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03章 身上哪里沒見過  
   
第103章 身上哪里沒見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啊!"夏如水疼得低叫了出來.

宮峻肆半點都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發用力,"疼了?"他咬著牙繃起了青筋,"就該讓你疼疼!"

她疼,他心口的不舒服才會緩解.

夏如水被宮峻肆以各種方式粗魯對待,最後累得軟在床上昏睡了過去.宮峻肆這才放開她,扯過毛巾擦了一把汗,下了床.

他下了樓,韓義迎過來,"少爺,許家打了幾個電話來了,說要找您."

宮峻肆不耐煩地推了手,"不接!"

"是."

"讓你調查的事怎麼樣了?"他問.韓義迅速並了手,"這個男人叫史蒂夫,先前一直住在美國,是一個極為隨性的人,最大的愛好就是旅游和玩樂,屬于富二代,浪漫而懂得女人心理,玩過不少女人."

宮峻肆微微眯了眼.

"讓我們進去!"外頭,突然吵鬧起來,驚動了二人.韓義大步走出去,看到了許父許母,"二位怎麼過來了?"他問.

許父已經一步蹦了過來,"我們找宮峻肆,問問他,到底還有沒有人性,一定要把我的女兒逼死才甘心嗎?"

"抱歉,少爺不想見人."

"是不敢見吧."

宮峻肆擰擰眉,走了出來.看到宮峻肆,許父的囂張氣焰一下子弱了下去,氣勢也降了不少.他看了許母一眼,許母立刻捂臉哭起來,"峻肆啊,冰潔現在這個樣子,你卻跟她提離婚,你這不是要了她的命嗎?就算她再不對,你們也是一起長大的啊,你們夫妻那麼多年,就不能再等等嗎?"

"我覺得時間剛剛好."宮峻肆並沒有被她的可憐腔調所打動,平靜地道.

"怎麼剛剛好,你這是要逼死她啊,她知道這件事後都傷心得背過氣去了."許父這話明顯誇張,但他說得跟真的一樣.

宮峻肆只是哼了哼,"都有心情去跟蹤別人了,我相信,她的身體已經恢複得很好."

"跟蹤……只是因為在乎你啊."

"有什麼事跟律師談吧."宮峻肆淡淡揮了揮手,示意韓義趕人.韓義不敢忤逆,立刻請許父許母出門.許母終于掀開了真面目,對著宮峻肆叫囂起來,"姓宮的,別以為你有錢就可以隨意踐踏人,我告訴你了,你若不收回離婚的決定,我就讓全天下知道你是個怎樣的負心漢!"

"就是,我女兒還在病中,你就這麼做,這事傳出去,你們整個宮家都得蒙羞!"許父也幫起腔來.

宮峻肆原本要邁步離開的,聽到這話回了頭,目光卻並沒有落在兩人身上,"我的律師那里,有一份醫生開出來的診斷證明,證明許冰潔的身體已經完全康複.我不存在她在病中跟她離婚的道理."

許父許母相對一怔,完全沒想到宮峻肆會去調查許冰潔的病情.許冰潔裝得那麼像,他是怎麼看透的?

"她如果好了又怎麼會躺在醫院!"許父抱著僥幸心里吼道.

宮峻肆哼哼了一聲,"至于這個,該問你們自己.對了,據我所知,許冰潔病重離開,是為了一個男人,需要我把那個男人找出來嗎?"

許父許母的臉齊齊慘白,此時,就連韓義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沒想到宮峻肆會查到這麼多,更沒想到許冰潔當年的離開還有這一出.難怪少爺對許冰潔那麼冷酷,堅決不肯重新走到一起.

"不要冤枉人!"許父沒底氣地吼了一聲,拉著許母匆匆離去.宮峻肆閉了閉眼,這件事,他本不想說出來的,多年來的感情,他還想給許冰潔留點面子.只是許家的人越鬧越不成體統,這個面子便沒有必要留了.

"少爺."韓義心疼地呼道,想到宮峻肆在知道許冰潔死去消息時那副悲痛欲絕的樣子,想到許冰潔竟然早就背叛了他,心里就跟著難過.他的印象里,宮峻肆是天之驕子,非凡的存在,這樣了不起的人被人欺騙……

"去查查,這個叫史蒂夫的跟許冰潔有沒有關系!"宮峻肆倒一臉的平靜.經曆了太多事,他早就學習了控制情緒.他極快地命令道,而後轉身離開.

韓義好一會兒才輕應一聲,"是."

韓義行事速度非同一般,第二天就將一疊照片放在了宮峻肆面前.照片里,許冰潔和史蒂夫要麼十指相扣,要麼貼面相擁,親密程度非同一般.

"少夫人在沒病之前就已經認識了史蒂夫."韓義小心地道,觀察著宮峻肆的表情變化.這些照片足以說明許冰潔早就跟史蒂夫有染,用情專一又高高在上的宮峻肆突然被人戴這麼一頂綠帽子,應該很生氣吧.

只是,他的臉上始終冰冷,沒有任何表情,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似乎,宮峻肆只有在夏如水那兒才會變得性格多變,喜怒無常又顯露在臉上.

他一張張看完,最後將照片悉數遞了回來,"先把照片送到律師那里."他沒說之後要怎麼處理,但韓義已經清楚.宮峻肆這人專情,但對感情要求也很高,絕對容不得一粒沙子.許冰潔做了這麼多,兩人的婚姻肯定無法挽回了.

略略松了一口氣,內心里,韓義更偏向夏如水.那孩子單純簡單卻並不一味軟弱,守在宮峻肆身邊比許冰潔好.

韓義是看著宮峻肆和許冰潔長大的,對兩人的性格還是有所了解.許冰潔在宮峻肆面前溫柔可人,背了他卻是另一番臉面.自己只是個管家,當然不宜多說話,但當年宮老爺子反對他們結合時,他是贊成的.

"是."他輕應一聲,離去.

宮峻肆微眯了眼,長指在太陽穴上揉了揉,走到了窗前.對于許冰潔,他以前從不懷疑,因為兩人從小的感情讓他願意相信她.之所以會懷疑,全在她的死而複生.如果深愛,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假裝去死的,之後他找了當時的醫生,用了一些手段知道,當時許冰潔的病情並沒有那麼嚴重,至少不會那麼快就要了命.

那個醫生是被人高價買通又加威脅利誘才說出了那些話,前且篡改了病曆.當時許家人全權管理著許冰潔的治病事宜,他想要插手許父總是說什麼都處理好了.外加公司也處于一個重要階段,他忙得腳不沾地,便也不再多加過問.

許家是萬萬不能把一個大活人變成死人並且成功瞞過他的,能做到的應該是更有能力的人.他稍稍讓人查了一下,果然浮出了一個男人的影子.知道這些,才堅定了他要離婚的念頭,正因為要離婚便沒有再去查背後男人的意思.

如果史蒂夫不在夏如水身邊出現的話.

想到夏如水,他的眉頭又擰了擰,剛剛對她似乎狠了些,不知道會不會傷到.宮峻肆反身回了房.

夏如水還在深睡中,臉色略略蒼白,被淡色的枕頭一襯,潔白如玉,透著一絲脆弱.長發鋪了一枕頭,小臉只剩下巴掌大,唇瓣兒微微抿著,還紅著腫著,是他wen的.被子落下一些,露出纖細的肩膀和漂亮的鎖骨,僅僅這麼一點點就能讓人熱血沸騰.如果不是肩上的紫色印跡提醒他剛剛強行攻占過,她已承受不起了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伏身下去索,取一番的.

拉過被子將她裹緊,這才壓下去些熱火,他低頭,在她的唇上印了印.夢中的夏如水微微避了避,卻不強烈,越近,越能看清她的皮膚,細膩得跟個嬰兒似的,連毛孔都看不見.他的指在她的臉上流連著,唇角不意間已經勾起了微笑.

經過一夜的修整,夏如水的精神還是沒有養過來,尤其身上,又酸又痛,跟火邊碾過一般.因為要上班,所以不得不強撐起身子起床,下樓時,看到了讓她如此疲憊不堪的始作甬者宮峻肆.

他此時正悠然地坐在沙發里,隨意地翻著經濟雜志,修長的身段有力的臂膀,神采熠熠,跟她形成了鮮明對比.他的眉頭揚揚,看到了她,"過來."

夏如水咬咬唇,還是聽話地走了過去.每走一步,身上就會酸痛一下,她微微擰了擰眉頭.

"弄疼了?"他若有所思地盯著她的兩只腿,問.夏如水的臉騰地紅了起來,哪里還敢答話,更何況韓義就在不遠處.她怨懟地瞪了他一眼,宮峻肆卻好心情地不與他作對,伸手將她拉過去.

他將她拉在自己膝頭,"哪里疼?"

她能說哪里疼嗎?

夏如水最想做的事是跑回樓上去.他的長指緩緩滑到了腿上側,唇貼著她的耳用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這里?"

他微微用力按了一下,夏如水差點叫出聲來.他的身子微微偏過去,所以韓義只能看到兩個人的背影,並不知道宮峻肆做什麼.夏如水哪里知道,這會兒臉燙得都要燒起來了,忙來擋他的手,"別……"

"怕什麼羞,你身上我哪兒沒摸過,沒親過."

他這直白的話更讓她抬不起頭來,羞得要死.宮峻肆是故意的吧.

上篇:第102章 挽回他     下篇:第104章 即使每天見都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