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00章 只要你  
   
第100章 只要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的眼睛巴巴地望過來,透出無盡的無助.宮峻肆點頭,"可以."

許冰心這才走過來,主動坐在了副駕駛位.車里,氣氛一時變得怪異起來.夏如水始終低著頭,輕輕扯著衣服,害怕剛剛的動情在外表上留下什麼痕跡.宮峻肆兩只手平放在膝間,恢複了冷沉的樣子,沒有說話.

倒是許冰心,小心地回過頭來,一臉的歉意,"這樣不會影響到你們吧."

"不會的."宮峻肆簡單地吐出三個字來,沒有要和她深談的意思.她輕輕含首,"那就好."

車子沒駛出多遠她就喊了停.

"我可以直接送你到家."宮峻肆擰了擰眉表示.許冰潔淺淺地笑著,"不用了,我想走走."

她推門下車,走向對面.宮峻肆沒有馬上命令開車,車子一直停在那里.夏如水理不透,轉頭去看他,發現他正瞪著許冰潔的背影眉頭愈擰愈緊.許冰潔的身子突然一挫,坐在了路中間,一輛車堪堪停下.

"該死!"宮峻肆推門就沖了下去,朝許冰潔跑.夏如水也嚇了一跳,跟著跑下去.好在那輛車停得及時,許冰潔並沒有被撞到.

"對不起,我只是不小心,沒有別的意思."許冰潔明明疼得眉頭都蹙了起來,卻急急向宮峻肆解釋.宮峻肆將她抱起,"我明白!"

他把許冰潔抱了回來,重新放在車上.

"去醫院."

"我沒事的,不用去醫院."許冰潔拒絕,不過,宮峻肆沒有改變主意.

這次,許冰潔坐在了後頭,在宮峻肆走向副駕時,她的臉悄悄傾了過來,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道:"肆只是在生我的氣罷了,他連我不能一個人過馬路這點都記得."

剛說完,宮峻肆已經上了車,她立刻退開一些,盡量把自己壓在另一邊車門上,與夏如水保持著距離.外人看來,就是許冰潔把空間都讓給了她.

夏如水知道她剛剛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心頭涼了一涼.

到了醫院門口,宮峻肆下車將許冰潔抱了下去,"先送夏小姐回去."他向司機吩咐.許冰潔乖巧地窩在宮峻肆懷里,兩只手環著他的頸,顯得那麼親昵.她揚唇對著夏如水意味深長地挑了挑唇,甚至把臉壓在了宮峻肆的頸部.

夏如水不舒服極了,轉到了臉.

其實她也知道,就算本著人道主義,宮峻肆也不該放任許冰潔不管.大概許冰潔的話和所為起到了作用,才會使她這般不舒服吧.

回到家,她並沒有回房去,不想一個人面對空空的臥室和床.她在客廳里停下,安靜地窩在沙發里看電視.韓義看她這樣,既不好離去又不好多問,只能安靜地隨伺在旁.

"韓管家,您也累了一天了,下去休息吧."她體貼地道.

韓義這才點點頭,"您也早點休息."他低頭住外走,眉間也是有擔憂的.許冰潔回來了,宮峻肆會如何抉擇,夏如水的命運會如何?雖然跟許冰潔相處得更久,但他還是更喜歡夏如水,她不拿腔不拿調,而且為人真實對下人也禮節周到,從來不以主人自居.不僅他,連家里的傭人都非常喜歡她.

要是少爺最終選擇了許冰潔,那她就……唉,這些事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管的.他搖搖頭,拐個角消失.

夏如水閉了眼,感覺疲憊不堪,卻沒有睡意.她總是胡思亂想,猜測著宮峻肆和許冰潔在一起會說什麼,發生什麼,雖然說宮峻肆表示過選擇的是她,但他在許冰潔摔倒時那份急切可不是裝出來的.這一刻,連她自己都沒把握了.

不知多久,門被人推開.

宮峻肆回來了.

他眯了眯眼,沒看到等門的韓義卻看到了沙發里窩著的小小身子.她連衣服都沒換,依然那套禮服,勾勒出美好的身段,尤其腰部,掐得只手可握.想到她的小腰曾握在一個陌生男人掌中,宮峻肆頓時不舒服起來.

他大步走過去,將她推醒,"怎麼在這里睡了?"

夏如水眨了眨迷蒙的眼,看到他時看了下表,"我以為你今晚不回來了."

"不回來住哪?"他不暢地問.

夏如水抿了唇.睡哪,心知肚明又何必點出?

"許冰潔那兒不需要守著嗎?你這麼回來了,她怎麼辦?你不擔心她出事?"她轉移了話題.

宮峻肆悠著眼睛看她,"你希望我留在她那兒."

"腿長在你身上,你留在哪兒我能左右嗎?"無形中,聲音已經帶了火氣.宮峻肆突然笑了起來,"你這是……吃醋了?"

吃醋?

她是真的吃醋了.

可這會兒,她哪里肯承認,只紅著一張臉搖頭,"我沒有!"

明明吃醋了卻還嘴硬.宮峻肆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伸手拉她,"走吧,直樓去睡."

她退了一步,總覺得他的手抱過許冰潔沾染了別的東西,拒絕他的碰觸.宮峻肆的臉暗了下來,"怎麼?今晚找到新歡了,連碰都不讓我碰了?"

"根本不是新歡!"沒想到他會提起這件事,夏如水的氣都憋在了一處,緊張而窘迫地回答.

"不是新歡,那麼還是舊愛羅?"他輕易誤解了她的意思.

夏如水突然沒有了解釋的心情,倔強地擰過頭去,"隨你怎麼想!"

背後,氣溫驟降.不用想也知道,宮峻肆生氣了.

"夏如水,你現在是我的女人,如果敢跟別的男人親親我我,我絕對不放過!"他的聲音格外冷沉,偏偏這份冷沉里夾了無限的危險性,夏如水的肉身猛然抖了一抖.

"我會讓那個男的一輩子都失去男人的功能!"他補充道.

這就是宮峻肆,冷酷起來比撒旦還要無情.

夏如水咬起了唇,卻不得不解釋,"我和那個男的真的不熟,也沒有任何關系,只是見過兩次面.這次之所以會同意做他的女伴是因為他幫了我,我不想欠人情."

再不解釋清楚,若宮峻肆真去找人家,把別人怎麼樣了,她豈不是得內疚一輩子?

她的解釋終于讓宮峻肆的臉色好看了些,點點頭,"最好如此!"

他大步上樓,平板有型的背部透露出的是干脆果決和無情.夏如水無力地捏了捏指頭,微微歎了口氣.

等到她回到臥室,宮峻肆已經清洗完畢,正舒服地躺在床上.她略站了片刻,走向浴室.清除衣務,任由溫熱的水澆過身體,洗去一天的疲憊.背後,突然一暖,有人貼過來的同時雙手環住了她的腰.

這個屋里,除了宮峻肆還能有誰?他的氣息灼熱,幾乎燙傷了她的皮膚.她輕輕顫了顫,"你……不是沖完了嗎?"

"想和你一起再沖一次."他的聲音低沉性,感,幾乎能將人融化.窩在他懷里,夏如水突然覺得全身無力,連他的手爬進了禁地都沒有力氣阻止.

片刻,室內溫度接近沸騰,她被動地接受著他的索取,整個人都如燃燒了起來般.她聽到宮峻肆在說:"我只要你,不許吃醋,不許愛上別人."

沉浮間,她只能乖乖點頭,什麼也無法思考.

一夜旖旎,夏如水沒有宮峻肆的好體力,一覺睡到大中午才起床.好在不用上班,她懶懶地窩在被子里,臉上還殘留著些許紅暈,嬌,嫩得像一朵水仙花.

有聲音響起來,她確認了好一會兒才弄清楚,那是手機鈴聲.宮峻肆的手機沒帶走.她傾身過去,意外看到了許冰潔的號碼.

宮峻肆不在,她不確定要不要接,只是許冰潔並不死心,不停地打.她只能沉默地劃開,蓋在耳邊.

那頭,傳來許冰潔帶著哭腔的聲音,"峻肆,你在哪里啊,我一個人呆在醫院里好害怕."宮峻肆昨晚沒把她送回家就回來了?夏如水驚得不輕.

"過來看看我吧,我感覺全身不舒服,是不是以前的病又要犯了?醫生說要給我做檢查,我真的好害怕啊……"

夏如水無聲地掛斷電話,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宮峻肆這件事.許冰潔在電話里的聲音淒淒楚楚的好不可憐,可她為什麼不打自己父親的電話偏偏來找宮峻肆?她自然知道許冰潔心里在想什麼,該讓她得逞嗎?

"發什麼呆?"宮峻肆大概剛從健身房回來,頂了一頭的汗水,濕,透的衣服印出了有型的身體輪廓.

"許冰潔剛剛打電話過來了."她還是決定實話實說.是否去關心許冰潔,決定權在宮峻肆這里.宮峻肆微微擰了擰眉,"說了什麼?"

"說害怕,還說身體不舒服,醫生要給她做檢查."

宮峻肆沒有說什麼,拎著電話出了房.夏如水以為他會去看許冰潔,只是十幾分鍾後就回來了.

"不去看她嗎?"她十分驚訝.

宮峻肆只是挑了挑眉,"已經打電話通知了她家長還有清楚她情況的醫生."

"哦."輕輕應著,對于他的做法她很贊成.

雖然是周末,但宮峻肆還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夏如水只要去廚房,打算跟廚娘們學幾招,以免到了宮峻肆要她做飯吃的時候不知道該做什麼.廚娘們都願意教她,她也覺得很認真,時間過得很快.

當做好第一道菜時,她聽到了客廳里傳來韓義的聲音:"太太,您是這……"她本就端著碗走出來,所以抬頭便看到了站在韓義對面的許冰潔.她顫抖著身子,臉色蒼白唇色發青,在那里搖搖欲墜.

上篇:第99章 好事被打擾     下篇:第101章 是在汙辱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