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20章 沒那麼脆弱  
   
第120章 沒那麼脆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方梅紅大概被嚇到,再不敢吭一聲,連氣都喘得輕起來.

"好好藏著,我會來找你們把你們帶出城去的!"許冰潔終于緩下了聲音,吩咐道.

"好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許小姐不會置我們于不顧的.對了,過來的時候再多帶點錢."

"什麼時候了,還想著錢!"許冰潔用力扣下電話,身體的顫抖依然抵不住,血水一陣陣亂滾.

許子峰,該死的許子峰!

真想把這個沒用的混蛋給撕了!她的臉龐扭曲著,完全是不同于平日的邪惡.好久才抬頭,看到許父一臉憂心地看著她.

"爸."她不耐煩地叫著,十分敷衍.

許父這才急急走近,"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不是說萬無一失的嗎?"

"我怎麼知道!"許冰潔更加不耐煩了,低吼著.此時,她自己何嘗不是心亂如麻.

"就是你說萬無一失,我和你媽才會配合你演這出戲啊,如今,如今出了這樣的事,若是方梅紅他們被抓住把你揪出來,我們許家也逃不了干系的啊."

許父早就透過她和宮峻肆的對話知道今天事情敗露,此時急成一團.他沒有過多地關注自己的女兒而是擔憂著自己的安危.許冰潔煩躁極了,"不是還沒被抓住嗎?"

"可你的計劃漏洞百出,宮峻肆一查就知道啊."許父覺得自己真是昏了頭了,才會答應許冰潔這麼荒唐的計劃.如果不是許冰潔說她的計劃可以保證夏如水消失,而宮峻肆必定會選自己,這樣的話能給許家帶來巨大的利益,他是絕對不會配合的.

只是現在後悔已經遲了.

"計劃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現在才來說漏洞百出,不是太晚了?"許冰潔失望地看著自己的父親,不無諷刺地開口,"你們有沒有把我當女兒看待過?從小到大只顧著寵著許子峰,把他寵得無法無天.而我呢?只能通過宮峻肆那里得到一點點溫暖.即使到了現在你們也依然只顧著自己,讓人寒心!"

面對許冰潔的指責,許父尷尬得連頭都抬不起來.許家向來重男輕女,對許冰潔的確疏于管理.如果不是她後來搭上了宮峻肆,怕現在還是許家可有可無的人物,隨便嫁給哪個老男人為家族事業做了貢獻.

但他到底怕許冰潔真的放下一切不管,把許家給毀了,忙道歉道,"那時候我們不是鬼蒙心了嗎?可你終究是我們的女兒,表面上不關心,內心里卻還是很在意的啊.你看你結婚的時候,你爸我可把大半家產都拿去給你做嫁妝了啊."

的確拿出了大半嫁妝,但不過是為了撐臉面,另外是企圖通過這一招讓宮峻肆意識到他們對自己的女兒很好,以期從宮峻肆那里得到更多的好處.

事實證明,後來宮峻肆加倍地償還了他們的嫁妝,給許家掙了不知道多少個嫁妝錢了.許冰潔冷冰冰地哼著,懶得再點透,"你放心吧,我不會不管許家的."

她並沒有這種好心,只是方梅紅一旦出問題,最先受到波及的肯定是她自己.許父終于松了一口氣,"那就好,如果有什麼難處就說,爸爸會盡力幫你度過這次難關的."

"倒還真有一件難事."許冰潔順著他的話道,"方梅紅和他的同伙顯然是不能活了,爸您幫我處理了吧."

"處理……"許父沒想到自己會接如此棘手的事情.

許冰潔冷冷地撇他,"您手下不是養了一群專門給您解決麻煩的人嗎?讓他們處理三兩個人,不是很簡單的事情?"

簡單……嗎?

許父手頭的確養了些人,但凡有跟他對著干或是看不順眼的,他都會叫那些人去處理.但前提是--那些人跟宮峻肆沒有任何干系.如今,女兒要自己親自與宮峻肆對抗,無論怎樣,他還是膽寒的.

"如果您不願意,那我也沒辦法了.方梅紅被宮峻肆抓住是一定的,到時供出你我,我們就都別想活了!"

許冰潔的一番話嚇出了許父一身的冷汗,只能狂點頭,"好,辦."

宮峻肆的人消息靈通,僅大半個晚上就得到了方梅紅的藏身之處,只是等到眾人趕到時,搬出來的只有三具尸體.

"怎麼會……這樣?"宮峻肆的手下談同皺起了眉,看著那三具精准被刺破心髒的尸體,只能一陣陣地頭痛.宮峻肆卻擰著眉,始終不發一語.

"少爺怎麼看這件事?"談同平日里是負責宮儼的安全的,因為他曾在特種部隊的偵察部門做過負責人,所以才會派過來協助找人.

宮峻肆眯了眼,"幕後主使者著急了.這件事不要放下,繼續查!"

"是!"

他轉身離去,淡同朝他投去了贊賞的目光,久久無法收回.雖然沒有在部隊里呆過,但宮峻肆具有天生的才能,比他這個在軍隊里呆過的人還要敏感有條件,事情分析得也相當准.他終于明白為什麼他會這麼受宮儼的器重,為什麼年紀輕輕就能把宮集團打理得如此出色.

夏如水也是第二天早上聽了警察局的通報知道方梅紅死了的.昨天還氣勢洶洶活生生的人,如今卻成了冰冷的尸體,這個變化太大,她一時有些無法接受.

因為精神好了些,警察局特別派了一名女警過來給她做筆錄,她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其實,她心里一直有個疑問,方梅紅從頭到尾只關心許冰潔的幸福生活,而且就算要帶她走也從不提及錢,這根本不是想要綁架勒索她.那麼……結果在她腦子里成形,她卻猛然滾起了冷汗.

"怎麼?有想到誰可能是這件事的主使者了嗎?"女警注意到了她的變化,問.

夏如水搖了搖頭:"……沒."

如果這件事有主使者的話,那麼只可能是許冰潔.她能在許子峰救了自己一命後把他的姐姐指證出來嗎?而且她並沒有確鑿的證據,也不知道許冰潔和方梅紅是不是真實的母女關系.如果關系是真的,一個母親為自己的孩子做出喪心病狂的事來,也不算為過.自己若指出許冰潔,豈不是冤枉了她?

"宮先生."話問完了,宮峻肆正好走過來.女警收好了手中的本子,禮貌地朝他打招呼.他並未關注女警,注意力投在夏如水身上,沒有錯過她那張揪結著的小臉.他走過來,長指輕輕落在夏如水的肩頭,這才跟女警說話,"方梅紅和許冰潔的DNA信息有必要做一次比對."

明明他是局外人,出聲卻極為專業,即使作為警察,女警也不得不遵從,"好的."女警離去,夏如水擔憂地看著他,理不透他這麼做是想確定什麼.宮峻肆將她的臂輕輕撈起,打量起了她的臉龐,"精神比昨天好多了,但還是要休息,這個星期就不要上班了."

"我沒那麼脆弱的."只是一直以為是母親的人突然變成了騙子,如今又變成尸體,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聽我的!"宮峻肆一如既往地霸道.她只能點頭,他是老板,不要她去上班,她又怎麼擰得過去.

"昨天……是許子峰救的我."這件事,遲早要說出來的.

宮峻肆的身子一時凝住,好久才輕輕點頭,"嗯,我知道了."其實昨天他就知道了,她被救,自然是好事,但出手的許子峰……他一直都知道許子峰對她的那份心.這個男人不再巧取豪奪,而是選擇這種方式……

"怎麼?他救了你,你特別感動?"他突然有些酸,問,自己都不知道,醋勁兒十足.

夏如水卻理所當然地點頭,"當然感動了,我怎麼也想不到他會來救我."她無心的話弄得某人愈發不開心,卻發現自己連生氣和反駁的理由都沒有.

"放心吧,我會隆重地感謝他的."他只能咬咬牙道,想著怎樣才能給他足以抵除對夏如水那點私心的感謝數目.

"謝謝你,到時我會和你一起去感謝他的."這本就是禮節,她幾乎不經過思考就脫口而出.聽在宮峻肆耳朵里卻變成了另一個樣子,"怎麼?他不過救了你一次,就這麼急著和他見面了?"

夏如水終于聽出了里頭的酸味,微啟了唇不知道說什麼,好一會兒才解釋,"我只是把他當救命恩人看待."

"那也不行!"很多感情都是從救命恩人開始的.如今的宮大總裁心眼小得很,哪里容得自己的女人心里再裝下別的男人?

"這件事就由我來處理吧,你不用參和了."他霸道地下了命令.夏如水十分無奈,自己不去親自感謝人家,與情與理都不符吧.但看宮峻肆臉色不好,也沒敢太過堅持,只能點點頭.大不了私下里見一下許子峰,表達一些感謝了.

夏如水沒想到那麼快就能見到許子峰.

她原本在別墅外頭散步,而許子峰則斜倚在她每天都經過的路口,半靠在自己的車子上.看到她,許子峰的目光閃了閃,便再也無法從她的身上移開.

夏如水明顯瘦了一些,但那張乾淨如白瓷的臉依然那麼美麗,一如夢中的樣子,甚至更美好.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心跳,狂猛地擂動起來.

上篇:第119章 怎麼死都不知道     下篇:第121章 他不是你有資格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