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01章 是在汙辱我嗎  
   
第101章 是在汙辱我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怎麼來了?

"我要見峻肆."她輕聲道,顯露出無盡的孱弱.她扭頭,看了一眼夏如水,並沒有別的表情.韓義看出了許冰潔的不對勁,沒敢多說,快速去了書房通知宮峻肆.宮峻肆很快趕來,在看到許冰潔時,眉頭都擰了起來,"怎麼不好好呆在醫院里,到處亂跑對身體可不好."

"呆在醫院里?"許冰潔立刻淚如雨下,可憐得就像一朵即將枯萎的小花,她仰著小臉去看宮峻肆,越發顯得可憐又脆弱,"就算我要死了,你都不願意再見我,是嗎?"

宮峻肆沉了臉,"冰潔,你應該清楚,我最討厭的就是威脅與欺騙."

"我沒有要威脅你的意思!只是想你來看看我,陪陪我,我好害怕!以前生病,你總會寸步不離地守著我,我早就形成了習慣,我沒辦法離開你!峻肆,求求你,就算看在我們一起長大的份上陪陪我好嗎?"

她當著夏如水的面祈求著,半點不覺得違和.夏如水滿心不是滋味,但此時她能怎麼辦?難不成跟一個病人作對,把宮峻肆給拉回來?

她退了一步,把自己隱住.

"好吧."宮峻肆總算妥協.許冰潔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峻肆,我就知道……"

"夏如水,跟我一起去!"

許冰潔臉上的喜悅立時凝結,夏如水知道藏不住,只能硬著頭皮走出來.

"這樣……不太好吧."她看一眼僵在那里的許冰潔,心有不忍.

"你是我女朋友,沒有什麼不好的."他直白地道.

許冰潔猛顫一下,清醒了過來.她的眼淚流得更多了,"峻肆,你這是在汙辱我嗎?"她搖得更厲害,連夏如水都擔心她會倒下想去扶一把.

不過,宮峻肆卻窺然不動,"我沒有汙辱你的想法,不過既然你求到我門上了,我自然要陪你去.我是有女朋友的人,讓她陪同我並沒有什麼不妥,而且很多檢查女孩子陪你會更方便."

宮峻肆,果然不容小覷啊.即使許冰潔用這種方式來逼他都沒有成功.

許冰潔捂了臉,"我不要,我只想呆在你身邊,只想像以前那樣!峻肆,你口口聲聲說她是你女朋友,可我還是你的妻子啊!"

"我們的關系已經沒有意義,等你身體好些,我們去離婚."

離婚兩個字震得許冰潔幾乎跌倒,夏如水終于忍不住,跑過去扶了她一把.她倔強地推開夏如水,唉呀叫了一聲,片刻扶住自己的臂.

"怎麼了?"夏如水不解,問.她剛剛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啊.

許冰潔淚水迷蒙地來看她,"峻肆的心都已經在你那里了,你還想做什麼?夏如水,我還不夠狼狽嗎?"

"我做什麼了啊."自己好心扶她,她卻倒倒一耙,真心無語了.

許冰潔緩緩撩起自己的袖子,那里青紫了一塊.

夏如水魔怔了,她就扶了一把,這青紫哪里來的啊.

"我知道你恨我,怨我跟你搶峻肆,可你用這種陰損的招數有意思嗎?"

許冰潔這是有意丑化她的形象,可她連辯解的理由都沒有.剛剛她的確碰了許冰潔那里,雖然沒有用力,現在她露出傷處,誰會相信?她張著嘴,除了驚訝地看著許冰潔,什麼都不能.

"峻肆,我好疼."許冰潔的眼淚叭叭地滾著,她去向宮峻肆祈求憐憫.宮峻肆還未說什麼,她的身子一晃就那麼栽了下去.這一次夏如水不敢扶了,她落在了宮峻肆懷里.

"送她去醫院."宮峻肆將她抱起,道.

韓義急忙命司機去開車,宮峻肆抱著許冰潔往外跑,夏如水一人如木樁般立在那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周邊的傭人都用怪異的眼光看著她,顯然以為她真掐了許冰潔.只有小純走過來,握了握她的手,"放心吧,我相信你,不過許冰潔這麼有心機,你斗得贏她嗎?"

斗得贏她嗎?這會兒,夏如水自己都不知道了.

她輕歎了一聲,回拍了小純一下,覺得悶得慌,一個人走出去,沿著公路散步.

不知走了多遠,背後一輛摩托車跟了過來,停在她面前.那上面的人摘掉頭盔,露出那張不羈的臉,"原本只是想來碰碰運氣,沒想到真的碰到了你."

是史蒂夫.

夏如水並不想和他有過多的交集,表情里流露出疏遠,"抱歉,我想我已經說清楚了,昨晚算是還了你的情,我們兩不相欠了."

"可你並沒有陪我到最後."他一臉的委屈.

夏如水有些哭笑不得了,"我們可是到了門口才分開的."

"我要求的是陪一個小時,你只呆了四十分鍾."他倒是算得挺准的.夏如水心情不好,不願意和他東扯西扯,轉身往回走.

史蒂夫拉住了她,"遇上什麼事兒了?為什麼愁眉不展的?"他的眼睛倒是挺毒的.

"沒什麼事."她自然不會把煩心事說給一個陌生人聽.

史蒂夫卻改去握她的腕,"我有良藥,不管什麼煩心事立馬能解除,跟我走吧."她還要拒絕,他已強行將她抱上車,片刻車子呼嘯啟動.夏如水落在他身前,他傾身把著方向盤的同時半壓著她的背,滾滾的熱度不斷透過衣底傳來.夏如水掙紮著要下車,他在她耳邊提出警告,"我們現在的車速可在一百碼以上,你要考慮清楚了,一旦車子失控,我們兩個都得完蛋."

夏如水徹底安靜了下來,雖然極度不滿卻也只能窩在他懷里.車子終于在一處山頂停下,飛風陣陣,空氣新鮮,夏如水從來不知道還有這樣美麗的地方.不過,她無心去欣賞美景,冷臉去對史蒂夫,"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強迫別人?我不喜歡."

"抱歉."他道歉的態度十分誠肯,"我是真的覺得這個地方對釋放壓力有好處,所以才會這麼著急的.下次,一定不會了."

人家都這麼說了,她還能說什麼,悶悶地往回走,"我要回家."

史蒂夫把她拉了回來,"來都來了,干嘛不試一下再走?"他對著遠處的青山,突然吼了一嗓子.

"就像這樣,吼完後你的壞心情全部走光光."他轉頭對她道.

夏如水想了想,他的話也不無道理,于是學著他的樣子對著對面的山吼了起來.還別說,吼過之後心情好了許多.她連著吼了十幾分鍾,感覺一身輕松,心頭壓著的那些東西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走吧."

看她心情好了,史蒂夫並沒有再久留,道.

他把她送到了別墅門口.

"謝謝."夏如水朝他揮揮手,他略碾了碾唇,戴上頭盔急馳而去.夏如水轉身,被身後站著的人給嚇了一跳.

宮峻肆此時正立在中庭,沉著一張臉沒有任何表情,但他眼底的銳利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的目光釘在遠去的那輛摩托車上.

夏如水吸了一口冷氣,她怎麼也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回來了,還看到了她從史蒂夫摩托車上下來的一幕.

"怎麼回來了?許冰潔醒了嗎?我真的沒有抓她."她硬著頭皮走過去,開口問道.宮峻肆沒有回應,目光愈發銳利,刺得她連細胞都在發痛.該怎麼解釋她是如何上了史蒂夫的車的?

她覺得頭痛極了.

宮峻肆突然轉身,大步邁向屋內.他的沉默和對她的忽視都讓她心驚,她急急追了過去,"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我想的是哪樣?"他突兀停步,問.

夏如水張了張嘴.

"我不過把許冰潔送進醫院,轉個身你就跟另一個男人出雙入對,我該怎樣想?"

他的話無情地砸過來,砸得夏如水臉都白了.她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怪圈里,如果說史蒂夫是強行把她擄上車的,可她卻還跟人家說再見,如果說是她自願上他的車的,那麼宮峻肆的那些猜想不就成立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和他不熟.只是我出去散步的時候他碰到了我,看我心情不好說帶我去開解心情.我們只是在山頂上叫喊了一陣子,什麼事也沒發生."不管宮峻肆信不信,她都得解釋.解釋完了,垂手在他面前,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回房間去,沒我同意不許出門!"宮峻肆發布命令,鐵面無情.她委屈地咬了咬唇,卻也沒有反駁,默默上了樓.

韓義立得遠遠的,尷尬地看著這一幕,直到夏如水上了樓才走過來,"少爺."

宮峻肆的眼睛眯得緊緊的,別有一種銳氣,"去查一下那個男的."

"您這是……"

"這里出來的人非富即貴,他卻偏偏要來偶遇,不值得懷疑嗎?"

韓義眼前一亮,對宮峻肆露出欽佩的目光,低頭應道:"是."

夏如水在房間里呆了一整天,心情並不是很好,她擔心宮峻肆的誤會.這種事莫說宮峻肆,連自己都覺得蹊蹺,怎麼會屢次碰到史蒂夫,怎麼又偏偏那麼巧,接著兩次被宮峻肆碰到.

而且每次都顯得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她思索了好久,唯一確定的是,自己跟史蒂夫只見過三次,他們不是舊識也沒有恩怨.那麼,真的是巧合嗎?

上篇:第100章 只要你     下篇:第102章 挽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