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94章 留個美人在被窩  
   
第94章 留個美人在被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可她……"

"好了,跟我回去吧."他並不想多談,轉而牽住她的手往外走.夏如水邊走邊呆呆地看著他的側影,心中有無數的疑惑.但她什麼都沒有問出來.

宮峻肆本就不是一個多話的人,這會兒更顯得沉默,一路上幾乎沒有說話.他的眉頭微微蹙著,夏如水從中看到了某種煩惱.

他到底在為誰煩惱?

她發現自己永遠都讀不透他.

別墅外,立著淺淺的身影,在夜色中格外顯得淡薄.宮峻肆的眸子猛一緊,推開車門走下去,夏如水驚了一下,跟過去,老遠便停住了腳步.

因為--

那里站著許冰潔.

許冰潔戴了頂帽子,雪紡的長裙被風微微吹起,愈發顯出了她的孱弱和蒼白.與白日里嬌俏的樣子有了些區別.

"大晚上的怎麼跑過來了?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屋?"宮峻肆走過去問,眉頭壓了壓.

"我打了電話給韓叔,他說你沒回來,我就想在外面等等你."許冰潔輕柔地出聲,婉婉轉轉的聲音能把人的心給拂軟.

"有事打個電話就好,吹了風影響了身體怎麼辦?"

看得出來,他依然很關心許冰潔.許冰潔的眉間漾起了明顯的甜蜜,唇上勾起了嬌俏,"我沒有那麼脆弱.不過,一醒過來就找不到你了,我很著急,所以……"

她幾乎完全忽略了夏如水的存在,此時赤果果地表露著對宮峻肆的依賴.夏如水立在那里,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十分尷尬.

宮峻肆回頭來看她,"你先進去吧."

他顯然要留下來照顧許冰潔.許冰潔的身子還未完全恢複,再加上兩人的關系,夏如水沒有立場說什麼,只能點點頭,越過二人走回去.

夏如水一消失,宮峻肆的表情就冷了下來,"我想,我的話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許冰潔受不住般晃了一下,身子,"為什麼?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肆.我為了能回來跟你見面幾乎九死一生,還經曆了好多痛苦,可我回來了,你卻不要我了,這是為什麼?"

她如此委屈又孱弱的樣子,無論誰看到都會心疼.宮峻肆卻並沒有多少撼動,"我說過,我討厭欺騙,你觸動了我的底線."

"可我那也是沒辦法啊."潔白的臉龐滾下兩串眼淚來,許冰潔不肯接受這個結果,"我以為就算在醫院里呆個三年五年你都不會變心,可這才過去多久?僅僅一年時間你就變心了,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宮峻肆嗎?以前的宮峻肆除了對妹妹好就只理我一個,什麼都依著我,寵著我,怎麼才一年就變得不一樣了呢?肆,你回來好不好?回來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她走過來拉他的衣袖,祈求的語氣惹人動容.

宮峻肆輕輕抽出了自己的指,"冰潔,如果你沒有欺騙我,即使病三年五年,十年,我也不會離開你.因為你是我的妻子愛人,我有責任陪著你.但,你卻捏造了自己的死訊."

"你生氣了,所以才說那些話嚇我的,是不是?"許冰潔又看到了一絲希望,"我知道,你拿夏如水來氣我的,是不是?你不可能對夏如水產生感情的,是不是?"

"我對夏如水是真心的.另外,因為你,夏如水在我這里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對待,你的回來告訴我,她很無辜."

"你只是想補償她嗎?我們可以給錢啊."

宮峻肆無奈地看著眼前的女人.這個還是他不惜跟家庭決裂也要相守一起的女孩嗎?她怎麼會如此地自私和自以為是?

"我和她在一起不僅出于補償,更因為--我愛她."

"你愛她?"許冰潔受不住般用力晃了一下,下一刻兩只手捧住了胸口,"肆,我疼,我胸口好疼."她拼命地呼吸著,臉色慘白.

她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宮峻肆看了這樣也驚得不輕,忙跑過去扶.她咬著牙站起來,在他的臂下瑟瑟發抖,卻用力抓住他的臂不放,"肆,不要離開我好不好,你若離開,我就真的活不下去了.我的胸口疼."

"先送你回家."宮峻肆把她扶上車,司機立馬啟動車子,車子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

夏如水並不知道許冰潔犯病的事,只看到宮峻肆扶了她上了車,兩人一起離開.她用力抱住自己的臂膀,突然覺得冷.

一個小時後,夏如水接到了宮峻肆的電話,她拾起,那頭卻沒有吭聲,倒是聽到一個女聲在叫:"宮先生,床已經鋪好了,我們該休息了."

是許冰潔的聲音.

雖然理不清許冰潔撥了宮峻肆的電話讓她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她知道,宮峻肆今晚不會回來了.

另一頭,宮峻肆從洗手間退出來,手上濕濕的.下車時許冰潔根本沒辦法直立,他把她抱了進了屋.而後醫生又做了一番檢察,出于禮節他沒有離開.直到醫生說沒有大礙,他才去洗手.

聽到許冰潔呼喚,他並沒有多少表情變化,傭人曖昧地捂嘴笑了一下,想要退出去.他叫住了她,"先把大小姐扶上床去休息."

"肆!"許冰潔不敢置信地叫著宮峻肆,眼里又湧起了淚花,"現在連抱我都不肯了嗎?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醫生說了,你的情緒不宜激動."他冷靜地表達,眼里沒有半絲波瀾.許冰潔終于相信了外頭的傳言,宮峻肆是個冷酷無情的男人.只是以前,他太愛她,所以沒有表露出來.如今的冷酷赤果果地告訴她,自己出局了.

怎麼就出局了呢?她曆經千辛萬苦,都是為了能回來見他啊.他該感動才是.

許冰潔泫然欲滴,宮峻肆卻正眼都不曾給過一個,只冷靜地道:"早點休息."

"我不要!"

宮峻肆的步子邁得極快,將她的聲音甩出老遠.傭人要來扶她,她狠狠甩出一個枕頭去,捂臉就哭了起來.

門外,許父許母立著,看到宮峻肆走出來,忙迎了過來.

"峻肆啊,冰潔這身子都還沒有恢複就急著回來找你了,你就不能……順著她點兒嗎?"

"是啊,從小到大她都那麼懂事順從,除了對你從來沒有對別的人動過心,你總不好就這麼負了她吧."

"抱歉."

宮峻肆並無多言,只用兩個字就將兩人打下了十八層地獄.許父許母對望一眼,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請回來的許冰潔也未能留住宮峻肆的腳步.

"宮峻肆,你就這麼走了萬一冰潔有個三長兩短可怎麼辦?你不知道沒有你她活不下去嗎?"許母氣得吼了起來.

"能讓她活下去的,只有醫生."她的吼聲喚得的只有宮峻肆的冷言提醒.許母和許父徹底敗下陣來,苦了一張臉.

"唉,這是什麼事兒啊!"許父長歎一聲,跺起了腳.許母都要哭起來,"連冰潔都治不住他了,現在該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

"都怪你出的什麼叟主意,讓冰潔裝什麼死,要是不裝死現在兩個人還好好的,你看吧,這一裝病好了,人卻沒了."許母責怪起許父來.

許父委屈得直瞪眼,"這是冰潔的意思,我不是也怕宮峻肆看她丑了不喜歡她了嗎?以為留著她的美好形象在頭腦里總能保持個三兩年,誰知道他會這麼快移情,還喜歡上了那個夏如水!"

"說起來,還是怪夏如水那個狐狸精.我是不會讓她好過的."許母臉上顯露了惡毒,長長的指甲掐在了一起.

夏如水簡單地沖了個涼,躺在床上看電書打發時間.看了一個多小時,厚厚的一本書根本沒翻幾頁,里頭講了什麼內容她全沒弄明白.索性丟了書打算關燈睡覺,此時卻聽得樓下傳來車子馬達聲.

這麼晚了還會有誰來?

她疑惑地伸頭看窗外,看到的是宮峻肆的座駕.宮峻肆回來了?應該不會吧.許冰潔在電話里叫他睡覺的聲音還清楚地映在腦海里,她搖了搖頭.只是司機吧.

不過,司機下車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拉開了另一扇門.

宮峻肆回來了!

夏如水驚得忘了動彈,保持著撩起窗簾看外面的動作,直到宮峻肆回了房都沒有緩過來.宮峻肆一走進來,便看到一道纖細的身子跪在床上半倚著窗口,指頭撩著窗簾,幾份孤獨幾份嬌柔,跟幅畫似的.他的心動了一動,走過去關了窗.

夏如水被驚了一下,坐回床上,呆呆地看著他.

"晚上才見,就不認識了?"宮峻肆半是揶揄地開口.

夏如水搖搖頭,訕訕退到被子里,"沒有,只是沒想到你會回來."

"我不回來住哪里?"

"我哪里知道."他的反問惹得她很不好意思,回答時竟帶了些賭氣的意味.她的唇微微噘著,無法隱藏那份心事.宮峻肆傾身過來坐在她旁邊,順勢將她摟在懷里,"留著個大美人在被窩里,我不想回來也不行啊."他帶著幾份貪婪吸食著她身上的味道,熟悉又讓人懷念的香氣,他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品償過她的味道了.

上篇:第93章 過去了,沒必要再開始     下篇:第95章 不要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