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19章 怎麼死都不知道  
   
第119章 怎麼死都不知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

"我不管你要用什麼手段得到宮峻肆,但有一點,夏如水,你不能碰!"他提出警告,而後越過她大步上了樓.許冰潔氣得直跺腳,幾乎要瘋狂.為什麼連的唯一的弟弟也選擇站在夏如水一邊,夏如水,為什麼什麼都跟她搶!

宮峻肆是半夜回家的.早在機場就聽說夏如水已經到家了,這才松了一口氣.不過,在聽到韓義說她臉上帶傷時,又不淡定了.他幾乎一路飛車回到了別墅.

夏如水早已經睡下,一天的驚嚇和疲勞讓她十分疲憊,而後韓義又十分體貼地為她送來一杯放了少量安眠藥的牛奶,她這才能安穩地睡過去.

韓義迎接了風塵仆仆的宮峻肆.

"少爺."

"人呢?"宮峻肆急急搜尋著夏如水的身影.韓義指了指樓上,"喝了少量安眠藥,已經睡下了."

"謝謝."知道是韓義的意思,他真心道.韓義臉上立刻浮起了不自在,"是我沒照顧好夏小姐."

"與你無關."他上了樓,等不及要去看夏如水的情況.

房間里,亮著昏黃的燈光,夏如水的臉不複以前的瓷白,而是泛起了紅,雖然經過處理卻還是腫著.宮峻肆的指頭一點點擰緊,眉底的戾氣就那麼浮了上來.他轉身退出去,韓義還立在門口.

韓義簡短地把夏如水回來後的情況交待了一下,"其它的,夏小姐沒有說,並不是很清楚她今天發生了什麼."

宮峻肆簡單地嗯了一聲,記得夏如水有問自己鑒定的事,而且當時語氣很慌張.他很快聯想到了方梅紅,快速撥了她的號碼.那頭,方梅紅的號碼已關機.

不用猜,一定是方梅紅下手了!

他在夏如水的手機被方梅紅搶走關機後不久就得到了回應,鑒定結果顯示方梅紅跟夏如水毫無關系.方梅紅不願意做鑒定而他們又毫無關系,這讓他想到了許多,恰恰此時夏如水的手機關機了.

他意識到出了事,這才打電話給韓義,讓他派人找夏如水.

"去,派人去找方梅紅,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是."韓義應著,馬上派人去尋方梅紅.而宮峻肆卻大步往外走.

"少爺,您這是去哪兒?"

"找人!"

他跳上車,快速沖了出去.

"咦,峻肆,你怎麼大半夜過來了?"許家的門被叫開後,許父一臉驚訝地看著宮峻肆.宮峻肆臉上冰冷一片,"我找許冰潔."

"冰潔啊,她已經睡下了……"

許父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已經大步上了樓.

呯!

一掌推開許冰潔的房間,驚動了房里的人.許冰潔並沒有睡,今天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偏偏事情敗露,她早就料到宮峻肆會找過來.

"峻肆."她抬起臉來對他,"怎麼過來了?"

她故作驚訝.

宮峻肆沒有看她,"方梅紅呢?"

"我也正在找她呢,今天我回我們住的房子,她不在,我打她電話,她也沒接.這不,我以為她到這邊來了,特意趕過來,也沒見著人.太晚了,所以才在這里住下."

宮峻肆沒有時間和她廢話,"許冰潔,我警告過你,不要耍小手段!"

"我耍了……什麼小手段?"許冰潔立刻一副委屈的樣子,顫著身子問,像是受到了極大的不公平對待.宮峻肆沒有回應,用冰沉的目光告訴她,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知道.

許冰潔抹起了眼淚,"肆,在你心里,我就那麼不堪嗎?是,我的確為了你耍過一些小手段,但也是因為太愛你了啊.後來,我不都改了嗎?我又不是傻瓜,自然知道無論自己做什麼小動作你都會知道,又怎麼可能自討沒趣呢?"

盡管許冰潔說得動情,宮峻肆的表情並沒有緩和過來,他不怒自威的表情和陰沉的眼眸讓許冰潔暗自里一陣打鼓.即使如此,她也必須裝到底,因為她清楚地知道,現在的宮峻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寵著她了.

"肆,發生什麼事了嗎?對了,你突然過來問我媽,是不是知道我媽在哪里?"

宮峻肆依然抿著唇,將銳利的目光投在她身上,"方梅紅根本不是如水的母親,她跟你真的有親子關系?"

"不……是?"當然不是!這件事是她一手策劃的,她比誰都清楚,只是沒想到宮峻肆這麼快就著手調查了.她裝出一臉懵懂的樣子,像是給嚇呆了,"怎麼可能?我媽不是說……明明她都指出了夏如水的胎記."

"這正是讓人奇怪的地方,一個非親非故的女人,如何知道她身上有胎記,又如何一定堅持認她為女兒而又想盡辦法陷害她?"

他的一連串問話砸下來,帶足了力道.許冰潔差點接招不住,臉都變得白起來,"是不是搞錯了,她……不像是那種別有心機的女人啊.陷害她是什麼意思?我媽對夏如水做了什麼嗎?"

宮峻肆再次停了聲,只用眼睛看著她,那目光利得能將她刺透.有那麼一瞬,許冰潔感覺自己已經支撐不住.不過,她是演戲的,很快用表情掩蓋了此時的無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肆,可以告訴我嗎?我都快急死了."

宮峻肆簡單地把方梅紅做過的事說了一遍,他沒有錯過許冰潔任何小小的反應.許冰潔驚呀地張大了嘴,"怎麼會這樣!"

"所以我問你,方梅紅跟你,到底是什麼關系?"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她搖著頭,像被嚇壞了,"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她怎麼會……"

"你不是很確定她是你的母親嗎?"許冰潔堅持認定方梅紅是母親的畫面還熱乎著,她現在突然否定兩人的關系,宮峻肆怎麼過能不引起注意.

許冰潔顫起肩膀,"其實……我也不是百分之百確定,只是她跟我母親長得真的像,而且她說出了是在車站丟的我和妹妹.那時我也才四歲,而現在都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我哪里能知道她具體變成了什麼樣子.現在想來,她的確跟我記憶中的母親有很大區別,可能……可能……對不起,我只是突然失去了你又被告知不是親生的,所以特別孤單,急切了些,可能無意中多透露了消息給某些有心之人可趁之機.我想,大概她以為我還是宮家的夫人你的最愛,所以想通過我得到些什麼.沒想到接觸之後發些夏如水才是……才是現在跟你在一起的,所以轉移了目標,她可能就是針對宮家的錢財來的."

她的一翻話加上可憐兮兮的表情,沒有人會相信是在說假話,連她自己都暗自里豎起了大拇指.但宮峻肆依然黑著一張臉,用那種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對著她.她心里一陣發沉,突然捂住胸口像明白什麼般叫起來,"你不會……不會以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設計的吧."她震驚地睜大著眼,把自己搞得真的很冤枉一般.

宮峻肆並未點破什麼,"最好與你無關.方梅紅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等到她落網,就什麼都清楚了!"

他的言語中透露出了對她的不信任!

許冰潔身子用力一顫,她自然知道,宮峻肆這麼精明的人,不可能輕信她的話.他之所以沒有采取任何行動,多少因為她還是他的妻子,而他也沒有明確的證據.

"我也希望你能快點把她找到,確定一下我和她的關系,還有……問她陷害我的原因."她巧妙地把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受害者.

宮峻肆沒有再久留,轉身離去.許冰潔看著他的身影消失,才全身一軟,整個兒癱在椅子上,面如紙白.

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嚇得彈起,接下,在聽到熟悉的聲音時爆怒了起來,"還閑死得不夠嗎?想拉個墊背的?什麼時候了,還給我打電話!不是叫你沒事不要打我電話嗎?"

"我這不也是沒辦法嗎?警察局封,鎖了所有出口,宮峻肆幾乎掀動了全城在找我,我快藏不住了."

"藏不住也給我藏好了!"許冰潔憤怒地命令著,"你個沒用的東西,不過叫你帶個人走,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哪里知道會變成這樣啊,原本走得好好的,那女孩子也真夠猛的,連命都不要了,咱們幾個人差點撞了車.這也就算了,後來你弟弟直接把我們擋下.這件事可全是他搞的破壞,怪不得我們!"

知道她的話不假,許冰潔的怒火再也發不出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如果宮峻肆的人找到了我們,我可不能保證自己這張嘴……"

"你敢!我可告訴你,藏好了最好不要被他找到,就算找到了你也要把嘴巴放嚴了,否則,死得會更快.宮峻肆可不像別的男人,也不是警察,更是能左右警察局的決定的人.你別以為說了這些他會從輕發落,誰傷害了他喜歡的女人,誰就得死無葬身之地!到時別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上篇:第118章 現在怕了?     下篇:第120章 沒那麼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