌豔欲滴.

"肆哥哥從來沒送你花兒吧."她邪惡地問.

夏如水抿唇不語,宮峻肆的確沒有送過她花.

"因為你不配!"

說完這個,她才讓開,往回走.夏如水默默地端著水跟在身後.

"肆哥哥."許冰倩花蝴蝶似地朝宮峻肆的方向走,坐到離他最近的地方.宮峻肆沒有看她,卻將目光投向夏如水,眸色沉沉.突然,他的眸子一縮,抽緊,既而站了起來,"夏如水你干什麼!"

夏如水給他嚇得杯子都握不穩,狠狠抖了一下,宮峻肆已第一時間把杯子取走,隨意放在了桌面上,"不知道開水很燙嗎?手心都燙紅了,不疼?"

他這話雖然在罵人,但卻句句在關心夏如水,捧起她發紅的指頭,他俊臉繃緊,無聲地拍許冰倩的耳光.不僅夏如水給弄蒙了,其他人都蒙了.

宮峻肆動作粗魯地把夏如水拉到位置上,朝著韓義大吼,"還不拿燙傷膏藥來!"

開水的確有些燙,加上是沒有柄的玻璃杯子,但因為心里有事兒,夏如水也沒覺得怎樣.經他這麼一吼,方才感覺到疼,抿著唇不敢說話.

韓義很快取來燙傷膏藥,夏如水要接,宮峻肆率先搶過,擠出藥來給她抹.整個過程並不溫柔,但宮峻肆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奇跡.眾人看得眼睛都不敢眨,小純在外頭朝夏如水比起了大拇指.

夏如水無辜地搖搖頭,她真的沒有想過用什麼苦肉計讓宮峻肆關注自己.

"哎喲!"

突然許冰倩叫了起來.

眾人轉頭時,看到剛剛宮峻肆取走的杯子倒在了桌面上,許冰倩的手指頭正好燙到.她握著幾根指頭委委屈屈地朝宮峻肆看來,"肆哥哥,我……也被燙到了."

"怎麼會這樣啊!"許氏夫婦著急地問,看著許冰倩的紅指頭卻誰都沒有過來幫她處理的意思.他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好痛啊."許冰倩輕輕叫著,眼淚在眶里打轉,好不可憐的樣子.而此時巴巴地看著宮峻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遠處的小純看到這一幕,偷偷做了個惡心的表情.

"俊肆給看看吧."許父甚至不要臉地主動要求.

宮峻肆把藥膏順手甩在了桌子上,"韓管家,給許小姐抹藥!"

"……"許冰倩一張臉僵成了難看的樣子,小純捂嘴笑著悄悄退了出去.韓義拿起藥膏,左看看,右看看,偏偏此時連一個傭人都不在大廳里,他的一張老臉差點沒扭成苦瓜.最後只能硬著頭皮上,"許小姐,把您的手伸過來看看吧."

"不要,好疼."許冰倩感覺受到了極致的汙辱,卻硬是不肯把手伸出來,還繼續裝,"太疼了."眼淚叭叭地往下滴.

"這……"韓義只能去看宮峻肆,希望他能救自己一救.他一大把年紀了,還給這種小妹妹擦藥,這畫風……

宮峻肆立起來,兩手隨意抄進兜里,"如果韓管家解決不了,就叫醫生來."

"好,好."韓義如臨大赥,忙打電話讓醫生來處理.

看著東施效顰的許冰倩,夏如水只能無奈地搖頭.

"夏如水,過來!"宮峻肆走到大廳的一頭,突然對著夏如水出聲,語氣不是很好.夏如水抱著手走過去,不知道自己又哪兒惹到他了.

他臉朝外,線條繃得緊緊的,"把那從玫瑰花給我全砍了!"

玫瑰花又礙著他什麼了?

夏如水不好問,只能聽話地走出去找園丁.她哪里知道,宮峻肆那朵玫瑰花原本是買給她的,卻給許冰倩拿走了,患有間歇性強迫症的某人覺得連園里的玫瑰花都髒了,非拔去不可.

惋惜地看著那些被砍了的玫瑰,夏如水思考著要不要偷偷收起來裝到瓶子里去.不過為了不惹怒宮峻肆,還是算了吧.

吃飯的時候,許冰倩終于有所收斂,不再圍著宮峻肆嗲嗲地叫.倒是許母提出一個要求,說想在這里住一晚上.理由無非是因為想念許冰潔.

宮峻肆應允.

許冰倩愁眉壓頂的臉上再次出現了笑容.

晚上,韓義特意把許冰倩和許氏夫妻安排到離宮峻肆房間最遠的地方.宮峻肆的臉色總算稍微緩和,回了臥室.他一晚上都沒跟夏如水說話,讓夏如水越發理不透,只能去找他.

推開臥室門,看到他懶懶地靠在床上,大概才沖完涼,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露出精壯的上半身.看到她,他的眉頭壓了一壓,"還知道自己睡哪兒?"

這話……

夏如水委屈地扁了扁嘴,"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為什麼愛理不理的?"

哪里得罪他?多了去了.

他拍了拍床鋪,面無表情.夏如水走過去,坐下.他嫌她坐得太遠,將她扯到自己面前,"哪里得罪了我?你哪兒都得罪了我!"

上篇:第85章 前夫人的堂妹     下篇:第87章 多少錢才願意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