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93章 過去了,沒必要再開始  
   
第93章 過去了,沒必要再開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許冰潔?"宮儼震驚不已,"怎麼可能!不是死了嗎?"

"沒……死,只是瞞著所有人治病去了.現在,病治好了,回來了."只是這麼短的話,她用了好久的力氣才說完.嬌俏的影子在腦海里閃爍,她沒有忽視掉與她挨得緊緊的宮峻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也不會信的.

宮儼不再說什麼.顯然,他也清楚宮峻肆對許冰潔的感情.他沉了好久眸,只歎一聲,什麼也沒說.夏如水的心被他這一歎沉入谷底.

"爺爺,事情總會解決的,別擔心."她反過來安慰老人.宮儼只拍了拍她的肩,掌心沉重.宮儼走後,她再也無心工作,整個下午都呆呆傻傻的,在位置上發愣.

"如水,有人找你."臂被人碰一下,facy點了點門口.腦海里那張嬌俏的臉便真實地展露在了眼前,連facy都吸了一口涼氣,"這人怎麼長得這麼像前總裁夫人!"

根本就是啊.

夏如水茫然立起,去看她.她微笑著走過來,"夏小姐,我們可以談談嗎?"

"哦."好久,她才回過神來,胡亂理著發絲卻怎麼都理不清楚.許冰潔只是看著她微笑,沒有刻意,卻已經把主動地位奪了過去.夏如水無聲地走出去,兩人去了無人打擾之處.

"我叫許冰潔."她客氣地伸出手來,做自我介紹.夏如水看著她的手,卻無法大度地伸出自己的手,"你找我,什麼事?"

許冰潔依然淺淺地笑.她戴了一項漂亮的小花帽,愈發顯得整個人嬌美可人.她的頭發半長,臉色不錯,看來,病真的好了.

"我和肆什麼關系,想必您知道吧."她直接問.

夏如水的胸口被狠狠堵了一下,"您想跟我說什麼?"

她以為就算離開也至少是宮峻肆來找自己,沒想到他卻讓許冰潔來了.

"還有,宮峻肆呢?"

"哦,肆在我那里,我是趁著他休息來見你的.這兩天,他一直沒有合眼."她輕輕地述說著,眼里滿滿的柔情,讓夏如水輕易地猜到,因為她的回歸,宮峻肆舍不得閉眼.

她輕輕"哦"了一聲,不敢去分析自己的心情.

"至于您問我想跟您說什麼……"她穩穩地掌控著主動性,"首先,我感謝你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里對肆的照顧,另外,我和肆的婚姻還是有效的,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她怎麼可能不明白.許冰潔這是變相地告訴她,該滾了.

"宮峻肆呢?他有什麼想法?"她問.

"當然和我的想法一致羅."許冰潔俏麗地笑著,愈發刺得夏如水的心肝脾胃無處不痛.她用力掐緊了自己的指頭,"即使如此,我也想聽他親口說出來."

"您這又是何必呢?"她勾了勾唇,帶了嘲諷,在笑話她的不自量力.

夏如水的臉更白了,卻倔強地聳著肩膀與許冰潔對視,"許小姐口口聲聲說你們的婚姻是存在的,可您卻忘了,您的自私造就了另一個人的不幸.我有什麼錯?因為您的假死成了替罪羔羊,幾乎九死一生.你們有錢人都是這麼自私的嗎?為了自己的利益隨意決定別人的命運?許小姐想要回自己的婚姻,那麼,我也想要回我的清白,不過分吧."

"當然不過分."許冰潔保持著那份微笑,"夏小姐想要多少錢?"

"錢?"夏如水幾乎笑出聲來,這一刻,她終于覺得許冰潔不過如此而已.她在自己心中的美好形象瞬間顛覆.

"還是算了吧,我最想要的不是錢,而是宮峻肆親自站在我面前給我一個交待.如果許小姐願意,把我的話轉達給他,如果不願意,我會等他,等到他回家為止."她倔強不已.

自己並沒有錯!因為沒有錯,所以她不打算退步!

"他愛的是我,您又何必如此執著呢."許冰潔淺淺地歎息,每一個舉止表情都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夏如水猛抬了頭,"許小姐怎麼就這麼確定呢?您不在的這段日子,宮峻肆對我的愛可一點都不淺.他到底愛誰,估計只有他自己知道吧.許小姐不需要先入為主,也不用在我面前極力表現他對您的愛,您越是如此,我越覺得您心虛."

許冰潔完美的表情扯了扯,終于破裂.

"對不起,我還有事,得先走了."一點勝利的喜悅都沒有,夏如水艱難地邁步朝前走.她自己知道,說了這麼多,不過是表面上的冷靜罷了.內心里,早就風雨大作,一片狼藉.

連假都沒請,她便出了公司,滿街上亂走,太陽那麼大,她還是覺得冷得刻骨.她打了利巧梅的電話,問她在哪里.利巧梅把公司地址告訴她,她打了個的過去了.

"如水,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白?"利巧梅下樓來接她,接到的是一個臉色慘白,恍恍惚惚的人兒.她驚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到底出了什麼事兒?還是生病了嗎?"

夏如水輕輕搖頭,"沒什麼,只是有點累,想找個地方睡睡覺."

利巧梅請假,把她帶回了出租屋.雖然宮峻肆幫忙解決了那些人,她還是換了個地方住.現在這里比以前的地方還窄,僅能容身.利巧梅歉意地道:"地方太小了,你別計較啊."

夏如水接過她遞來的水搖搖頭,"挺好的."她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這里已經足夠.她把手機調成靜音,躺下去,閉了眼.

利巧梅本來還想再問問,但看到她一臉疲憊的樣子,沒忍心,只能歎歎氣,退到一邊去.

夏如水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晚上,燈都亮了.利巧梅做了幾個菜,擺在桌子上,看到她醒來,忙招呼她吃飯.夏如水走到飯桌前坐下,低頭挑著米粒往嘴里塞.

利巧梅邊吃邊小心打量她,"宮峻肆來過電話了."

夏如水手里的筷子叭一下跌在了桌面上."哦."她忙拾起,用低頭掩蓋了那份慌張.

"我告訴他你在這里,他說等會兒過來."利巧梅接著道.

這一次,夏如水的手停在那里,夾起的米粒再也送不到嘴里去.

"我做錯了嗎?"利巧梅不安起來.

她這才搖頭,"沒有."該來的終究要來,躲不過就只能面對.現在的事比起自己打掉孩子,許冰潔氣死那回小多了.

宮峻肆沒過多久便來了,氣氛一時變得凝重.利巧梅及時躲了出去,把空間留給二人.宮峻肆低頭俯視著她,"怎麼到這里來了?"

夏如水咬了咬唇,只輕輕"嗯"了一聲.

"對不起,試禮服那天……"

"許冰潔回來了."

宮峻肆驚訝地看著她,大概沒想到她會這麼快得到消息.如果他知道許冰潔已經找過自己,不知道會怎麼想?夏如水笑了笑,唇上扯起了苦澀.

"對."好一會兒他才點頭,並不質問她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冰潔的身子沒有完全恢複,所以這兩天請了醫生給她做全面檢查,我便留在了那邊."

他的解釋並沒有讓夏如水放輕松,反而更加沉重.她再次點頭,忽然間覺得兩個陌生起來,連話題都找不到了.

"那麼……我們的訂婚要取消吧."終于問出了這句話,她努力裝出不在乎的樣子,可是笑臉比哭還難看.宮峻肆擰起了眉頭,他不喜歡看到她這副強顏歡笑的樣子.不過,他還是點了頭,"是的,訂婚暫時得取消."

夏如水輕輕點頭,眼睛已經脹了起來,"好."她咬緊唇瓣,拼命忍著才沒有把眼淚流出來.其實她此時完全可以委屈地向他發出控訴,表明自己之前受了多大的委屈,要求宮峻肆給個說法.只是這一刻,她什麼也說不出來.

所有的說話都不可能是把他還給她,那又有什麼意思?

"我都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她閉著眼下逐客令.

宮峻肆卻沒有動,反而上前一步,"夏如水,你這什麼意思?"

"意思不是很清楚了嗎?我祝福你們.""祝福"兩個字,她吐得異常艱難.宮峻肆的俊臉立時沉了下來,"祝福我們?你打算把我送給許冰潔?你以為我是什麼?商品嗎?"

"這是我送與不送的事嗎?"夏如水委屈起來,眼淚終于控制不住滾了出來.她恨自己的沒出息,拼命地擦著眼淚.

宮峻肆強行將她扯進懷里,一下子箍緊,"夏如水,你不喜歡我?"

只是落在他懷里,她就忍不住臉紅心跳,如果這樣還不叫喜歡,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了.她閉了眼,拒絕回答.

宮峻肆的聲音響在耳邊,"不管你喜歡與不喜歡,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人了.暫時取消訂婚只是因為我和許冰潔的婚姻關系還存在,在沒有跟她解除關系之前我們沒辦法訂婚和結婚,你也不想我重婚吧."

"什麼……意思?"她陡然睜開眼,看他,"你……不打算和許冰潔繼續下去嗎?"

他輕輕含首.

"為什麼?"她不相信他對許冰潔完全沒有感情了.

宮峻肆輕撫上了,她的發絲,在他的指下,她的發如墨緞一般,"我和她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沒有必要再開始."

上篇:第92章 許冰潔,回來了     下篇:第94章 留個美人在被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