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08章 還敢買?  
   
第108章 還敢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最後,她選了個安全的稱呼.

"秘書?"眾人的目光各異,在宮峻肆與她之間穿棱.讓她感覺到最強烈的當然是宮峻肆的目光了,幾乎能將她灼死.她委屈地抿了抿唇,這麼說也不算錯吧,而且她不是想幫他嗎?

"美麗的秘書,你這花是哪里來的?"對面眯著眼的男人似乎還嫌此時不夠亂,將注意力投在了她懷里抱著的玫瑰花上.夏如水再次去看宮峻肆,越發不好開口.

宮峻肆的臉沉著,"看我玫瑰花的主人就能出來了?"

送花的人分明是他啊.

聽他這麼說,她只能搖搖頭,"不太……清楚,沒留名."

宮峻肆的臉更陰了起來,他沒想到這花真是別人送的.這女人可真有種啊,拿著別人送的花在他面前晃來晃去,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開始後悔叫她過來了.

"喲嗬."眯眼男人別有深意地發出一個聲音,唇上勾起了意味深長的笑,"嘖嘖,宮總,你這小秘書行情不錯啊."

夏如水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宮峻肆只是哼了哼,"風雨塵,你吃飽了撐著?"

被稱呼為風雨塵的男人攤了攤肩,"我這不是還什麼都沒吃嗎?"

"先回去吧,公司那邊還有事."他沒理風雨塵的話轉頭來看夏如水,吩咐道.她雖然披了他的衣服,但還是惹眼得很,他不想她再被別人打量.而且她竟然敢拿著別人送的花過來,他很不滿.

"這怎麼行呢?"風雨塵似乎有意與他作對,傾身過來時順便拾起酒瓶將她面前的杯子倒滿了酒,"既然來了,就該吃了飯再走,大中午的,宮總都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嗎?"

夏如水看著面前的杯子,立不是,坐不是,不知道怎麼處理.風雨塵已經將杯子遞到她面前,"美女秘書,可否賞臉?"

他這麼說了,她不得不接下.

風雨塵舉起了面前的杯子,"干杯."

她艱難地將酒杯放在唇邊抿了抿,紅酒雖然不烈,但她並不喜歡.眉頭不由得皺了皺.

"這樣可不行,不給面子喲?"風雨塵生怕不夠熱鬧,舉著杯子不肯放下,要夏如水把酒喝完.夏如水不得不喝一大口,立刻被嗆得咳嗽起來,捂著嘴臉都咳紅了.

手中的杯子被人抽去,宮峻肆將杯子壓在了桌面上,"喝得差不多就行了!"

"喲,宮總您這管得也太寬了吧."風雨塵不干了.

宮峻肆陰了一對眸子,"風雨塵,你活得不耐煩了?"

"我活得可耐煩了,尤其在見到你這小秘書之後.我說肆,你這小秘書還沒有男朋友吧,不如介紹給我?"

夏如水沒想到他會這麼說,驚得都忘了要去咳,睜著一對大眼看他.宮峻肆將她的臉一壓,壓向自己的方向,"我的秘書有沒有男朋友都跟你無關."

"我喜歡."風雨塵大言不慚,"而且你的小秘書已經成年了,是否跟我交往她自己能做主."

"風雨塵!"這混蛋!他開始後悔今天來給他接風洗塵了."我想,你該滾回美國去,一輩子不要回來."

風雨塵摸了摸鼻子,"怎麼辦?就算要走,我也想把你的小秘書一起帶走."

宮峻肆立起,"風雨塵,你敢動她一下,小心你的骨頭!"說完,扯著夏如水往外就走.

"喂."夏如水回頭看向風雨塵,朋友的接風宴,這麼走了不好吧.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身子一沉已經進入另一座包廂.里頭沒開燈,雖然是白天但拉了簾子,周朝一片黑乎乎的.

她被壓在牆面上,背後冰冰的,極不舒服.面前,宮峻肆的手緊緊握著她的腰,差點讓她吸不過氣來.手里,還抱著那束玫瑰.他順手將玫瑰奪過去,甩得老遠,她晃了一下,外套掉落,露出里頭小小的禮服.

好在光線夠暗,不會顯得突兀.

"花到底誰送的?"耳邊,傳來了惡狠狠的聲音,她甚至能感覺到他的咬牙切齒.

"不是你嗎?"夏如水委屈地咬上了唇瓣.

"我?"宮峻肆指上的力度一緊,"我還沒有失憶!"

"不是你?"

此時,連夏如水都驚訝了.

"那會是誰?"

"你自己不知道?"這語氣,怎麼聽都透著不悅.夏如水無辜地搖頭,"……我以為是你."

竟然真的有男人給他的女人送花!

如果讓他知道,絕對不輕饒!

"為什麼不敢承認你是我的女人!"說完這件事,他想起了另一件不爽的事.

這次,夏如水更委屈了,"你和許冰潔還沒有離婚,我若說……別人怎麼想?"

宮峻肆沒再說什麼,因為她說的是真的.

他終于松開了她,夏如水這才能松口氣.宮峻肆推開門,"大家還等著回去吧."

她以為他會把她直接帶走呢.

聽他這麼說,她也不敢多說什麼,點頭走出去.才走一半就給宮峻肆狠狠拉了回去,"等一下."

她茫然回頭,看到他的臉再度沉了下去.

"這是什麼鬼東西."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夏如水低頭,看到了自己的禮服,臉紅了起來,"是……facy的."

"我問的是,為什麼穿成這個樣子出來?你想做什麼?想勾,引男人?"

她可沒有這個想法.

但能說穿這個是為了討好他嗎?

這種話,她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無奈地揪著自己的裙擺,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借著外頭的光線,宮峻肆看到了她的腰,沒有任何遮擋,只有粉,嫩嫩的白皮膚,一直延伸下去,恰到好處地停在了腰部底端,雖然看不到更多,但絕對能引人遐想.

"夏如水,你真是……"他想罵人,最後卻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唇.夏如水沒想到他會突然這樣,唇被咬得生痛,不由得退一步.他的長指一壓,將她壓回來,與他相貼在一起,嚴絲合縫.

他在咬過她一口後終于泄了些濁氣,這才正經口勿她.

火焰,在他的指下燃起,連同她都要被點燃……

他索性撩起了她的裙擺.

"抱歉,這個包廂有客人要用."

不合適宜的聲音響起,是工作人員.他並沒有意識到兩個人在做什麼,只看到宮峻肆的背影.

"該死."被人突然打斷,宮峻肆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幾乎要吃人.夏如水嚇得不輕,從側邊退出他的懷抱.工作人員這才看清是兩個人,窘得不知如何是好,"對不起."

這里的客人非富即貴,可不是好惹的.

惹都惹到了,對不起有鬼用!宮峻肆的表情始終沒有緩過來,看著工作人員膽寒的樣子,夏如水不忍,輕輕扯了扯他的衣袖.宮峻肆這才拉著她走出來,整個過程中她都沒敢抬頭.

宮峻肆並沒有將她帶回包廂,而是沿原路反回,衣服掉了,夏如水的整個背都在外面,他不暢地伸臂橫在她的背部,力求擋住風光.夏如水被動地跟著他朝前走,"不是說要回包廂嗎?"

"這個樣子回去,給那幾個野狼似的男人看?"他的語氣極不好,還在生氣,沖得很.夏如水吐了吐舌頭,她倒覺得,相比于包廂里的幾個男人,他更像狼.

到了車上,夏如水連忙用毛毯裹住身子,宮峻肆的眉頭又是一擰,"包成這個樣子打算躲誰?"

夏如水算是蒙了,自己包也不是露也不是,到底該怎麼辦?

宮峻肆一手扯掉了她身上的毛毯扔得遠遠的,"在我面前假矜持什麼?哪里我沒見過?"

"……"他是在計較這個.

"敢回頭我挖了你的眼!"他對著前頭的司機吼.司機驚惶地點頭,哪里敢回半只眼,連看後視鏡都小心翼翼的.宮峻肆還是不滿,"下車!"

就算他看後視鏡,宮峻肆都覺得他在看自己的女人.司機乖乖下了車,他走到駕駛位親自開起車來.夏如水窩在背後,看著越離越遠可憐巴巴地站著不知所措的司機,只能在心里多說幾句"對不起".

宮峻肆生氣的結果很嚴重,夏如水那晚差點被他活剝了拆骨入肚,如果不是身上的傷還沒好的話.雖然在最後關頭刹了車,但衣服卻碎成了片片,根本沒辦法穿了.夏如水無奈地看著地上的碎片,一陣陣苦惱,自己該拿什麼去還給facy啊.

趁著宮峻肆去了浴室,她忙抽時間拿手機上網,力求買到同款可以賠給人家.運氣還算不錯,她很快找到了同款,而且賣家表示同色系同碼數的還有貨,質量絕對過關.

夏如水總算松了一口氣,忙點購買.

萬事結事,她滿意地綻開了唇角,卻感覺頭皮莫皮繃緊,一陣陣寒氣從地底鑽出.她轉頭去尋找冷源,看到的是宮峻肆那張千年冰寒的臉……

他是什麼時候走到自己後面的?

因為太過專注,她竟全無感覺,直到此時……意識到手機里的東西,她急急關閉頁面.

"現在才關不太晚了?"宮峻肆陰冷地開了口,面色不善.他一步過來勾起她的腰,"還敢買?"

上篇:第107章 只是……秘書     下篇:第109章 竟讓她穿那種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