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51章 心疼了?  
   
第151章 心疼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不得不回過頭來,"總裁."

夏如水只覺得腰間一緊,被宮峻肆攬著走向了韓修宇,"我們的訂婚宴怎麼沒有來參加?"

"哦."韓修宇的臉僵得不成樣子,還努力維持著那份從容,"太忙,所以……不過,祝福你們."

宮峻肆滿意地點頭,他要的就是這一份祝福.身邊存著一頭狼覬覦著自己的小羔羊總不是好事,所以得攤開關系讓他徹底死心才對.而此時,韓修宇也終于意識到,剛剛把夏如水留下來以及向眾人宣布兩人的關系,宮峻肆其實針對的只是他.

當眾宣布,不過是多了監督的眼睛,讓他不能再對夏如水動什麼心.

做這種事,宮峻肆向來是高手.

"對了,調過去的助理還好用嗎?"宮峻肆轉移了話題.

韓修宇低頭,"還好吧."facy調過去後便留在了宮承風身邊,是不是好用,他沒有關心過.對于夏如水以外的女人,他向來不關注.

"這就好."宮峻肆了然地點頭,"女朋友呢?有交往的嗎?你父親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婚事,如果還沒有,從這個星期起就去相親吧."

這真是比做父親的還在意啊.

韓修宇的臉色微白,"不用……了."

當著夏如水的面說女朋友的事,他覺得很窘,又有些傷心.

"怎麼可以不用呢?韓叔一大把年紀了,盼的只有這個,你若是不上心就是不孝了."宮峻肆不客氣地把他逼上了絕境.看著韓修宇窘迫的樣子,夏如水都有些不忍心了,但她不敢說話,惹了眼前這只超級大醋蟲,自己的日子絕對不好看的.

她只能用憐憫的眼光去看他,韓修宇回之以一記苦笑.

腰上一疼,是宮峻肆掐的,她疼得差點叫出來,對方卻完全無關般繼續看著韓修宇,"這樣吧,先相著親,萬一有合適的呢?這件任務韓叔已經交給了我,我得代他辦到."

他開口閉口拿著韓義來逼韓修宇,連不孝這些字眼都用上了,韓修宇干澀了嘴唇,已經找不到反駁的話語,最後只能艱難地點點頭,"……好吧,謝謝總裁."

"兄弟間無需這麼客氣."事情定下來,宮峻肆的心情極好,甚至在韓修宇的肩上拍了幾拍,還真是一副兄弟情深的樣子.夏如水不敢再有半點表現,只能在心里替韓修宇抹汗.相親……像韓修宇這種人根本不需要相親吧,公司里內外多少女人對他虎視眈眈啊.

韓修宇走後,宮峻肆那張笑臉隨即沉下去,化成了冰塊,冰得夏如水頭皮一陣陣發硬.

"怎麼了?"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讓韓修宇去相親,你這麼舍不得?"宮峻肆冷哼哼地問,此時哪有半點工作時的雷厲風行,倒是酸味外溢.夏如水頓時無語,"我怎麼會舍不得?只是感覺你似乎在逼迫他."

"你心疼了?"

她只是覺得韓修宇可憐罷了.宮峻肆這一聲反問差點把她噎死.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腰上,又是一緊,宮峻肆的大掌再次擰了過來.夏如水的腰細,他的掌輕易就能掌握一半,掐緊後夏如水的骨肉一陣生痛.

她"呀"一聲低叫,疼得出了淚,眼淚汪汪地看向宮峻肆,無聲控訴.宮峻肆隨即松開,"韓修宇的事你再敢摻合半下,剝了你的皮!"

好不血腥啊.

夏如水縮起了脖子,"我也沒有想過要摻合啊."他們兩個談論相親的事,她只不過做為旁觀者內心感歎一下,這也錯了嗎?吐出這話時,她帶著幾份委屈.

宮峻肆終于滿意,"這就對了."他將夏如水扯到身前,低頭與她相對,唇與唇幾乎碰到一切,"你是我的,不許想別的男人,否則,我會吃醋的."

這是他第一次表明自己的內心,像個大男孩一般.高高在上的總裁也會吃醋……夏如水的心莫名一震,心髒的節奏頓時亂了起來.

"我……我知道了."她的語音低低的,像在呢喃.他離她這麼近,侵略性十足的呼吸灼著她的臉,她都快不能呼吸了,全身都在泛軟,臉也一點點紅透.

宮峻肆最喜歡的就是她這副嬌羞的樣子,心一動,唇便貼了上去.軟軟的觸感,甜蜜的芬芳.夏如水不穩,退了一步,他順手攬住她的腰將人往自己懷里壓.

一聲假咳,不合時宜地響起.

夏如水嚇了一跳,迅速退出宮峻肆的懷抱.宮峻肆抬頭,在看到門口的宮承風時,眼眸晃了晃,晃出的是不滿意.

宮承風雖然意識到撞破了二人的好事卻並不覺得尷尬,反而哼哼起來,"大白天的只知道纏著男人做不要臉的事,這就是你要娶的女人的素質?"出口就對著夏如水發出攻擊,極其不客氣.

夏如水緋紅了一張臉,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宮峻肆的臉隨即冰了下來,"我的女人何時需要您來評頭論足了?"

"你……我還不是為了你好!"

"你這過來不僅僅是為我好這麼簡單吧."面對父親,他極度不客氣.心里的怨氣並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消的,更何況宮承風也不是什麼扶得上牆的主.

宮承風的臉色變了幾變,最後還是點頭,"當然.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會議沒有通知我."提起這件事,他又生氣了,"我可是這個公司的副總,你的父親,不是更有資格參加今天的會議嗎?"

他特意瞟了一眼夏如水,雖然忍著沒說但意思明顯.連夏如水這種外人都能參加的會議,他一個宮家長輩怎麼就不能了.這件事讓他十分沒有面子,所以才趕過來質問宮峻肆.

宮峻肆輕輕彈了彈指頭,並未將他的憤怒收在眼里,"到這里開會的人必須是有用的人,對公司的發展有幫助的人."

言外之意就是,宮承風沒有用,根本對公司不會有任何幫助.宮承風的鼻子都氣歪了,"放肆,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爹!"

"所謂的爹,不是有與沒有就可以存在或者消亡的,關鍵看您怎麼做的!"宮峻肆不客氣地回應.眼見著就要陷入劍拔駑張的地步,夏如水忙走過去拉拉宮峻肆,"好啦,不要再說了."

宮峻肆這才閉了嘴,覆上夏如水的腕,"我們走!"

"哼,我看你遲早栽在這個女人手上!"宮承風憤怒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宮峻肆當成沒聽到,夏如水不是滋味地咬住了唇瓣.她也理不清,宮承風為什麼如此針對自己,討厭自己.

晚間,她意外地接到了梁慧心的電話.

"最近很忙嗎?已經好久沒有見到你了呢."

忙嗎?

雖然每天圍著宮峻肆轉,但他有分寸,並不會讓她過于忙碌.

"還好."她干澀地開口.梁慧心是好的,但因為自己她和宮承風分了手,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的梗,所以有些不好意思面對梁慧心.

"不忙的話可以來看看我嗎?或者,我去看你?"

"我去看您吧."她怎麼好意思讓梁慧心跑這麼遠來看自己?

"真是太好了,我做你最喜歡的菜吃."梁慧心的聲音里透著歡快和輕松.夏如水輕輕點了點頭,心里一陣溫暖.從小到大都沒有人管,更別說給她做菜吃了,她甚至有些期盼可以快點到達梁慧心身邊.

"明天怎樣?明天是周末,我讓司機來接你."梁慧心也顯得極為急切,迅速定下日子.夏如水爽快地答應.

周末夏如水是可以休息的,但宮峻肆卻未必,他有忙不完的公事,還要見各種人.宮峻肆不願意夏如水攪到紛繁的世界里去,所以每次應酬都不會帶她,而是根據場合選擇帶助理還是公關部的人.

當然,在公開場合,他從不帶女人.這也是對她的一種無聲承諾.所以,關于他的緋聞,幾乎為零.在這點上,夏如水感到很知足.一個至高無上的男人,可以讓自己的名氣乾淨到一塵不染,並不是這麼容易做到的.

第二天早上,梁慧心的司機很快就到了別墅外,載著夏如水一路馳往她的住處.到達時,果然聞到了菜香味,染慧心一改平日的優雅扮相,穿了圍裙出來迎接她.她垮垮地將發盤在腦後,微眯著眼睛對著夏如水笑,那份慈祥便顯露出來.

"如水."她迎過來,心情極好.夏如水不忍壞了她的心情,有些別扭地叫了一聲:"媽."

"唉."梁慧心應著,低頭間抹掉了一滴眼淚.夏如水看著她這樣子,也是感動的,主動走過去握她的手,"做什麼菜,我幫您."

"不用了,你坐著吧,很快就好."

但夏如水還是跟進了廚房.

廚房乾淨整潔,一應菜式都擺在相應的位置,夏如水走過去,開始擇菜.

"看得出來,你常做家務啊."梁慧心笑盈盈地問,目光落在她手上.夏如水微微扯了扯唇角,"以前跟著養父,都是我做飯的."

上篇:第150章 特殊待遇     下篇:第152章 機密泄露了