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11章 花粉過敏了  
   
第111章 花粉過敏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說得這麼可憐,夏如水只能簽下.手里多了一大捧玫瑰,對于她來說沒有甜蜜,只有負擔.但願她的態度他能明白.

怕宮峻肆過于,她第一時間把花丟進垃圾筒.Facy跑來,哇哇叫著:"丟掉了多可惜啊,怎麼說也是花呢.你不要可以給我們裝點辦公室啊."

"隨你吧."看她已經把花撿了回去,夏如水也懶得再堅持,由著她去.Facy把花抽出來剪斷,找了幾個花瓶插上.頓時,花香四溢,連空氣都有了甜蜜的氣息.

她喜滋滋地順便送了一瓶進宮峻肆的辦公室.

那個下午,宮峻肆不停地打噴嚏,到最後,身上竟然起了疹子.他抬頭,這才發現導致自己過敏的罪魁禍首,臉頓時烏青,壓了秘書室的電話,"給我進來個人!"

進來的是剛上班沒多久的莉瑞.

因為手快,她接了電話,聽到宮峻肆說要個人進去並沒有點名,索性自己進來了.到公司這麼久,雖然說呆在秘書室里,她卻一直沒有機會和宮峻肆近距離接觸.這是她最大的隱傷,如今有這個好機會怎麼可能不抓住.

莉瑞進來之前還特意妝扮了一下自己.她自覺得外貌不輸夏如水,既然夏如水都能討得宮峻肆的歡心,她也能的.

"這是誰送過來的花?"一進門,就聽到了宮峻肆的吼.他的頸部泛著紅,臉色陰沉沉的,可怕得很.

莉瑞沒想到一進來就碰到這種事,嚇得魂兒都沒有了,仔細想想,想不出什麼來,只能搖頭,"應該是夏小姐吧,因為……花是送給她的."

那束花那麼大,同在秘書辦公室里,怎麼可能不知道.

聽到這話,宮峻肆的臉更烏了.

莉瑞這回看清了他的表情,知道他發怒了,雖然怕,但一個邪惡的念頭湧上了心頭,"那個送花的還給夏小姐打電話了,宮先生,夏小姐可能和對方談戀愛."

她報告了這麼勁,爆的消息,宮峻肆一定會感謝她的吧,搞不好會因為生夏如水的氣把自己收了呢.莉瑞做著美夢.

宮峻肆沒再說話,拿起手機打起了電話,"你,還有facy,都給我滾進來!"

夏如水捧著電話一臉的莫名其妙.她自然是聽出了宮峻肆的怒火,但讓她和facy一起進去要干什麼?雖然不解,但她還是拉著facy進了辦公室.

莉瑞在那里洋洋得意.Facy是首席,管著秘書的人事去留,叫她進來肯定是要把夏如水開掉了.她就知道,豪門男人不長情,尤其對女人.他們有的是錢,身邊還會缺少女人嗎?夏如水跟別的男人勾勾,搭搭,宮峻肆還能留她?

失了工作又失了多金男,可惜啦.

"把這個女人給我趕出去!"宮峻肆果然在第一時間發布了命令.只是--指的是莉瑞.莉瑞傻眼了,"宮先生,您搞錯了吧."被趕出去的不該是夏如水嗎?

宮峻肆連答都懶得答,給了facy一記凌利的目光.Facy連忙低頭應是,來拉莉瑞,"跟我去辦手續吧."

莉瑞委屈萬份,卻也不敢當著宮峻肆的面說什麼,默默跟出來."出軌的明明是夏如水,為什麼要譴走我?"到底不服氣,出門後,她忍不住埋怨,"宮先生一定是搞錯了."

"小妹妹."facy語重心長地拍著她的背,"不該打的主意可千萬別打啊,看吧,一次心機連工作都丟了,有勁嗎?"

"我說了,一定是搞錯了."

"有沒有搞錯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夏如水是宮峻肆的心頭肉,犯再大的錯都不會被趕走的.下次,別再做這種自以為是的事了."

莉瑞的臉終于徹底青掉!

辦公室里,夏如水立在宮峻肆面前,他始終不說話,但周邊卻浮動著明顯的怒氣,讓她手足無措,又不知道做錯了什麼.咽了咽口水,她不得不開口,"總裁,有什麼吩咐嗎?"

"抬起頭來."宮峻肆出了聲.

她聽話地抬頭,茫然地看著他.她這副無辜的小樣子只會惹得他愈發怒火焚身,恨不能將她就地正法.

"看我!"他再度命令,牙根都在咬了.夏如水終于看到了他頸部的紅色,"你的脖子……怎麼了?"

"還敢問我!"獅子終于徹底暴發,吼聲如雷.夏如水更無辜了,"不問你……問誰?"

宮峻肆走出來,一腳踢翻了小桌上的那瓶玫瑰,"都是你惹的好事!"

夏如水看著那一瓶支離破碎的玫瑰花,終于明白了什麼,"你不會是花粉過敏吧."

他就是花粉過敏了.

踢完了東西,他的火氣也退了,轉過頭去懶得理她.夏如水意識到他真的花粉過敏,著急起來,"那怎麼辦?得趕緊去醫院啊."

宮峻肆沒有動,她只能主動拉他.他倒沒有拒絕,跟著她出了門.直到到醫院,他都沒跟她說半個字,她問什麼都懶得答,一副酷酷的樣子.夏如水無奈,只能收起那份關心.

宮峻肆臉上沒有什麼變化,心里卻苦.身上到處都癢,癢得出奇,他想撓,可他堂堂一個宮氏的大總裁,能做這種掉面子的事嗎?但不撓,真的很癢.這會兒的他跟落進了地獄似的,哪里有心事回答夏如水的問話?

到達醫院後,醫生馬上給開了藥,因為過敏嚴重,只能打點滴.夏如水忙上忙下,像一只小蜜蜂,直到給他掛上水才停歇下來.看宮峻肆始終沒有理她的打算,覺得呆在這里也沒什麼用處,只能輕聲請示道:"那我先回去了?"他雖然過敏,但不需要人照顧.

"回去?趁著我過敏跟送花的人約會?"他出人意料地做了答複,口氣卻臭得要命,"夏如水,你是故意的吧,拿花來熏我讓我過敏,然後跟野男人雙宿雙,飛?"

她要是真想那麼做,肯定不是拿花熏他,而是拿毒粉!宮峻肆的話弄得她委屈不已,"花不是我送進去的."

"不是你送的,花卻是你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何況某人心情極度不好.夏如水辯不過他,只能閉了嘴.這讓宮峻肆更加不舒服:"怎麼?有人送花了不起了?連我都不看在眼里了?"

她有嗎?有嗎?

說話也不是,不說話也不是,她真給難死了.

"我沒這麼想."她只能無力地辯解,巴巴地扣著幾根指頭,想生氣又覺得他在病著,生氣顯得自己不懂事.

"沒這麼想還敢收人花?我是怎麼跟你說的?"對于這個不聽話的女人,宮峻肆已經上火到了極致.夏如水也很無奈,"他要送,我阻止得了嗎?"

敢犟嘴了?

宮峻肆的臉都烏了,叭地扯了針頭,抬腿就往外面走.夏如水怎麼也沒想到他會發小孩子脾氣,嚇得跟著跑出來拉他,"還在打針呢,你去哪兒?"

宮峻肆不肯回應,只一個勁地往前走,幾乎將她拖在了地上.夏如水步子踉蹌,腳狠狠跟崴了一下.

"唉呀."她低叫著松了手,臉上露出一片痛苦的表情.原本朝前急走的宮峻肆終于停下了腳步來看她,夏如水委委屈屈地出聲,"我的腿……崴傷了."

"你……"宮峻肆抬手,真想打她一頓,最後卻頹然落下低身將她抱起,"是紙做的嗎?一糊就爛?"

"你要走,我著急."她小聲地在他懷里嘀咕著,將手纏向他的腰際,"別生氣了好不好?"

她這個樣子了,他哪里還能生得起氣來.但嘴上就是不松口,冷著臉將她抱了回去,按下呼叫器.

醫生很快到來,要給他重新紮針,他不耐煩地避過,"先給她看腿!"

醫生低頭捧起夏如水的腳一翻觀察,又按又壓的,指頭在她雪白的皮膚上游,走.宮峻肆的臉都綠了,"蒙古大夫嗎?會不會看?"

醫生汗.

傷不就是這麼看的嗎?

"找個女醫生來!"他發了令,在意的是對方是個男的.對于喜歡的女人,他絕對具有獨占性,連碰都不想給對方碰.

醫生無奈,只能讓護士去骨科叫女醫生.醫生很快給夏如水開了消腫的藥,囑咐她每天按摩.夏如水禮節地道謝,心里記掛著宮峻肆的過敏,忙打發了醫生.

鹽水,總算重新掛上.

宮峻肆再次安靜下來,閉眼躺在病床上,大概嫌醫院的床不夠乾淨,眉頭始終擰著散不開.夏如水低頭看著他,心里一陣蕩漾.他的脾氣雖然不好,很多時候還會大男子主義,但對她卻是真心的.

明明知道她傷得不重,卻還要堅持給她先看了腿再掛鹽水.嘴巴毒得要死,心里卻處處護著她.

"對不起啊宮峻肆,我已經跟花店的說明了,以後給我的花一律不接單,我也不會再簽收."

宮峻肆沒有回應,但擰著的眉頭明顯松了松.夏如水主動去握他的手,他沒動,等到她退出去時卻主動握緊,不給她退開的機會.

史蒂夫沒有再讓花店送花上公司,而是--改成了親自送.站在樓底下,看到懷里捧著花束的史蒂夫,夏如水狠狠地吸了一口冷氣.

"史蒂夫先生,我想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她走過去,極為不客氣地出聲.史蒂夫只是聳了聳肩,"我想,我也說清楚了,我要追你."

"你……"面對這樣的無賴,她真是無話可說.

"鮮花配美女."他把花遞了過來.

夏如水退一步,沒有收的打算.

史蒂夫卻並不著急,唇上噙著微笑,"難不成我們要一直這樣?我倒不介意,不過,現在是下班時間吧,很多你的同事會看到的."

上篇:第110章 絲毫不給面子     下篇:第112章 要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