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97章 我們不熟  
   
第97章 我們不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峻肆去了醫院.無論如何,許冰潔還頂著他妻子的頭名,兩人沒有離婚.

看到他,許母哭哭啼啼的,好不難過.許父也不斷地歎息,一副煩亂的樣子.

"怎麼樣?"宮峻肆問.

"剛剛急救完,醫生說幸好送得及時."許父代為回答.

宮峻肆點了點頭,算是知道.

"峻肆啊,冰潔之所以會自殺完全因為你啊.她的身子本就沒有恢複,現在又經這出一下子……峻肆啊,你可不能再刺激她了."

宮峻肆沒有回應,眉頭紮得緊緊的.

里頭走出了護士,"病人想見宮先生."

宮峻肆大步走了進去.

許冰潔此時正躺在床上,蒼白的小臉上沒有半點血色,眼底留著淡淡的紅痕,唇也是干涸的.她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那里依然可以窺見血跡.

看到宮峻肆到來,兩串眼淚就滾了下來,"我以為你不會來看我呢."

宮峻肆沉默地走到床邊,坐下.許冰潔伸出完好的手將他的臂握住,傾身過來往他懷里撲,"肆,我沒有辦法離開你,沒有你我根本活不下去!"

她嚶嚶地哭著,好不委屈.身子在宮峻肆懷里顫抖,孱弱不已.

宮峻肆輕輕將她拉開,"手上還輸著血,不要亂動."他眼底波瀾不驚,許冰潔再也看不到往日的溫柔.她的心頓時涼了半截,卻又堅信,他會趕來肯定對自己有感情.她聽話地退回去,抹著眼淚,"我知道,你現在要面對夏如水很為難,肆,我理解你.可我們終究是夫妻啊,我們以前那麼恩愛,我可是為了你才去經受那些痛苦去治病的啊."

她試圖用這些勾起宮峻肆的心緒,讓他回心轉意.

"夏如水或許和你現在的感情很深,但比得上我們嗎?我們可是青梅竹馬的感情.如果你覺得對不起她,可以給她多點錢,我還可以幫她找最好的男朋友."

"夠了."

她的話惹得宮峻肆不悅地回了聲,這語氣生硬得很.許冰潔一下子僵在了那里.下一刻,眼淚再次滾了出來,"既然你已經不愛我了,我還活在這個世界上做什麼?不如死了好."

她伸手去扯紗布.

"冰潔,你這是做什麼!"許母從外頭沖進來,忙去拉許冰潔的手.許冰潔哭哭啼啼的,怎麼都不肯配合.

"峻肆,你就不能好好跟她說話嗎?她都這樣子了,還有什麼不能同意的?"許母叭叭地滴著眼淚,表現出了對女兒十二份的關心.

宮峻肆微微勾起了唇角,"冰潔,我不否認以前的感情,不過,對于你明明活著卻稱死了離開去國外這件事,我有很多疑惑.最好不要逼我去查,否則大家都會難堪."

許冰潔用力顫了一下,身子,臉色白得更嚇人了.指無力地掐起,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宮峻肆真去查,那將會查出自己多少的不堪來.

"不要用死用活來達到某種目的,生死是你自己的事,跟別人扯不上任何聯系."

如今的宮峻肆冷酷無情,連她的生死都不放在眼里了,許冰潔能感覺到,他對她是多麼的不在乎了.她不舒服極了,卻再不能做任何事.

宮峻肆抬步走出了屋子,許冰潔除了哭不能再做什麼.許母只能一陣陣地歎氣,"看吧,做的都是什麼事兒!你當初就不該為了……"

"夠了,生怕宮峻肆聽不到嗎?"許父一聲斷吼,吼斷了許母的話.他背著手在屋里踱步,"一步錯步步錯,如今再想挽回宮峻肆可就難了."

"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夏如水那個死女人把宮峻肆搶走嗎?"許母煩亂不堪.

許父無奈地搖頭,"還能有什麼辦法?"

"她夏如水除了一張臉還有什麼?我們冰潔比她優秀那麼多,憑什麼被她比下去."

許母的話句句針般刺在許冰潔的心口.是啊,她要貌有貌,身世也比夏如水強了一大截,自己怎麼可以輸?輸給這種街頭隨便撿來的粗野丫頭,她以後還怎麼立足?怕是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不,她不要放過宮峻肆.

"你們出去,我想安靜一會兒."她低吼著,命令.

許父許母對看幾眼,明顯不放心她一人呆著.

"宮峻肆都已經不在乎我了,我還死給誰看!"她不耐煩地吼著.

許父許母這才走出去.

門一關上,許冰潔就掏出了電話,"你不是說要補償我嗎……"

早上醒來,夏如水感覺精神不是很好,眼睛也有些腫.宮峻肆昨晚就回來了,並沒有多說什麼,只說許冰潔已經醒了,沒有大礙.

她以為因為這件事,他一定會在那里呆很長一段時間內.對于三個這複雜的感情,她頗有些無能為力,宮峻肆不肯多說她也沒有多問.

宮峻肆大清早出了差,據說要在外邊呆個幾天.不用做廚娘,夏如水無事一身輕,也不那麼著急去上班,懶洋洋地洗漱著,到八點半才出門.

"夏小姐,讓司機送您去上班吧."雖然宮峻肆不在家,但韓義不敢馬虎,迎上來問.

夏如水扭頭看看外頭,天氣挺好的,搖了搖頭,"不用了."

"這里走出去可有些遠哦."韓義提醒道.

"遠好,正好鍛煉鍛煉身體."她說著走出去.外頭空氣真新鮮啊,她用力地呼吸著空氣,把頭腦放空.後頭,一輛摩托車急馳而來,在經過夏如水時往她那邊偏了一下.以為碰到了搶劫的,她本能地將小包往身後藏.

那人的車在她身上一撞,沒立穩,就那麼撞倒在地.

車子開得極快,她根本來不及做別的反應.手蹭在地上,一陣生痛,她蹙緊了眉宇,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以為那人就這麼逃了,誰知老遠他又折了回來,停在她面前,"抱歉,車速太快了,小姐沒事吧."

那人的聲音十分好聽,帶著淡淡的玩世不恭.夏如水抬頭,透過頭盔看到了一張帥氣張揚的臉.這人長著一對桃花眼,越發把那份玩世不恭表現得淋漓盡致.他朝她伸出手來,"我拉你起來."

"不用了."總覺得這種男人不是很正經,她不喜歡,強撐著要自己站起來.只是腳上一陣生痛,才爬了一半又跌了下去.

"看來腳崴了."那人道,從車上下來,彎身就將她抱了起來.

"喂,你做什麼!"夏如水急了起來,忙去拍他.他無奈地揚了揚眉,"你現在這個樣子,我能做什麼?"

夏如水被他的話弄得臉上一陣紅透,沒再說話卻依然不肯安份地呆在他懷里.她只和宮峻肆有過這樣親密的關系,和別的男人真的無法習慣.

"不要亂動,我送你去醫院."他壓住她的手,低聲道.他的臂極其有力,一看就是經常鍛煉的.夏如水敵不過他,只能由著他抱,男人把她扶在摩托車的後座,自己跟著騎了上去,"環住我的腰."

夏如水看了一眼他精瘦的腰,到底沒有照做,只是微微扯著他的衣角.男人也不勉強,把車子開了出去.

"你叫什麼名字?"他邊開邊回頭問.

夏如水唔了一聲,不肯把名字告訴陌生人.男人很無奈,"我叫史蒂文,今年二十三歲,很高興認識你."

他分明沒有用真名,但她懶得去在乎.到了醫院門口,史蒂文還要來抱她,她退了一大步,"等下我叫家里人來就好了,你走吧."

史蒂文卻不肯移步,"這可不行,你是我撞的,我得負責到底."

對于他的堅持,夏如水很是無力.這年頭還有爭著搶著負責任的人,真是奇了.

"不想我抱,扶總可以吧,你這樣子是沒辦法去看醫生的."他"好心"道.夏如水勉強試了幾步,腳真的很疼,她只能點點頭,史蒂夫伸出健壯的臂膀,輕松地將她扶住往里頭走.

不可否認,他是個細致熱情的男人,整個過程里噓寒問暖,關心照顧,有時只需她一個眼神他就能明白她的意思.夏如水手里不知何時多了一瓶水,史蒂夫早已細心地為她擰開了瓶蓋,"喝點水吧."

夏如水淺淺地喝了幾口,發現史蒂夫以十分感興趣的眼光看著自己.她從不少男人眼里看到過這種眼神,是一種極致的占,有.她不舒服地轉過臉去,連喝水的心情都沒有了.

"你不開心?"史蒂夫發現了她的變化.

"還好."對于不喜歡的人,她向來不會表露真心.她掏出手機給利巧梅打了個電話,讓她來接自己.本來可以給韓義打的,但為了這麼點兒事驚動日理萬機的管家,她還是不好意思.相較而言,找身為朋友的利巧梅更方便.

"我朋友馬上就過來,您可以走了."她再次下起了逐客令.史蒂夫唇角揚起意味深長的笑,"你怕我?"

"我不是怕你,只是我們不熟."夏如水不客氣地回應.

史蒂夫臉上露出受傷的表情,"一般見到我的女人都會對我露出邀請的眼光,恨不能馬上做我的女朋友,你真的很特別."

"不是我很特別,而是你被別的女人寵壞了."她的客氣讓史蒂夫眯起了眼,"你真是一個很有趣的女孩,我想,我應該追你."

"抱歉,我有男朋友了."

"就算結婚都能離,更何況只是男朋友.我不在乎."

對于他的厚顏無恥夏如水只能用無語來形容.

上篇:第96章 不是為了拋棄     下篇:第98章 除非不想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