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42章 我們的關系不能公開  
   
第142章 我們的關系不能公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手機微微響動,有人發來了信息,竟是梁慧心.她遲疑了好久才劃開,里頭道:我沒有跟蹤你的意思,只是從照片上分析你去做鑒定了.你能親自去確認這件事,我很開心,證明你在乎我們之間的感情.如水,我等著你的結果,也向你保證,絕對不會動任何手腳.

鑒定是交給韓修宇的好朋友辦的,她自然也動不了什麼手腳,這一點夏如水是確定的.梁慧心的短心成功解除了她的尷尬,吸一口氣,她總算放松下來.

一路上,宮峻肆始終沒跟她說一句話.

夏如水知道他的小孩子脾氣,也不計較.回到家里,快一步幫他倒好茶,親自端到手里.宮峻肆哼了哼,到底接下.

他在外人面前生伐決斷,不留情面,穩重又狠辣,到了夏如水面前便變得小氣加善變,跟個孩子沒有區別.

"餓不餓?我去給你做吃的?"夏如水早有一套治他的方法,笑盈盈地問.宮峻肆再次哼哼,懶懶地坐進沙發里,"你以為我是豬?"

她也不生氣,半張臉落在他面前,"那我給你放洗澡水?"

宮峻肆閉了一雙眼,不理.夏如水捂唇笑了笑,上樓去放了水.水剛放好,宮峻肆便上樓來了,卻坐在床上不動.夏如水來拉他,他不起,夏如水給他解衣,他不讓.夏如水無奈,"那我只好自己先洗了."

她拿出睡衣,當著他的面把外衣一件一件剝落.

"夏如水!"背後,宮峻肆狠狠咬起了牙,這樣赤果果的引,誘,他如何能抵擋得住,于是大步一邁,將她拎進了浴室.衣衫半解的她被他狠狠壓在了牆上,他凶猛得就像一頭野獸,不留情面地wen在她的唇瓣上.

他的wen十分地粗魯,帶著啃咬的架式,夏如水吃痛,只能唔唔出聲.Wen夠了他才放開,"別以為你這麼做,今天的事就算過去了."

"我真的,真的跟韓修宇什麼事也沒有做,向天發誓."她軟著身子無力地解釋.

"他抱了你的腰!"他的指滑到她的腰上,不滿地掐一把.夏如水哭笑不得,"當時那種情況太過緊急,誰還有時間考慮抱哪兒才不失禮啊.如果不是你父親拍了照片,我都想不起來他抱的是我哪兒了."

"哼!"宮峻肆依然不滿,但眼前人兒被水澆得半濕,梨花帶雨的樣子分外勾人,他決定先辦了她再去計較.于是將她抱進浴缸,擠壓在了身下……

至于韓修宇,他覺得,有必要再度流放,越遠越好!

本來就對韓修宇感覺不好,韓修宇卻偏偏撞到刀口上來,宮峻肆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便見他立在那里.韓修宇以前是他的特別助理,所以一直有特權隨意進出他的辦公室.

他淡淡地撇了對方一眼,"有事?"

韓修宇迎上來,"昨天聽說因為一些事情讓總裁和副總之間鬧了不愉快,我想解釋一下."自家大伯是宮宅的管家,這些事情自然是瞞不住的.

"解釋?為誰解釋?"宮峻肆擁有一對銳利的眸子,幾乎能將一切看透.從小玩到大,韓修宇早就知道他的能力,索性不辯解.

他的沉默讓宮峻肆好不容易泄掉的火再次騰了起來,"韓修宇,夏如水現在是我的女人!"

"我知道."韓修宇點頭,"不過,最先對她產生好感的是我,如果她接受了我,也許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這是來挑釁的了?宮峻肆的俊臉繃緊,眼睛都眯了起來,"韓修宇,你的膽兒越來越肥了?"

韓修宇無奈地笑了起來.如果他的膽子能早點兒肥,也不至于眼看著夏如水落入別人懷里卻毫無辦法.其實他知道,夏如水最初對他是有感覺的,只是那時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感情.等到意識到,一切都晚了.

他沒有把這些話說給宮峻肆聽,多少還想護著夏如水,不願意她的生活太過難過.

"我和如水真的只是偶遇."他想起了來意,收起了那份嫉妒.

宮峻肆並不買面子,"夏如水碰你算偶遇,你碰她,摸著自己的心口想,是嗎?"

的確是偶遇,但他卻期盼著這種偶遇.韓修宇用沉默作答.宮峻肆煩燥得直扯領帶,"韓修宇,我和夏如水的訂婚宴在明天舉行,別忘了參加."

韓修宇微微漾起了眸光,"明天?"

"對,明天!"他咬了咬牙.如果不是考慮到自己離婚沒多久會對夏如水造成不好的影響,早就拉著她去結婚了,還訂什麼.

"……好."這時間急得他連准備的空間都沒有,韓修宇答得艱難,此時才意識到可能真的失去了夏如水.

"你我是好兄弟,有些事情,我相信你明白!"

這話,沒有說明白,但里頭的意思兩個人都明白.宮峻肆是在警告韓修宇,如果他打夏如水什麼算盤,將不再會是好兄弟.

韓修宇苦澀地笑了笑,"放心吧,為人的起碼道德我還是有的."正因為有,所以次次只管遠遠地對著夏如水從來沒有表明心跡.

宮峻肆這才滿意地點頭,等到韓修宇出去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宮儼,"我的訂婚,改在明天舉行!"

"什麼?不是說好了下周嗎?"

"我就喜歡明天!"他霸道無比.

宮儼的老頭皮都要撓掉了,"所有親戚都轉告了,日期是下周."

"您不是有時間嗎?再改過來不就得了!"

宮儼很想拿自己的拐杖敲手他,有這麼作人的嗎?

夏如水也很快知道了訂婚時間改前的事情,不滿地來問宮峻肆.

"防狼!"

宮峻肆簡短地吐出兩個字來,不做解釋.夏如水捏著發根想了半天,也沒理清他這是防的什麼狼.

"怎麼?不願意?"

夏如水忙搖頭,"不是,只是突然提前,有些奇怪罷了."

"哼!最好如此!"她要是敢說不願意,他一定五花大綁把她押上訂婚現場.

下午,韓修宇給夏如水打來了電話,"鑒定結果出來了,在我手上."

"結果……如何?"聽到這個消息,她的心口早就提到了嗓子眼兒,完全複雜的情緒.

"雙方,是親子關系."

"啊?"

所以,梁慧心真的是她的母親!

"沒有搞錯嗎?"

"不會弄錯的."韓修宇聽出了她心中的情緒,卻依然體貼地什麼也沒問,"現在可以去恭喜你的朋友了."

"啊,哦."掛斷電話,她五味雜陳.終于找到了母親,她卻不知道怎樣面對,尤其梁慧心是宮承風的女朋友,他們遲早結婚.那麼她和宮峻肆……

這個問題,難住了她.

她最後還是去找了梁慧心.

梁慧心接到她要求見面的電話,再一次派出司機,依然將她接到上次的屋子里.她不知道這里屬于梁慧心的私宅還是什麼會所,心里一陣複雜也無心去猜.

梁慧心依然在上次的大廳里等她.

"來了?"看到她,對方溫和地問,眉眼里全是柔情.她卻像喉嚨里哽了什麼似的,發不出聲音來.

"是不是結果出來了?"見她沒說話,梁慧心未卜先知般道.夏如水遲疑著,卻還是吃力地點了點頭.

"這下,你總該相信了吧."梁慧心抹了抹眼睛,眼眶微紅.她走過來,握住了夏如水的手,"事情太突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如水啊,我們是母女啊,你是我的女兒,我是你媽媽."

"媽媽?"這兩個字艱難地從她嘴里吐出,夏如水依然沒有真實感.梁慧心已經把她壓進了懷里,"如水,好女兒,我總算找到你了."

她並不習慣梁慧心的懷抱,完全陌生的感覺,有些急地退了出來.梁慧心也不計較,松開了她,"可以講講和養父生活的事情嗎?"

夏如水簡單地把和夏發財的生活講了一下,盡管她已經說得極其隱晦,梁慧心還是流下了眼淚,"是媽對不起你,讓你受了那麼多的苦.如水,媽會用後半輩子的時間補償你的."

夏如水不知道怎麼回答,梁慧心的感情越真摯,她的壓力越大.雖然答案已定,但她發現自己還是需要時間,更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幫她出出主意的人.如果宮峻肆在就好了.

"你要公開我們的關系了嗎?"她問.這件事並沒有見不得人的地方,公開是必定的結果.梁慧心握上了,她的指,搖搖頭,"暫時,我們的關系還是不能公開."

"為什麼?"

她沒答,反而道:"你上次不是問我關于你父親的事嗎?還有你是怎麼被我弄丟的也沒有說清楚,不如,我們去看你父親,順便聊聊這些事吧."

夏如水跟著梁慧心出了門,她被帶去了一座公墓.看到她驚訝的目光,梁慧心輕輕點點頭,"是的,你的父親已經過世了."她把夏如水帶到了深處的一座墓碑前,那上頭貼了一張男人的照片,照片里,男人戴著眼鏡,斯文優雅,極具知識分子的派頭.

"這就是你父親."她對著照片輕聲對夏如水道.

上篇:第141章 戴綠帽子     下篇:第143章 竟是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