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04章 即使每天見都會想  
   
第104章 即使每天見都會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這嬌羞的樣子看在宮峻肆眼里,心情大好,便也不再捉弄她,而是站起來,順便將她打橫抱起.夏如水不防,為了避免摔下去只能本能地纏住他的頸.他滿意地揚了揚唇,大步上了樓.

回到臥室,他將她放在了大床上.夏如水緊張地縮起了身子,唇瓣兒微微發顫,怕的是他再來一回.她身上真的好痛.

他的長指伸過來,直向她的裙擺.

"不要."她夾住腿低叫.

他已經將她的裙子掀起,扯,開了她的足,"我看看."他拉下她的……

夏如水的臉色得能滴出血來.雖然兩人的確親密相處過許多次,但在大白天這麼毫無遮掩地被他打量最隱私的地方,還是第一次.她把臉埋進枕下,"不要……"

他的目光沉了下去,因為看到了紅腫之處,此時,連眉頭都打起結來.昨晚生她的氣,所以沒輕沒重,此時才發現將她傷得多重.

松開她,他打了醫生的電話,"做得太過火了,傷著了怎麼辦?"

醫生愣了半天都沒理透他的意思,只能再問一次,他硬著嗓子提醒,"女人!"

"哦,如果只是輕微拉傷紅腫的話,開些消炎藥塗抹就可以了.需要我過來檢查一下嗎?"

某人的臉沉了下去.他的女人怎麼可能給別人看那種地方?

"不需要了,只要告訴我要什麼藥就可以!"

醫生極快地報了幾種藥,"這種傷可大可小,但為了身體著想,傷好之前不宜同房."他體貼地提醒,宮峻肆叭地掛斷了電話.他讓管家去買了醫生說的幾種藥,韓義行事極快,十分鍾之後就上來了.

夏如水伸手從他手里拿藥,"我自己來就好了."

宮峻肆的手一偏,將她按倒在床上,"不要動!"他這是……要給她擦藥嗎?夏如水愈發不能淡定了,"我自己可以的."

他的回答是再次扯去她的陰擋,掌壓在她腹部,讓她動彈不得.夏如水只能躲在床上,像只可憐的小白兔似地,紅著臉由著他的長指沾著藥在某處不斷地來來去去……

她的身子微微顫抖,有些東西無法抑制地滾了出去,撒在了宮峻肆的指頭上.宮峻肆低頭看著,唇上勾起了邪邪的笑意,"這樣都能有感覺?"

夏如水連死的心都有了,分明是他不懷好意,抹藥的時候還……只是此刻,哪有臉面跟他爭啊.宮峻肆看她羞成這樣,便也不再戲弄她,扯過裙子將她蓋住.再不蓋住,他不保證自己不會不顧她的傷做出點什麼來.

夏如水總算能喘口氣,急急要下床,宮峻肆卻將她拉回去壓在懷里,唇狠狠壓住她的唇,狂,肆索,取起來.

他的動作又快又猛,有如狂風驟雨,她一點防范都沒有,只能由著他橫沖直撞,唇齒內的甜密盡數被吸去.

直到最後一刻,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她,自己鑽進了浴室.片刻,傳來嘩嘩的水聲.冰涼的水澆在健美緊致的胸口,帶走了滾燙的溫度,身體這才稍稍平息.宮峻肆走出來時,夏如水已經不在,韓義說她上班去了.

可以想見,她是以怎樣的姿態逃竄去公司的.宮峻肆的唇角再次揚了揚,這個女人,不論多少次都羞澀得跟第一次似的.有趣!

夏如水直到一氣跑到公司,臉上的熱度才緩緩降下去.她沒敢馬上進入秘書室,而是在洗手間里對著鏡子理了半天的儀容,怕的是哪里弄得不好泄露早上和宮峻肆的曖昧.

等到達辦公室,已經是十多分鍾之後.

"如水,總裁找你."facy走過來道,道,語氣里帶著客氣和曖昧.她這無意的話卻惹得夏如水又一次臉紅起來,"啊?"他這麼快就到了?

那些事才過去沒多久,她怎麼好意思跟他見面,但現在是公司,他是總裁,自己能不聽話嗎?想來想去,她還是進了總裁辦公室.

宮峻肆慵懶地坐在大板椅里,修長的身材即使裹在西服里,都透出健碩有力.他的長指落在桌面上,若有若無地輕點著,唇里染著意味不明的笑看著她走進來.

"總裁."她咽咽口水才敢出聲,生怕他再做出什麼來,站得有些遠.

"還疼嗎?"他立直了身子,輕問.

她的臉再次噌地紅透,不過此時才發現,原本的酸痛不知在何時已經減輕了許多."還……好."

他點頭,眉底透著滿意,看來這個醫生還不是庸醫.

"過來."他揮手道.

夏如水艱難地邁出一步,不太敢靠近.他也沒有勉強,從桌上掏出一張照片遞給她,"看看."

夏如水這才好奇地走過去,接過照片,在看清里面的內容時微微驚愕:"這是……"

照片是韓義給他的那些,在表示要給律師後他又留了一張.夏如水也算個聰明人,看到照片里的史蒂夫和許冰潔十指相扣時,已經猜出了些什麼.她驚訝史蒂夫和許冰潔關系的同時又不解,這樣的照片宮峻肆為什麼要給她看?

宮峻肆立了起來,"這個史蒂夫接近你並非偶然,而是有目的的."

他這一提醒,夏如水驚得唇瓣都張開了,"為什麼?"

宮峻肆沒有解釋,而是將她纖瘦的身子籠在了自己的陰影里,"以後,離他遠點."

她輕輕點頭,在意識到史蒂夫是有目的接近自己的時,心頭湧起了一絲怒火.她不喜歡被人利用.

"你放心吧,不管他心里有什麼想法,我都沒有打算和他打交道."這是她的真心話.宮峻肆滿意地點頭,"這就好."

她比宮峻肆矮了許多,站在他面前輕易被他掩蓋,她粉,嫩的唇瓣微微張著,宮峻肆有些心猿意馬,想到的是早上自己抹藥時的那份戲弄,還有她紅極如花的臉蛋.心動了動,他朝前一步,握住她的腰.

夏如水嚇得退一步,"這里是公司."

"總裁辦公室,沒人會進來."他低語,聲音低沉動聽,輕易蠱惑了她.她微微晃了一下,已經被拉到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的目光火熱地落在她的唇上,"為什麼即使每天晚上都在一起,我還會那麼想你?"

這算是動聽的情話,也是宮峻肆的真心話.他從來沒有體味過這種感覺,明明就在手邊,卻想得身體發痛.

夏如水不自然地想要低頭,他快一步捏住她的下巴,不許她逃避.他的唇緩緩貼近,對著她粉,嫩的唇瓣……

扣扣扣.

不合適宜的敲門聲響起.

夏如水嚇得身子一顫,他僵在與她的唇只有幾公分之處,猶豫片刻又貼近要完成剛剛的事.敲門聲卻再次傳來,夏如水急速退出他的懷抱.懷里一空,他的心情也跟著壞起來.

"應該是有急事."夏如水紅著臉提醒.

宮峻肆這才緩過表情來,內心里卻難免驚訝于自己的變化.他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從來不會在公司里做私事,夏如水一來,這些全都打破了.

"進來!"他不耐煩地道一聲,看著夏如水急急溜走.

進來的是facy,她背後還站著一個人,身影婷婷,帶著幾份孱弱--許冰潔.

"總裁,太太……她……"facy一臉局促地開口要,根本不知道如何稱呼許冰潔.宮峻肆看到許冰潔,眉頭擰了又擰,"怎麼來了?"

許冰潔看一眼走出來的夏如水,清楚地看到了她臉上的紅豔,心髒被一只鐵手狠狠一擰,唇都白了起來.她深深地嫉妒著夏如水,嫉妒得要命!

好一會兒,才有力氣回應宮峻肆的話,"我有些事想跟你解釋一下."

宮峻肆沉思了片刻才點頭,"進來吧."

Facy如臨大赦,長長松一口氣,"我去端茶."

"給夫人端杯熱開水來就好了."宮峻肆簡短地吩咐.這話,卻惹得許冰潔一陣熱水盈眶,"峻肆……"

"我沒有別的意思,你現在不適合喝別的."他回應得干脆果斷,不帶別的感情.之所以還當別人的面稱她夫人,只因為他們還沒有辦手續.

許冰潔扇了扇眼睫,臉上的失落明顯,"哦."

"有事嗎?"他快步回了位置,問.

許冰潔站在那兒,流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我……只是想來解釋一下,關于史蒂夫的事."許父許母已經把宮峻肆知道她是為了別的男人而裝死的事告訴了她,她知道瞞不下去,索性把史蒂夫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這就是許冰潔的聰明之處.

宮峻肆臉上的表情並沒有變化,"這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

"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許冰潔急急打斷了他的話,"我和史蒂夫其實沒有什麼的,請你相信我.我們只是在旅行中認識了,拍了幾張照片而已.那個時候你那麼忙,根本沒有時間陪我,連旅行都讓我一個人去,我也只是一時賭氣,原本想拍幾張照片氣你的,後來又沒舍得……我和他真的什麼關系都沒有!"

"真的只是這樣?"

"真……的."宮峻肆問這話時,她的心打起顫來.其實她並不確定他知道了多少,此來不過碰碰運氣.

上篇:第103章 身上哪里沒見過     下篇:第105章 裝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